《摘星手》

第11章 行尸

作者:司马翎

  这个白莲教的铁衣卫突然态度变得这么嚣张自大,自然是认为稳操了胜券。

  但他毒计安在?

  难道身于秘密移退了数寸距离,就足以杀死强敌?

  说到他手中那对判官笔,更没有道理。

  那判官笔内暗藏特制火葯,~触即爆,而厂径上也暗暗埋藏了火葯,判官笔的爆炸,

可以引爆厌径的火葯,使整条厌径都炸毁崩塌。

  若是如此,他萧坤如何能逃得性命?

  他的毒计绝对不是同归于尽的,万家愁迅快地寻思,我不懂火器,一时查究不出实

情如何,维今之计,只有如此这般,才化解得这场灾难。

  这些念头只不过如电光石火般掠过心头,当即付诸行动。

  只见他从从容容退后一步,使双方的距离又拉长尺许,一共是五尺之遥。

  “萧坤,咱们何不说上明白。现下我纵然出手迅袭,你也不怕,对不对?”

  “不错,就算你不退后一步,老子也不怕。”

  萧坤泛起残忍恶毒的冷笑。

  “老子两支判官笔一齐甩手掷射径上,谅你武功再高,也无法同时截下。何况我还

可以出手猛攻,使你不得不分神应付。哈……哈

  万家愁徐徐道:“萧坤,你错了。本人当时一出手,便可把你击落悬崖之下。”

  萧坤嗤之以鼻,道:“那你为何不出手?”

  万家愁道:“原因在我手掌上,你一看便知。”

  说时,右手直伸出去,摊开手掌,让他瞧看。

  萧坤目光一掠,只见他的手掌稍稍比常人宽厚一些,其余毫无异状。

  当然他已预防其中有诈,可是万家愁伸手的动作以及掌心,都很正常。

  狐疑之念才掠过头,忽见对方那只手掌竟然伸到他眼前,相距不到半尺。

  但万家愁的身子明明钉在原处,不曾移动一分一寸。

  这是出乎常理之外的怪事,通常一个人的手再长,也伸不到四五尺远。

  所以萧坤盯住对方身形而不见移动,根本就想不到敌掌还能够继续伸过来。

  到他发现对方的手掌伸得这么近,心里大震之下,双手的判官笔齐齐向地上急掷,

身子同时向后疾退。

  万家愁冷笑之声才传到他耳中,只见那两支判官笔忽然停住,似是有两只无形之手,

分别接个正着,悬吊在地面上,笔尖与地面相距不超过两寸。

  那万家愁施展出万妙神手的神功绝艺,其中两只手指微微一勾,那两支判官笔呼一

声飞出悬崖之外,良久,才听到两声闷响。

  他其余的指头有勾有弹,萧坤后背忽被一股暗劲抵住,身子登时中止了后退之势。

  紧接着胸前一紧,似是有一只手掌悄无声息按上胸口,前后两股力道一夹,不觉血

气上涌,喉头一甜,眼前一黑,立时昏倒。

  那条石径只有尺许宽,萧坤身躯跌倒之时,在石壁碰撞一下,重心稍稍向外移开,

故此大半截身子在队径外面。

  只见他打个筋斗,整个人谈出悬崖,直向无底深壑飞坠。

  萧坤跌落这一幕,人人都瞧得清清楚楚,除了梅刚之外,无不面如土色,连周老二

在内,心中也惊悸不已。

  万家愁一晃眼已奔上斜坡,梅刚大喝一声,金棍连攻七八招,把刘全迫得连退十余

步。

  原来他也是直到此时才施展全力,而刘全却因为萧坤惨死,万家愁已奔过来,登时

胆寒气馁,长刀上的威力减弱了不少。

  在这等此消彼长的情况下,梅刚气势更见强大,得心应手。

  周老二忽然发觉万家愁绕到他身旁,心想:他不去助阵便应该去找吴芷玲,何以先

来找我?

  万家愁低声道:“周老二,我马上要找到吴芷玲。”

  周老二说这才对了,口中应道:“她就在附近。”

  转眼向天火营统领徐高望去,高声道:“徐统领,有烦立刻把小罗等两人召回。”

  徐高眼见梅刚周老二已占了上风,好汉不吃眼前亏,连忙应了,取出铜哨,吹出尖

锐的响声。

  万家愁又道:“我去寻她,大约要个把时辰才回得来,这边你帮老梅应付,大概不

会有什么意外。”

  周老二讶道:“个把时辰?”

  话声未歇,只见万家愁像一阵风般掠过斜坡草地,投入林中,身影迅即隐没。

  梅刚的金棍忽然光影全收,使出小巧绵密手法,一连三招,把刘全的刀势引得大开

大固。

  但他三招一过,突然大喝一声,宛如平地起个霹雳,只见他的金棍不知如何已由挑

戳手法化作迎头劈落之式,宛如泰山压顶一般,看来这一棍之威,连山丘也可以劈为平

地。

  刘全心知不妙,登时把心一横,拼着一条胳臂不要,也自运足全力,横刀硬架。

  说时迟,那时快,金棍如迅雷下击劈在刀上,咯嘟巨响一声,那刘全应声翻跌,在

地上连滚了七八个筋斗,这才停住。

  梅刚持棍作势,威风凛凛那股强大无伦的气势,仍然遥遥罩住刘全,丝毫未曾松懈。

  刘全挣动一下,但只有上半身撑起尺许。

  他转眼斜视梅刚,忽然感到这个敌人实在比自己强大得多,这一生一世,休想报仇。

  他胆气一馁,顿时四肢百骸都瘫痪了,身上连一丝气力都没有。

  刘全自知意志已在敌人强大剽悍的气势之下崩溃,虽想勉力挣扎,但事与愿违。

  转眼间他连挣扎的念头也消失了,心神渐渐昏联……

  梅刚确定刘全已经气绝毙命,这才收回眼神,周老二举步走到他身边,高声道:

“梅大人神威盖世,铁衣卫这些小子们横行已久,今日总算受到一点教训……”

  他挥手叫徐高过来,道:“这小子虽然该死,但归根结底总是自己人,你派两个弟

兄把他埋了。”

  徐高哪敢有违,连忙遵命动手。

  梅刚和周老二走开一旁,周老二才低声道:“这一队人马若是全力出手对付咱们,

他们的火器可不是好对付的!”梅刚浓眉一皱,杀气腾腾,道:“都宰了就完啦。”

  周老二道:“这恐怕不太好吧,一来万先生可能见怪咱们手头太毒辣,二来咱们的

用心老是被他们看破,迫得他们作困兽之斗,事情的发展如何便难以预料了。”梅刚暴

躁起来,道:“左也不行,右也不行,你有何主意?”

  周老二应声道:“在下有个主意,如此这般,便可—一放倒这一队人马。”

  梅刚耸耸肩,道:“好吧,若依我的脾性,干脆说个明白,不服气就打个明白。”

  他虽是咕喷不服,却当真把徐高召来,问道:“徐高,你瞧目下的弟兄当中,还有

没有铁农卫之八?”

  徐高道:“在下可不敢担保,他们行藏隐秘,事前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梅刚沉吟一下,道:“好,那就用周老二之计,把他们一个个叫来查问。你不必露

出声色,咱们定须把铁衣卫之人除去,方能返回行宫,你心中明白吧?”

  徐高忙道:“在下晓得,这就一个个召来。”

  周老二插口道:“你可说有任务分配。他们自然不起疑心。梅大人,你须到那边石

后查问才妥。”

  于是天火营之人一个个在石后消失,梅刚哪里是查问,根本是来一个就相机点了穴

道,提到另一个石后放好,不久工夫,连小罗在内都点了穴道,只剩下徐高一个,还未

收拾。

  徐高来到岩石后面,问道:“梅大人,有没有可疑的人?”

  梅刚摇摇头,道:“暂时没有,你来帮帮忙,每个人身上和背包都搜查一下,说不

定还有信鸽。”

  徐高走过去,周老二在斜对面忽然惊噫一声,道:“那是什么?”

  徐高眼睛一转,还未看清,忽觉腰间一缕锐风射到。

  他自然而然一扭腰,左肘如闪电般撞出。

  梅刚五指箕张如钩,向他左时抓落。

  徐高身子一翻,右拳击出,左肘同时避开了敌人五指。

  他身手灵活,拳法精妙。

  这一招竟把梅刚迫退了一大步。

  梅刚凶悍地凝盯着对方,厉声道:“好精妙的彭家散手,我好像没听说过你竟精通

这一路武功!”

  徐高微微一笑,道:“但在下绝对不是铁衣卫,梅大人尽可放心。”

  梅刚道:“谁知道你是还是不是,哼,想咱们白莲教本是好好的一家人,全是兄弟

妹妹,偏偏要学大明朝的皇帝,弄一批人来监视自己人,真是岂有此理!”

  徐高道:“在下自从蒙大王爷收录,加入白莲教会,派在第十二行宫效力,迄今已

有三年之久,这些都有案可稽,周大人查一直便知分晓。”

  周老二摇摇头,道:“铁衣卫每逢奉派混迹各营,他的来历无不有案可稽,这算是

什么证据?”

  徐高反问道:“周大人能不能指点一条明路,好让在下得以表明身份心迹?”

  周老二毫无难色,道:“容易之至,你乖乖束手就擒,让我们检查身上所有的物事,

便知分晓。”

  徐高想了一下,额首道:“恐怕这是唯一可行之法了。”

  周老二冷笑一声,道:“听你的口气,似乎还有下文,何不说出来听听。”

  徐高道:“在下只想知道那蒙面人万家愁是什么来历?在下对此人感到很不放心。”

  梅刚道:“你怕什么?他不是白莲教的人,也不是官府之人,咱们的事他根本不

管。”

  徐高道:“在下瞧他身法和出手,路数怪异,中上似乎从未见过这等武功。”

  梅周二人不禁又对觑一眼,心想:“这厮眼力高得出奇,怎会当真愿做天火营的头

目统领?”

  周老二这时反而不急了,缓缓道:“徐高,你坦白告诉我们,你到底是什么人?若

说你是官府派来的好细,却又不大可能。我意思是说官府岂能网罗你这等人物?你到底

是谁?”

  梅刚接口道:“跟天涯孤客彭风如何称呼?”

  徐高没有做声,眸中露出沉思之色。

  梅刚又道:“得啦,谁不知天涯孤客彭风的彭家散手,别有真传,二十年未逢敌手,

你的彭家散手莫非是彭风所传,才如此精深?”

  徐高道:“在下师父当中,果真有一位姓彭的,但在下却一直不敢肯定他是不是天

涯孤客彭风前辈。”

  周老二道:“够了,现下已有一法,可以得知你是不是铁衣卫。”

  徐高欣然道:“请周大人指点明路。”

  周老二道:“你再露几种武功来瞧瞧,一则证明你自己所说跟过很多师父的话,二

则你若真获这许多名师指点,你大概便不屑去做铁衣卫那等卑鄙龌龊的差事。”

  梅刚听了也不禁服气,心想:“这等道理大概除了才智超绝的周老二之外,旁人绝

对想不出来。”

  徐高略一考虑,便道:“好,在下只好献丑,还望两位大人包涵。”

  他说做就做,只见他身子微微蹲低,东南西北各劈了一掌,便恢复平常站立姿势。

  梅刚默然片刻,才道:“这四掌雄浑恢宏,大有王者气象,听说太祖真传长拳,方

有这等囊括天下的气度。”

  徐高掣刀在手,斜身前冲,一刀劈出,接着收刀归鞘,肃然站立。

  梅刚摇摇头,大有不能置信之意,道:“这一刀的气势威猛绝伦,三军避易,定是

武圣绝传刀法。”

  他转眼向周老二望去,又遭:“瞧他步伐身法,以及吞吐自如的内劲,我梅刚也是

有所未能,这人太没道理,太古怪了……”

  周老二叹了一口气,道:“梅大人,天下的奇事都教咱们碰上啦。听你的口气,这

位仁兄的武功博大精深,根本不须畏惧咱们,对还是不对?”

  梅刚道:“对呀,你看这岂不是太没道理么?”

  周老二道:“奇是奇怪了一点,但其中必有道理。”

  他移目凝视着徐高,忽然发觉他除了舒雅的气度之外,面目五官也突然变得端正秀

逸,比起平时的样子,大有分别。

  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周老二忖道:“他扮哪一种人,就能由心中开始直到外表都是

那一种人的样子,这才是天下无双的易容之术。”

  “徐兄,你尽力使我们满意,不愿伤和气动手,必有深意。请问你心中有何打算?”

  徐高点点头道:“久仰周兄才智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兄甚是佩服。”

  他稍稍停歇一下,才沉声道:“兄弟只想知道万家愁的真正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行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