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14章 不贞

作者:司马翎

  万家愁忍不住道:“喂,法师,虽说是男女有别,但若是夫妻,自然又另当别

论……”

  那僧人望也不望他们一眼。

  “这是方丈谕命,你们最好还是遵从。”

  万家愁装出忍气之状,面孔和脖子都气红了。

  吴芷玲一手搭在他肩头,摇撼一下,说道:“人杰,你就到那边休息去吧,这儿是

佛门净地,不比普通所在,你放心吧。”

  万家愁咕哝道:“你知道么?还要很久才到晚饭时间,我们干嘛分开?等天黑了才

各自休息不迟。”

  吴芷玲又摇摇他,道:“得啦,你去吧,别抱怨了,去吧……”

  万家愁兀自咕哝有声,那僧人道:“男女有防,不因白天黑夜而有区别。”

  万家愁立即反驳道:“法师这话差矣,白天跟黑夜自然有别。”

  那僧人道:“白天照样可以做坏事,从没有听说过犯罪一定要在黑夜才行。”

  吴芷玲道:“但不法犯罪之事,多半在黑夜发生,法师体说这是也不是?”

  僧人谈谈道:“那只是多数而已,但白天仍然有,女施主这是也不是?”

  万吴二人一怔,心想这和尚一直冷漠平板,瞧来像是木头人一般,谁知词锋之锐,

出人意外。

  僧人又适:“男客请回日舍歇息。”

  万家愁如受催眠般站了起身,向吴芷玲道:“我去了。”

  缓步走近房门,忽又回头,依依地望望吴芷玲,作出舍不得就走而不敢不走之状。

  吴芷玲心中喝一声乐,忖道:“看不出他倒是蛮会演戏的。”

  不过她心中却当真泛起了依依不舍之感,并且从眼神中流露出来。

  万家愁走了好一阵,吴芷玲忽然感到非常寂寞,顺手斟了一盅热茶,慢慢噪饮。

  她的思绪飘忽而又复杂,既不是固定在某一件事上,也不是全然不想事情。

  加上寂寞们然之感,使她尝到一种陌生的奇异滋味。

  她自个儿轻轻叹口气,心中对自己说道:“看来我人生经验越多,思想反而越发迟

钝了,从前那种条理分明,迅捷而又深刻的反应,现在消失于何处呢?”

  忽然一阵步声传来,她登时惊醒,侧耳而听。

  来者共有两人,一个步伐轻而稳,另一个则恰恰相反,既沉重似而又散漫,显然是

全无武功之士。

  房门口转眼间出现两名僧人,前面的一个正是脚步沉重散漫的,只见他甚是白皙,

呈圆形的脸蛋,眉目甚是清秀,双颗红润。

  身量不高不矮,虽是身披袈裟,却仍有潇洒风度。

  这个和尚如果有头发,换了衣服,定是风采出众的翩翩佳公子。

  后面的那个和尚熏黑瘦削,虽是显得身份低,很恭顺的样子,可是顾盼之间,仍然

不时流露出凶悍剽狠的神色。

  当先那和尚合十道:“贫僧智海,乃是本寺知客,奉方丈谕特问候女施主,并且瞧

瞧女施主有什么欠缺不便的,贫僧立刻给办好。”

  他一面说,一面走进来。

  忽然好像这时才瞧请她艳丽容貌似的,微一怔神,旋即告个罪在对面的椅子坐下来。

  但他后面的那个和尚却没进来,回转身一径走出精舍大门外,身形迅即消失不见。

  现在房门内只剩下一个艳妆少妇和一个chún红齿白风采翩翩的和尚,在明净的窗下,

隔着一张方桌对坐。

  窗外扶疏的花木园景,衬托出一片宁静幽盗。

  智海僧目光投向窗外,流连了一会儿,轻吁一气,道:“这儿很幽美,很恬静,对

不对?”

  吴芷玲点点头,故意不答腔,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她隐隐感觉得出这个和尚,不但与那样假和尚不同,并且有异于一般的僧众。

  智海过了一阵,又道:“外在景色虽然有时能使心情变化。然而心情却常常更有影

响力,能使一个人宛如置身油锅,对当前景色风光,视若无睹。”

  吴芷玲决意教他惊奇~下,微笑道:“大地山河,唯心所造,你们佛家不是这样说

的么?”

  “啊,是呀,你说得是。”

  智海果然惊异地凝视着她,隐隐有肃然起敬的意味。

  “由此说来,心情能影响外在形相,何足为异。况且依照师父刚才所说,也不过是

着眼于心情的好坏而已n”

  吴芷玲眼中闪出智慧的光芒,佩侃而谈。

  “这正是本无尘埃,何须拂拭。愚见如此,还清指教。”

  智海僧望着她光辉灿然的眸子,反而神情冷静安详,肃穆地聆听和思考。

  “这真是不可思议之事。”

  智海徐徐道:“女施主胸中才识,宛似天人,贫僧衷心敬仰。”

  吴芷玲开心地笑一下,道:“我哪里值得师父这般夸奖。”

  智海肃然道:“贫僧所说的话,句句出自真心。”

  吴芷玲向门口和窗外各望了一眼,才道:“我瞧你的风采谈吐,跟其他的师父全然

不同,你…你在这儿多久了?”

  智海道:“没有多久,贫僧记得一共是二十天。”

  吴芷玲讶道:“你一个新来的人,怎会立刻当了知客之职,方丈一定很器重你。对

不对?”

  智海避重就轻,道:“佛家本来讲一个缘字。啊,恕贫僧冒昧示问一声,女施主的

高才卓识,更胜于须眉,只不知闲常爱读何书?”

  吴芷玲道:“我么?什么书都看,没有定准。但你知道的,看那些枯燥无味的典籍,

伤神得很,我还是比较喜欢诗文词赋。”

  智海颔首道:“这是可以想象得到的,有才情的人,总是喜欢吟咏之道,寄托情

怀。”

  吴芷玲开玩笑地笑着说道:“师父的口气,真不大像是严肃枯流的出家人,你究竟

是不是出家人呢?”

  智海震惊地挺直身子,凝目注视着她好一会儿。

  他有生以来,还未见过这么聪明美丽才情过人的异性,于是无端泛起了怅然若失之

感。

  吴芷玲猜测了一下,体贴地歉然地柔声道:“啊,真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开这种玩

笑。我无意中使你回忆起痛苦的事,实是罪过。”

  他们静默下来,暂时停止谈话。

  吴芷玲替智海斟了一盅茶,两人捧盅细尝香茗滋味。

  过了一阵,智海叹一口气,道:“我是真的出家人也好,假的出家人也好,横竖人

生数十寒暑,转瞬即逝,是真是假,到头来还是一样!”

  对面美艳少妇摇摇头,道:“每个人都把现在看得一钱不值,好像除了过去和未来

之外,什么都没有了,这种想法想我不能苟同。”

  “过去。现在和未来本是不可分割。”

  智海沉思地道:“但不论是现在或未来,一旦成为过去,便等于虚幻泡影,这难道

有错?”

  “当然啦!”

  吴芷玲立刻说道:“我们的一生几十年光阴,若是放在亿万年的时光之流中,等于

刹那间的现在。听起来好像很虚幻,没有一点价值。但以你佛门来说,多少人是假借这

瞬息的现在而得道成佛?没有这短暂的现在,谁能成佛?”

  智海一愣,道:“这话说的也是,但……”

  吴芷玲插口道:“换了别的途径也是一样,若无刹那的存在,焉有不世的英雄?不

朽的诗人等等?历史上这些人的成就,在他的短短一生之中,显然极有价值。”

  “对,对!”智海颔首道:“你这意思我不反对,可是在另一个角度来看,终于一

场虚幻,除了得道成佛,能与诸天同寿之外,别的价值都是假的!”

  吴芷玲温婉地笑一下,她觉得词锋太锐利,生怕会伤了这个和尚。

  “若是换了这种角度来看,你说得很对。可惜的是世上之人形形色色,大多数不肯

从这个角度去想,甚至有的认为与诸天同寿也没有意思。你若是碰到这种人,纵是舌装

莲花,能使顽石点头,也无祛说得服他们……”

  他们又静默下来,吴芷玲忽然觉得神思散漫不属,有点异样。

  于是暗暗调元运气,收摄心神。

  片刻间已恢复如常。

  她见智海凝目沉思,便不打扰他。

  望了一会儿,又烦躁起来,不知不觉站了起身。

  智海僧从沉思中惊醒,忙也起身,道:“敢情是坐得闷了,想到外面走走么?”

  “这主意不坏!”

  吴芷玲赞成地笑一下,心想:他若不是出家人,而是俗世公子,必定很会体贴他的

心上人。

  “我真的想出去随便走走。”

  他们走出房外,吴芷玲忽然停步,以致智海僧煞不住脚碰上了她。

  吴芷冷情知他不懂武功,所以毫无怪责之念,只不过被这个男人一搂,体内登时升

起一种异样之感。

  她自家也说不上来这是怎样的感觉,只知道一点,就是很乐意让他再碰触。

  智海僧面色红得有点特别,态度神色都很不安。

  幸好吴芷玲在前面走,没瞧见他的神情。

  她一边走一边问道:“我们出去走走没有妨碍么?”

  智海深深吸一口气,极力使自己平静,说道:“没有妨碍,请放心。”

  他们走入园中,顺着平整的花径行去。

  走了一段,吴芷玲才想得起来,道:“你很有把握的样子,莫非已得到方丈的吩

咐?”

  为了等听他的回答,她脚下略一停顿。

  登时又被那男性的身子碰上。

  吴芒玲没有向前躲开,智海僧也没有后退,于是两个人半边身子靠贴在一起。

  他们心跳得很急速,发出响亮的吟吟声。

  智海僧昏头涨脑地迷醉了一阵,才哺哺应道:“是的,方丈老早已吩咐过了,你若

要游玩各处,都不必拦阻。”

  两个人身上的热力互相传向对方,吴芷玲觉得很舒服,而且神思迷乱,精神不能集

中,所以根本没有想到这样子好不好对不对!

  智海的呼吸明显地变得急促,呼出来的热气直喷到她后颈,可见得他已靠得更近些。

  吴芷玲忽然本能地不好意思而迈步向前,心里头可不怪那潇洒俊美的和尚。

  因为她思绪迷惘,根本没有考虑任何问题。

  她向前走了十余步,只见柳明深处有道高墙。

  智海僧忽然加快脚步,拉住她玉手,向高墙行去

  到了墙边,只见齐人头高处有个扁长形的洞,既不是门,也不是窗。

  智海首先伸头向洞内望去,吴芷玲也学他的样,目光到处,只见洞内有块径尺的镜

子,映照出一个房门内的情形。

  由于这面镜子内的景物,乃是通过其他见面镜的折射,一路传来,所以须得定神才

瞧得清楚。

  且说万家愁被请回日会时,进房便发觉屋角近瓦面的高处,悬挂着一面大镜。

  他觉得很奇怪,左看右看,却找不出有什么古怪。

  这时两个人的步声传来,万家愁转眼一望,只见一个中年僧人,带着一个女子走入

房间。

  那中年僧人相貌平凡,毫不惹眼。

  但那女子长挑身材,蜂腰席臀,走动之时烟娜生姿。

  不过衣服却甚是朴素,一袭青色衣裙,面上脂粉不施,虽是很美,却没有妖冶奢华

之气。

  那中年增人合十道:“万施主乃是读书人,只不知可肯替敝寺帮个忙?”

  万家愁讶道:“帮忙?区区能帮什么忙呢?”

  中年僧人道:“这位娘子姓邝名真真,远从岭南而来。”

  邝真真向万家愁福了一福,白皙而又红润的脸庞上,泛起谦和礼貌的笑容。

  “她在这儿一呆就是个把月,敝寺上下都觉得受不了她。”

  万家愁惊异地打量邝真真,心想:如果她是婬娃荡妇,实是叫人不能置信。

  看她朴素的外表,除了很美丽大方之外,并无妖冶放荡的气质。

  只听中年僧人又道:“她提出千百个古古怪怪的问题,其中绝大部份不是怫门弟子

所涉猎钻研的,是以感到无法应付。”

  万家愁恍然地哦了一声,心想:我刚才的想法可冤枉了她啦,而敢请她又是博学孜

孜求知的人,提出了很多问题,使全寺的真假和尚无法作答。

  不过这里面有一个疑点,那就是此寺的假和尚全是著名的凶邪,其中不乏货色好婬

之辈。

  邝真真她长得如此美丽动人,在这儿有如羊入虎口,不论她提出什么古怪问题,也

难不倒这些凶邪。

  因为这些凶邪之人根本不须讲理,也绝不会放过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不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