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15章 毒女

作者:司马翎

当他回到日舍,提帘走人暗间,只见邝真真坐在椅上,神色冰冷,目光像利剑般阻视着他。

她伸出手,口气十分冷峻。

“拿……拿什么?”

万家愁一时真想不起来,但旋即恍然,道:“啊,那支金钗,在这儿……

万家愁取出金钗,双手送到她手中。

邝真真指头一碰到金钗,突然像灵蛇掣动,便丢翻起来,在万家愁腕间刺了一下。

她收回金钗,冷冷道:“你在月舍那边瞧见了什么事情?你的妻子呢?”

万家愁道:“她已经人睡了。

邝真真道:“她独自一个人么?”

万家愁叹息一声,道:“还有一个男人睡在她旁边。”

邝真真面上闪过怒色,道:“那么你竟然无动于衷么?”

万家愁感到腕间被刺的地方有点痒痒,不觉用手爬搔,~面道:“我那时差点气炸了。”

邝真真道:“气炸了?我瞧未必,否则怎肯乖乖离开户

万家愁唉声叹气了一会,才道:“我气了半天,忽然想到自己对她也不忠实,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原谅她了?”

万家愁点点头,无可奈何地道:“我总不能用一件我也做到的事去责怪她,还取她性命,对不对?”

邝真真冷哼一声,道:“你这种男人,活在世上也是多余,所以我今晚送你离开人间。”

万家愁惊道:“你要杀死我?”

邝真真道:“我已经杀死你了,再过一个时辰,你便毒发身亡。”

万家愁惊怪地望住她,呐呐道:“还有一个时辰?我……我只能活一个时辰么?”

“对,只有一个时辰。”

邝真真冷笑着,她对这个男人的惊恐和不幸,毫无怜悯之意。

“你活在世上,真是渣滓一般,死了倒也干净。”

在灯光下,她的脸庞似乎特别白皙,几乎近乎苍白,眼神冷酷锐利。

但却使她产生一种很特别的美,美得使人寒冷发抖。

万家愁忽然下决心道:“好,死就死,我反正不再哀求你。”

邝真真细长眉毛轻轻皱了一下,没有言语。

万家愁靠在椅背上,使自己坐得舒服一点,道:“你是天下间最冷酷无情的人,求你也是枉然。”

“话很对,求我也是白费chún舌。”

“你几岁了?”

他问得很突兀,口气也直率而无礼。

邝真真征了一下,才道:“甘八岁了,问这个干嘛、’

“在你短短的甘八年的生命中,你杀死了多少人?”

她忖想一下,才答道:“大约有十几个人吧,我记不清楚了。”

“哼,不得了,小小年纪,就残杀了许多生灵。若是活到七八十岁,还不知有多少人得死在你手底明户

邝真真忽然泛起难得一见的笑容,所以格外好看得珍贵。

“你放心吧,我绝对活不到七八十岁……”

万家愁摇摇头道:“俗语说好人不长命,祸害一千年,你可以活得很久很久……”

邝真真道:“都是废话,你若有什么后事,或者本姑娘发个慈悲,替你办一办也未可知。”

万家愁道:“一个人死了的话,正是一了百了,还有什么后事?”

邝真真道:“不对,例如你的妻子,你打算怎样?让她永远投入别人怀抱中么?”

万家愁道:“她的事我哪能管得了!”

“我可以管。”

她迅快接口道:“待会儿我过去把她弄死,叫她到黄泉与你相会。”

万家愁摇头道:“唉,又是一条人命。在你眼中,人命真是贱如虫蚁。我瞧最好还是你先死掉,世间便少一个祸害。”

邝真真讶异地凝视着对方,在她记忆之中,从没有人胆敢这样不客气当面顶撞和咒诅她,她一则惊奇,感到新鲜,另则有点生气。

不过她的气很快就平了,因为这人死在须臾,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万家愁又道:“这寺里的和尚也没有一个好人,你好好一个美貌的姑娘,跟这些恶人泡在一块儿,怪不得你变得这么可怕了。”

邝真真道:“他们固然不是好人,但我却不是被他们教坏的。”

万家愁问道:“他们究竟是谁?躲在此地有何图谋?是不是躲避仇家?”

邝真真遵:“你一个决死的人,还问这些闲事作什?”

万家愁道:“假如我死后阴魂不散,要找这些人麻烦,我须得知道他们的底细来历才找得到他们呀。”

邝真真冷笑一声,道:“你变了恶鬼的话,第一个先找我才对。”

万家愁道:“我被他们留下,才会碰到你,所以祸首还是那些坏人。当然,我不必瞒你,我一定也不会放过你的。”

变为厉鬼向价人讨债索命,这是很普遍而且受到接受的想法。

那万家愁作此打算,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可笑。

至于邝真真,她虽是不信这一套,从前也杀过不少人。

但这回万家愁的话却使她有点毛骨惊然之感,因为万家愁说话的口气,没有丝毫狠恶愤恨等情绪,亦即等于全无恫吓威胁的用意。

他只是把心中想法说出来,而他今夜的杀身之祸,却又是千真万确,邝真真心中最是明白。

不论世上当真有没有死后变为厉鬼之事,但万家愁这种信心却十分可怕。

邝真真一辈子还不知道惊惧为何物,此时却陡然尝到滋味。

可笑的是这种恐惧竟是一个书生给她尝的,一个全无反抗之力的人,居然令她深感恐惧……

万家愁又道:“邝姑娘,请告诉我,那些究竟是什么来路?”

邝真真如受催眠,道:“他们一个是笑面阎罗谭明,一个是贯天雷董胜,都是很有名的恶人。”

万家愁道:“还有很多个,你为什么只说出这两个人呢?”

邝真真道:“这两个目前是首领人物,其除的人只是些三流脚色。”

万家愁道:“那么集贤在那边呢?有些什么人物?”

邝真真道:“那集贤庄久是白莲教重地,时时有高阶层的人物落脚,直接管辖的人是两鬼使之一的毁形鬼使。”

万家愁道:“听起来这毁形鬼使懂得邪法妖术了?对不对?我记得有个总管叫做胡藩,这个人怎样?”

邝真真道:“胡藩外号阴秀才,在江湖上也是个知名人物。”

万家愁道:“还有没有比毁形鬼使和阴秀才胡藩更厉害的人物?”

邝真真道:“当然有啦,白莲教除了教主和传教祖师之外,有两人封了三号,一个是大王爷施敬德,一是二王爷申甫,都是一流高手,武功课不可测……”

万家愁道:“若论武功,你也比不上他们么?”

邝真真道:“除了大王爷施敬德和二王爷申南之外,别的纵然武功比我高明,全都怕我。哼,吹一口气,他们便不明不白地倒毙,你说他们怕不怕?”

万家愁道:“但施敬德和申甫却不怕你吹气,这却是何缘故?”

扛真真一旦回答了,便不再想到该不该继续作答之事,顺口流畅地应道:“这两个人一身本事,实是惊人,又极为老姦巨猾,我很难毒死他们……”

万家愁饿了一声,道:“原来世上还有人不怕你下毒。照你的说法,铁镜古寺的恶人比不上集贤庄厉害,对不对?”

邝真真有点不忿地哼了一声,但当她想到世间上的的确确有人不怕她下毒的,故此发作不出。

对于后一个问题,却觉得万家愁幼稚得可笑,便道:“那也不是这么说,如果笑面阎罗谭明他们的首领来了,加上其余几名厉害手下声势并不弱于白莲教。哼,那银老狼凶狡恶毒,比谁都可怕。”

万家愁终于亲耳听到别人提起这个仇人的名字了,当下极力使自己平静如常,说道:“这个银老狼你也毒不死,对不对?他本领很大么?”

邝真真道:“这个人从前还不怎样!”

她露出回想前事的神情。

“从前我虽没有会过他,可是根据各方面的资料,还有一些朋友的亲身经验,此人本来不过是一般的高手而已,谁知事隔两三年,我自己会见了他,这家伙的本领竟已不可思议……”

万家愁道:“我虽是外行,但你何妨细细形容一下,好让我长点见识!”

邝真真点点头,开口便道:“这厮是个色鬼。”

万家愁讶道:“哦,真的?那你一定无法幸免啦!”

邝真真道:“他若是强来,我固然斗不过他,可是如果他说服了我,对他有很大的好处,所以这家伙精得紧,对我倒是蛮客气的。”

万家愁道:“银老狼究竟有什么本事呢?”

邝真真道:“我也很难说得清清楚楚,简单一点说,他坐在那儿,你远远就感到有一股阴森杀气,让你自己晓得惹不起他。换言之,你自己心中会泛起不能敌对之感。我曾暗暗施展毒功,一连用了七种不同的毒物手法,但他若无其事……”

万家愁话题忽转,道:“银老狼这么厉害,还有很多厉害手下,白莲教的人岂不是要听他的话了?”

邝真真沉吟一下,道:“我倒是从没想到过这个问题。不过……依我看来,他们乃是彼此互相利用,谁也支使不了谁。集贤庄方面想是怕我们住得气闷,所以时时送些人来给我们开开心……”

万家愁道:“像我就是给你们开心的,对不?但你们住在这儿干什么?为何不到外面走动?以你的一身本领,爱到哪儿去都行,多自由自在啊……”

邝真真眉头轻轻皱了一下,道:“我会过银老狼之后,就不自由了,真气人,别谈这个……”

她长长吁了一口气,又道:“我们是等候双方的首脑会面,谈妥一切之后,就有热闹瞧啦。说不定连大明江山都抢过来,我们都是开国功臣……”

万家愁大惊道:“你怎可说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话?我告诉你该怎么办,你赶快离开这些人,远远离开这个地方,免得遭受灭门之祸!”

邝真真冷笑一声,道:“我只有孤身一人,怕什么?”

万家愁道:“你走吧,我变了恶鬼之后,也决不找你报仇,你快走吧……”

扛真真摇摇头,道:“江湖上有很多事说出来你亦不会了解。如果要我埋首隐迹,永远不能在江湖上露面,我还是死了干净。”

万家愁轻叹一声,道:“有本事的人,总不甘过那平凡生活,我明白得很。”

邝真真道:“你自己呢?你好像不在乎生死之事,为什么?”

万家愁注视她片刻,才道:“你敢情是忘记了,我本是爱恨分明感情十分强烈的人,经过今晚的所见所遇的种种,我已经心灰意做大有生不如死之感……”

邝真真消眼一转,道:“别轻生,俗语说好死不如歹活。照我看来,妻子对你不忠不贞,了不起换一个,哪值得为她轻生。”

万家愁泛起一抹苦笑,道:“我目下想苟且偷生也有所不能,你自己难道忘了?”

邝真真道:“如若我回心转意,你身中之毒不难化解。对于你的妻子,你如下不了毒手,我还可以代劳。”

万家愁想不到她忽然改变了心意,一时又乱了主意。

本来他已决定到了~个时辰应该毒发身亡之时,才把她大大讥一番,接着把她废了,以免后患。

但现在她主意一变,这个决定便也不得不跟着改变了。不过这个改变并不令人讨厌就是了。

在万家愁心中的确不太想伤害这个“守身如玉”的毒女。

“关于贱内,我回后自会慢慢收拾她。”

万家愁很肯定地说:“邝姑娘既是有放生之意,那就快点出手施救,迟了只怕来不及了!”

邝真真道:“你放一百个心,我不要你死,你想死都难。”

她说的话者是这么绝,全没一点女孩子家的柔婉,教人忍不住要想到“五毒魔女”的外号。

她站起来,又道:“我走啦。这儿有一粒葯丸,你且收起。”说时,丢了一颗龙眼核般大的绿色葯丸在桌上,道:“明儿早上如果感到头晕眼花,四肢无力,胸腹作闷慾呕,那便是余毒末清,有了此葯立可无事。”

万家愁讶道:“那只是余毒未清么?只不知主毒问时解去的?”

邝真真道:“下毒也好,解毒也好,有时不必付诸行动,须得能够在不知不觉中做妥,这才是毒门高手。我多说你也不懂,反正我们在说话之时,我已替你解了毒,包你死不了就是。”

万家愁暗用‘军茶利神功”,真气在瞬息间流遍全身经脉,发觉果然全无异状。

他怕对方见到他运功时的莹莹神采,故此低下头去。

邝真真做梦也想不到眼前之人,功力通玄,竟能在指顾之间内视全身经脉。

还以为他有别的想法,于是不悦道:“你敢是不相信我么?”

万家愁连忙摇头,道:“不,不,邝姑娘千万别误会,区区只是忽然想起,明天不知能不能安然返回襄阳城内?”

邝真真冷笑一声,道:“我放你走,谁敢拦阻,哼,我看谁有这么大的猛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毒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