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17章 入魔

作者:司马翎

  周老二有点啼笑皆非地注视万家愁,接着便尽量放松语气,道:“她可能忘了这个

约会,也可能故意不来,瞧瞧你怎么办,也可能忽然有很重要的事情耽搁了,总之,你

们的约会犯不上认真。你在她眼中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少爷而已,她会认真么?”

  万家愁寻思一下,道:“道理我也说不出来,但我却觉得她很认真,除了被关禁在

阴风洞之外,她不会失约的。”

  这种纯以直觉为基础的判断,已不能用道理辩驳,周老二只好笑了笑,道:“那你

有何打算?”

  万家愁道:“我非得上阴风洞走一趟不可,待我亲眼看了,方能死心。”

  周老二知道目下可不能劝,越劝越糟,所以敷衍地道:“这件事待会儿再商量,反

正大白天也不能行事。最好先跟吴姑娘说一说。”

  万家愁道:“跟她怎么说呢?”

  周老二道:“等我想想看。”

  忽见十余名壮汉匆匆忙忙地经过,其中每个人抬一块长木板,板上都躺着人,共有

四名伤患。

  万家愁遥遥查看一下,口中轻轻道:“你看得见看不见,这四人都被利剑制透了肩

上的云门穴和小腿上的丰隆穴,所以血流得很多,人也昏死过去。”

  那云门穴在肩部锁骨之下,并无内脏器官,纵是刺穿了窟窿,也不具致命之外。

  丰隆穴在小腿外侧腿肌,自然亦不是致命之伤。

  但由于乃是穴道,经脉货能,是以能使人昏迷而又流血不止而死。

  这些人救治得快的话,便可幸免惨死之祸。

  周老二讶道:“都是伤的这两处穴道么?伤他们之人是何存心?若要他们的命,何

不干干脆脆取他们要穴?何须如此麻烦专找这两处部位?”

  其实他是自言自语,心里寻思原因,并没有巴望万家愁给他答案。

  谁知万家愁应道:“要取这两个部位须得是使用奇门兵刃的人才办得到,他并没有

自找麻烦,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事。”

  周老二欣然道:“我真该死,竟忘了你是当代武学宗师,这种有关武学上的问题,

除了你还去问谁。你知不知道伤人的是哪~种奇门兵刃?”

  万家愁摇摇头,道:“名称我叫不出,但从伤口和流血程度等情形来看,那是比普

通的剑薄很多和窄很多的利剑,不但轻而且略带软性,大概可以缠在腰间。不过若是尺

寸较短的话,也可以卷在臂上。又从两处伤势的距离和力道等来看,那人应是双手同时

出剑,也就是说这种又轻又薄又扁的利剑共有两支,可以同时出手。”

  周老二几乎听得呆了,直到这时刻他才深切地体会到“宗师”与“高手”之间的距

离。

  他抛开其他的念头,集中全力迅快地搜索有关这种奇门兵刃的印象。

  但不一会儿便放弃这个企图,说道:“在下见闻有限,实是从未听闻过这种兵刃,

唯有向际先生请教了。”

  正说之间,又有数名壮汉奔人来,这次是两块长板,躺着两名伤者。

  周老二迅即溜开,找那些下人马夫等探取消息。万家愁仍然在原处,远远查看伤者

的情形。

  那数名壮汉匆匆经过,到庄子里头安置伤者,没有人有闲心理会万周二人。

  过了好一会儿工夫,周老二蜇回来,道:“喝,真热闹,咱们眼见的是六个人受伤,

但其实最开始庄内已有两人被刺倒,听说是个蒙面人。这样说来集贤庄已经有八人负伤,

其中至少有两名在中的高手。”

  万家愁颔首道:“不错,刚抬进来的两个是高手,他们伤处俱不相同,而且只被刺

了一剑,可以推想得出当时他们曾发生激斗,而那蒙面人只能寻暇抵隙,每人刺中一剑。

又由于这两人伤势十分严重,可见得蒙面人须得招招杀手才收拾得这两人。”

  他沉吟一下,又道:“如果那蒙面人只是孤身一人,又是在大白天,仍能来去自如,

则集贤庄的实力便显然有限得很了。”

  周老二道:“在下也觉得很奇怪,那蒙面人怎能出入自如,还伤了那么多的人?若

是照这种情形看来,集贤庄的确力量有限得很,哪里还谈得到谋反作乱篡大明江山这等

大事?”

  他们一边低声交谈,一边留神视察四下动静。

  只听周老二又道:“现下集贤在似是集中全力对付蒙面人,咱们已经无人看管了。”

  万家愁道:“既是如此,何不快快找到吴芷玲,一同溜回襄阳城去?”

  周老二迟疑一下,才道:“我瞧集贤在实力不至这般薄弱,胡落也不是有勇无谋的

匹夫。所以目前松懈杂乱的形势,可能是故意安排的。”

  万家愁耸耸双肩,道:“胡藩会有什么好处呢?”

  周老二道:“以常理而论,咱们纵然有机可乘,也不敢逃跑才对。若敢逃走,那一

定是回到襄阳城内之后,有人保护。对,胡藩想从咱们身上找线索。另一方面,他可能

同时以全力追杀那蒙面人。”

  万家愁吁一口气,道:“说来说去,咱们还是须得呆在这儿。但我告诉你,我定要

上阴风洞走~趟的。”

  又是一个难题。

  周老二暗自发愁地想:一方面须得顾及胡藩这边,不可让他们经觉起疑。

  另一方面是吴芷玲一定会暗暗气恼和沪忌。

  尤其是关于后者,不比壁垒分明的敌人。

  一旦含有感情因素的话,事情便变得既麻烦又复杂。

  吴芷玲对万家愁的心意,谁都看得出来。

  因此万家愁以负伤之身,竟要冒险犯难去救一个美丽的女性。

  吴芷玲对此作何想法不问可知了。

  周老二叹口气,道:“好吧,在下尽力想办法,希望能够以体独探阴风洞之举不影

响大局……”

  直到黄昏,周老二人仍然有如孤魂野鬼般在在中随意,虽然碰见很多匆匆走来走去

的人,但谁也不过问他们的事。

  他们后来在另一片广场的角落,坐着闲谈。

  周老二苦笑道:‘泪下真是奇特难懂的形势,咱们说不定须得饿一顿,完了还得在

这儿露宿一宵……”

  万家愁道:“咱们整个下午荡来荡去,你也不想法子去找胡藩,自然没有人管啦。”

  周老二摇摇头,道:“不,我想来想去,这一招一定有高人暗中主持,使咱们一直

莫测高深,以便迫使咱们自行露出马脚。哼,这一招果然高明得很。”

  他忽然起身,道:“现在时间到了,咱们应该去找胡藩才合理。”

  万家愁跟他站起,两人穿过广场,来到一座大厅。

  这座大厅已点上灯烛,而且有人出入。

  他们走近了一瞧,只见六七个人围坐在一张桌边,正在商谈事情。

  这些人全都劲装疾服,身上带有兵刃。

  但胡藩却不在内。

  四下稍远处有十余人肃立不动。

  也都带着兵器,显然等候一声令下,便出发觅敌。

  万周二人在厅门张望,早已被厅中之人发现。

  圆桌边一个面目尖削阴沉的汉子,吩咐一名手下出来查问。

  周老二只回说要见胡藩。

  那名手下奔回厅里报告,一会又出来,道:“胡老总现下有事,魏三爷交待我带你

们到东边院子去。那儿有饭吃有床铺睡觉,有什么事都等明天再说。”

  当下带领了万周二人,到了一座院落内。

  但见两个房间都有灯光射出。

  那手下指指右首的一间,道:“先在这一间呆着,等吃过饭,另一个房间也可以过

去睡觉……”

  房内传出吴芷玲的声音,叫道:“谢天谢地,你们终于来啦……”

  万周二人掀帘而入,但见房间相当宽大,分作明暗两间。

  这外面的一间摆着方桌和几把椅子。

  虽是简陋却还干净。

  吴芷玲见了他们,十分高兴。

  三人在方桌边坐定了,吴芒玲首先道:“我独自在那边一个院子里闷坐了一整天,

心果真是惦念死了。你们今天干什么来着?”

  万家愁已运动查听过,轻轻道:“没有人,说话不妨事i。”

  周老二立刻道:‘你把今天的经过说一下,咱们再商量下一步。”

  吴芷玲依实说了,登时证实周老二探来的消息不讹,果然有个蒙面人潜入在中,杀

了两人然后遁走。

  亦得知襄阳府五名捕快被扣之事。

  周老二前前后后想了一阵,才道:“这些事情发生得没有道理,除了襄阳府的捕快

们是冲着咱们而来之外,恐怕那蒙面人也是一路的。”

  吴芷玲虽是心跳不已,却尽力使自己的话声一如平时,道:“我们现在怎么办呢?”

  周老二道:“不仅集贤庄想查明那蒙面人的来历和图谋,连咱们也要设法查一查。

只要得知那蒙面人的来历,他潜入此庄的动机便不难推测了。”

  他望望万家愁,又道:“可惜万兄也不知道那奇门兵刃的名称出处……”

  万家愁道:“我虽不知道蒙面人的怪剑名称,却知道他须得擅长哪几种功夫,才使

得动这种怪剑。”

  吴芷玲暗中吃一惊,忙道:“我好像听我父亲提过一下,待我想想看能不能记起来。

万大哥你且说说看,或者可以使我想得起来

  万家愁道:“使用这种软薄窄的怪剑,又是双手一齐施展。定须擅长指功的家派,

才能够把手上的内力贯注到剑尖。”

  周老二面现难色,道:“天下武林中擅长指上功夫的家派,不在少数,咱们哪能猜

得出来?”

  万家愁摇摇头,道:“擅长指功的家派虽然不少,但有两点特征可供参考。一是此

一家派的独门内功,应有回环收发之妙,亦即是指力发出之后,能够收回,宛如有形质

之物。”

  周吴二人连连点头,都伸长颈子等听第二个特征。

  万家愁又遭:“第二个特征是这一家派的内功以气为主,故此最注重养气。养气首

先须有胸襟,因此这一家派之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以培扩胸襟。换句话说,这一家派

之人,若是登堂入室的高手,外表上必是斯文温雅的书生。”

  周老二哦了一声,道:“这个特征易查得多了,在下用心想一想,必有端倪。”

  吴芷玲又惊讶又佩服地望着万家愁,她虽知道万家愁在武学方面乃是宗师身份,但

却知他江湖走得不多,见闻有限,年纪又轻。

  故此他刚才的见解,乃是从各种迹象线索推论而得,这一点实是教人惊服不已。

  她显得有点做贼心虚地道:“周大叔说得不错,那是什么家派不难查出。我记得武

林五大世家之中,有一个世家具有这两种特征……

  万家愁欣然道:“是哪一个世家?”

  当日在山区内他伤势发作之时,那个手持五彩梅花令代表武林五大世家的青年,攀

然浮现心头。

  “是不是岭南徐家?”

  吴芷冷摇摇头:“不是,是江南沈家。”

  周老二位嗜一声,道:“对,江南沈家。这个世家多少年来所有的高手,都是文上

装束。而且个个风流蕴藉,有些甚至在文章诗赋大有声名。那江南沈家也是以指功独步

宇内的……”

  万家愁笑一下,道:“谁也想不到咱们已查出捣乱集贤庄之人的来历,其他的问题

是周老二你啦……”

  正说之时,忽然停口,作个有人前来的手势,于是大家立刻改变话题。

  过了片刻,两名仆妇各个提着一个饭盒进来。

  她们一语不发,迅快在桌上摆好四菜一汤,盛了饭,便退到一旁伺候。

  万吴周三人饱餐了一顿,那两名仆妇立即收拾碗盘。

  周老二道:“隔壁的房间也是给我们用的,小的待会就过去邻房歇息。”

  那两名仆妇收拾好了,正要离开。

  周老二又道:“大婶,是不是胡大爷叫你们送饭来的?”

  她们都不作声回答,其中一个摇摇头。

  周老二道:“在下想见见胡大爷,有烦你们通报一声。”

  那个曾经摇头的仆妇瞪他一眼,道:“我们不管通报的事。”

  周老二立刻道:“我明白,胡大爷定是忙着替那几人治伤,所以没有工夫……担不

要紧,胡大爷没有时间过来,我自去见他。只不知他现下在哪里?烦你指点一下。”

  那仆妇正要再给他一个钉子碰,谁知周老二的手已伸到面前,掌心托着一块六七两

重的银子。

  她的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入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