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19章 奇竹

作者:司马翎

  小朱道:“你把毒经放在袋中,我瞧瞧若是不假,便带你去风眼躲过大劫。”

  邝真真道:“好吧,但本门这本宝籍已经传了数百年,虽然都很小心收藏,但纸质

已经脆黄。若是卷起塞入袋内,只怕其中有些会碎裂飞散。”

  小朱哼了一声,但想想她的话也有道理,便道:“那便知何?”

  邝真真道:“小朱哥,我既已答应了你,又吞下了神仙瘴,自然无反悔害你之理。

不如让我亲手把宝籍秘典奉上,岂不稳妥?”

  小朱想了一下,才道:“这话有理,我要你塞在小布袋之意,只不过怕本门宝藉被

黑煞阴风沾上,登时化为灰……”

  邝真真道:“本门秘发只载着各种毒功秘诀,本身无毒,那黑煞阴风恐毁它不了。”

  小朱道:“你岂可如此粗心大意?这本宝藉经本门多少前辈捧读收藏,本来无毒之

物,也变成剧毒无比。除了本门之人,只怕还未看完一页,便毒发身亡了。”

  邝真真道:“对,对,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

  她一边说话,一边取出一件东西,在双掌中翻来覆去,不知道在干什么。

  万家愁直皱眉头,心想邝真真莫非还存有歹心,在那秘籍上施展手脚?

  但如果小朱被弄死,则她所中的神仙瘴又如何能解?

  小朱忽又扬手,抛了一件东西过去,道:“师妹,这是个大布袋,你钻入袋中,卷

曲身子,我把你拉过来。不过你必须有耐心点,因为通过风河之际,必须很慢,以免那

黑煞阴风受到鼓荡,登时触发潜能。那时候连我也难逃大锅。”

  邝真真道:“不,要我从风河河道中通过,简直是叫我送死。”

  小朱道:“这布袋不是凡物,黑煞阴风无法沾附或透湿过布袋。你入洞通过这条河

道,那件白衣便是跟这布袋作用一样。”

  邝真真道:“原来如此,哼,谭明他们还哄我说,那件白衣已沾了黑煞阴风,须得

赶快脱下丢掉……”

  小朱道:“你那边丢掉,他们这边就收回来了,哈,哈,他们此计也妙得很,谅你

不敢不赶紧丢掉。”

  邝真真打开袋口双脚先入袋,然后全身缩人袋中,卷曲在一团。

  小朱开始扯动手中小索,拉她过来。

  万家愁运功小心查看,只见那布袋缓缓进入河道之后,小朱更小心更慢,那个布袋

几乎瞧不出还在移动。

  这时那些细如丝缕的黑气经过白布袋时,黑白分明,看得更为清楚。

  同时也看得出布袋内的邝真真颤抖不已,万家愁尝过黑煞阴风奇寒刺骨的滋味,心

中登时明白。

  想道:是了,这白布袋不知是何质料缝制而成,虽然挡得住黑煞阴风渗附,但却挡

不住寒冷。

  邝真真内功造诣有限,自然冻得发抖了。

  其实他把这布袋的神效看低了,若不是此袋有辟冷灵效,以邝真真的功力,早就冻

死结为冰块了。

  万家愁见小朱动作极慢,还须一段时间才能把她拉得过来,当下收回其他念头,单

单寻思破那身外这一层黑煞明风之法。

  他对付这等古怪神秘的物事,自然而然当作与敌手相斗一般,是以脑筋比平时灵活

百倍。

  在一刹那间他已考虑了七八种方法,但都无法料想以后的变化。

  这正如动手过招,若是不能看透敌人招数的后着变化,胡乱应付,就等于庸手斗殴,

称不上武林高手了。

  万家愁的武功已达宗师地位,自然更不肯莽撞。

  他眉头略皱,四肢身体透出的真力劲气突然增强了少许。

  只见那一层极淡的黑气微微波动,宛如水面忽来微风,起了涟港一般。

  万家愁心头一动,想出一法,暗念此法虽然无功,也无后患,是以大可一试。

  当下更不迟疑,双chún微露一线,吹出一缕真气。

  这缕真气宛如利剑一般,随着他脑袋转动,在齐肩处把那黑气人形袋子切割了一匝。

  他武功已入化境,虽是颈子以下的身子纹风不动,但脑袋却转了一匝,疾转回来时,

嘴巴一张,又喷出一口真气。

  这口真气强劲而不锋锐,乃是向上喷吹。

  只见一蓬淡淡黑气迅疾飞上洞顶高处,不知去向。

  万家愁目光流转,但见身上那层人形黑袋上面已经少了一截,当下身随念动,直直

拔走丈许,飘落一旁。

  他暗中欣然微笑一下,心中甚是得意舒畅。

  转眼向小朱那边望去,但见那一大团白布袋还在河道中,耳中所得异声更盛,老远

若近,悟恰似飘风立时卷到一般,不禁暗暗替他们着急。

  小朱仍然很沉得住气,万家愁反而忍耐不住,举步向河道行去,却是漂向上游那边。

  他眼中之锐非同小可。

  看准了数十股如丝似缕的黑气缓缓走过,等到了中断那少少空隙时,屈指轻弹,登

时一团无形劲力疾射出去,这团劲力宛如一头小鸟,从黑煞明风中断的空隙飞过去,竟

是十分顺利,全无阻滞。

  其后接着漂到的数十缕黑煞阴风全无波动,可见得这黑煞阴风前后中断之间的空隙,

并无连系。

  为了证实这个想法,万家愁等了一下,那数十股黑煞明风又忽然中断。

  他一晃身已从这空隙处飞过河道对面,站定身子之后,迅快查看。

  但见河道中的黑煞阴风仍是缓缓漂流,而自己身上也没有沾上一丁点黑气。

  他仰天打个哈哈,却只是一个姿势而已,喉咙中并没有发出声息。

  原来万家愁虽是历经劫难,但终究入世未深,童心犹在。

  飞渡风河道之举虽然不算艰危,却证明了他的观察和判断极为正确,心中不禁涌起

打胜了一仗的欢畅。

  他跟着又来回各飞渡了一次,心想那黑煞阴风现下没有什么威力,要救出邝真真可

说易如反掌,当下向邝真真那边移去。

  小朱虽然手中有灯,还极力聚拢眼神,向m真真那边注视,但他的目光仅勉强看得

见周围一丈内的景物,还是依稀股股而已。

  万家愁这刻已经站在邝真真适才所站之处,瞧着邝真真在白色小袋内,极缓慢地向

小朱那边移动。

  布袋是白色的,所以沾附在上面的黑煞阴风清晰可见,这刻已变成一层极薄的黑气,

团团裹住那布袋。

  四面八方的异声一阵比一阵强烈响亮,万家愁心下嘀咕,想道:不知那黑煞阴风发

作时有多大威力?

  我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心念一次,迅即又从阴风间隙中跃过去,悄悄站在小朱身后。

  他的武功比小朱高强百倍,行动之际全无声响,小朱做梦也想不到背后有个人站着。

  小朱胸有成竹地慢慢地拉那布袋,忽然停手,拿起垂在地上的细索,又取一支木尺,

量度起来。

  他由细索末端一直量去,到后来细索已绷得笔直,只见索上打着三个结,每个相距

半尺左右。

  小朱量到第一个索给,伏低身子,另一只手摸到刻在石地上一道横线,在风灯灯光

下比对了一下便再缓缓扯动绳索,直到当中绳的结恰好与点上横线齐平,这才停手,大

声道:“师妹,我说话你可听得见?”

  白布袋内的邝真真身子籁籁而抖,道:“听见……”声音沉闷发颤。

  小朱道:“你若是觉得忽然更寒冷,胸口级网快要透不过气来,赶紧拼命叫一声。”

  他把这话重复了一次,还要邝真真回答知道了,这才又开始扯动绳索。

  这回的速度更加缓慢了,万家愁虽是瞧不见他正面,但也知道他极是聚精会神,心

想这厮果是真心要救出邝真真,不如等他把邝真真拉过来后,再等到黑煞阴风发作完再

说。

  于是万家愁一声不哼,静等小朱施为。

  要知那小朱强迫邝真真嫁与银老娘为妻之举,万家愁自是大为气恼,决意重重惩治

小朱一番。

  但为了想多知道一点有关银老狼的情况和下落等,便又不肯鲁莽出手。

  突然耳中听到两个人的步声,一个从东面行来,一个由南面行来。

  步伐十分轻捷,显然武功甚高。

  万家愁大是惊异,心想这等险恶黑暗的地方有人出现,定是有谋而来,断断不是进

来游逛。

  只不知这两人是何路数?

  他不愿离小朱太远,以免黑阴风大作之时,来不及随他躲入风眼,当下一纵身,便

如轻烟般飞起两丈,左拿一搭石柱,身形便粘附柱上不动。

  万家愁居高临下,等了一会儿,只见两团极谈的黄光迅快飘来,各自在距小朱丈许

处倏然停步。

  万家愁瞧得真切,他见这两人一身白衣,手中各自提着一盏风灯。

  不过他们的风灯用黑市团住,只射出少许灯光,照在地上。

  在这阴风洞内,情形甚是特殊,小朱的风灯不加遮蔽,尚且灯光如豆,甚是黯淡,

何况把灯光遮起来,除了提灯之人可以照见地面之外,相距寻丈便见不到光影了。

  那两人没有聚在一起,彼此相隔两丈余,也不知互相瞧得见瞧不见。

  小朱自是不知道这两人来到,拿尺量过手中绳索之后,忽然丢下绳索,双手平伸出

去。

  万家愁心下纳闷,不知他是何用意。

  见他双手五指又过了一阵箕张,似是准备抓取什么物件一般,又见他把风灯放在脚

尖前数尺之处,忽然恍括:是了,他打算捞取那风河河道中漂流的负心竹,那么他把邝

真真放在那个位置,必有深意。

  哎,对了,他叫邝真真忽然感到奇冷透不过气时,挣扎大叫,这一定是那负心竹漂

到时的预兆。

  哼,他想一举两得,一则替银老狼成就好事,二则利用邝真真查出负心竹漂到的预

兆。

  这如意算盘打得很响啊……

  他虽然不是聪明绝顶之人,但对于小朱利用邝真真找寻负心竹漂到的征兆之举,也

知是因为他们毒门中人,对这黑煞明风感应与常人不同之故。

  换了别人在布袋中,万万不能测出这征兆。

  白布袋中传来邝真真颤抖的声音,道:“小朱,你为何不拉我过去?”

  小朱道:“你耐心点,若是不依趋避法门,只怕触发了黑煞阴风,咱们都死无葬身

之地。”

  邝真真突然厉声道:“这话不尽不实,你必是有什么姦计诡谋!”

  小朱哈哈一笑,道:“你已答应了银帮主的婚事,那就是帮主夫人了,我小朱还敢

有什么好谋诡计?”

  邝真真哼了一声,想是感到此言有理,所以不再多说话。

  万家愁但见那团黄光中,左面的一团突然后退,接着向右方移动,到了右面那团黄

光后面寻丈处,便停住不动。

  他好奇心一起,掌心向往上吐,身子一退飞了两丈,轻轻飘落地上。

  接着走近前面那团黄光,目光到处,只见此人瘦瘦高高,头发花白,面庞瘦削见骨,

露出冷酷阴毒的神色。

  这个高瘦者目光凝聚,紧紧盯住小朱那边,也露出凝神聆听的神气。

  万家愁认不得此人是谁,只知不是从前踉随银老狼的章武帮高手。

  当下移近后面那团黄光,只见是个中年美妇,面庞白皙之极,似是自小至今从未晒

过太阳一般。

  万家愁也不认得她,心下一怔,忖道:这个女人虽是长得美丽,但眉宇之间一片冰

冷,教人看了心里很不舒服。

  只不知这两人是何门路?

  在这儿有何图谋?

  他知道等下去必定可以获得一些线索,以解心中疑团。

  又见那中年美好目光不时四下流转扫视,不似那高瘦老者一味凝瞧小朱,登时又知

她武功比高瘦老者高明一些,故此她能发觉老者的灯光而绕到后面。

  万家愁微微一笑,目下这等情形不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后面还有老鹰呢。

  只是他这头老鹰却是头糊涂老鹰,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是。

  邝真真突然叫了一声,声音低郁颤抖之极,一听而知她冷得要死,勤闷得透不出气,

绝对不是装假。

  高瘦老者放下风灯,无声无息、向前跃去,手伸处五指如钩,扣住小朱颈后大穴。

  小朱左手抓住一支四尺长的细竹,右手伸向地上的细绳,手指只差两寸,便被高瘦

老者扣住了要穴,全身僵硬如木石,动弹不得。

  他武功本来不弱,说什么也不至于这么容易被人擒住要穴。

  但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奇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