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20章 败露

作者:司马翎

万家愁呀道:“哦!原来他想玩花样!”

魏寒一触厉无双那对清澈而又含有憎厌神色的眼睛,心知无法瞒得过这个野心大的老江湖,无奈叹一口气,道:“小老儿虽然没有现成的解葯,但那神仙瘴乃是敝门毒功之一,小老儿自然晓得解救之法

厉无双道:“晓得就好,只不知要多久时间?”

这一句正好击中了要害,魏寒呐呐道:“这……这很难说。一来要看中毒深浅,二来要看她本身的毒功与那神仙瘴相克情形如何,方能得知。”

厉无双冷笑道:“笑话,若是要几十年才治得好,人寿几何,莫不成人家一辈子陪着你么?嘿,嘿,如果小朱这一手没有独到之处,怎会用来对付他的同门高手!万公子,这姓魏的包藏祸心,言语不尽不实,甚是可恶。”

万家愁武功虽高,胸中城府却浅,要他像厉无双从对方言语,找出真假虚实,实是有所不能。

他对厉无双这种本事相当佩服,道:“对,这厮真可恶,我把他远远丢出去,任他自生自灭。”

魏寒大惊哀求道:“万大侠,厉谷主,你们行行好,高抬贵手,日后大富大贵,长命百岁。小老儿实是该死,不该用了锁骨断肠重手法,小朱绝对活不成的,所以无法向他讨取解葯……”

邝真真打个寒嘴,负心竹上发出的劲力便不均匀,灯焰摇闪。

厉无双连忙推动灯为,补上空隙。

气流一稳,那灯焰便恢复如常。

万家愁道:“胡说,小朱明明未死……”

魏寒道:“他虽是未曾断气,但中了锁骨断肠重手法,生机已绝。大罗金仙也救不活他。小老儿绝对不敢有一字虚言……”

厉无双和邝真真各用一半力量,已可护住打火,故此能够开口说话,“万公子,这话问邝姑娘,便知真假。”

邝真真道:“刚才我见了小朱的面色神情,便已疑心是中了锁骨断肠重手法。他说得不错,小朱目下生机已绝,但神智仍在,知觉未失,正惨受身心诸般无量艰苦,须得等到骨髓干枯,肛肠寸断才当真死去。这是敞门最残酷的重手法之一,你们瞧瞧他眼睛,多可怕啊

她虽是毒门高手,杀人不当一回事,但提起这锁骨断肠重手法,竟自惊怖不已。

小朱的眼睛张开,并没有睁得特别大,面部肌肉也一如常态,可是细细看时,他那时眼珠当真流露出快要发疯的意味,面色又青又白,微觉刺眼。

邝真真又道:“以他的体魄,恐怕须得熬上七日七夜之后才死得了。唉,任是天下间骨头最硬之人,到了他这种时候,若能开口说话,一定哀求别人给他一刀……”

万家愁沉吟道:“照你说小朱是断断救不活了,解葯怎么办?”

邝真真感激地道:“小朱虽是救不了,那神仙瘴也不是无法解救的绝毒。你……你不必为我担心……”

她叫人家不要担心,这话本来没有什么,但她不知怎地红染双颊,羞得垂下眼皮。

万家愁无意中见她面靥上霞染丹抹,艳光照人,还有那股似羞似喜的神态,美不可言,不觉呆了一下,心想:邝真真名列武林三艳,果然美貌之极。

依我看来,武林三艳应该以她为首。

万家愁虽是思量邝真真美貌之事,心中全然不涉遇想。

当下目光转回小朱身上,暗念这厮既是恨不得赶快死了以求解脱,在我不过举手之劳而已,帮他一个忙有何不可?这时他只有左手闲着,当即挥手一指遥遥戳去,只听嗤地破空一响,小来身子震动一下,随即眼皮垂合,真个气绝毙命。

魏寒见他随手一指点出,相隔寻丈,两股指力竟能震断小朱心脉,内力之精妙强劲,真是听都没听过,不禁大为震憾战栗,忖道:我就算骗得他中计,负心竹被我抢到手,这小子武功出神入化,深不可测。我再练十年,恐怕也不是他的敌手,何况负心竹刚到手,还不能够发挥妙用,那时计谋被识破,我非死不可……

转念又忖道:我使姦计把负心竹抢到手的话,或者可以死中求活。

如果不能抢到负心竹,不消一盏热茶工夫,定被黑煞阴风卷去,死得更惨。

左右是死,不如抢竹,还有万一的机会。

魏寒心志一决,便抛开杂念,暗自盘算。

万家愁向厉无双道:“幸亏谷主提醒,不然的话,谁想得到魏寒的手段毒辣呢。咱们不理他,这种囚徒死一个少一个,倒也干净痛快。”

厉无双见他谦和有礼,心中甚是受用,不觉把对待男人的歧见敌视消灭了许多,爱屋及乌之心油然而生,道:“邝姑娘,我去把小朱的白衣剥下来给你。”

邝真真道谢一声,摧动内力护灯。

厉无双收回掌势,见灯火只微微摇晃而已,这才放心跃出灯阵,迅快地剥下小朱外面罩着的白色长衫。

回到阵内,把白衫放下,发掌接替邝真真。

邝真真不敢怠慢,迅即把白衫穿上,突然大惊失声,道:“啊,瞧啊,小来他……”

她叫人家瞧看,自己却骇得移开目光,再也不敢望去。

万家愁厉无双双眼望去,只见小朱下半截身子靠近黑煞阴风之处,鞋袜都没有了,长长的裤管随风飘扬,裤管内的腿脚也没有了。

他们听过邝真真魏寒等人说及,得知这等现象乃是因小朱体内含有各种毒性,正好被黑煞阴风克制,吹掠之下,转眼侵蚀成发。

故此他的尸体现下只剩了半截。

这情景实是说不出的恐怖诡异。

万家愁回头向邝真真望去,道:“你靠近来一点,站在我背后,不要再看……”

邝真真在惊惊中,听得这话,心中陡然涌起一阵暖热,忽地觉得这一场灾劫很有价值,就算逃不过杀身之祸,也是甘心。

万家愁见她惊恐的神情一下子都消失,面靥上微微泛起笑容,甚是娇艳动人。

他实在弄不懂这个漂亮的女孩子何以在惊怖慾绝中,一下就变得欢说起来?

不觉瞧得呆了。

厉无双顾盼之间,见到他们一个瞧得呆头呆脸,一个含情微笑。

她为人甚是偏激,对世间男子极为仇视。

当下冷笑摇头,心中大不以为然。

突然一股锐风刺破厉无双的掌力,“砰”的一响,风灯裂开倾侧,狂部卷处,立时熄灭。

变化仓卒,灯阵内的三人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时,劲风狂卷入阵,啸号之声震耳慾聋。

原来那灯阵一灯既灭,其阵便破,四下熟风从缺口冲入,势不可当。

另外两灯被风力内外夹攻,也自摇摇慾灭,灯光大为暗淡。

万家愁连忙摧动内力,从长索透出,尽力护住灯火。

忽听邝真真叫一声,目光一转,已瞧见一道白色人影飞掠向右侧的黑暗中。

万家愁目力何等锐利,一瞥之下,已瞧出那道白色人影竟是尸横遍地魏寒。

此人一直表现出伤重不能移动的样子,是以大家都对他不甚注意。

哪知魏寒待机发难,暗中破去厉无双的掌力,三灯熄灭其一。

这刻趁乱扑火,攫夺了负心竹,端的动作如电。

眼见魏寒身形堪堪隐没在黑暗中,万家愁冷笑一声,左掌一挥,劲道涌出,但见他五指或勾或捺,这股掌力竟有五指不同变化,抵住了四方八面旋卷的狂激。

同时之间撤回长索,如经天长虹般向魏寒搭去。

这条长索去势神速无比,末端一沾魏寒身形,刷一声把他右腕连同负心竹一齐卷住。

魏寒身子去势不停止,带着一声惨叫,飞入黑暗中。

万家愁的长索电掣飞回,卷住一齐腕截断的手掌,这只手掌还紧紧握住负心竹。

万家愁左手接住负心竹,右手长索飞出,又护住了两盏风灯。

万家愁换手护灯,飞索夺竹等动作眨眼完成,如羚羊挂角,香象渡河,无迹可寻。

旁人看来他不过顺手而为,丝毫不须着急用力,厉无双的武功虽是远远不及这等境界,但眼力却能看到,禁不住赞叹道:“万公子神功绝世,旷古绝今,无怪这阴风洞名列天下一十八处险绝之地,却也来往自如了。”

邝真真接过负心竹,摔掉那只血淋淋的手掌,深呼吸几下,才失声道:“哎呀,我差点透不过气来……”

万家愁问道:“现在怎样了?”

邝真真道:“现在好啦,呼吸血气都畅通无碍。”

厉无双道:“这样说来,那负心竹对你们毒门中人果是大有妙用……”

她忽然沉吟不语,凝目寻思。

万家愁左手不断发出掌力,抵御劲厉狂飘。

原来灯阵一破,那缺口便有风部冲入,外面的黑气也渐渐凝聚成团,随着狂部前扑。

万家愁的掌力虽是仅仅对付黑煞阴风,但缺口太宽,是以极为耗费真元。

厉无双见他左手五指挑。勾、剔、捺、戳,极尽变化曼衍之能事。

那黑煞阴风成团涌到也好,散为千万缕激射也好,全被万家愁变幻无方的神力挡住,瞧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道:“唉,人间竟然真有这等神通绝艺。厉无双今日算是开了眼界啦。看来就算冥天宫的三大魔使出手,最多也不过如此。”

邝真真道:“三大魔使有这般神通么?他们是谁?冥天宫是什么地方?”

厉无双道:“咱们在这儿说话,想必不会有人能窃听去。”

她望了万家愁一眼,见他也在侧耳而听,便又道:“若是在别的地方,哼,哪怕拿刀子架在我脖子上,我也是不敢泄露一言半语的。”

万家愁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若不然泄露秘密也不过一死的话,你为何不敢说出?如果查不出你泄秘,至少可以逃过眼前杀身之祸呀。”

厉无双摇头道:“不可能,冥天宫主人有通天彻地之能,若是泄秘时被他的顺风耳听来,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不能冒这个险。”

邝真真解释道:“有些用刑手法比死难过千百倍,厉谷主怕的想便是那酷刑了。”

厉无双道:“正是,正是……”

万家愁听得泄秘后果如此严重,本想叫她别说。

谁知黑煞阴风压力增强了很多,尤其是散为千万缕激射而来之时,每一缕的劲道方向俱有差别,掌力便也须得分别相应,这一来耗力更多。

这时突然发觉内力已有衰竭之象,心中一震,知道又是内伤在作怪,否则他的内力生生不绝,又正当年轻力壮之时,哪有衰竭之理?

当下不敢开口说话。

厉无双道:“那冥天宫久是廉教主坛重地,数百年来天下无人得知确实所在。这个秘密乃是魔教禁忌之一,除了本教门下,知秘者死。哼,我偏要把秘密泄出去,看魔教能不能奈何万公子!”

邝真真道:“厉谷主说的好,万公子虽是不怕魔教导仇,但你自身却很危险!

厉无双道:“魔教还有一条规矩,那就是须得先把外间晓得秘密之人杀死,才可以对付泄秘之人。在未能杀尽得闻秘密之人以前,只准软禁泄秘者。所以只要万公子一日没事,我便可过那悠闲自在的日子。唉,现下我是冥天宫侍者,每天过的都不是人过的日子,邝姑娘,我日子的难过法,你做梦也想不到的……”

邝真真道:“原来如此,那我现下听了这秘密,也变成魔教沫杀的对象了?是也不是?”

厉无双微微一笑,道:“对,但你放心,魔教之人想杀你也不是容易得手的。”

邝真真摇摇头,道:“据我所知,银老狼的武功高过我十倍,冥天宫不必派人,只派银老狼就可以轻易取我性命了。”

厉无双道:“你错了,要知你目下已得到毒门至宝负心竹,形势业已大……”

原来厉无双早先一听邝真真提到一竹在手,便自恢复如常的话,登时晓得这负心竹对五毒门之人,果然有无穷妙用,连专门克制百毒的黑煞阴风也失去作用,便等于她的功力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邝真真忙道:“但我还是不知道这秘密的好,厉谷主,我即使武功高了很多,但与魔教结下仇怨,也是很不划算的事。”

厉无双叹口气,道:“好吧,那就只好靠那块石板了。我每天抽一点时间到这阴风洞来,在东北角一方石板上刻下魔教之事,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很多秘密在那方板上啦。”

突然几缕黑气透了人阵,厉部二人同时惊啊一声,一个挥掌,一个舞竹。

把几缕黑气抵住。

万家愁明明见到那几缕黑气从空隙钻入,小指捺出,却是力不从心,仍然没有补住空隙。

他心中大为发愁,忖道:“我内力越来越弱,若是勉强支撑下去,只怕内伤发作,那时候连运气护身也是有所不能。

但我又怎能不支撑下去呢?”

邝厉二人忽又惊叫一声,出手封挡侵入的黑气。

邝真真挥动负心竹,连发数招,突然身子一震,但觉一道热流由丹田升起,循脉逆行冲上,霎时过十二重楼。

接着沿督脉运行下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败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