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21章 毒刑

作者:司马翎

吴芷玲全无反应,事实上她被点了睡穴。

若是没有人替她解穴,这一觉可以睡到晚上。

李俊轻轻的抚摸,丝毫不曾惊扰她的好梦。

李俊的手忽然滑向吴芷玲后背,迅如电火点了她穴道,这才哈哈大笑,道:“……妙极了,这一下不怕地插翼飞出李三爷掌心啦……”

周老二心中连连叹气,忖道:我枉自负有智名,也忝蒙阮姑娘许为知己,现下却眼睁睁看着她被鉴于污辱,唉,我又怎对得起阮先生和万公子呢……。

眼见李俊把吴芷玲身子扳过来,瞧她面孔,口中发出喷喷赞叹之声。

周老二心中急得不得了,算来算去,除非万家愁突然赶回来,否则谁也阻止不了这个脸包天的人。

院中忽然传来话声,道:“启禀三爷,铁衣卫的爷们虽是接到暗号,得知无事,但还是吩咐属下进来问一下。”

李俊道:“他们几个人都没走开吧?”

那人应道:“没走。”

李俊道:“你请他们照!回住院子四周,这儿有一个人失了踪,可能回来。”

那人大声应了。

李俊一把抱起吴芷玲,面上泛起建笑,道:“周仲谋,你在这儿等着,李三爷到隔壁房间快活之后,回头有话问你。”

周老二道:“好,我等着。但你不光问问这个女子的来头么?”

李俊冷笑道:‘管她是什么来头,就算有天王老子撑腰,我也不怕。嘿,嘿你敢是忘记了我的外号?”

他走向房门,一脚正要跨出去,忽又缩回,道:“也好,这尤物有什么来头?”

周老二道:“她是智慧仙人阮先生的千金,姓万的不过是假扮阮姑娘的夫婿……”

他说到这里,眼见胆包天李俊只不过故作惊讶地挑一下双眉,心想原来他们已经查出阮姑娘身份了。

唉,我方一败涂地,竟至于此。

要知连他周老二本人,亦是刚刚瞧破吴芷玲的真正身份。

谁知集贤庄神通广大得不可思议,居然查出了真相,一直按兵不动。

李俊望望横抱手上的女子,道:“她当真是阮云台的女儿阮莹莹?”

周老二道:“阮先生不是乎常武林人物,李俊,你身为十二总管之一,位高权重,岂可为了一己的私愤替本教树此大敌?”

明包天李俊愣一下,随即仰天大笑,道:“周仲谋,你和梅刚都犯了叛逆大罪,死在眼前,哈……哈…本教的大事与你何干?”

他低头在阮莹莹面孔和身体上飞快看了一下,眼中婬光大盛,一副馋涎慾滴的样子。

“李三爷告诉你一个秘密,如若本教中有人做了阮云台的女婿,这位老文人也就只好帮助本教了,你说对不对?哈……”

他大步走出门去,周老二真是很不得一头撞死。

他虽然愧恨交集,但心中却清晰感到那胆包天李俊的话很有道理。

李俊的笑声在院中突然停歇,周老二正想像他抱着际莹莹走入隔壁房间时,忽然外面传来~个粗暴有力的声音,道:“李总管,你的话本座都听见了。真心也好,假意也好,须当处死。”

周老二大为惊讶,心想这个人是谁呀?

在本教中有处十二总管以死刑之权的,除了大王爷施敬德二王爷申甫之外,还有谁呢?

那两位王爷的声音我都听过,却不是这个人…

李俊声音大为惊俱,道:“在下……在下并无违反法旨之事,请帮主谅察。”

周老二一听“帮主”两字,恍然大悟,忖道:原来是章武帮主银老狼,他纵然最近已加盟本教,但难道权位比得上大王爷二王爷么?

只听银老狼道:“胡藩只不过受了伤,人还未死,你便已不把他放在眼内。哼,你知不知道胡藩是谁?”

那银老狼的问题只使得周老二感兴趣,却不惊异,因为白莲教内身居高职之人,往往隐蔽了真正的姓名来历,使人莫测高深。

这些最高机密,教中只有几个人得知。

十二总管在白莲教中地位虽然不低,但还是有很多机密不够资格参与。

正如梅刚身为十二总管之一,可是除了他管辖的地区人手之外,其他的机关,很多都不知道。

关于银老狼,梅刚和周老二也只知道一鳞半爪而已。

李俊呐呐道:“在下不知道。”

银老狼道:“白莲教北支十二行宫,有所谓五大高手,这五人是谁?”

李俊声音都发颤了,道:“他…胡总管……他是小诸葛?”

周老二也泛起了不能置信之感,因为白莲教北支十二行宫的五大高手,人人皆知是两位王爷,两位鬼使。

还有一位只知外号称为“小诸葛”,却不知这小诸葛长得怎样?

隐藏在什么地方?

如若阴秀才胡藩便是小诸葛的话,那就难怪胆包天李俊震惊惶恐了。

银老狼道:“你忽然变得很聪明了,可惜这一切都在小诸葛算中,他连你会说什么,周老二说什么,通通猜得一字不错。嘿,嘿,小诸葛果然名不虚传。”

胆包天李俊突然厉声道:“银帮主,李俊今日揭下了周仲谋和阮莹莹,立功不小。你借题发挥,想抢夺功劳,可没有这么容易。”

银老狼声音变得极冷,道:“有什么不容易?”

李俊斩钉截铁道:“阮莹莹是生是死,都瞧帮主您了。”

银老狼粗暴大笑一声,听来有如狼号,使人毛骨惊然。

“李俊,本座是什么身份你知也不知?”

胆包天李俊道:“李俊洗耳恭聆……”

银老狼道:“本座是白莲教南支令主,你胆敢抗令逆旨,合该凌迟处死。”

李俊厉声道:“李俊身属北支,除了两位王爷有命,别人的话一概不听。铁衣卫何在?”

他这一声哈喝,院外传来数人雄壮应声。

周老二真想探头出去瞧瞧,一来瞧那曾经雄居南七省,如今是白莲教南支令主的银老娘是何等样的人物?

二来瞧那李俊以及一众铁衣卫出手抗拒的情形。

但他连半根指头也动弹不得,只好空自心急。

院外奔入四人,两个是年约五旬的老者,两个年轻得多,都不超过三十岁。

这四人动作甚快,人得院中,~字排开根隔在银老狼与李俊之间。

周老二侧耳而听,听出四名铁衣卫的阵势,心想银老狼须得出手击倒他,只怕李俊一看情形不妥,先下毒手杀死了阮莹莹,那才糟糕。

只听李俊冷冷道:“银帮主,您的成名在下久仰得很,但俗语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本庄人手不少,您只是孤身一人。再说阮莹莹在我手中,您若想她活着,咱们就别伤了和气。待在下向王爷汇报一切。若是王爷有旨把阮莹莹交给您,在下自然遵旨行事。”

很老狼声音比他更冷道:“你的屁放完没有?”

李俊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银老狼又道:“本座言出法随,谁也不得违抗。你小心了,本座先把际莹莹夺回,吹,看招……”

院中只听两声惨叫齐起,银老狼狂声大笑,道:“李俊你心里服不服气…”

他说话之时,另有数人叱喝之声。

而那银老狼的语声也忽远忽近,可见他乃是在数名铁衣卫攻击之下,边避边说的。

周老二忖度情况,知道李俊和一名铁衣卫受了伤,阮莹莹亦被银老狼在到手中。

只不知银老狼施展的是什么手法,竟能在一招之间,破了铁衣卫拦阻阵势,还能够连伤两人,夺回了际莹莹?

院门口传来一股凄厉刺耳的话声,喝道:“棍球,糊涂蛋,都给老子停手。这一位是银令生,你们没长耳朵么?咳,都是混球……”

只听几个人齐声道:“属下谒见鬼使大人…”

银老狼哈哈一笑,道:“毁形鬼使,连你都想趁机瞧瞧本座的实力,岂能责怪他们。”

言下已指出毁形鬼使不早点现身的用意。

毁形鬼使道:“令主威震天下,小人哪敢如此大胆妄为。唉,只不知小诸葛变成死诸葛没有?”

银老狼道:“他被剑气所伤,伤势极是严重不过。幸好本座及时赶到,费了几个时辰的工夫,总算救了他一命。这厮很有智谋,若是半夜三更听见,定必以为处县深山野岭,听见不知名的恶兽吼啸。”

周老二真想探出去瞧瞧这两个着名的凶神恶煞的形状,顺便又瞧瞧际莹莹究竟是如何了。

现在周老二已经心平气和恢复冷静了,因为他这回落入瓮中而全不发觉,敢情是白莲教第一智囊小诸葛在暗中主持。

败在此人手中,实在不算耻辱。

毁形鬼使凄厉的声音传人来,道:“请问银令主,此处之事怎生发落?”

银老狼道:“这姓李的贪婬好色,容易误了大事,带出去吧。”

毁形鬼使应一声是,步声起处,已有两名铁农卫过去,把李俊和另一名负伤的铁衣卫架出院外。

银老狼又道:“你小心听着,这大半个月以来,咱们连续受挫,便如武当的薛鸿飞,剑术极精,竟然一招之内落败,断指鬼使接着丧生。还有小诸葛邢聪(即阴秀才胡藩),虽是有点读书人的酸气,但他的武功却高过薛鸿飞不少,亦是三五个照面之内,便被剑气所伤,差点儿送了性命。他们的挫败,非同小可。”

毁形鬼使道:“小人晓得,所以一接到消息,便兼程赶回来瞧瞧。”

银老狼沉吟一下,道:“小诸葛一早便怀疑那万人杰就是击败薛鸿飞,杀死断指鬼使的人,可借资料来得迟,现下姓万的失去影踪,暂时无法对证。至于小诸葛之伤,他肯定对手不是万人杰,而且我看剑气的路数也不像,定是另外一人。此人的武功是什么家数来历,不久便知。但咱们目前却已有两个强绝一时的敌人,实是不易应付。”

毁形鬼使道:“银令主,小人向来只奉令行事,这动脑筋方面的小人是不行的。”

他停歇一下,又道:“刚才您老提起杀伤小诸葛之人的武功家数,不久便知,这话怎说?小人实是极想早点得知。”

银老狼道:“本座但知天下使剑名家,都练不到剑气伤人的地步。或者武当、峨嵋和昆仑那几个老不死强办得到,然而小诸葛很肯定的说,伤他是个男性,年纪绝不超过三旬,南方人氏。由此可知绝不是林虚舟或陆天行。若是小小年纪便练到能以剑气伤人的地步,那就非得是大成圣剑不可了。”

毁形鬼使声音充满惊讶,道:“大成圣剑?大成圣剑?小人从夫听过这一门剑术的名称呀。”

银老狼道:“这大成圣创乃是中原数千年一脉相传至高无上的武功之一,实含儒家中庸之道和忠恕的精神,所谓弥高弥坚,不思不勉,瑞日祥云,光风齐月……”

毁形鬼使问道:“什么叫做弥高弥坚,不思不勉?”

银老狼道:“这个……这个么?解释起来话长得很。你回后问问小诸葛,他读过书,解得比我好。总之,那中原嫡传武功跟读书很有关系,不是读书人不能学那门武功,还须得很清高正派的君子才行。但你也知道,读书人多半不是东西,所以有资格修习这门武功的实在很少很少。”

毁形鬼使哈哈一笑,道:“银令主说得好,读书人多半不是东西,这话一点儿不错,哈……”

在房间内的周老二像木头人一般,听了外面那些对话,想咧嘴苦笑一下也有所不能,只听银老狼又道:“咱们的对头除了两个一流高手之外,现在又多了一个很伤脑筋的敌人。”

毁形鬼使道:“这个人是谁?”

银老狼道:“便是这个女子的父亲,智慧仙人阮云台。这厮可不大容易应付,对不对?”

毁形鬼使忙道:“对,那厮惹不得,听说不但诡计极多,使人防不胜防。而且本身武功也很高明。”

银老狼仰天厉声而笑,道:“他越厉害越好,我银老狼打算跟他攀一门亲事,我们变成亲戚之后,他就非帮着我不可了,哈……哈……”

毁形鬼使跟着他也发出嚎哭似的笑声,这两人的笑声加在一起,真说不出有多么刺耳难听。

银老狼又道:“咱们白莲教要办一场天下无双的喜事,请遍武林各门派,黑白两道,统统来喝本座的喜酒,银阮联婚,哈……哈……”

毁形鬼使道:“妙,妙极了,恭喜令主,这是本教大大的喜事,小人马上向两位王爷禀告。须得早早筹备一切。银令主,您有几位公子?新郎是哪一位公子?现下在什么地方?吉期排在哪一天?”

很老狼哼了一声,道:“胡说,本应就是新郎,哪有什么公子不公子!至于吉期么,本座要请遍天下武林人物,有些路途迢迢,总要个把月吧?”

毁形鬼使万万料不到新郎就是眼前的老家伙,连忙于笑几声,道:“小人该死,忘了银令主是当世风流人物,这新郎自是由令主做的。别的事不用令主操心,小人马上发喜帖,天下各门派和黑白两道,只要是个人物,都请得来参加本教这宗大大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毒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