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22章 秘诀

作者:司马翎

他们出了洞窟,不久又在天花板上招路游行。

经过那个有四座法坛的大厅时,只见灯光点点,布满在四座坛上。

在高高的石墩顶,莫长老独自瞑目打坐,纹风不动。

万家愁仍然用抱她之法奔过大厅的天花板,事先还叫邝真真闭住呼吸。

过了大厅,回去查看一下。

莫长老坐得四平八稳,显然没被惊动。

两人来到一条通道,邝真真拉住万家愁,轻轻道:“魔教的人当真这么厉害?连呼吸也听得见?”

万家愁道:“那莫长老正在运息练功,耳目特别灵敏,我们不可不防。”

邝真真笑一下,有点不相信的意思。

虽然万家愁抱她之时很规矩,但终究把她整个人抱住。

男人很喜欢这一套,哪怕只是这样抱一下,也是好的。

两人继续行去,到了一个较大的洞窟,出现了好几条通道。

由于两人都在天花板上,所以一时不易判断该向哪一条通道走去。

万家愁听一下,又嗅了几下,低声道:“右边这一条必定是通到厨房。左边的一条隐隐有脂粉香味,不知是什么所在?”

邝真真道:“一定是魔宫弟子们的寝室,那些弟子中男女各半,女的使用脂粉,所以有香味,像厉大姊是侍者身份,吃都吃不饱,哪里还想到胭脂水粉。”

万家愁道:“你说得很对,另外还有三条通道,却没有特殊气味,或者要过去一点才嗅得出来。”

邝真真心里很想瞧瞧厨房这一禁区的情形,不过既然万家愁想找魔教教主,便道:“我们只能从这三条通道拣一条,或者可以找到魔教教主。”

万家愁道:“好,我们往当中的一条碰碰看。”

这条通道似乎比其余的都高大,一路上从天花板的小孔隙下窥,但见路上洁净而又光亮。

光线是从两壁的特制火炬来的,每隔丈半左右,便有一对火,故此一路十分明亮。

又走了一程,前面通路一分为二。

万家愁在两边路口都听和嗅了一会,低声道:“右边没有什么特别气味,也没有声音,从微风流动的声音听来,还有很长的路。”

他停歇一下,继续说:“左边的一条,有人的气味,声音杂而不乱。”

邝真真靠住他身子,道:“怎样叫做杂而不乱?”

“我的意思是说虽然有过很多人出人或停留,但这些人都不大爱讲话,所以并不吵乱,你明白这意思么?”

“现在明白了。”师真真点点头。

“但你说的是从前之事?抑或是目下有很多人在那边?”

万家愁知道她被那句“从前的声音”弄得糊涂了,于是解释道:“有从前的,也有现在的。照我的判断,目下有七八个人的样子。”

邝真真道:“会不会是廉教教主的居处?对了,魔教教主的随从一定很多,也有很多人来谒见,但谁也不敢多说话……”

万家愁喜道:“好,咱们去瞧瞧。”

这回他要邝真真坠后,这天花板上面的通道虽是黑暗,可是缝隙间仍有火光射入依稀当可视物。

万家愁当先奔去,转一个弯之后,便停下脚步。

原来在左右两边,都有一个洞口,望将入去,各是一个宽大房间。

左边的房间没有人,右边的也好像没有,声息全无。

但万家愁的感觉却晓得有人,心下讶然忖道:“这人不知是谁?虽然连呼吸之声都低得若有若无。但休想瞒过我的耳目。”

邝真真已跟到身旁,万家愁打个手势,要她退开一点等候。

然后一溜烟飞入房内,找到一条小缝隙,伏下去窥视。

下面果然是宽大的圆形房间,灯光蒙蒙陇陇。

四壁全用桃木板镶,地上铺着厚毡。

正当中有一张圆形的床,却用薄如蝉翼的轻纱整个遮住。

万家愁仔细瞧一下,房间是圆的床是圆的,灯台也是圆的,还有一桌一见以及几把椅子,都是圆的。

他的目光凝定在那张圆床上,忽然感到惊讶,因为目光竟被那薄纱隔阻,只能隐隐约约见到有个白白的人形在床上打坐。

要知万家愁的神目有透视云雾之能,区区~重薄纱,居然阻断了大半目光,委实有点儿不可思议。

那床上果然有人。

万家愁提起警惕之心。

目下相隔只有三四丈,但仍然听不到声息。

此人功力之高,已经难以测度了。

幸亏没让邝真真进来,还叫她退开了一段距离,否则邝真真的细微声响必被床上人发觉。

万家愁沉住气,很耐心地瞧。

现下总得瞧出一点苗头才行,若是空手而退,得不着一点虚实,往后定必更难应付。

过了老大一会工夫,床上之人仍然没有一点动静。

万家愁几乎敢断定这人必是魔教教主了。晰可辨。

这床上却没半点响声,除了魔教教主,谁有这等功力?

又过了一阵,万家愁悄悄退出房外,跃到邝真真身边。

为了小心起见,拉她回走了一段,才把那地圆房内的一切情景告诉她。

他们不约而同往回路走去,邝真真道:“你一出马就找到了度教教主的寝宫,运气真不错。”

万家愁道:“那床上人的功力照理说应是魔教教主,但我又觉得不像……”

他想了一下,解释道:“不是别的,而是那个房间,虽是很特别,可是瞧起来不像,大概是不够大,显得不够气派……”

邝真真道:“魔教的教主不一定要住很大的房间呀,任是最伟大的人物,躺下来也不过占那么几尺地方而已。”

万家愁道:“我希望那人就是魔教教主,不然的话,魔教还有这种高手,实在太可怕了。”

他们边行边谈,不觉已回到洞窟中,当然摸黑上床。一人睡一头,却也守礼得很,互不侵犯。

但过不了多久,万家愁低声道:“真真,你睡着了没有、’

邝真真道:“没有。”

翻个身碰到他的腰腿,她没有移开,默默靠贴着不动。

万家愁道:“你真的愿意过这种日子?”

邝真真道:“在这儿我可以什么都不想,你也不会离开。我心无牵挂,反而觉得比外面的日子好过。”

万家愁道:“我心中却有牵挂。”

邝真真身于震动一下,心中浮现那个扮作他妻子的吴芷玲的娇美面貌。

像她那么美丽的女子,男人很难不牵挂的。

邝真真暗自叹口气,倒也没有丝毫怪万家愁之意,也不想问他。

万家愁坐起身又道:“我每逢想起银老狼,心中就愤恨得要裂开,不行,我忘不了他。。”

在黑暗中,邝真真长长舒一口气,身子忽然变得更软更暖,往万家愁拼贴一点。

原来他不是牵挂吴芷玲,只要不是她,谁也没有关系了。

邝真真伸手摸他的心窝,柔声道:“不要气恼,那猪狗不如的恶贼,替你拿鞋子都不够资格,何必为他气恼呢……”

万家愁握住她的手,长长吁口气,道:“你对我很好,我想陪你住在这儿,可是……可是我……”

他晓得坚持的要走把话说出来会刺伤邝真真,所以感到难以启齿。

这个洞窟的阴暗潮湿,食物缺乏等等,他都不放在心上,从前他在森林中,生活不见得比现在好,那时候还没有像邝真真这么一个聪明美丽的人陪伴呢?

日子还不是照过。

但心中的仇恨,却使他不能安定下来。

老实说还有吴芷玲,总得去瞧瞧她,看她近况如何?

是不是已逃出了白莲教的魔窟?

邝真真轻轻道:“家愁,别烦恼,明天找路出去,我只是说说而已,怎能永远要你困在这个鬼地方!”

万家愁如释重负,欢喜得一伸臂把她上半身抱过来,两人紧紧纠缠在一起,一切发生的都那么突然。

万家愁移到她耳边,道:“厉无双来啦,咱们快睡好……”

邝真真在心中叹口气,失望地挪开。

片刻间有人进来,“啪”一声打着火折,点燃了手中的半截蜡烛,随手放在壁间一块突出的石头上。

进来的果然是厉无双,她那万家愁听惯的步声,所以断断不会猜错。

厉无双走了几步,忽然站住不动,也不说话。

他们注意到厉无双的目光根本不望向他们,也没有跟他们说话的意思。

那么她来干什么?

她内心的痛苦他们已知道,这种态度却使他们感到意外。

邝真真跳起身,奔到厉无双身边,挽住她臂膀,柔声道:“大姊你看来很累了,过去歇一会儿。”

厉无双随她走到床前坐下,忽然惊醒,转眼瞧万家愁邝真真一眼,虚弱地道:“是的,我很累……”

万家愁不知要说什么话才好,只好默不做声。

但目光中流露出无限关切同情。

这一点厉无双也觉察了,道:“不要紧,我……我会好的……”

她深深叹息一声,又道:“我也不知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恐怕是心里知道你们是朋友,不像旁的人,在苦难中还要勾心斗角……”

邝真真问道:“大姊,你饿了吧?我去弄点吃的给你好不好?”

厉无双道:“唉!我哪里还吃得下?若不是一直没挨饿,今天早就瘦得皮包骨,那就不用受那个罪了……”

他们都明白她话中之意,当时那名魔教弟子,便曾说他不怕俄,一饿反而更漂亮,所以命她脱光了衣服,让几十个男子恣意观赏。

邝真真道:“那么你躺一会儿吧,我们聊聊天。”

厉无双沉吟一下,忽然道:“你们想不想逃出这个龌龊可怕的地方?”

万家愁接口道:“当然想啦……”

邝真真的心沉了一下,但口中也附和道:“大姊敢是知道有法子逃得出去么?”

厉无双道:“我先带你们到排云崖出口,大伙儿再想想看有没有法子逃走。”

邝真真道:“可是大姊你的灯呢?你说过每传者都有一盏本命灯,每三天刺血添油。你走得了么、’

厉无双道:“我忽然想起,那盏本命灯说不定是唬人的。总之,得决意试一试,归而无悔。”

万家愁见过白莲教的邪术妖法,所以不敢轻易赞同。

但反过来也不愿劝她放弃尝试。

当下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先去观察一下?”

厉无双振作一下精神,道:“现在就去。”

邝真真大有透不过气来之感,讶道:“现在?你……你不是很累么?”

厉无双起身当先行去,道:“你们来不来呢、’

万家愁和邝真真跟在后面,出了洞窟。

一路上静悄悄的,弯来弯去,竟没有碰见一个人。

万家愁感觉中地势一路斜斜向上,空气也越来越新鲜,知道就快到达排云崖出口,不由精神大振,同时也更为小心,以免被魔教之久发现拦截,以至功亏一货。

空气中已传来山野间的清鲜味道,万家愁和邝真真都贪婪地用力多吸几口气,大有久违忽晤自然欢喜之意。

厉无双默然往前走,脚下全不停滞。

突然一堵白色照壁拦住去路,两边洞壁上风灯高悬,光线明亮。

只见照壁右上角画着一条龙,腾云驾雾。

左下角画着一只风鸟,五色缤纷,生有气象。

在这墨龙彩凤当中,镶嵌着一块四尺长的黑色石板,刻着白色的诗文字迹。

厉无双似是知道万家愁他们一定会阅看那些字迹,径自停步等候,一言不发。

黑色的石板上,白白的字迹显得特别鲜明。

邝真真轻声念道:“排云之崖高百仞,龙飞凤翔上青天。山深尚恐时人至,遁入黄泉觅福田。”

她念罢耸耸肩,道:“这是什么意思?黄泉之下,哪里还有福田呢?”

万家愁虽是读过书,认得字,但谈到诗词之类,就有点心怯了,不敢发表意见。

邝真真又道:“这一道照壁齐整光滑,又特地照得十分明亮清晰,可见得照壁上的图画文字,含有深意。乃是特地给出去的人瞧得清楚之意。但究竟含有什么意思呢?家愁,你想得出么?”

万家愁忙道:“这个我不懂,你问问厉谷主吧。”

厉无双摇摇头,道:“这条路从不封闭,任何人都可以出入经行,有本事就落崖离去,没有人会阻止。据我所知,还没有人能从这排云崖出口逃离的。”

万家愁道:“你说过那是本命灯作怪,大家都不敢作逃走之想……”

厉无双道:“这固然是主要之一,但这排云崖高逾百丈,谁也下不去,这一点亦是不争之实。”

她说了几句话,声音已没有那么呆板,精神似是振作了一点。又道:“我问过所有的侍者,这些人来自天下各地,全是知名之士,都来过此地,看过这些图画文字,可是,却没有人懂得其中含意。”

邝真真道:“但既然刻画在这等所在,定必有深意存乎其中,可能暗示一种意思,魔教之人才瞧得懂。”

万家愁道:“那就得等到有机会时,问问魔教之人才知道。”

厉无双的精神渐渐恢复黯淡,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秘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