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24章 蛇阵

作者:司马翎

返魂叟和厉无双在数丈外等候,厉无双一见他出来,舒一口大气道:“谢天谢地,他逃出来啦……”

忽然感到全身疼痛难当,那冷汗和泪水滚滚而下,身子发抖,整个人往地上瘫软下去。

返魂叟一把勾住她胳臂,帮她勉强站定身子。

万家愁讶道:“怎么啦?刚才不是已经好了很多?”

他走近厉无双,见她衣衫破裂多处,尤其这刻返魂受一手吊起身子,胸前rǔ房简直躶露了出来。

万家愁目光避开她的胸部,但见她表情在剧痛难忍之中,明显地强烈地露出沮丧绝望之意。

正在惊疑之际,背后传来一个女子口音,甚是圆润悦耳,追:“万家愁你真的想知道么?那就问一问我了!”

返魂受头还未抬,身躯已经像患了虐疾般抖将起来。

世上很难听得到那么圆润的悦耳的声音,所以返魂叟一听便知是谁出现了。

这回大事不好了,在这个女魔头面前,即使是武功高强如万家愁,相信亦将如春雪向火,消融得无影无踪了。

返魂叟绝不是爱大惊小怪的人,以他的年纪,他的江湖阅历,向来极为沉得住气。

但这刻他不但惊悸得遍体发抖,甚至连望过去的勇气也没有。

万家愁见他骇成这样子,心中很不以为然。

大丈夫死则死耳,何必教人耻笑?

来人是谁,万家愁心里也有个谱,转头一望,只见,个长发垂肩的女人,两只眼睛又圆又亮,极白皙的皮肤透出艳丽的桃花颜色,瞧来吹弹得破,特别惹人注意。加上她身上白色罗农轻柔飘拂,风姿绝俗,美不可言。

一定是她吧?

冥天宫三大魔使之一的妙色魔使宋香?

虽是从未见过面,但瞧这样子,必定是她无疑了。

唉,魔教中的一切都使人觉得不可思议,以宋香这么美丽的人,谁能相信她是世上有数的魔头,更有谁想象得到返魂叟见了她,比耗子见了猫还要恐惧几十倍?

万家愁忽然间已知道该怎样做,妙色魔使宋香虽是人世中殊色的尤物,但古仙人说过;她头上有发,发唯有毛,象马之毛亦毛也。发下有体髅,勇髅唯有骨,屠家之猪头骨亦同。

头中有脑,脑如泥,腥臭逆鼻,著之于地,无能跳者……

她的艳容芳姿,说穿了一副臭皮囊而已。

本来万家愁的武功造诣,已达到天人合一无人无我的境界,心志之坚凝冷漠,外界的诸般声色已无法摇撼得动。

加上了属于哲理的超乎世俗的见解,建立更坚固的意志堡垒。

她眼中闪耀着动人的光彩,柔柔地道:“你很了不起,我叫宋香,你的智慧武功和定力,我衷心钦佩之极。”

万家愁道:“好说了,宋姑娘有何见教?”

你钦佩也好,不钦佩也好,我管不了。

他想,总而言之,我一出手就绝不留情。

“哎呀,瞧你的眼色,比我魔教的人还要冷酷无情呢!”

来香显出吃惊的神色,却不似作伪。

“我请问一声,我为何该死呢?”

万家愁收摄心神,把思维停止在某一点。微微一笑,道:“多说无益,你打算怎样?放人?或是动手拿下我们?”

妙色魔使来香感到烦恼起来,这个年轻的男人几乎是第一个不受地美色柔声所动的。

事实上当然不是,宋香脑海中泛起另一张清瘦而又神采迫人的面庞,他特别长的眉毛,放射出咄咄的智慧锋芒。

一举一动,如渊亭岳峙般深不可测。

这个人能领袖魔教,雄长天下,的确有天纵之才。

很多年前第一次见到了这个名叫段天民的人,当时已大为烦恼,到如今,段大民已是魔教教主,那还罢了。

可是万家愁平地冒出,又勾起她昔年那种烦恼的心情。

莫非万家愁竟可以与段无民抗手比拟么?

这好像不大可能吧?

宋香想了一下,道:“你问得好,我自己都不知该怎办?你们想怎样呢?但别提出我办不到的想法。”

身居冥天宫三大魔使之一的妙色魔使宋香,的确是不同凡响。

一举一动,一到一笑,都带有无限的风情,那股强烈的魅力,对男人来说,可以用强力磁石与铁器来比喻。

总之,她的魅力乃是与时俱增,和她相对越久,就觉得她生似是情慾之海,越发见不到边际。

宋香的美貌,世间不是没有。可是那动人心弦的眼被,勾魂夺魄的整笑,摇曳话声中的味道,甚至乎站立的姿势,万家愁拿她比一比著名的武林三艳,比~比吴芷玲,比一比厉无双。每个美女跟宋香都有一大截距离,味道完全不同。

万家愁在这方面不是老手,亦不大感到兴趣,于是耸耸眉头,抛开所有美女的影子。

再次将思维停定在某一点上。

“我们自然想离开这个地方。”万家愁道:“宋姑娘想必不肯答应……”

宋香微微一笑,道:“对,我不答应。”

呈现在眼前的面容甜蜜之极,艳光四射。

万家愁视若无睹,道:“那么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其实你们冥天宫也很难出得去,我去排云崖瞧过……”

宋香摇头:“以你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造诣,要上落那排云崖谅也不算什么难事。”

万家愁道:“我已经去瞧过,下不去,除非有绳索之类。”

宋香看了他的样子口气,不能不相信这是实话,笑了一下。

“若是如此,我就算肯放你们走也没有用啊……”

万家愁道:“那就不同了,我不必防范踪迹泄露,或者想得出法子也未可知。”

宋香微微讶惑,道:‘你是不是要我准许你想法子离开本宫?”

万家愁道:“是我们,一共四人……”

他指指身后的近魂叟、厉无双,还有一个邝真真还未露面。

“我们想法子,摔死只好认命。”

宋香心念电转,这倒是个好法子。我定要瞧瞧他有多强的定力。再说教主现下闭关练功,等他出关亲自处理这批人,岂不更妙?

“我可以答应你们,但须得有个期限。过了期限而你们仍不成功,便须立誓臣服。我的条件不苛,对不对?”

万家愁问道:“你给我们多久时间?”

宋香道:“三天。你们不许动本宫的任何物事,只能靠你们自己的本领。”

万家愁道:“等一等……”回身走到返魂叟、厉无双那边。

“她的条件可不可接受?”

那厉无双浑身痛楚,变颜变色。

所以万家愁询问的目光落在返魂叟面上。

返魂里沉吟一下,道:“宋魔使能跟你讲这么多话,真是一大异数,据我所知,连本宫弟子等用也见不着她,男弟子更是绝无仅有。没有男人在她跟前不俯首臣服的……”

宋香远远接口道:“返魂叟,快说正题,别的话少罗噱。”

返魂受应一声“是”,又道:“我们有一个问题须得解决,那就是安全问题,例如老朽和厉谷主……”

万家愁不懂,问道:“我们在一块儿,有什么安全问题?除非宋姑娘的话不作数。”

宋香圆润悦耳的声育传过来,道:“他的意思我知道,他们受本宫本命打大法禁制,纵是逃出了本宫,仍然难以活命。这一点不算什么,我下令撤去你们的本命灯便是。”

这是一场有趣的赌博,在魔教的立场,若是赢了,不费气力就可收服万家愁等人。

宋香个人立场来说,她有三天时间考验万家愁的定力。

当然她很想收服万家愁。

她不肯相信世上还有第二个能比上教主段无民的定力。

返魂叟高声道谢过,又道:“本宫占地甚大,人数甚多,难免没有阴谋陷害之事发生,因此我们在这三天当中,出入和居处,都须得考虑妥当。”

这话来香一点就明,魔教中人向来争权倾轧,排除异已。

所以要是宋香稍一大意,别的长老甚至魔使从中阻梗,亦非奇事。

宋香道:“依你看来,怎样才妥当呢?”

返魂叟道:“小老儿奉命往蛇神殿多回,得知那蛇神殿只有一个出入门户,并且必须经过宋魔使的寝宫,如果我们安排在蛇神殿落脚,可说是安全不过了。”

来香毫无难色,道:“行,蛇神殿对本教之人虽是禁地,但对外人反倒没有什么限制。本使有权准许你们进去落脚。但要是你们被殿内千百种毒蛇所伤,那便怨怪我不得。”

万家愁回头笑道:“你放心,捉蛇我最拿手。”

妙色魔使宋香笑道:“我知道,你捉蛇很拿手,叶十郎直到现在还以为你是专门捉蛇的。不过,那蛇神殿的诸般毒蛇,却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返魂叟晓得,自会详细告诉你。”

她目光~闪,飘向甫道那一端,又追:“叫那女孩子出来,让我瞧瞧。”

万家愁头也不回,提高声音,道:“真真,过来,宋大魔使要看看你。”

邝真真奔将过来,她面对那魔教的高手,不禁胆怯。

却又忍不住好奇之心,直着眼睛打量白衣飘飘的一代尤物。

她闪亮迷人的眼波,皎白的肌肤,以及那股说不出的神情,当真是风华绝代,艳丽得不可方物。

正是我见犹怜,太美了……

邝真真瞧得心驰神醉,满腔柔情蜜意。

万家愁忽然拍拍她肩头,道:“真真,不要着迷,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不懂……”

不但他不懂,相信世上很少人能明白,身为女人的邝真真,居然会像男人一般,对宋香倾慕着迷。

宋香微微一晒,收回那回肠荡气的眼波,道:“邝真真,你名列武林三艳之一,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银老狼看中你,最后还让你进入阴风洞碰运气……”

她的眼光转投邝真真手边的负心竹上。

“你果然获得了负心竹,这是你们毒门至宝,只不知威力如何?”

邝真真不敢不答,还恭恭敬敬地道:“威力如何晚辈还不知,但的确有些奇妙之处。”

提起银老狼,邝真真一则心存畏惧,二则那银老狼又是万家愁的大仇人,最好能知道一点有关他的消息。

“敢问宋魔使,银老狼现下在什么地方?他知不知道晚辈擅闯冥大宫的事?”

宋香道:“他忙死啦,过几天就当新郎官,哪有时间管别的闲事?你大可放心,银老狼娶的是当世第一智者阮云台的独生女,他不会再来罗咦你了。”

万家愁脑中泛起了阮云台的样子,清煌文雅,潇洒飘逸。

不知道他的女儿长得怎样?

只有吴芷玲见过,但吴芷玲也没说什么,所以毫无印象。

但想来这位阮小姐高明不到哪里去,她肯嫁给银老狼,已证明了这一点。

甚至连阮云台也须重新评价。

他见银老狼是魔教长老,所以答允这头婚事……

只有周老二知道吴芷玲就是阮莹莹,万家愁还未得知,更想不到这个婚姻根本上未得阮家父女同意,完全是霸王硬上弓的。

万家愁突然胸中发热,妒很辛酸齐齐涌上心头。

昔年他所爱的那个女孩子,他一直认为她很好,很真情。

谁知她却和银老狼……

当日他亲眼见的那一幕,她分明很开心,全然不是被迫……

银老狼呀银老狼,你休想安安稳稳享受家室之乐。

万家愁恨恨地想:一报还一报,反正我定要教你也尝一尝妻子不贞的滋味!

宋香惊讶地望住那个青年。

他眼中射出恶魔般的光芒,是为了银老狼?

抑是阮小姐?

多半是阮小姐,失恋和妒嫉都能使人走极端。

来香暗暗下了结论,发觉此一情势有机会时大可加以利用。

“我且再说一点有关银老狼的婚讯,便可测知万家愁为了哪一个而妒很。”

宋香心念电转,觉得很有趣。

“听说院小姐际莹莹长得很漂亮,可惜我还没见到。”

宋香的声音圆润悦耳中,微含挑拨煽动的魔力。

宋香向来以色相见长,所以称为“妙色”魔使。

如果换了音响魔使闻中闻,话声暗含各种不同的魔力,可以叫人喜,可以叫人怒,那些挑拨煽动的话由闻中闻说出,直可教人登时如痴如狂奋不顾身地去做了。

宋香在声音的魔力方面中学了~点皮毛,但效果已与常人不大相同了。

“银老狼很爱慕际莹莹不在话下,听说阮莹莹也对他很倾心呢……”

要是万家愁为了阮莹莹而妒根攻心,宋香最后那句话可引起强烈反应。

但没有,万家愁全无预期中的反应。

由此可知万家愁恨的只是银老狼本人了,那银老狼平生作恶多端,仇家满天下。

往往碰上很多向他报仇的人,银老狼还不知仇从何来。

因为报仇者可能基于同门或朋友义气,可能是父母长辈被害等等。

这就不大好猜了,宋香想:万家愁此人不知是何等来历,武功之高,定力之强,世所罕见。

银老狼结种下这仇家,日后有得瞧的……

她幸灾乐祸地笑一下,道:“待我算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蛇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