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25章 婚礼

作者:司马翎

殿内口突然传来一个清润温文的声音,道:“那也不见得,是本人阻止闻使者的,别冤枉了他。”

众人向门口望去,只见一个中年人,谈青色长衫,面容清秀,自有一股儒雅风流之气。

返魂叟和厉无双惊叫一声,齐齐瘫软跪伏地上。

这时万家愁和邝真真已知道来人是谁。

邝真真接触到那青衫文士的眼神,芳心一震,但觉这个男人极是与众不同,游洒文雅却不懦弱,相反的予人刚强有力可以依赖之感。

男人味道十足,外表那么洒逸清俊。

这才是女孩子梦想中的男人。

邝真真像被磁石吸住一般,移不开目光。

万家愁不做声,每逢遇到大敌,他总是变得更为沉默、更冷静,反应却比电光还快。

这个人不问可知是魔教教主段天民,集正邪上乘功夫于一身,胸中学富五车,我不可被他瞧出虚实。

那青衫文上微笑颔首,道:“本人段天民,万兄邝姑娘相信已晓得本人是谁了。听说万兄乃是当今武林慧星光照天下,字内堪称独步。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本人向来怠慢,至深歉疚。”

万家愁仍不做声。

段无民你尽管说,我先闷死你。

另外送一点威杀之气过去,好教你估不出我深浅……

段无民微笑之容缓缓消失,道:“万兄,你敌友之势未分,胸中已杀机大盛,这不是好办法。”

邝真真接口道:“对,段教主说得对,家愁,你知不知道段教主何故现身?”

万家愁冷冷道:“你知道么?”

邝真真道:“我当然不知道,所以才要请教段教主呀!”

邝天民道:“万兄若想知道本人之意,须得先把胸中杀机收敛,否则你我何从谈起?”

邝真真觉得段天民之言很合理,如果彼此怀着杀机敌意,还谈什么?

心念方动,忽然觉得十分寒冷,好像突然掉入冰窖中。她马上发现这是万家愁之故,骤然退开好几步,才站稳了。

段天民道:“邝姑娘,这就是杀机了。你心中认为我的话很合理,因此在道理上你很公道认为他不对。这一来心灵感应,他胸中杀机形成的无形冷锋把你也罩在其中。”

万家愁道:“真真,躲远一点,段教主的嘴吧虽是开阖不停,但话不是他说的。”

邝真真简直愣住了,看来这两个男人的武功都出奇得叫人测不透,说话光怪陆离……

谁能代段天民说话?

视听所及分明是段天民自家开口啊?

段天民微笑道:“好眼力,但老实说,有一部份不是本人发言而已!咱们言归正传,万兄,你瞧那五行蛇阵如何?”

万家愁道:“我不知道。”

段天民摇摇头道:“你若不知道,天下再无别人能知道了!本人甚愿得闻高论卓见。”

万家愁道:“我心中只记重着一件事,别的都不大留心,可进则进,须退则退。”

段天民寻思一下,道:“原来如此,你心志没用上,是以面对五行蛇阵之时,并无敌意,进退自生反应,却也不曾触发蛇阵……”

他举步入殿,长长呼一口气,又道:“这是本人想不通的地方,承蒙赐答,本人定有报答。”万家愁一点也不认真,随便报答什么想也不想。

返魂叟大声道:“小人代万大侠多谢教主。”

万家愁道:“为什么?”

返魂叟道:“段教主身份尊隆,既然有所赏赐,必非凡品俗物。”

万家愁道:“我不希罕……”

返魂叟忙道:“话不是这么说,请您想想,如果教主所赐的是恢复咱们大伙儿自由,立刻可以出宫,重见生天,这该多好呢!”

万家愁道:“不可能,别乱想了。”

段天民道:“返魂叟的话并非全无根据,本人行事多以喜怒为凭,不一定讲什么道理。”万家愁第一次用人类的眼光,望住对方,道:“放我们出去,我就不反对,他们走他们的,我可以回来。那时候你想怎样都行,我奉陪。”

段天民闻一知十,绝对不会弄错,道:“万兄意思是想出宫一下,办完事再回来。你我那时候爱拼命爱交朋友都行,是也不是?”

万家愁道:“对,跟你说话很省气力。”

段无民沉吟一下,道:“本人并非信不过你,不过人总是人,必有弱点,万一体因别的事而非得失信于我不可,你不回来了,我岂不被天下耻笑?这样好不好?我现下放了你们三人出去,只留下邝姑娘。你当着我.答应她定要在十天之内回来会她。至于其余两人,不必回来了。本人深信他们不敢轻泄本宫秘密。”

返魂叟忙道:“当然啦,小老儿和厉谷主纵有千刀加身,亦不会泄露一句话。”

万家愁大感意外,道:“真真,你听见段教主的话啦。你怎么说?”

邝真真道:“你当众答应的话,我愿为你留在本宫作为人质。”

段大民道:“邝姑娘爱在本官任何地方歇息都行,本人自然照料周全。除非万兄食言失信,自当别论了。”

万家愁难于置信地连眨几下眼睛,但段天民身为一教之主,绝无胡乱开玩笑之理,他心中隐隐觉得连邝真真都不可相信,只有厉无双,虽然没有什么交情,人又阴阳怪气的,很讨厌男人,但她却予人可以信任之感。

万家愁转眼向她望去,只见她刚刚站了起身;两人目光一触,厉无双好像已知道他心中千言万语,一劲点头示意。厉无双表示同意可行,万家愁心意立决,道:“好,邝真真,你放心等我,十日之内,我一定回来。”

段天民温文地道:“既是如此,恭送万兄和返魂叟、厉谷主出宫。”

殿门立刻出现一个人,白纱被体,仪态万千,笑靥如春,人人见了都泛起说不出的爱慕之意。她望望段天民,又望望万家愁,接着应道:“属下遵旨。”

段天民道:“有烦宋使者安排一下,本人回去了。”

殿外登时一片萧竺细乐,一个洪亮的声音叱喝道:“圣驾回宫……”

远处跟着有人哈喝,一声声传过去……段天民叫邝真真跟着,转身出殿,外面出现十余名道装年轻男女,分作两排,簇拥段无民、邝真真去了。局势起了剧烈变化,万家愁不觉心下茫然,却见妙色魔使宋香款款走入来。返魂叟、厉无双都把目光移开,不敢正视这个具有特殊魁力的魔使。

宋香也不理会他们,一径走近万家愁,道:“现在我可以送你们出宫啦!”

万家愁不答反问,道:“段教主向来都教人测不透,是不?”

宋香微微一笑,点点头旋即黛眉频蹩,露出想心事的样子。她也测不透段天民见了邝真真,何以大有重视之意,末了还赶紧把邝真真带走,竟是完全把她置于掌握中才放心之意。当然段天民不可能看上邝真真,宋香能肯定这一点,那么段天民看中邝真真哪一点?

“我们从哪儿出它?”万家愁问。

宋香迅即集中注意力,应道:“从阴风洞出去。”

他目光扫向返魂叟、厉无双,又道:“你们两位须得穿上本宫的宝衣护体,万大侠就不必……”

他们都提着特制的风灯,在阴风洞内弯曲迂回地走了好久,安然到达出口。

返魂叟。厉无双首先从洞口奔出去,恰好见到黎明曙色,鼻中嗅的是清新冷冽的空气,内心的兴奋雀跃,难以形容。

宋香却在洞口止住了万家愁,在清晨晓色之下,她多了一份蒙蒙飘渺之美。她道:“这洞外两边用木柴高叠的弄道,若是点燃了堵塞洞口,万丈烈焰便封锁了出入孔道。”

万家愁道:“我知道。”

宋香道:“不,有些情况作还不知道。那万丈烈焰把封洞铁门烧红,热气触发黑煞阴风,全洞变成死绝之地,天下凡有生之物都无法通过。”

万家愁道:“洞门先封死了,根本无法出入。洞内再险恶也无所谓了。”

宋香点头道:“这话也对,总而言之,教主若是不想让你践约回宫,体说十天,一百天你也进不了冥天宫。”

万家愁道:“我可不想回来,不过为了邝真真,非得回来不可。”

宋香掠过飘忽的笑容,用含有深意的声调道:“那么你心中先作准备,可能不须回来啦!”

万家愁全然不懂她暗示什么,邝真真作了人质,道义上非把她救出不可。

万家愁道:“段教主喜欢邝真真么?”

宋香道:“不会吧,但她一定有用处。段教主绝不会亏待她就是了。”

万家愁猛可醒悟,道:“对了,我有一阵子忽然觉得邝真真不可靠,感到她偏向段教主。如果你的话不假,邝真真只要愿意留下,我乐得省点气力……”

宋香双眉微锁,神情极为动人。

“我不明白自己为何对你说了这许多话……”

她自嘲地轻笑一声。

“大凡得不到手的,总会使人由衷地产生另一种看法。你是我得不到的男人,我知道,所以我很尊敬你。”

万家愁怔一下,道:“其实我自知配不上你,我压根儿不去想这问题。”

是当真如此?抑或根本襄王无梦?

宋香稍感安慰地换了话题。

“你~出去打算找银长老,你想阻挠他的婚事,但却不是为了阮云台的女儿阮莹莹,对么?银老狼怎生得罪你的?”

万家愁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提。”

宋香道:“你不想提就算了,只请你记住,第一点,银老狼喜帖撒遍天下,显然想叫平生的仇家都知道,越厉害的优家,他越有应付之法。第二点,集贤任已聚集了天下武林知名人物,其中一定有他的人,凡是与银长老动手对垒之人,都须得防范暗箭。我的话说到这儿为止,你自家小心在意。”

她离开时,那背影恰如风中杨柳,袅娜悦目。

还有她的姿容丰神,圆润得沁人心脾的声音。

万家愁晓得心中已深深烙下了宋香的印象,这辈子很难忘记。

铁镜古寺沓无人迹,万家愁找一个被褥俱全收拾干净的房间,决定在此调元运息。提聚全身功力至最佳境界,以便出手对付银老狼。

只要杀死银老狼,心愿已了,此后便不再在江湖上走动了。

跟他走入房间的历无双突然问道:“万公子,你准备在此歇脚么?你沉吟寻思,是不是心有疑虑?”

万家愁坦白地道:“我正在想江湖如此险恶,人与人之间,好像都互相不能信任。我很想跳出江湖外,永远不要见那些个个心怀鬼胎的人,不和他们来往……”

万家愁的武功出神人化,但投身江湖中,也感到厌恶害怕,别的人就更不必说了。

厉无双同意地点点头,道:“你心中的感慨且别多想。这铁镜古寺原属冥天宫势力范围,你在这儿歇息,不大妥当吧?”

返魂叟在门口接口道:“万公子想必有所图谋,老朽幸蒙公子救出生天,恩同再造。如果有可以效劳的地方,务请吩咐一声。”

厉无双道:“对,万公子尽管吩咐下来。”

万家愁先是摇摇头,突然改变了主意,道:“我想有劳返魂叟到集贤庄走一趟,查明银老狼这件喜事的情形。还有就是有一个女孩子,本是假扮作我的妻子,由一个叫做周老二的人保护着,投宿在集贤庄,他们下落如何,我也急于知道。”

返魂叟喜道:“老朽这就去办,当今之世认得老朽的人已寥寥无几,老朽根本无须化装。”

万家愁道:“我在这儿养养神,有厉谷主在就行啦!”

返魂叟当下再问些细节,又向厉无双道:“以老朽愚见,万公子乃是纯阳之体,当他调元运息之际,若有纯阴之人助他一臂之力,事半功倍。这个法门如此这段便妥,厉谷主不妨找件衬手的物事,用借物传力之方法就行啦。”

厉无双暗暗感激返魂叟的好意,因为她平生未碰过男人肌肤。

若用借物传力之法,自是最佳之法。

直到第二天中午,返魂叟才回到古寺来。且喜寺内宁温如故。

万家愁正与厉无双说话,神清气爽,显然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元运息,功力已达到巅峰状态。

返魂叟道:“走朽此行已查到很多消息。第一宗,还有一个时辰,也就是未时举行婚礼大典,现下逾千的贺客闹哄哄的凑集在广场上,有个临时搭成的巨大棚子。在那儿交拜天地人人都瞧得见。第二宗,那银长老敢情是白莲教南宗领袖,集贤庄则是白莲教北宗重要巢穴之一,所以里里外外有数千徒党,布防甚是严密。第三宗银老狼的喜帖上写明智慧仙人阮云台亲临主持婚典,所以贺客中包括了武林各大门派的高手。第四宗,吴芷玲和周老二早在七八日前就已离开集贤庄,据说还是集贤庄总管阴秀才胡藩亲自送走,吴芷玲还有两个仆从.这会儿全都在襄阳一家客栈中暂居,听说正等候你回去。”

这位老江潮把许多事情扼要叙述,清楚得很,~点也不混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婚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