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27章 合体

作者:司马翎

  万家愁觉出杀机消逝无踪,心中也觉奇怪,暗暗想道:“怎么,莫非我功力消减,

警觉也失常了么?她明明来帮我疗伤,怎可怀疑她?”

  他是一个心怀坦荡之人,并不掩饰,淡淡地一笑,道:“对不起,许是我功力耗损

过多,有些神智不宁,怎么方才我觉出一丝杀机?”

  厉无双已经上床坐到他身后,轻声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有周老二在门前守护,

纵有外敌,他也会事先报警,咱们还是快点运功罢。”

  心中却暗暗笑道:“好小子,幸亏你不是有意轻薄我,若不然,可要你好受。”

  至于自己能不能打过他,她倒全然没有想过。

  万家愁世事上懵懂,但在武学上却高人一筹,尽管相信了厉无双的话,还是暗暗寻

察了一番,确信那缕杀机已逝,这才放心地打坐运功。

  厉无双坐在他身后,按照返魂叟的指点,以一节事先寻下的竹根抵在万家愁的大推

穴上。

  这方法先前在走出阴风洞时二人曾用过,甚是好使,不知怎么,现在厉无双却觉得

有点力不从心。

  她的心里实在也是很不安稳。

  耳边不断地京绕着万家愁的那一句话:“厉谷主,你脸红的时候很好看。”

  一抹红晕,又渐渐地爬上了她那白晰的面庞。

  这一生中,她也曾听过不少男人赞美她,有人说得比这含混,有人说得比这肉麻,

那些人无一例外地都死在了她的绝阳十二手之下。

  因为凡是赞美伤心谷女子美貌的人,都是自己找死。

  这就是伤心谷的规矩。

  厉无双未满周岁的时候就被师父抱到了伤心谷,从懂事时起,她就知道一件事:男

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脏最恶的东西,万万不可接近。

  她还听到了许许多多有关男人的罪恶故事。

  从小接受的东西是那样根深蒂固,在她长成时,已在她心中成了颠扑不破的真理。

  可她毕竟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偶尔也对这真理产生过怀疑。

  她甚至还在一次按师父的嘱咐出谷办事的时候险些偷食禁果。

  可她马上就知上了当,及时醒悟,从此更加憎恶男人。

  渐渐的,再没有一个男人对她说一句赞美的话之后能够活下来,久而久之,甚至连

敢对她说这样活的人也没有了。

  只有今天例外。

  尤其例外的是现在回想起这句话时,已不是刚入耳时那么刺痛她,反而叫她的心中

涌起一股甜丝丝的感觉。

  这感觉使她心神不定。

  万家愁觉出她有些不对,轻声问道:“厉谷主,你怎么了?”

  厉无双一惊,忙凝聚精神道:“没,没什么。”

  万家愁不再说话,专心专意地运功。

  可那~团雄浑真气聚在丹田内,得不到外气的引导,却无论如何也疏散不到各经络

中。

  大推穴上,厉无双的那一缕纯阴之气细若游丝,断断续续,若有若无。

  他有些焦急,不知后无双出了什么问题,心里暗暗后悔。

  军茶利神功与其他内功不同,本是一种纯阳纯正的武功,若平时一人修练,循序渐

进,功力自可慢慢恢复,但苦得纯阴之力相助,便会得强于独自修练一倍的功效。

  为了救助隔壁的哑婆婆和梅刚,他一开始便集聚了较独自练功多一倍的真气于丹田

内,可现在那外界的纯阴之气借不进来,经络阻滞,丹田内却真气奔突,甚是难过。

  他现在连开口说话也不能了,生怕一旦开口,真气泄出,再想聚敛就难上加难了。

  厉无双那里还是心不在焉。

  本来借纯阴之气,并不要对方内功如何高强,只要她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就会成

功。

  可这厉无双在关键时刻却显得这样漫不经心、

  他真想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厉无双忽然觉出手上一颤,收心注目一看,大惊失色。

  万家愁显然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身体微微颤抖着。豆大的汗珠,顺着脖颈向背后

淌着。

  身后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一片。

  她知道都是自己犯下的过错,险些使他内力不控,走火入魔。

  当下不瑕细思,撇掉竹棒,将自己的纤纤细掌,抵在万家愁的大椎穴上。

  劳宫穴是人体外接大穴,与万家愁大椎穴一对,门户大开。

  万家愁顿觉经络一爽,不再迟疑,迅速将丹田之气向浑身疏散。

  些许之间,真气漫游全身,运行了一个周天,通体舒泰。

  同时,觉出厉无双的纯阴真气源源不断而来,她已不止是专心致志,任其索取,而

是有意为之输送了。

  心念一闪,忙运真气回返。

  厉无双突然觉一股雄浑真气回撞,遍行全身,经络融融,似春风拂佝,心头突有反

响,犹如鹿撞。

  娇吟~声,摔然松手。

  二人双双倒在床上,心头如潮,良久方平。

  万家愁起身,自觉经络畅通,身轻神爽,功力已经增长至四成。

  回头看看厉无双,见她脸色微红,额头细汗沁出,大是过意不去,伸出手去拉她,

道:“多谢厉谷主相助,只是以后你不要再这样刻意输送了,这等办法,怕是有损于

你。”

  厉无双躲开他伸出的手,自己从床上起来,轻声言道:“万公子不必客气。其实,

我得你回报,也是受益非浅呢。”

  她话语轻盈,眼中秋波流动,娇娇怯怯,哪还有往日那冷艳杀手的模样?真是人见

人怜。

  万家愁呆呆地看着她,忽然生出一种想拥抱她的慾望。

  可他立刻克制住了自己,转过头去看看窗外,故意大声道:“啊,天已经亮了么?”

  厉无双看他一眼,收回神思,道:“是啊,天亮了,也不知返魂叟那边接得怎么样

了。”

  一言提醒了万家愁,忙道:“对对,咱们过去看看。”

  厉无双道:“你去吧,我再歇一歇,就过去。”

  万家愁以为她方才体力损耗太多,颇有些过意不去,关切地道:“厉谷主先歇一歇,

我过去看看。”

  他走了出去,厉无双闩严门,突然从袖口摸出一把小刀来。

  那小刀细薄如柳叶,无柄,锋利无比。

  厉无双吹熄灯,脱下裤子,面向东方,在床上跪倒,将柳叶刀合在掌中,祷念着:

“师父,弟子有罪,不该动了凡心,现在按师门规矩自罚!”

  双掌相合,在大腿上划过。

  掌中的刀刃不深不浅,恰露半寸,在那白腻如雪的肌肤上留下一道血痕。

  刺肤之痛,使她清醒,心中的激情渐渐消散,面上重又冷若冰霜

  了。

  她从怀中掏出葯瓶来,迅速为自己上了葯,然后擦干了血迹,整农走了出去。

  返魂叟果真名不虚传,一夜之间,已为梅刚和哑婆婆接好了全身骨络。

  他们刚来之时,这两人骨节皆开,瘫在床上,象两堆肉泥,现在重又有了人形,骨

节归位,身躯也自然短了半尺。

  人也不是奄奄一息,万家愁进来的,梅刚已能开口说话,哑婆婆虽然不能发声,可

一双眼睛灵光闪动,已带勃勃生机。

  她一直盯着万家愁看,嘴chún蠕动,似乎想说什么。

  这使万家愁想起了吴立玲,不,现在她是阮莹莹了,倘若此刻她在此,一定能够翻

译吸婆婆的话,可她不在,别人对哑语一窍不通。

  他抱歉地笑笑,站到哑婆婆床前,缓缓地伸出手去。

  哑婆婆骨节接好,胳膊已能抬起,缓慢地拦住了他,摇了摇头。

  万家愁颇觉意外,茫然地看着她,又看看返魂里。

  返魂叟心念一转,已明白了哑婆婆的意思,道:“哑婆婆怕你耗费功力,不想让你

救治,是这意思吗?”

  哑婆婆兴奋地点着头。

  万家愁道:“哑婆婆,你放心,我方才得厉谷主相助,功力已然恢复,为你贯通经

脉,不过是举手之劳。”

  哑婆婆不大相信地看着返魂叟。

  返魂叟看看万家愁的脸色,点点头道:“的确不错,万公子,你这一次运功,成效

很大。”

  万家愁道:“多亏了厉谷主鼎力相助,我也觉比先前成效好许多。”

  返魂叟转目望去,不见厉无双,却毫不惊讶,点点头道:“如此甚好。哑婆婆,万

公子功力通直,非我们平常人物所能想象,你就放心让他援手吧。”

  哑婆婆仍半信半疑,一双目光关切地看着万家愁,满是询问。

  万家愁成竹在胸地点点头,道:“哑婆婆,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是傻子,若明知体

力不行,不会勉强自己的。”

  他顺手在哑婆婆的肩上拍厂拍,点了点头。

  哑婆婆忽然变得格外乖顺,则上了眼睛。

  万家愁猛然觉得这个一头银发。满面皱纹的老婆婆很慈祥,慈祥得让自己心生感动。

  他伸出手去,搭在哑婆婆的百会穴上,将自己体内的直气度给她。

  使他奇怪的是真气注入哑婆婆的体内时,竟无一丝阻碍,十三经脉畅通无阻,竟象

两人同修一种内功一般。

  心中暗暗奇道:“智慧仙人果真名不虚传,连他门下的一个哑婆婆,竟也有如此超

人的修为,中原人士,倒是不可小觑。”

  不多一时,功德圆满。

  哑婆婆睁开眼,立时精神抖擞,对万家愁笑了一笑。

  她的笑容凝在了脸上,回头看着返魂叟。

  返魂叟也大觉意外。

  万家愁的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珠,络绎成流。

  返魂臾大惊,道:“万公子,你没事吧?”

  万家愁点点头,道:“没事;”

  可心中也觉有点不大对头。

  替哑婆婆打通经络时,他没觉出费一点力,只是内力源源不断向对方经络中输出,

何以意虚弱至此?

  眉头一皱,立时明白。

  不知何故,哑婆婆与自己内气相通,她体内虚弱,是以较比常人反多吸了些许功力。

  如此说来,哑婆婆的功力应该大增才对。

  忽听身边传来拍掌声,发声的是哑婆婆。

  只见她纵身下地,伸臂伸腿,灵动无比,竟象一个顽童一般,脸上满是惊讶。

  万家愁乃一代武学宗师,虽然没有见过哑婆婆的真实功夫,可在来襄阳的一路上,

从举手投足中对她功力已有所了解,见她此刻情状,便知自己的猜测准确无疑人

  想想自己虽然损折了一些功力,却能使老人返老还童,心下也是大慰。

  暗暗运转内息,发觉功力已减退到不足二成。

  看看梅刚,不由得心生踌躇。

  梅刚的功力较哑婆婆要逊一筹,为他打通经脉,也应少耗些功力,若自己此刻还剩

二成功力,当然不算一回事。

  可现在自身功力已不足,若全倾给他,岂不是又要象在阴风洞那样虚空?

  正思忖间,忽觉有人向自己手上抓来,他武功通玄,想也不想,反手拿住了那人手

腕。

  这才看清是哑婆婆。

  哑婆婆满脸是笑,毫无恶意,嘴chún食动着,显然是有话说。

  可他们谁也听不明白。

  万家愁觉出她不断地甩着手,见她脸上毫无恶意,松开了手。

  哑婆婆这一次不再伸手抓他,只是伸出手来比划着,指指自己,又指指他,将两手

在胸前握合。

  万家愁明白了,她是想以将功力反输给他。

  他笑着摇摇头。

  他得婆罗战主数十年军茶利神功,内功修为,世上已无人可比。

  眼下虽只有不足二成功力,但比起哑婆婆来,还是要高出许多。

  这情景就如同一海一井,井高一丈,却远远不及海高一厘。

  见哑婆婆焦急万状,不忍拂她好意,伸出手去,与她掌掌相握。

  二人劳官相对,哑婆婆忙催内力,却觉如泥牛入海。

  她武功修为自也不浅,明知自己劳而无功,长叹一声,袖手作罢。忽然身形一飘,

挥掌向梅刚头顶劈去!

  返魂叟大叫一声,急去抢救,他虽近在飓尺,却还是慢了一步。

  哑婆婆的手掌擦他指尖越过,劈向梅刚。

  可她被人拿住了手腕,掌力斜逸,竟将后窗掀飞。

  转眼一瞧,甚是惊愕。

  万家愁原地未动,右臂部长出数尺,拿住了她。

  反指一转,点了她的穴道。

  哑婆婆身不能动,嘴chún拼命龛动,焦急万状。

  返魂叟明白她的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合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