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29章 情种

作者:司马翎

  进了号称蛇神殿的大石洞,一股阴森之气迎面袭来,阮莹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万家愁关切地道:“莹莹,这里寒毒太重,你就守在门边,不要进来了。”

  阮莹莹摇摇头,道:“不,我想看看黄泉井和五行阵,长长见识。”

  万家愁听她如此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阮莹莹顿觉一股强劲热力由他手上源源不

断地传来,经脉畅通,暖融融的,身上寒冷顿消,感激地对他点点头。

  宋香在旁看了,视若无睹,径先向黄泉井边走去。

  她内力比阮莹莹要强许多,又常来这里走动,是以并不觉如何为难。

  万家愁拉阮莹莹走到井边,站在栏边向内探视,阵阵辛烈刺鼻的气味由井内冒上来。

  阮莹莹低头看了一眼,只见数千条毒蛇扭结成一团,昂头翘尾,吐着火红的蛇信,

嘶嘶乱叫,忍耐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掉转头不敢再看。

  井中一阵騒乱,那些蛇骤受袭击,嘶嘶叫着互相挤压,蛇皮相拉,发出咋咋的响声。

  几千条蛇搅在~起,这声音竟然轰如雷鸣。

  万家愁忙拉住阮莹莹的手,度些内力给她,阮莹莹顿觉精神一爽,回过头来,感激

地对他一笑,道:“家愁,你不要去!那蛇阵太可怕了!”

  万家愁轻柔而又坚决地摇了摇头。

  阮莹莹看着他,点点头,道:“是了,我知道拦不住你,不这样,你就不是万家愁

了。”

  万家愁手下略用用力,算做回答。

  阮莹莹见劝不动他,不再多说,掉转头向井内看着。

  那蛇阵还是那样可怕,但有万家愁握着她的手,定力大增,不似先前那样头晕目眩

了。

  宋香仍在井桂边观望,头也不回地问道:“上次你来,下井了么?”

  万家愁道:“下了。我屏住杀机,以内功护体,不让一丝敌意外露,是以无事。”

  宋香道:“那你也不知它们如何对敌攻击了?”

  万家愁道:“不知。”

  宋香道:“你看着!”

  突然纵身,向井下一跃。

  万家愁急忙出手,幸有万象神功,手臂墓然长出五、六丈,这才在宋香落在井底前

抓住她,将她提了上来。

  纵是如此之神速,仍有两只毒蛇咬住她的绣鞋被带了上来。

  万家愁用指弹了两下,两条蛇飞落在地,抖动着。

  他埋怨道:“你这是为何?”

  宋香道:“我想叫你知己知彼。”

  万家愁怒道:“胡闹!莫非你自己性命便不要了么?”

  宋香回头看着他,道:“夫君,我央你救我师傅,乃是迫不得已。师傅对我有恩在

先,我与你有情在后,若不救他,我心里不安,可若真的搭上作,我心里不舍呀!”她

哭了起来。

  万家愁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道:“好了,你心疼我,也不该做这等傻事呀!你放心,

前些日我只有七分功力,进这五行除尚且能全身而退,现在功力已恢复至十成,更不会

有事了。”

  宋香道:“没事更好。若你有事,我宋香绝不苟活!”

  万家愁笑道:“好了,别哭了。你死呀活的,我心就乱了。心一乱,如何对敌?”

  宋香擦着泪,点点头。

  一直盯着井内的阮莹莹突然点点头,道:“唉,我知道了。”

  万家愁询着她的目光向井内望去。

  他看到黑。红、黄、青、白五道光色一闪,修然而没。

  方才宋香跳入井下时,五蛇受到警迅,疾速出击,可他们还是比万家愁的手慢了一

步。

  这五行蛇感觉奇敏,敌意一进,立时解阵,各回各巢。

  这虽然只有片刻之时,但一直盯着井内的阮莹莹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她回过头,对万家愁道:“你带我出殿去吧,站在这井边上,有损你的功力。”

  万家愁点点头,拉着她的手向外走。支撑阮莹莹的些许内力在他来说如沧海一粟,

但他也实在不情愿让阮莹莹守在这腥臭的井边。

  殿外风清气爽,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宋香指着远处的几块五头,道:“咱们到那边坐一会儿吧,看阮小姐的神情,我便

知她已有破阵之法了。”

  阮莹莹抬头看看天,道:“坐什么,时间紧迫,咱们就在这里说吧。”

  她顺手拣了根树枝,在地下画了一个圈,道:“这五行蛇阵在阵法上也没什么稀奇,

《洛书》上早有记载,黄五居中,上紫九、下白一。左碧三、右赤七。似这样简单排

列。”

  她在地上点点戳戳,画出了五行的顺序,然后用九条弧线将它们联接起来,讲解道:

“根据阴阳动静变化,五行又可互为转化、互为支持,象这样……

  “然此五行之间,虽相生相扶,也并非无懈可击,金、木之间便有询环差,其中又

以木最为薄弱。

  “你们看这阵法,它与水、火互为支持,却远离中土,又与金之间有一彻环间隔,

倘受攻击,金、上为补足水、火所留空位,无法迅疾支持,否则阵法将大乱。

  “所以若以人布阵,此阵中应尽先精兵强将,方能补足空虚。

  ‘担这蛇阵却在这方面犯了一个大错,我方才看五蛇游动,以黑的玄水君为最弱,

其次便是这青木君。

  “这并非是布阵者大意疏忽,而是天意如此。五蛇按颜色、五行排列,这青木君居

末次,任何人也无法改变。

  “倘将五蛇顺序变动,又停了五行,阵法只能更糟。

  “况这青木君也可谓外强中干,在表面上看,五蛇之中属它最为灵动,所以不仅不

识五行阵的人不会先选立下手,便是识得此阵的人,见它以强补弱,也会避实就虚,先

去攻击看上去略为瘦弱的兑金君。

  “因为金在五行中也较薄弱,加上它的外貌,使人很容易选中它

  “其实它在五蛇中,却是最强。最毒的一种,攻击它,无论功力多强,也难一击奏

效。

  “五行阵化生便捷,岂容你组织二次攻击?一击不中,后果可想而知。”

  万家愁听得背上微微沁汗。

  他选中的首攻目标本来是这兑金君。

  因为兑金君的确看上去比其它几条蛇容易对付些。

  他拍拍额头,道:“好险,芷玲,今日若不是你指点,我定先攻那兑金君。”

  阮莹莹抬眼撩了他一下,纠正道:“我叫阮莹莹。”

  万家愁心里一顿,颇有些不舒服。

  不知怎么,一旦想起面前这个女人的真名叫阮莹莹时,他的心中就感到有些陌生。

  他也知,名字不过是人的一个代号,阮莹莹也好、吴芷玲也好,她还是她,并没有

什么改变。

  就象他自己过去叫竺东来、现在叫万家愁一样。

  可这种感觉就是挥之不去。

  阮莹莹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抬头看看天,淡淡地道:“现在已时刚过,稍等一等,

正午时分是那蛇阵最薄弱的时候,不知你以什么破解?”

  万家愁愣愣,从怀里掏出天蚕丝来,道:“我想用这天蚕丝。”

  阮莹莹眼睛一亮,道:“嗯,这天蚕丝果真是破这五行蛇阵的一件奇绝兵器。你记

着,此一去必须一击成功,只要破掉青木君,五行阵便已乱,其它几条蛇,任他再凶,

以你的神功,也不足为虑了。”

  万家愁道:“好吧,我记着。”

  阮莹莹看他神情快快,顿顿道:“万公子,找到庄教主之后,你还想干什么?”

  万家愁没有想到她在这个时候会提出这个问题,愣了一下,道:“我么,自然是去

神农架赴沈公子之约。”

  看了看阮莹莹,又道:“当然,如果你不想我去的话,我就不去。”

  阮莹莹道:“为什么不想?咱们三人之间的事,总该有一个了结。”

  万家愁心中一震,问道:“用武功么?”

  阮莹莹笑笑:“不用武功,你说用什么办法呢?”

  万家愁瞠目结舌。

  是呀,不用武功,用什么办法呢?

  他也知,这办法并不好,可实在又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来,搔播头,道:“你放心,

我不会输给他。”

  阮莹莹眼里满是笑意,看着他道:“能不能输给他还看你这一次能不能回来,你若

不能顺利回来,还谈什么比武?”

  万家愁听她一激,神色大震,道:“只要你对我有信心,我一定能回来。”

  阮莹莹笑道:“对于你,我从来就没有失去过信心。”

  她这一笑,宛如一缕春风,沁入了万家愁的心田,他站起身,道:“怎么样?可以

去了吧?”

  阮莹莹看看天,道:“去吧,别忘了,我们在外边等你。”

  万家愁郑重地点点头,向大殿里走去。

  宋香看着阮莹莹,道:“还是你有办法,能那么快叫他振作起来。”

  阮莹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宋香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她明白,阮莹莹方才那番话,纯粹是为了鼓励万家愁所发,其实,她的心里,一定

特别惧怕神农架上的那一场决斗,哪一个女人,愿意看看自己深爱着的两个男人生死相

搏呢?

  更不用说还把自己当做赌注了。

  这样的尴尬局面,凡是看得起自己的女人是都不希望出现,也绝不会接受的。

  可万家愁竟然相信了她的话。

  男人啊,对自己的能力往往估计的更高。

  可话又说回来,如果一个男人不相信自己,又有哪一个女人会爱上他呢?

  她很想安慰一下阮莹莹,却又觉得无话可说。

  阮莹莹现在已顾不得自己的烦恼了,站在殿口,紧张地盯着万家愁。

  此刻,万家愁已经又来到了井边。他深手到怀中,摸出哑婆婆给他的天蚕丝,抖开

一段,做了一个活节,量好尺寸,将蚕丝系于井拦边,腾身一跃,退飞到井口,冉冉落

于井底。

  井底蛇丘突然散落,众蛇围在万家愁身边,扬头吐信,作势慾攻。

  万家愁暗运神功护体,却将杀机严藏,一丝不露。

  果然有蛇当先来啄,蛇信触在看不见的气墙上,无功而退。

  万家愁抬头,向井口观望。

  那条黄色大蟒封在洞口,如石柱一般,因万家愁没有举动,它也未动,将头藏在井

圈一个缺口中。

  万家愁算准方位,轻轻拂动天蚕丝,调动一下活节。

  那是他在密林中生活时学会的技艺,用来套鸟百发百中,只要有猎物钻进去,越挣

越紧。

  调好之后,倏然出手!

  食指一点,啼啼几声,指力激射,身侧六七条毒蛇被弹飞,地上蛇阵大乱。

  果然依前所见,那根撑在井口的黄色粉柱突然挟着腥风巨响,缩回地上,向西北方

退去。

  他知道五条怪蛇该出现了。

  果然,在靠近石壁处,黑的玄水君、红的离火君。黄的黄土君、青的青木君、白的

兑金君一齐游了出来。

  万家愁见青瘦的青木君正入圈套,纵身而起。

  一脱重围,回手啼啼点出两指。

  五蛇骤受攻击,窜身换位。

  它们以金木水火土五行排列,一换一转,立成铰杀之势,将井底封得无一隙可入,

毒雾氛意,自井口二尺以下已无旁类存活之余地。

  但万家愁此时已身落井边,拉起天蚕丝,向上一甩!

  青光一闪,青木君被他从井底钓出,摔在洞顶,啪的一声,回落地上,却依然无恙,

扭身慾扑。

  万家愁手腕一抖,又将它甩向棚项,待它摔落,复又科起,如是五次,突听“叶”

的一声,青木君头额破裂,毒汁四溅,腥臭表天。

  万家愁以神功护体,安然蹿出洞外。

  门外宋香见他钓蛇出来摔打,也有防备,领着阮莹莹避开洞口,未受侵袭。

  万家愁折来几根毛竹,宋香与阮莹莹帮着清去枝蔓打通,接在一起,探到洞底。

  他深吸一口气,猛然一吹,急忙闪身。

  洞内青雾排出,万家愁与来香一前一后将阮莹莹护在中间,挥掌推开毒雾。远处树

上,嗽脉鸣叫的几只鸟突然呼声,抖落于地。

  待毒雾消散,万家愁只身走入洞内。

  这蛇神殿里依旧腥气扑鼻。

  站在井栏边观望,不由得浑身一惊。

  井下数千条毒蛇竟然全被青木君的毒气蒸死,且根根挺直。

  这些死蛇聚在一起,竟比活着的时候还要阴森。

  只有那玄水君等四条巨蛇还安好无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情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