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03章 猿人

作者:司马翎

从山腰迄通而来的大道,到了这山脚下,变得平坦而又宽阔。

一个梳着两条长辫子的小女孩,在路上望了一阵,便跑回路边的一座卖茶的草棚内,兴奋地叫道:“奶奶,有客人来啦,有客人来啦!”

坐在板凳上的老妇人正在缝补一件夹祆,嘴巴里轻轻哦了一声,头也不抬。

小女孩很懂事地道:“我瞧瞧菜还热不热。”

她只有十岁左右,但口气已显示出地久惯这等清苦生涯。

老妇人摇摇头,道:“太阳还未下山,人家还可以多赶一站,哪会在这儿歇脚?等晚一点吧,要是还有客人经过,那八成要在新市过夜,咱们才有生意……”

小女孩满怀希望地道:“这可不一定,从前很多客人都进来喝杯茶,吃点果子……”

她好像永远不会失去希望,眼睛直往大路上瞧。

老妇人轻叹一声,实在不忍心使她沮丧。

从前那些日子怎会再回来呢?

她心头泛起苦涩的味道。

那时候离她这儿不到两里路,便有一座驿站。

因此傍晚赶路至此的客人,总会停下来喝杯茶,略事休息,顺便问问驿站的情形。

但自从这驿站关闭,所有的人都搬到十里外的新市,那个小镇越来越繁荣,但这儿却越来越荒凉了。

车声蹄声已隐隐可闻,她也不抬头张望。

直到车马声都消失了,她才吃惊地放下针线,向门外望去。

只见棚前出现一辆轻便马车,另外还有六名骑士,可不都停在门口!

骑士们纷纷下马,有老有少,都带着兵器,涌入棚内,各自找板失坐下。

却空着当中唯一的一张旧木桌,一望而知这座位是留给马车内之人的。

老妇和小女孩对这些带兵器的骑士们可一点都不惊异,在这大路边卖茶水多年,这等人物已见得太多了。

可是等到马车内之人走入棚内之时,她们可就瞧得呆了。

原来进来的是个长姚身材的美貌少妇,走起路来如风摆杨柳,袅袅娜娜,煞是好看。

她往空着的座位一坐,其余的十二道目光仍然都集中在她身上。

她可一点也不在乎,眼波流转,跟所有的男人都对瞧上一眼。

片刻工夫,人人手中都端着热茶,桌上也有干球果子。

美貌少妇目光最后落在左边靠近她的男人,此人是唯一穿着长衫,年纪最老约是五旬左右。

“张大哥,不是说好赶到新市,歇一口气再赶一站么?”

她的声音娇娇悦耳,但还比不上她的表情那么迷人。

所有的男人似乎都爱瞧她撒娇说话的样子,个个浮起轻薄的笑容。

那长衫老者也迷着眼睛瞧她,道:“对呀!但咱们翻过这座山之时,好像有点不对劲。金娘子,我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一段咱们得小心一点。”

他斜对面是个虬髯劲装大汉,背插一柄大刀,身材魁梧。

他洪声插口道:“张老大外号赛君平,目下又是咱们大伙儿的军师,相信他的话绝错不了。”

另一个瘦瘦的中年人,目光阴骛,凝视那美貌少妇,道:“金娘子,你说呢?”

金娘子嫣然一笑,露出齐整洁白的贝齿,应道:“刘二当家的这一问,敢是心头信不过张大哥么?”

赛君乎张老大冷哼一声,金娘子目光转向他,又道:“张大哥,只不知你觉得不对劲之感是不是意味有某种灾难?”

她一下挑拨得这些男人互相仇视火冒,但一下又使大家全部转移了注意力,暂时抛开私人的怨恨,这等翻云覆雨的高妙手法,虽然只露了一鲜半爪,却已足见厉害了。

赛君子张老大点头道:“正是如此,咱们翻过那座山头之时,使陡然感觉到似是有人遥遥监视着咱们。在下虽是留神再三的查看四下,说来惭愧,竟然无法瞧出蛛丝马迹。”

他的话乍听似是不合逻辑,但久涉江湖之人,却都晓得每每有这等心灵感应之事,尤其是出自这个小集团的“军师”口中,他若非很有把握,岂肯轻易说出?

这回那刘二当家居然也默然无声,金娘子知道再也不会儿有人怀疑了,便道:“既是如此,张大哥对此可有什么高见?”

张老大沉声道:“高见可不敢当,在下却是联想起一个人,所以生出不知如何应付之感!”

“哦!这个人是谁?”

金娘子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难道以我们这么多的人,还怕对方一个人不成?”

突然间所有的人都不做声,目光都集中在金娘子面上,气氛透着十分古怪诡异。

过了一会儿,她微微点头,似是自言自语地道:“原来你说的是他,哎呀,老天爷,我们可别碰上这个怪物才好……”

另一个白腥腥的劲装大汉道:“咱们往回走行不行?最了不起兜个大圈,多走半个月时间,总比碰上那怪物好些。”

“来不及了。”

张老大显得有点沮丧:“据在下细细查访的结果,有不少人都在事前生出被监视之感。咱们若是被他看上,往前走和往后退都是一样,除非咱们自问跑得比他快。”

他停口迟疑了一下,又道:“但纵使咱们跑得很快,可也不能单凭这一点臆测,大伙儿便没命地逃跑啊。试想若是传出江湖,咱们这几个人还能混么?不行,逃跑不是办法,须得另寻别的法子不可。”

罗胜道:“张老大咱们全都瞧你的啦。”

“在下也没有别的法子好想,只好釜底抽薪,尽量减少损失。”

张老大说得胸有成竹的样子,人人都大感兴趣地望着他。

“咱们除了性命之外,还有什么好损失的呢?”

张老大发出问题,却没有一点要别人回答之意。

“可以损失的,不外是财物和名誉。财物对咱们来说,不算要紧。那么要紧的便只有名誉了。”

众人全都点头赞同,刘二当家道:“咱们大伙儿约好,不管是发生什么事,往后都不许向任何人泄漏一字,只不知金娘子和诸位兄台意下如何?”

人人都出声附和,张老大却摇头道:“不行,咱们大伙儿虽是只字不提,但可禁不住别人的嘴巴。”

金浪子代众人提出心中疑问,道:“别人是谁?那怪物么?他怎会传扬咱们之事?”

张老大道:“在下不是说那怪物,而是说万一发生事故之时,恰好有人看见,咱们的秘密便藏不住了。”

“这话果真有理。”

罗胜用宏亮的声音道:“那时候咱们大概没有余力去禁止任何人不得泄秘啦。”

他心中一急,不知不觉站了起身,差点儿把简陋的长木桌碰翻。

但这时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的毛躁举动。

“在下有个计较,大伙儿瞧瞧行得通行不通。”

这张老大果然是军师之才,早已有了办法。

“咱们若要被别人瞧不见,那就只好躲得远一点,千万别投宿在市镇的客店里。”

这话听来平淡无奇,其实却蕴含着老江湖的宝贵经验。

因为人们每逢预知将会碰上可怕的敌人时,必定会不知不觉地往人堆里钻。

他们往客店投宿,自是正常的反应。

可是敌人既是高来高去的人物,客店的墙壁和门户焉能阻挡得住?

反而让“别人”看见而无法保持秘密。

靠门边一个矮个子起身道:“张老大,距这里不远有个荒废了的驿站,兄弟今年春天曾经落脚了一夜,还可以遮蔽风雨。”

金浪子忽然变得很轻松,格格一笑,道:“蔡青兄,你今年春天落魄得连客店也往不起么?但我听说你一向是富甲一方的财主呀!”

蔡青道:“金娘子别取笑了,兄弟那回也是另有原因,才跑到那驿站对付了一夜…-··”

没有人显出有意思听他的解释,因此蔡青得识趣地煞住话头。

金娘子道:“麻烦吕滔兄问~问这茶棚的老婆婆,若是时时还有人到那驿站对付一夜,我们便另找地方。”

那白面胜汉子应声过去向老妇人问话,问后回到座位,说道:“她说很久很久以来,都没有人再去歇夜了。听说那儿空得太久,这~两年来还闹鬼呢。”

众人都不表示意见,其实“闹鬼”这句话,连他们这等老江湖也微微毛骨谏然,大是不愿招惹。

张老大却道:一那好极了,咱们今夜便在那驿站过一夜。即是传说屋子不大干净,定必无人胆敢前往。”

金娘子笑道:“那可不一定,有些外地过路之久不知此事,还不是冒冒失失地住上了,蔡青兄最近也过了一夜,只不知半夜里听到什么古怪动静没有?”

她的态度似乎更轻松了,竟然找起蔡青的开心。

白面膛的吕滔却道:“张老大,那驿站也不妥当,除非咱们先把这个老婆婆,小女孩都灭口,那才万元一失。”

灭口就是杀死她们婆孙二人之意,这吕滔说来有如闲谈一般,别人听了亦全不惊怪,可见得这等杀人灭口之事,在他们看来稀松平常之至。

张老大摇头道:“现在不行,明儿教她们早点起来,到驿站瞧瞧咱们,说不定咱们还要她们帮忙像抓葯啦,弄点东西吃啦。总之,她们目前还有用,一切等过了今夜再作打算。”

众人都会意地点点头,那吕滔随即掏了一块银子给那老妇,教她婆孙两人明晨到驿站一趟。

那座驿站规模不小,宽大的前院两侧有马厩车房,房子本身有驿站、官员工役的办公处所和宿处,几座宽大的通间,一座单独的院落,这是专供过往的贵客全家占用的。

这些房子大都显出破旧失修,到处网封尘积。

金浪子等人选中了那座院落,因为院内的几间房间和厅堂还算完好。

他们趁着夕阳余晖犹在,迅快把厅堂略一打扫,便聚拢在一起。

金浪子首先道:“我们一共七个人,这一路上还是第一遭遇事故,以后能不能共事下去,就瞧大家这一回能不能同心协力了。张老大有何计较,便请告知大家一声。”

她虽是美貌女子,平时又喜欢卖弄风情,说句话也嚷声嚷气的。可是现下态度口气明快决断,颇有女中豪杰的风采。

赛君子张老大环顾众人一眼,才道:“今夕无事则已,若然有事,定必不是咱们之中任何一个人能单独应付得了的,这话想来大伙儿都不反对吧?”

他停歇一下,发觉除了金浪子之外,人人都颔首承认,登时心中有数,便又道:“在下认为今晚若是有率的话,表面上似是运气不好,可能耽误了咱们的计划。但事实上这正是咱们这个小集团一夕成名天下知的绝佳机会,咱们定须把握住这个机会,不可错过。”

人人都不禁露出狐疑神色,那目光阴骛的刘二当家道:“张老大,咱们把握得住这机会么?若是如此,咱们何不干脆搬到市镇歇宿,也好教别人给咱们传扬传扬。”

张老大立即遭:“咱们成功与否,尚未可知,是以秘密一点上算些。咱们如是成功,各位别怕世人不知,在下担保不出十天半月,天下南、北十三省江湖全都震动,咱们立时变成武林最有名的人物。”

他口中的话虽是豪情飞扬,但眼光中仍然露出谨慎之色。

“咱们的胜算只有一个,但由于咱们之中有一个金浪子,这股算就比别人大得大了。”

其他所有的男人居然都不提异议,可见得人人心目中,这金娘子的份量果真不同。

他们迅快商量了一下,一阵步声传入来。

众人侧耳聆听了一下,便都不再注意。

眨眼间来人一直走入厅堂,乃是金娘子的车夫小许,这小伙子范黑精壮,双手捧满了东西,却是刚刚奉命骑马到新市去购买回来的食物,以及灯炮等。

天黑掌灯时,众人正要各自调息养神,突然一阵众马嘶鸣之声,冲破了无边黑夜的沉寂。

小许第一个奔出去。

金娘子等众人互相钻然顾视,大家会心地点点头,便齐齐抓起兵刃,迅快涌出。

马厩里火炬未灭,但马群却騒动得相当厉害。

小许已经逐一查看,顺便抚拍那些马匹。

众人也查看过四下,毫无异状,当下集中在马厩门口,吕滔道:“咱们这些坐骑,全是千中选一,又久经训练,若不是受伤负痛,断断不会这个德性。”

张老大肯定地道:“坐骑没有受伤,但却被怪异之物所惊,瞧,小许检查不出任何伤痕!”

眨眼间小许奔了过来,面上满是迷茫之色,道:“牲口都没受伤,不知被什么物事骇着了。”

金浪子故作平淡,道:“牲口半夜受惊,乃是常有之事,何须大惊小怪。”

小许拼命摇头,道:“不,小姐。这儿都是训练过的长程健马,若不是十分古怪可怕的物事,不会把它们骇成这个样子。”

“那么依你看来,是什么物事呢?”金娘子问。

‘积最好讲得有点根据,别离了谱。”

“小的可说不上来。”

小许不假思索地应道;‘胆小的知道不是被人骏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猿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