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06章 落败

作者:司马翎

猿人心中尽快转念忖道:“这六大高手功力悉敌,经验丰富,此攻被守,首尾兼顾,实是严密坚固无比,若从刚才拼搏过的五百招看来,他们各负奇艺绝技,难分高下,是以使人有无懈可击之感。可是他们六个人的武功绝对不可能一般高下,我只须查看出他们的强弱长短,便有击破他们六大高手联手之阵的胜算。如若查看不出这点,久战之下,我只怕连逃生的机会也没有……”

这念头在他心头只不过一掠而过。

他念头方落,突然脑际灵光一闪,不必多想,登时把这六大高手的强弱高下分得一清二楚。

像这种武学上的题,尤其是涉及活动的对象,而又计有六人之多,实是复杂得比五星度还甚,除了猿人这等具有宗师身份之人,谁也休想理得出一点头绪来。

但听猿人长啸之声倏起,撕破了黑夜的沉寂。

只见他长臂连连摇动,指东打西,霎时间与那六大高手激斗做一团。

圆音大师等无不全神贯注,严密攻守。

六个人虽是各占方位,互有远近。可是每一个人的进退,都与其他的五个人紧紧扣住,生像是一个人化出六个身子,心念互通,是以不论是抢攻或援守,都浑如一体,全无丝毫空隙。

但六七十招之后,圆音大师心灵中首先出现警兆,眸子一闪,但见同阵的五人当中,那铁胆包啸风也双眉深锁,显然也是心有惕凛。

圆音大师心下大为凛然,心想那包大侠不知是不是与我一般,发现那猿人这回出手,味道全然不同,大有成竹在胸之慨。

而且奇妙着层出不穷,使我们六人联手的好多招威力化解于无形。

若是这样耗下去,纵是再拼斗一两千招,我们还是无法合力施展那三才连环杀手……

要知圆音大师虽然不是在武功上高于其他的人,但他在少林寺修练数十年,观遍本寺千百种奇功秘籍,乃是承继达摩祖籍佛门降魔心法嫡传之人,至于林虚舟。钟无垢。李玉真等,都不过是从少林分出去的家派,虽说绝学造诣亦在武林大放异彩,但见识胸襟,终比不上圆音大师。

另外那冀北名家铁胆包啸风,他一身武功渊源,乃是中原数千年流传下来的绝学,是以不受少林武功围限,见地另有境界。

因此他也感觉出猿人这一回动手,与早先那次的微妙区别。

但他智慧识力略有不及圆音大师,是以还未有具体的概念。

他们七个人又封拆了百余招,在旁人看来,他们当真称得上动如风火,静如山岳。

尤其是六大高手以移形换位的上乘身法交错攻守之时,几乎连人影也看不清楚,只觉眼中一花,这些人都换了方位。

圆音大师已隐约算得出他们将在何时遭遇何种命运,但这等形势,在他却有心无力,难以力挽狂澜。

这位少林高僧弹精竭智找寻对策,几乎为之呕心沥血,可是猿人隐隐控制了局势,使人有如身在命运之神的樊笼内,全然无法自主那种无可奈何之感。

他在万般无奈之下,忽然转眼向阮云台望去。

这原是无意识的动作,压根儿没有指望阮云台能够怎样。

目光到处,只见阮云台仰崖而立,仰头向天,身子动也不动。

圆音大师在印象中晓得他已经这样地站了很久,只不过一直全神对付猿人,能分得出来的少许心思,又用在如何扭转这局势上面了,是以直到这刻,才觉得奇怪,心想:际先生走出凹洞外面,已嫌大意。

何又仰首凝望?

这位高僧灵台澄明如镜,念头到此处,忽然有悟于心,登时收拾起一切妄想杂念,全力用在这场有生以来最艰险的拼搏苦斗上。

阮云台瞧也不瞧众人一眼,迳自仰首望天,凝神思索。

他的辛苦忙碌一点也不逊于圆音大师,唯一的区别是他用心灵而不是肉体的活动而已。

在这短短一盏热茶时间之内,阮云台几乎已压榨出每一滴智慧,推算这场古今难再的大战的变化和结局。

目下他对猿人的情形更了解,已有足够的资料让他施展心算神通了。

他终于从黑暗虚空中收回了眼光,轻轻吁一口气,情不自禁地举手抚摸鬓发,忖道:明儿揽镜自照,这头上必定再也找不出一根黑发啦……

这一阵自怜的伤感乍现即隐,阮云台微微探一下头,好像用这动作抛开那阵伤感,接着振起精神,转眼向战圈望去。

那些风驰电掣如兔起骼落的人影,在黑暗中瞧得他眼花擦乱。

当下举步奔去,直八庙内,旋即带强烈的光亮奔出来,原来在他手中,高擎着四支熊熊火炬。

他把火炬分插在战圈四周,相隔虽远,但这些光线已足够照亮二十文方圆的地面。

圆音大师,阮云台站在一支火炬边,与战圈相距不过是三四丈之远,高声说道:“敢问天道众生寿命长短不同,大师属何天寿?”

这话问得没头没脑,甚是古怪。

偏偏圆音大师能够回答,应道:“善哉,贫憎若有刀利天寿,已是心满意足了。”

众人之中,只有钟无垢皈依旁门,深通佛经,是以大约知道一点意思。

她只知道在佛家经说中所谓无道众生乃是指居于欧界、色界、无色界等二十八天的一切众生。

所谓慾界天是指四大王天、刀利天、夜摩天等六天。

色界天是梵众等十八天。

无色界天是空无边处天等四天。

至于刀利天之诸,一生寿命则是居于千岁。

但这刀利天却是以人间的一百年作为一昼夜来计算。

钟无垢身为佛门弟子,可一点也不明白阮云台何以会突然向圆音大师问起这等问题,不过她对于阮云台的博学多闻却暗暗佩服之极。

只听圆音大师反问道:“阮施主这一问从何处来,从何处去?”

阮云台应道:“来时乘般若船,渡生死海。去处要寻阳罗尼也!”

他们在这等死生相搏之际,忽然谈起禅机,使人不禁泛起了不合时宜之感。

那圆音大师虽是分心说话,但猿人显然也不敢轻轻放过阮云台的每一句话,是以也用心听想,故此局势一仍旧贯,毫无变化。

众人当中只有钟无垢暗暗思道:“阮先生回答的意思是他乃是乘智慧之船而来,渡过生死之海。去处则要寻陀罗尼。这陀罗尼乃是经文译音,意思是说秘密咒文,莫非阮先生精通密宗神通,当真有秘密咒文可以对付这万里飞猿?”

她的胡思乱想也不算怪诞无稽,一则密宗有这等惊世骇俗的神通手段。

二则这万里飞猿一身武学已臻化境,除非用不可思议的力量,谁能击败得他?

圆音大师目光不再动,转而一味凝视猿人,口中说道:“还望阮施主不吝指教,以启胸中茅塞。”

阮云台道:“大师好说了,不才昔日曾阅一经,经中有云:方有迷人,以东为西,以西为东,以南为北,以北为南。世之迷人亦同此。世有三,一者狂,二者痴,三者疯,此等人,手执利剑,慾研东而所西,慾裕南而所北,若先去此狂痴疯病,天魔得大自在。敢问大师,这段经文出自何经?”

圆音大师应道:“本文出自十住经……”

他忽然陷入沉思中,以致众人立时感到猿人压力大为增强。

钟无垢实在忍不住了,道:“阮先生好像记错了,未后的两句,十住经中断了没有?”

她以为圆音大师因这两句而迷惑寻思,是以赶快指了出来。

局势虽是突变的,猿人强而六大高手弱,但在阮云台眼中一时还瞧不出来。

他大概自知在武学修为方面,看不透这等至高境界的微妙变化,故此他根本不查看战况,朗朗说道:“林真人,李真人,请问你们目下是不是感到敌人压力大增?”

猿人直到这时总算听得懂他的话,不禁长啸一声,傲然应道:“当然啦,你若再多说几句,他们败得更快,妙哉,妙哉,哈…··”

只见他两条金毛闪闪的长臂如灵蛇掣动,眨眼之间,好几次险险把林虚舟的长剑,李玉真的佛尘夹手夺过来。

原来林李二人也忽然凝目寻思,是以攻守之际,不免微见涩滞。

强弱之势渐渐明朗,那六大高手当中,少林圆音大师,武当林虚舟道人、华山的李玉真等三人,显然被阮云台的言语扰乱了心神,故此招式气势都大不如前,变成六大高手联手大阵中较弱的三环。

那万里飞猿何等厉害,寻隙伺虚连番猛攻,只见他勾、拍、拿。摘,手法越来越奇泥幻变。

但十招之中,倒有六七招是向钟无垢。包啸风、陆天行等三人攻去,这一来圆音大师等三人反而不大感到敌人的压力。

钟无垢首先遇险,猛被猿人巨掌迎面攻入,直拍七窍要穴。

此时钟无垢招式用老,腰间一片空虚,全无劲道,故此无法弯侧或仰退以避过敌人这一击。

若论整个形势之中,其实钟无垢并非最弱的一环。

她本是攻完一招之后,正要变攻式改为守势时,被那猿人强攻硬搏的手法迫攻入来。

而此时恰是圆音大师、林虚舟和李玉真发动攻势之时。

照理说猿人应该选择圆音大师等三人之中猛攻下煞手才合理。

因为一般说来进攻时方可易出可乘之机,采守势的招数定必十分严密,若要强攻进去,势必多耗气力而又不易成功。

是以猿人目下舍易而就难,大是超逾常理。

虽然在武学领域中他已是宗师身份,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只是在基本原理上来说,他已经犯了错误。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短迅时间中发生的事,那六大高手包括钟无垢在内,都清清楚楚知道猿人这一掌必击中钟无垢,以万里飞猿的功力,这一掌拍上了身,后果如何,不问可知。

圆音等三大高手在这瞬息之间,一齐下了决心,那便是不再分心分力去抢救钟无垢,唯一可做的便是抓紧猿人犯了错误的机会,全力攻去。

换言之,钟无垢的结局已无法挽回,所以他们已用不着多管,管亦无益。

不如抓住这千载的机会,合力收拾了猿人,也好智钟无垢报仇泄恨。

只见圆音大师袖影翻飞中,双拳挟着刚猛无传的劲猛力攻过去。

林虚舟的松纹古剑振腕刺出,剑尖幻化成五点棉花形的寒星,发出嘶风之声,剑势快如闪电。

李玉真的银丝拂尘上每一根银丝都抖得毕直,宛如一大蓬长达两人的银针,罩住猿人胸侧要害,无声无息地电射敌人。

他们三人这一施展全力,招数奇奥辛辣,气势畅须凌厉,大有一往无前,目空天下之概。

猿人瞧了一眼,便已全盘了然于胸。

心中不禁又凛惕又后悔,因为这一刹那间他才猛然彻悟自己终究失算于场外的智慧仙人阮云台。

目前这等凶危惨烈的形势,敢情是此人一手导演而成。

要知这猿人已上窥武功至深至微之境,故此这等生死胜败,与武功有关的问题,不论何等曲折奥妙,只要寻出一点线索,登时如电光一闪,照彻山河大地,全部了然于心。

目下正是如此,他从圆音大师等王大高手的气势中,感觉出强大无伦的杀机以及无可挽回的决心,循这一点线索,立时勾剔出前因后果。

这便是,圆音等三大高手乃是由于钟无垢的行将立毙他拿下,所以激起这等可怕的决心杀机,人人放手施为,绝不迟疑反顾。

再追究钟无垢之所以会陷入必死之地的原因,却又是因圆音等三大高手使然,如果他们不是在这三十招之内,攻守都稍稍迟滞了一点,则他们在五七百招之内,绝无一人会遭猿人毒手。

由此看来,圆音等三大高手,步调齐一地松懈了十招,可知非是无心,实是有意放慢点,以便让猿人有余力向钟无垢、陆天行、包啸风三人大施压力。

故此当圆音等发现局势失去控制,那钟无垢竟然难逃一死,这一来他们无不大为内疚,杀机因而格外强烈。

上述的部份只涉及圆音等三人,另一部分于阮云台有关的便是那圆音大师等三人之所以会步调齐一地故意放慢了招数,完全是阮云台作的怪。

那阮云台最先是向圆音大师大谈弹机,别人虽是听不懂,但圆音大师有问有答,分明悟得其中深意。

最后阮云台还分别向林虚舟和李玉真这两人问了一句话,从这时间开始,圆音等三人便放慢了步调。

若是换了别人,纵然获得了这许多线索,仍然无法猜出阮云台的什么妙计。

只有猿人心中明白,原来他早先找寻击破六大高手联阵之法,乃是根据阮云台受困之时,这六大高手的不同表现中,察觉敌方六人武功火候虽是差不多,但在灵机才智方面,却是圆百、林虚舟。李玉真等三人略高一点。

那时候只有圆音等三人能够立刻不着痕迹地暗助阮云台,使阮云台脱了险。

猿人一找出这六大高手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落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