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07章 疗伤

作者:司马翎

  万家愁道:“用不着试啦,何必糟蹋东西。”

  吴芷玲哀求地道:“万大哥,我的葯当真灵效无比,你就试一试吧。好不好?”

  万家愁感到拗她不过,终于点头答应了。

  吴芷伶登时笑容满面,十分开心。

  她拿起葯瓶,凑近一点,欣然遭:“先让我瞧瞧伤口……”

  万家愁道:“等一下,这套猿皮……”

  吴芷玲道:“要不要我帮忙?”

  她瞧来瞧去,都找不出猿皮接缝之处,因此不晓得该怎样帮忙他脱掉。

  万家愁道:“那就有烦你把我的衣物拿来。”

  他指指对面洞壁右上方,又道:“搬开那块五头,有一个包袱

  吴芷玲讶道:“你的包袱么?你几时藏在那儿的?”

  她没有浪费时间,一边问一边起身行去,但见在距地面五六尺的壁间,那儿有一道

凹槽。

  她试着推凹槽中的一块五头,果然推开了。

  这方石头堵住一个径尺的洞穴,她伸手揪出一个蓝色包袱,迅即提到他面前。

  万家愁用粗大的毛茸茸的双手,打开包袱。只见里面有贴身的内衣,一套深蓝色短

外衣,鞋袜等物一应俱全,还有几封银子。

  此外另有一个制作精致的小革囊,不知装着什么东西,甚是鼓满。

  “你还没来此之前,我已经住在这里了。”

  万家愁道:“如果我不是有事离开了好几天,你老早就被我骇跑,哪能住进来。”

  吴芷玲道:“这话甚是。但我找到这儿的时候,洞口没有一点遮拦,也没有被人居

住过的痕迹。”

  “我一向不留下痕迹,好在也没有野兽敢闯进来。”

  吴立玲想起他能随手拗断碗口粗的木头,对他这话完全相信,便点点头。

  只听万家愁又道:“但我做梦也想不到被人占据了我的居处,而且还是个女的。”

  吴芷玲目光转到他肩上的伤口,随口道:“将来说不定还有别的人找到这儿来……”

  万家愁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冷冷道:“你何以知道会有人来?”

  他估计随手一掌,定可把这少女立毙当场,就算有人现身抢救也来不及。

  吴芷玲仍然在瞧他的伤口,一面应道:“那些恶贼们一个比一个厉害.说不定会搜

到这儿来。”

  “什么恶贼?”

  他口气和缓一了许多,因为他的仇家对头诚然厉害,却不能加以“恶贼”之名。

  “他们帮施敬德的忙,专做坏事。”

  她曾经提施敬德之名,乃是她的杀父仇人。

  “原来如此,哼,若是有人找到此地,休想活着离开。”

  “不行,不行。”

  吴芷玲连连摇头。“他们个个武功强绝一时,不是普通的武林人

  物。我们最好躲得远远的,别让他们找到。”

  万家愁道:“他们的武功怎样高明法?”

  吴芷玲抬眼打量他一下,道:“他们其中有些练功数十年,内外兼修,厉害得不得

了……”

  要知内功之道,除了天资颖悟之外,定须讲究火候,修练年限越长,功行越深。

  而这等内家最高手擅长对付的是天生有几斤蛮力之人。

  像万家愁这种力大无穷之人,虽然可以力搏狮虎,可是终究年事尚轻,碰上数十年

精修苦练的内家高手,正好遇上了克星。

  这是武学上颠扑不破之理,万家愁自然懂得。道:“原来如此,只不知他们在江湖

上有没有名气?”

  吴芷玲道:“有些很有名,但也有些罕得在江湖走动,所以没有名气。”

  万家愁大感兴趣,道:“哪一天若是有机会碰上,我倒要看看当今武林中还有些何

许人物!”

  他说得虽是平淡,语意却豪雄之极。

  大有睥睨当世目无余子之概。

  吴芷玲秀丽的脸上泛起优色,轻轻道:“你最好别招惹他们,先把伤养好了再说。”

  万家愁听她提及伤势,登时大大泄气,不觉叹一口气,道:“你说得也是。”

  吴芷玲道:“那么你快把猿皮脱掉,我好敷葯。”

  万家愁道:“我试一试看。”

  吴芷玲道:“万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万家愁道:“这套猿皮可不容易脱掉。”

  “是不是要设法割开?会不会割伤你自己?”

  她直到现在为止,还瞧不出猿皮接缝之处,所以猜想要拿刀子割)于。

  万家愁道:“用刀子割得开就好啦。不信你用剑所一下看。”

  吴芷玲当然不肯乱试,万一砍伤了他如何是好。

  当下问道:“那么你肩上的伤势呢?不是被剑刺伤的么?”

  万家愁道:“那又不同,因为这个用剑刺伤我的,他的剑术天下无双。”

  他缓缓抬起左臂,露出胁下部位,又适:“你瞧,这边也有伤势。”

  他胁下的长毛已被沁出的血凝结成一块,看来伤势之严重,不下于肩上那一处创伤。

  吴芷玲大惊道:“这儿被什么兵刃所伤的?现在痛不痛?”

  万家愁道:“那是一种奇怪的兵刃,道士常用的拂尘你见过吧?就是这件东西。”

  吴芷玲迷惑不解,问道:“那柄拂尘一定有些古怪,平时能不能用来拂去蚊纳蝇虫

呢?”

  万家愁道:“当然可以,虽然尘尾是用银丝编扎的,可是跟一般的挑尘一样。”

  吴芷玲寻思一下,才道:“既是软物,如何刺得穿你这件猿皮?”

  万家愁道:“因为这人也是天下无双的高手。”

  这话说来简单,却不易令人置信。

  吴芷玲道:“那么你碰上的对手,都是天下无双的高手了?”

  万家愁点点头,眉宇间不禁泛起郁郁之色。

  他并不是害怕对头厉害,而是想到这些人武功虽高,终究跳不出“生老病死”的铁

则。

  他们目下年纪老迈,还能活上多久?

  吴芷玲沉吟片刻,突然提高声音,道:“你可曾听过两绝剑吴骧这个名字?”

  万家愁不假思索道:“听过,他在关洛一带很有名。”

  吴芷玲又问道:“只不知用剑刺伤你的那个人;剑术造诣比起两绝剑吴骧如何?”

  万家愁微微一笑,但笑容却含有傲然之色,道:“伤我之人,天下无双。”

  这两句话已不啻说两绝剑吴骧比不上伤他之人。

  吴芷玲道:“万大哥,你从前会过吴骧没有?”

  万家愁道:“没有.但听说他出手发剑,无影无声,故此有两绝之称。”

  他停歇一下,又道:“这位两绝剑吴骧是关洛道上有名的剑客,想来必有真才实学

无疑。但若是专心刻意讲究无影无声这两点,便终归流于下乘。故此我知道他远远比不

上伤我之人,”

  吴芷玲不禁怔住,歇了一会,才道:“对,对,他一直都讲究剑式发出无影无

声……”

  她忽然露出悲伤神色,自个地陷入沉思中。

  万家愁已经猜得出两绝剑吴骧与她的关系了,见她凄然寻思,便不打扰她。

  当下微微瞑目,调息运功。

  也不知过了多久。吴芷玲轻轻啊了一声,用手背擦拭脸上的泪痕,一面道:“我竟

忘了替你敷葯的事,很对不起……”

  万家愁睁眼道:“敷不敷葯不大要紧,倒是这一袭猿皮须得脱掉。只不知脱掉脱不

掉。”

  吴芷玲讶道:“能够穿上,一定可以脱掉,难道猿皮另有古怪?”

  万家愁道:“平时穿脱没有什么困难,但现下我受了伤,便难说了。”

  他向洞口望去,此时仍是沉沉黑夜,山风呼啸之声,不绝于耳。

  吴芷伶催他道:“敷了葯总比不敷的好。”

  万家愁道:“好,我且试一试。请你背转日子,等我换上衣服你才可回头。”

  原来他刚才望向洞口,敢情有意叫她出去暂避,但外面风大黑暗,所以改变了主意。

  吴芷玲连忙应了,回到干草铺卜,面向洞壁而坐。

  不一会工夫,只听万家愁那边传来一阵阵清脆的劈劈啪啪之声。

  她一听而知是骨节屈曲时的声响,心中大奇,想道:脱掉这套猿皮还要施展功夫的

么?

  接着听到万家愁的喘气声,似是正在做着一件十分吃力之事,以至疲累得连连喘气。

  在喘气声中,偶尔夹杂着低低的负痛哼声。

  这一点倒是可以猜想得出那一定是脱下猿皮之时,刮碰伤口,所以十分疼痛。那万

家愁的喘气声一直没有停止,而且听起来越发急促粗沉。

  吴芷玲初时不过感到奇怪而已,但等了这么老大一会工夫,不但猿皮未脱好,巨而

喘息越急。

  忽地心中一动,忖道:莫非脱下这套猿皮之时,也有危险?对了,定是如此,否则

他就不必犹疑拖延了很久才动手!

  此念一生,登时那颗心忐忑大跳特跳,特别是一方面耳中听得他喘息呻吟不绝,另

一方面又生怕回过头时,见到他全无寸缕的身子。

  无论如何关心之意终胜羞涩,当下咬牙下了决心,猛可转回头去。

  在木堆火光照映之下,看得分明。只见万家愁倒在地上,上半截身躯已经在猿皮外,

但下半截还看不见。

  原来万家愁脱这猿皮的方法甚是特殊,整个身子乃是从脖子那碗口大的洞里脱出来。

  他已出来了大半截身子,现却不知何故停止不脱。

  他身上果然寸缕全无,古铜色的皮肤,虬突的肌肉,都显示出他极壮健。

  换了任何女孩子,见了这等情景,必定呆住不知如何是好。

  但吴芷玲动作之快,大是出人意料之外。

  她既不寻思,也不开口询问。

  突然跳起身,飞落在万家愁脚跟之处。

  接着弯下腰,出手抓住那套猿皮沿着小腹大腿等一直扯脱。

  最奇异的是万家愁的身子软如棉花,好像全无骨骼,故此身子能够通过那个仅有碗

口大的洞口,像金蝉脱壳一般,使身躯蜕出来。

  吴芷玲丢下猿皮,移前数尺,跪伏在靠近他头部那边,细细观察他面上的表情。

  她伸手摸他的额头,触手一片冰冷,温度低于常人甚多。

  可是就在她打算缩手之时突然变得甚是炙热。而他的面色也从苍白变为潮红。

  吴芷玲沉着地转眼忖想了~下,迅即起身。

  先捡起那一袭猿皮,铺在于草垫着的地铺上。

  然后回过来,把那具壮健的身躯抱起来,平稳地放置在猿皮上。

  并为他换上了衣服。

  万家愁的呼吸一会粗重缓慢,一会又变得急促。

  面上的色泽也是忽红忽白,肌肉忽冷忽热,显然内伤忽然发作起来,严重非常。

  吴芷玲已经晓得他为何会突然之间伤势发作,只因万家愁脱下那猿皮之时,须得运

功缩骨,才能够从那小小的洞口褪脱出来。

  这等缩骨功夫全靠极精极纯的内功,使全身骨骼肌肉软如棉。

  但他本身已负外伤在身,这一强行运功,便无余力医制伤势了。

  看来他伤势之严重,非得等他缓过一口气来,稍稍能提聚一点功力之时,才自行加

以医制。

  然后才谈得到用葯物治疗才行。

  一般说来,这等严重内伤,大半还得靠他本身功力修为自行治疗才行。

  她温柔稳定的双手,替他敷上伤葯。

  还撕了一条汗巾替他结扎妥当。

  在她看来,右肩的剑伤和左肋下的拂尘所伤,情况都差不多。

  这等皮肉外伤不出五天便可收口生肌,完全复原。

  但内伤却不知该如何着手医治了。

  那袭猿皮垫在下面可隔绝地气和潮湿,这一点对受伤的人万分重要。

  至于石洞内的温度,由于近洞口处生着旺旺的火堆,故此甚是温暖,简直不须盖上

被子。

  吴芷玲坐在旁边,不时手摸他额头。

  大约过了大半个时辰,便发现他寒热交替的时间越来越久,呼吸也慢慢平稳,显然

畅顺得多。

  快到天亮之时,万家愁忽然剧烈地翻个身。

  吴芷玲怕他碰裂伤口,连忙尽力轻柔地把他身子扳回来。

  万家愁喃喃道:“阿嘉……阿嘉……你上哪儿去?”

  声音甚是温柔。

  吴芷玲侧耳而听,心想:他声音口气中充满了情意,这个“阿嘉”无疑是一个女孩

子的小名。

  但她这个感觉只保持了片刻而已,突然间万家愁厉喝道:“阿嘉,我要杀死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疗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