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手》

第08章 救美

作者:司马翎

顾秦二人不禁婴然睁眼寻思。

薛鸿飞徐徐道:“那儿有的是山鸡野兔,用不着准备第二天的口粮。她天天吃着这些野味,定然也不会口馋至此。”

现在顾秦二人都明白了,秦大贵讶道:“这样说来,她不是一个人独自住在山里头了。”

顾镇国道:“那会是什么人?何以一路上都没有一点可疑之兆?”薛鸿飞道:“只有两个解释,一是那人根本不济事,全然不知吴芷玲被擒,或者知道而赶不上咱们。二是此人武功既高,又有心机。

等到咱们不提防之时,才突然出手。。”

这两种可能性自是以前者为高,顾秦二人都松口气,紧张之感迅即消失。

他们提高声音谈了几句别的事,薛鸿飞又压低声音,道:“咱们若想安安心睡一觉,倒是有一条计策在此。”

顾镇国问道:“薛公子有何妙计?”

“咱们不妨迫那人现身,此是化被动为主动之法。”

“怎样一个迫他法子呢?”秦大贵问。

心想若是能早一点迫出敌人,当真比夜夜提防上算得多。

薛鸿飞道:“若是真有那么一个人暗中跟随咱们,则只要对吴芷玲弄点手脚,他就非得现形不可。”

他说到这里邪笑一声,起身向吴芷玲行去。

他弯低身子,伸手先拿掉她的帽子,登时一头乌黑秀发泻下来,衬得那张白哲的脸庞妩媚秀丽之极。

但他陡然停止一切动作;心神收摄,敏锐地侦测背后的情况。

原来就当此际,一股奇异的森厉之气,忽然笼罩住他,使他嗅到冰冷无情的死亡气味,也使他立刻显露出正宗内家修为的特点,能得在转瞬之间,把满腔*火化作惕凛,并且同时提聚起全身功力,准备应付仓淬之变。

他没有回头,冷冷道:“什么人?”

背后寂静如故,但那股森厉杀气,仍然像凝厚的寒气笼罩住他。薛鸿飞从这等杀机森然的气势中,已约略估计出敌人功力非同小可,心急一转,提高了声音又喝道:“什么人?不敢回答么?”

那边秦顾二人已闻声惊起,奔出突岸之外,齐齐决然地哎了一声,又同时大喝道:“你是谁?”

顾镇国钧一声掣出长刀,接着喝道:“小子,你为何蒙住头脸,敢情是见不得天光的黑人?”

秦大贵道:“咱们若是把这小子逮回去,官府定必有不少的赏金。”

他说话时,也掣出亮银鞭。

他们迅即散开七八尺,绕到那青布蒙面的人后面,他心中不明白的是这个蒙面人手无寸铁,距那薛鸿飞约有两丈许之遥,而薛鸿飞何以仍弯腰俯视着吴芷玲,难道他骇得忘了起来?抑是大意得全然不把此人放在心上?不过有一点很明显的便是薛鸿飞此计,果然把敌人迫得现形了。顾秦两人各自散开寻丈,一左一右威胁着蒙面汉子后背两侧。

蒙面汉子对他们两人的出现,由开始到现在为止,还不曾望过一眼,分明全然不把他们放在心上。

顾镇国、秦大贵心中齐齐冒火,互相递个暗号,突然一齐跃起,向蒙面汉子迅猛扑去。

秦大贵的亮银鞭抖得毕直,点袭蒙面汉子小腹侧的要穴。

若是中途受阻,登时化为“翻江掀浪”之式,卷脖子,砸面门,变化得恶毒无比。

斜对面交错扑到的顾镇国攻势看来比他更是凌厉,只见他的长刀劈出劲锐刺耳的风声,精光电掣;霎时已向蒙面汉子左肩斜斜劈落。

那蒙面汉子全身纹风不动,连眼珠也不曾转一转,抬起一只手,虚虚点出一指。

长驱猛攻而到的顾镇国忽然感到敌人指力从刀光中透入,所取的部位正是他刀招唯一的弱点。

他隐隐感到若是容许敌人破拆攻将进来的话,非得立毙当场不可,这一惊非同小可。

心中连转个念头的时间也没有,刀势疾偏,斜飞出去。

他这一下应变本是暂避敌人的凶毒反击手法之意,谁知长刀从敌人脑后握过之时,常的一声挑中秦大贵翻起来的银鞭。

秦大贵刚要骂出声,猛可发现顾镇国刀势未衰,挑向自己心口要害,不觉骇出一身冷汗,用尽全力侧身跃开,但觉肩上一阵剧疼,原来还是被顾镇国的刀尖刺中了左肩。

他已跃开了丈许,转回身于,怒声骂道:“姓顾的你瞎了眼睛么?”

顾镇国捧刀发楞,竟不会回答。

薛鸿飞哈哈一笑,道:“朋友好俊的功夫,可惜本公子不曾亲眼目睹…”

原来他这一刻才转回身子。

他转身之时,顺手已拦腰抱起了吴芷玲,把她当作盾牌般在自己身前。

蒙面汉子的面孔隐藏在青布内,谁也瞧不见他的表情。

不过从他精光闪动的双陈中,却可以瞧得出他心中大是愤怒。

薛鸿飞心想:你越动火就越好,且待我再激你一激。

当下又仰天大笑一声,笑声中透露出极是狂妄自大的味道。

蒙面汉子第一次开腔说话:“薛鸿飞,把吴姑娘放下来。”

薛鸿飞从他哑涩的声音中,听出他年纪不老。

他忽然泛起一丝妒意,笑道:“把她放下?嘿,嘿,温香软玉,我薛鸿飞可舍不得。”

蒙面汉子跨前两步,两下相距还有寻丈。

薛鸿飞喝道:“站住,否则我先捏死她。”

他这个人外表清洒俊秀,但发起狠来,声调森冷之极,使人无法相信。

蒙面汉子果然停步,因他瞧得真切,那薛鸿飞的食中二指已扣住了吴芷玲腰开大穴。

只要内劲一发,登时可以取她性命。

“朋友的高姓大名,可不可以告诉我们?”

蒙面汉子颔首道:“当然可以,我叫万家愁。”

“万家秋…”

薛鸿飞沉吟念了一遍,摇了摇头:“好像没听过,这是你的真姓名?”

万家愁道:“大丈夫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我就是万家愁。”

他转头顾盼,看了秦顾二人一眼,又道:“薛鸿飞,你自知武功比不上我,所以用吴姑娘做人质,算你有点眼力。”

薛鸿飞笑两声,道:“你的激将法不管用,我不是怕你,只不过喜欢抱住她。”

他的笑声正是那种使人很难忍受的狂微笑声。

蒙面汉子不觉又踏前两步,薛鸿飞只一只手拔出长剑,剑身寒光四射,一望而知锋快异常。

他一剑在手,气势立时大盛,与刚才徒手之时大是不同。

可见得他在剑术上造诣极是深厚。

蒙面汉子涩声冷晒,道:“薛鸿飞,我先把吴姑娘夺回来,再领教你的武当剑法。”

那顾镇国一直忍痛不吭一声,这时忽然厉声道:“薛公子,万万不可被他把人抢走,宁可先取她性命。”

他乃是老练江湖,故意用杀死吴芷玲的话,使对方心里上受到威胁。

其实薛鸿飞哪须他出言提醒。

秦大贵也高声道:“对,干脆先杀死这丫头,咱们再放手拼个生死。”

蒙面汉子冷笑道:“还来得及么?”

话声未歇,右手伸出抓去,五指如钩,修然间已堪堪搭落薛鸿飞臂弯的“曲池穴”上。

他出手虽是快逾闪电,但还不惊人。

最可异的是二人相距六六尺之远,万家愁身子未动,却居然够得上扣抓薛鸿飞臂弯的穴道。

薛鸿飞臂弯上已感觉到对方强劲的指力,心头一凛,哪里还来得及伤人,忙忙侧身斜闪。

但饶是他闪得快,敌人强劲的指力,仍然罩住臂弯穴道。

他连闪两次,移出六七尺之远,仍然被迫得急急缩手躲避那几股指力。

薛鸿飞手一缩,吴芷玲呼一声飞了过去,投入万家愁怀中。

她至今仍未恢复行动能力,因此当然不是她自己跃走,而是万家愁一手把她提过去。

万家愁仰天笑道:“你岂能动她一根汗毛,哈……哈……”

他由出手以至把人抢回来,兔起鹤落,只不过费了眨眼工失而已。

那薛鸿飞丢了这么大的人,筋斗摔得着实不轻。

秦顾二人虽是惊魂未定,但心中又暗暗窃喜。

暗想这薛鸿飞栽了这一跤,日后定然不敢狂妄骄傲。

薛鸿飞迅快回想一下,心中惊疑交集。

那万家愁分明距他尚有六七尺远何以距离会突然缩短了,变得伸手可及?心念一转,忖道:若要查明此一古怪,定须出手拼斗方知。

我何不施展师门镇山绝艺玉连环二十八剑,好歹守住门户,看他使的哪一门奇功秘技!

要知他打算施展的玉连环二十八剑,乃是武当派不传之秘,珍贵异常。

凡是碰上莫测深浅的强敌,一旦施展这套剑法,定可安然熬过二十八招,绝不落败。

又往往在某种情形之下,既不要想咄咄迫人,又由怕落败负辱,这时若是施展玉连环二十八剑,定可两全其美。

薛鸿飞健腕一抖,剑身发出一阵嗡嗡之声。

接着人随剑走,不徐不疾,攻将前去。

眼看他剑势如虹,剑尖离万家愁面门只有尺许。

万家愁眸子连闪几下,显然很注意地观察敌人剑路。

但他身子居然纹丝不动,屹立如山。

那只空闲的右手,也没有封架或反击。

其实万家愁不仅只是全身不动,甚至还能令人在感觉上得知他根本存有“不动手”的决心。

秦顾二人瞧出了便宜,不约而同地呐喊喧叱,助长薛鸿飞的威势。

薛鸿飞感受却断断与旁观的人全然不同,他只觉得敌人把他的剑法破拆得无懈可击,长剑焉能再刺过去?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刷地撤回剑势,挽剑而舞。

他在万家愁身前身后将玉连环二十八剑逐式施展。

每一剑化出之时总是才发便收。

旁人看来他简直是在操演剑法,好让万家愁指正一般。

秦顾二人瞧得眉头大皱,全然不明白那薛鸿飞到底怎么回事?他操演剑法给人家看,虽然每一招都使得气定神足,甚是精妙。但他为何要这样做呢?万家愁怀中的少女嘤然回醒动弹了一下,双脚慢慢有了力量,支撑起她自己的身子。

但万家愁仍然一手环抱着她,不让她走动。

吴芷玲终于睁大双眼,惊讶地回顾了好一阵。

然后把脸庞贴偎在他胸前,轻轻问道:“万大哥,那个坏人在干吗?”

万家愁道:‘她正在施展一路天下无双的护身剑法,真是绵密精妙无比。”

吴芷玲道:“他特意叫你开开眼界,是不是?”

万家愁道:“那倒不是,你快瞧,他这一招‘庖丁解牛’,啊,真是奇奥绝伦之极。不论你用什么手法攻去,这一招都能轻易地化解体的攻势…·”

吴芷玲转眼望去,只见薛鸿飞长农飘洒剑势由上而下,由左而右各划了一剑。

她本身也是练剑之人,因此瞧得出那薛鸿飞简简单单的这两剑,蕴藏不尽清空灵动之妙,不觉轻轻喝彩道:“好剑法。”

他们两人偎抱着谈笑观剑,神态轻松亲密。

那薛鸿飞却在他们眼前舞剑,虽是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剑招森严之极,但没有一招当真向万吴二人攻去。

那秦大贵和顾镇国瞧得目瞪口呆,全然弄不懂那薛鸿飞究竟闹什么玄虚。

万家愁不住指指点点,随口解释对方刻法的奥妙。

一直等到薛鸿飞的玉连环二十八剑全套使完,才哈哈一笑,道:“武当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以薛鸿飞你这等身手,大概在武当派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好手了。”

薛鸿飞面色凝重,目光含有十分警惕戒备之意,道:“区区在敝派中成就有限,你自己少见多怪而已。”

万家愁道:“我不信,要是你在武当派中还不算得是一流高手的话,还有谁比价高明?”

薛鸿飞虽是狂傲逞强的人,但说他本门之事,可也不肯胡乱称雄,道:“比我高明的本门高手,都在山上隐居修道,他们的名字说出来你也不知道。”

万家愁哦了一声,道:“这样说来,武当派在江湖的俗家弟子,你是最高明的一个了?”

吴芷玲接口道:“才不呢?听说金陵大侠许师德才是武当派的代表人物。”

薛鸿飞登时血气上冲,满面通红,厉声道:“谁说许师德比我薛鸿飞高明的?”

万家愁道:“许师德外号称为金陵大侠,那一定是武功又高又十分正派的人了?”

吴芷玲道:“对,江湖上提到金陵大侠,口气中都很尊敬,可见得他为人正派义气。”

万家愁道:“既然江湖上人人尊重,将来碰上他,也不跟他动手。”

他见薛鸿飞面含怒气,便又打个哈哈,道:“芷玲,薛鸿飞是好人还是坏人?”

吴芷玲听他叫得亲密,心中甚是受用,甜甜一笑道:“他是个坏人。”

万家愁道:“这些坏人欺负你,我把他们全都杀死,给你出气好不好、’薛鸿飞冷笑一声,但种色中仍然十分戒备。

吴芷玲吃一惊,道:“不行,怎可以杀人?”

万家愁道:“你从未杀过人,所以觉得很可怕。但杀过人之后,就很稀松手常了。不信你问问薛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救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摘星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