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

第 一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黄昏,日暮,深秋,归鸦飞掠过白杨枝头,树叶大部份已经被秋风扫落了,光秃秃的枝梢间架着一个鸦巢,那三五昏鸦原是要投向巢里的,但是它们才飞到那棵大树附近,就似乎有一种预感。

她们的家已经不安全了。一种无形的不安,促使她们毫无考虑地飞高,掠过,远离了那个几经艰辛才筑成的旧巢。

这不安是由一个人所引起的,他就站在树下,背负双手,望着晚霞璨丽的西天。他的腰间插着一把剑,他是约了人来决斗的,他所约的对手还没有来到,但一股无形的杀气已经弥漫开来,溶合在空气中。

一阵风过,原野上的芦苇都低下了白头,隐约可见在东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点黑影,是一个骑马的人,也隐约可闻蹄声。

树下的汉子没有回头,他知道跟他约定好决斗的人来了,他连站立的姿势都没有一点改变。

骑者很快来到,由黑黑的一小点迅速地扩展成为一人一骑的清晰身影,来到树前时,像一片落叶般的轻盈翻身下马,而且拔出了长剑。

这是四十来岁的精壮汉子,脸上布满了膘悍之气,望着树下的背影,对方的镇定与冷漠使他略一迟疑,但立刻他就感受到那股洋溢在云中的杀机。

他在离对方三丈左右的地方站定了脚,略一停顿才问:“是预让?”

“不错!剑士预让,就是你约斗的人。”

“预让,你回过头来,我要出剑了。”

“不必,你的剑已出鞘,决斗的时间已过,决斗已经开始,你随时都可以出剑。”

“可是你的剑还没有出鞘。”

“我的剑要等杀人的时候才出鞘,现在还没有到时候!”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我认为必要的时候,等你要杀我的时候。”

“预让,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知道!你在约斗书上落款题名,你叫莫烈。”

“你也该知道我是赵地最快的剑手,我曾经一剑速斩五头飞鸟,五只正在飞的鸟。”

“我听人说过,你的名气很大,所以我才来应约。我不是轻易跟人决斗的。”

“你能比飞鸟更快吗?”

“不能,飞鸟会飞,我不会。”

“那你还敢背对着我,叫我先出剑?”

“我不是飞鸟,我不会飞,但飞鸟不会反击,我会,我的剑不用于杀飞鸟,用来杀人。我杀了九个找我决斗的人,却不是高手。”

莫烈笑了一笑。“这九个人当中的五个,我也和他们较量过,虽然我未能击败他们,但我可以易地杀死他们。”

“这是什么话!击败他们难道比杀他们更难?”

“不错,杀死他们,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要击败他们,却必须冒着被杀的危险,放过很多杀死他们的机会,一直将他们累得不能动为止。”

“那的确不容易,但你为什么不杀死他们呢?”

“我不敢,他们都是有财有势的富家公子。”

“剑士决斗,杀人是无须偿命的。”

“他们的家人可不是剑士,不懂得这些规矩,谁要是杀了他们的子弟,他们就会用一切的手段来报复。”

“我已经杀了他们,为何不见有人来报复?”

莫烈沉默了片刻,低声道:“这就是我来找你决斗的原因。”

预让仰天长笑,声振四野,白杨枝头那些残存的枯叶都落了下来,使整株树身上都光秃秃的了。

噗!噗!有两声低沉的轻响,那是两头尚未长成的雏鸦,被笑声震昏了过去。

莫烈微感不安地问道:“这件事很可笑吗?”

“是的,我再也没想到你是为了替他们报仇而来找我决斗的,我也是第一次才遇上这种对手。那些死的人中,有你的亲友吗?”

“没有。我要杀你,是因为有两个人家中,出了黄金五十两的代价。”

“你是为了黄金而来找我决斗的?”

莫烈无可奈何地道:“是的,我无可选择,因为我欠了人的钱。还不出这笔钱,人家就要我的女儿去充妾侍。”

“岂有此理!欠债还钱而已,那有逼人女儿为妾的?你也是有名的剑士,怎会受这种欺凌?你为什么不拔剑杀了他?”

莫烈叹了口气:“我若是杀得了他,早就动手了。没有用的,这个人的剑技太高,我对他绝无胜算,而且我又署券为凭,即使死了,仍然保全不了我的女儿,除了还钱,没有别的法子了。

“你认为可以杀得了我?”

“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但尚可一试。”

预让不再开口了。静候片刻,莫烈才道:“预让,你当真不肯回头拔剑?”

“废话,我早就告诉你,决斗已经开始。”

莫烈叹了口气,“在平时,我一定拒绝决斗,因为我从不在人家背后出剑,但是今天,为了我的女儿,我可顾不得那么多了,你准备着,杀!”

他在出手前,说了那么多的话,但是真正发剑时,却只叫了一个杀字,这个字出口时他才开始动的,这个字结束时时,他的人与他的剑都已冲到了预让的身边。

就在这同时,预让的剑也出鞘了,他仍然没有回身,剑光由胁下刺出,莫烈的剑尖才能触及对方的衣服,预让的剑已刺进了他的胸膛。

脚步突地停顿,英烈长长地吐了口气道:“好快的剑!”

“你也不慢,我们应该同时中剑的,可是你在最紧要关头,停顿了一下,那是为什么?”

“因为你没回头,我发剑时是指向你的后背。”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决斗已经开始。”

“我知道。”

“但你这一迟疑,给你带来了杀身之祸。而你至少是可以和我拼个同归于尽的。”

莫烈惨笑了一下:“也许是吧!但是那也没有用了,我要提你的首级回去,人家才会付给我钱,我如死了,那些人怎么肯付钱?”

“什么?他们赖帐?”

“预让!他们不是剑士,你不能要求他们也具有剑士的人格。”

“是些什么人,告诉我,我替你去要帐。”

“人家花钱是买你的命,不是我的命,你去要什么帐。”

预让伸手托住摇摇慾坠的莫烈,莫烈却凝视着他的眼睛,颤声道:“预让!你的眼睛好可怕,像是能杀人的一样,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你不肯回头跟我决斗,如果我看见了你的眼睛,我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莫烈,告诉我,是那些人出钱要买我的首级?我替你要帐去。”

“预让!虽然我沦为杀手,但我是一个真正的剑士。”现在,他的声音已经很微弱了。

“莫烈你还有什么事要我替你做的?”

“告诉别人,我是一个剑士。”

这是莫烈的最后一句话,当他吐出最后一口气后,预让把他渐渐发硬的身体放下。

预让已记不清这是死在他剑下的第几个人了,但这却是他感觉最沉重的一次,他感到十分难过,因为莫烈是一个真正的剑士,而不仅是一个剑手。

这时正是战国初期,大周姬氏王室的君权早已不振,天子只是一个象征的领袖,诸俟纷纷自立为国,互相纷逐不已,强者吞并弱者,诸侯养士之风才大为盛行。士又分为文武两种,文者是辩士,他们学的是纵横之术,洞悉天下利害得失,以富国强邦之道游说各国的君主,教他们如何在乱世中求得实利,如何在列强中求得自保。武的就是剑士,他们身怀奇技,或为剑客,替君主刺杀异己,或为豪门政客刺杀政敌,另一项任务则是保护本主不为别人所刺杀。

但也有一些剑士,他们不为荣利富贵所羁,不向权贵之家低头,保持着自由之身,以及剑士的荣誉。预让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剑技精湛,天赋过人,自击剑以来,从无敌手,这样的一个人,应该是豪门聘邀的对象,但是预让一剑天涯四下流荡,只替人做些短工,打些野味,或杀死几个盗贼度过日子。

当然也不是没人来求过,而预让也被那些道说的使者花言巧语所动,到过一两处豪门。但当跑去一看,都是些酒囊饭袋,没有一点人杰的气度,预让没有第二句话,就掉头扬长而去。“宁为沟中饿虫,不作伧夫斗士。”这是预让为自己所立的行为准则。

“士为知己者死。”预让并不喜欢流浪,他的满腔热血与一身武功,并不以成为一个知名的游侠而满足。他在期待着被一个明主赏识,重视他的才华,给他机会,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在那个时代,这是士人共同的愿望,不管是文的或是武的,每个人都期望有一鸣惊人的一天。

预让对自己的将来特别有信心,他有超人的禀赋,而他的过人之处,还不是手中的长剑与精湛的剑技。

但是,今天,他却为莫烈之死。感到为人驱役的悲哀,莫烈并不想找他决斗,为了钱,却来找他一拼。

莫烈的衣着鲜明,骑着骏马,比他这个流浪汉神气多了,却为了黄金,把性命送在这个荒原上。

对莫烈之死,预让并无歉咎,他们是决斗,预让用的是真本事。

“我能为他做些什么呢?”预让问着自己。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预让也问着地上的尸体。

他伫立片刻,最后沉重地把莫烈的马匹拉过来。扶起了莫烈的尸体,横在马鞍上,然后自己跨上马,向着来路徐徐走去。

他不知道莫烈住在那儿,但是相信这匹马会把他带到莫烈的家。

莫烈并没有赚到所需要的钱,仍然无法清偿他的债务,他的女儿仍将沦为别人的妾侍,莫烈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才受迫找预让决斗的。

只有在这件事情上尽点心,或许能够使自己心安一点,预让这样想着,破例地做了一件事,将一个杀死的人送回家去。他却没有想到如何去告诉死者的家人,以及如何去解决问题。

那笔帐是赖不掉的,至少不能不用钱来解决,莫烈说除了还钱,没有别的方法,大概就必须要还钱了。

预让身无分文,没有代偿债务的能力,但是此刻他殛需知道是什么人把莫烈逼成那个样子。

马走得很慢,似乎在为主人悲哀,预让在马上也盘算着很多的问题。

终于,马匹在一所田庄外面停下来了,这个田庄很大,散散落落地有二三十户,田庄前前有一方界碑,刻着“莫氏私田”

由于诸侯送经更易,旧有的井田制度已经近乎废驰,公田一再易主,剥夺,瓜分,田地多半属于私有,只要向领主缴纳田赋与帛绢,农民才可以享有全部的收成。这片田地很肥沃,假如英烈拥有这一片田庄,他不应该负债。

蹄声惊动了庄中的人,大大小小的出来了一大堆,预让却发现了一个异常的现象,出来的人,有老人,妇女,小孩,却没有一个壮夫。这时日已西沉,天色昏暗,下田工作的壮夫应该已经回家了,庄子外有了动静,也应该是男人出来才对,第二个异常现象是他们的反应。他们都看见了马背上的死尸,妇人与孩子都跪了下来,老人则低下了头,沉重的悲伤满布每一个人的脸上,但没有哭泣或是惊骇。

一个老人扶杖过来,用凄凉而空洞的声音朝预让点点头道:“谢谢壮士送他回来。”

没有问预让是谁?也没有问莫烈的死因,似乎已预知莫烈死亡。

预让反倒忍不住了问道:“老丈——?”

老人漠然地道:“老汉叫莫九公,是莫烈的族叔,壮士把他交给老汉就成了。”

“九公。他的家人呢?”

“这儿都是,我们一家五代居此务农。从来没有分过家,莫烈是我们的族长,这儿都是他的家人了。”

“我是说他较为亲近的家人。”

“没有了!他的妻子早已过世,他的母亲也在前个月去世。”

“听说他有个女儿。”

“是的,”九公说:“有一个女儿,两天前因为抵债,被朱大官人派人接去,说好今天拿钱去赎回,但现在什么都不用谈了。”

“朱大官人是谁?”

“朱羽,范城最大的财主,也是最有名的剑客,最富有的商家,最有势力的人。”

“我知道这个人,听说他颇有侠名。”

老人鄙夷地吐了口唾沫道:“他有钱!偶而做一件好事,就有人争着为他宣扬,而他做的坏事,却没有人过问。”

“他做了什么坏事了?”

老人顿了一顿:“他好色,稍具姿色的女子,他都要弄回家去做妾待。”

预让笑了一笑。“好美色是人之常情,这不算罪过,他又有钱,富人广置妾侍,不是他一个,只要他不盗不抢,那就不是坏事。”

老人没话说了,显然,他知道这个控诉理由不够充分。

预让想了一下,问道:“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悲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