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预让与小桃默默地走到后门口,大桃正在殷切地等待,看见他们来了,忙迎上来道:“马匹在门外,船只也准备了,你们快上马渡河,我来封门阻挡追兵。”

小桃轻轻地摇头:“姐姐,我们并没得手,而且不必逃,是君侯放我们走的。”。

“啊!你们失手被捉住了?”

预让也摇摇头道:“一切都不是你所想像。走吧,大桃,程通已经被扣押起来,你没有留此的必要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大桃问。

“一言难尽,回家去再说!”

“回家?回哪个家?你们若是失手露了行藏,大家都认得你们,家里可藏不住。”

“不需要躲藏,赵襄子已经知道我是预让了。他既然放我走了,就不会再派人抓我。”

大桃莫名其妙,但是被他们拖着走了。

回到家里,预让才说明经过。因为在首先出手的那段经过,连小桃都不知道。

一直等他说完了,大桃才道:“预让,如果你能够再耐心等一下,等君侯如厕时候,一击当可得手。”

“是的,他虽然已有预感,但是绝没有想到会有人守在附近要谋刺他,攻其不备,定可得手。”

“你为什么不忍一下呢?”

“我忍不下去,眼看着智伯的遗骸将受那仆子之辱,那是任何人都无法忍受的!”

“我就可以,我要做一件事情时,不会受任何的影响。”

预让轻叹道:“这就是你我不同的地方。”

大桃也一叹道:“你是剑客,你重视荣誉,不能受辱,我是饱经忧辱,我们对事情的看法与做法自然不一样。君侯也因为你是个磊落的剑客,才没有杀你,若是换了我,怕早被他劈成两片了。”

预让苦笑道:“若是换了你,他早已被你砍成两段了。”

“我不敢这样想。隔着墙,破壁一击杀人,我没这么大的本事。要是让他有了准备,我绝对不是对手。我成不了剑手,就是因为我的心胸不开朗,永远无法在剑术上有大成。”

预让无语。他也明白襄子所以放过他,有一半是因为襄子本人也是个极高明的剑手,对于一个跟自己剑术相当的人,有一份相惜之情。

一个真正的剑手,除非万不得已,很少去杀死对手。切磋的目的,只是求胜求进,绝不想消灭对方。

襄子出手不过才三两招,那已经够了,一个真正的剑手只要手中握剑,就足以表现他的气势与造谐,并不需要真正的出手。

默然良久,小桃道:“现在我们做什么呢?”

预让道:“你想做什么呢?”

“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只有跟着你了。我知道你虽有文姜,却也承认我是你的妻子,我自然是跟你们。”

预让摇头道:“我们,你要跟着我们?”

大桃道:“她当然要跟你们了,别忘了她也是你的妻子,即使在名份上她不能算是正室,你也不能扔下她。”

预让道:“我不想扔下她,也不会这么做,但她不能跟我们在一起。她可以去找文姜,也可以另外再嫁人,当然也能再来帮我的忙……”

小桃笑道:“什么?你不回到文姜姐那儿去?”

预让道:“我去干嘛?分手时我就说过了,不提着襄子的头,我绝不再见她。”

“你还要去行刺君侯?”

“是的。我既然立下了誓,一息尚存,决不中止!”

“那怎么成呢?襄子对你饶恕过一次。”

“那只是报答我第一剑没杀他。我放过他一次,他也放过我一次。”

大桃忍不住道:“预大哥,这么说就叫人不佩服了。大丈夫当光明磊落,你可以再去谋刺他,但不能说这种没良心的话。你放过他是逼不得已,他却是真正地饶恕了你。”

预让道:“我知道,但我一定要这么想。在我再次动手,才不会因内心有所亏欠而犹豫,放过另—次机会。”

“这样想就会使内心无亏欠了吗?”

预让道:“我每天这样子对自己说,久而久之,或许可以使我在心里生了根,才有对他再次出手的勇气。”

大桃冷笑道:“你非要再继续下去不可?”

“是的,我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智伯。”

“为智伯?现在你无论为他做什么,都对他没有用处了。以前你要刺杀襄子,还可以说是免得智伯的遗骸受辱,现在君候已经答应将头骨送回河东安葬,对一个仇敌如此,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是的,我知道。襄子不愧为人杰,气度胸怀非常人所能及。”

“他跟智伯之间只是为了争权势而战,而且首先发动的还是智伯,君侯只是维护既有之国土,他杀了智伯,不能算是仇恨。”

预让只能点点头。

大桃又道:“你也没有理由去为智伯报仇雪恨。”

预让道:“是的,我也没有认为自己是在报仇雪恨。”

“你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我不敢说,但我尽量地做到这一点。”

“君侯今天宽恕你行刺伤人之罪,饶你一命,这能算是恩惠吗?”

“对我而言,算是大恩了。”

“他也答应将智伯头骨归葬,而且还亲临致祭,这能算是恩惠吗?”

预让想想道:“这倒不能算是,因为他是故意示恩,以平复河东对他的仇意,他那样做只是为了自己。”

“好!就算是如此好了,君侯对你有恩,总算不错的。”

“我没有否认。”

“但你仍然要恩将仇报去刺杀他?”

她的诘问一步紧是一步,起初预让还有点难以招架,回答时略有踌躇,但到了后来,他反而回答得流利了。

尤其是最后最主要的一个问题,他斩金截铁地回答道:“是的!我仍然要刺杀他。”

“为什么?你要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我既已身许智伯,此身亦非我所有,施于我身上的恩惠,我会记在心中,但是不会影响我的决心。”

“我实在不懂你是怎么想的。”

预让道:“其实很简单,我欠智伯的太多,多得无法偿还了,这是智伯生前要求我的事,我也答应了,因此我必须完成。”

大桃道:“智伯活着,才需要杀死君侯,智伯既死,这个举动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预让叹道:“大桃,这些话不用你说,我已经考虑过千百遍了,最后我的决定仍是如此。智伯跟襄子之间,固然是霸业之争,但我对智伯,不是为功利计的,我若能助他成功,必然会功成身退,他失败了,我也不会半途而废,这一点你明白吗?”

大桃想了一下,才郑重地点头道:“明白了,你是个剑士,所以以剑土的方法来报智伯。”

“就是这个意思。既诺必践,生死以赴,是做一剑士最基本的条件。”

“好!总算你的道理说服了我,我继续帮你下去。”

预让一怔道:“你还要帮我?”

大桃道:“是的。你要我帮助吗?”

预让道:“经过今天这一战之后,宫中警戒必严,要想混进宫中是不可能的了,再次行事,只有在外面等机会,我想用不到你帮助了。”

大桃道:“不,你更需要我。你在这儿人生地不熟,需要我为你掩护,为你打听君侯的行踪。”

预让道:“程通已然伏罪,宫中侍卫也都知道你们姊妹帮助行刺的事,还会把消息告诉你吗?”

大桃笑道:“不必要他们告诉,我自然会知。君侯若有远行,必然会先遣一批人先行,部署警戒事宜。为了掩人耳目起见,这些人都乔装而着民服,在市间巡逡,看见了他们,就可以知道君侯将至,别人极少能认出这批人,但我却每个人都认得。”

预让道:“你实在不能再挤进这件事来了。”

“但我已经介入,也只有干到底,而且除此以外,我也没有别的事好做了。你也明白,第一次参与,我已存必死之心,事情发展到如此,并没有改变什么!”

预让不禁无语。

小桃说道:“大哥!你任何行动都没办法把我们姊妹撇开了。第一次行动,已经把我们三个人连在一起,生则同生,死则同死,你要远走高飞,我们跟你,你要继续行动,我们帮着你,这有什么好辩的?”

预让叹了一口气:“大桃,你既然决心要继续参与,刚才又为什么多方盘诘,一定要我说出理由呢?”

“还是那句老话,我做事一定要问明白,是不是有非做不可的理由,这样才可以下定决心。”

“那只是我的理由,你不必非做不可。”

大桃道:“是的,这件事跟我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一件很大的事。我活着已经感到很没意思了,就必须找一个轰动天下的死法。”

预让道:“大桃,听你的说话,似乎是在从事一项游戏。”

“对我而言,确是如此。很早以前,我已把自己的生命付诸于游戏。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做任何事都很认真,即使是从事游戏,我也会一丝不苟地去做。”

预让长叹无语。他早已从小桃的口中,对大桃有了相当的了解,知她是个很执拗的人,因此,他也不再去尝试劝阻或拒绝了。

假如他坚持不让她参与,那必然会有两个可能:第一是她不顾一切,单独一个人去抢先谋刺,那成功的机会自然极其渺茫,而且会预让的工作更难进行:第二是她会去告密,彻底破坏阻挠预让的让划。

这两者都是预让所不愿发生的,因此,除了让她参与之外,可以说没有第二个法子了。何况,大桃的参与还具有很大的帮助,她的人头熟,消息灵通,计划完善,头脑冷静。

第一次安排的谋杀行动,几乎是十全十美万无一失的,之所以未能成功,完全是预让本身的原因,将最具威力的第一击移开了目标。

再找那样的机会自然更困难了,但预让相信大桃会找到这样一个机会。

大桃放弃了自己的家住到预让这边来,其实原本就是她的娘家,只不过她们姊妹都是很懂事的女人,她们尊敬预让,把他当作了一家之主,绝不使预让在心里有一丝不愉快或牵强的感觉。

宫中的那一次行刺被襄子压了下去,大家都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一次谋刺君侯的行动,自然也没有人认出预让来。

只有程通一个人处死了,是被秘密处决的。但襄子并不糊涂,他对宫内的人,主要是这些侍卫,仍然说明了理由,以及程通的致死之由。

他对经过的情形,完全了解,说程通先前为得到大桃,与总管陈甫利用职权陷害捕役以求达到目的,而且大桃早已许字他人,程通又利用势力,逼令对方退婚,凡此种种,却为致死之由。

但他既娶大桃后,居然自己的妻子言行思想都不了解,大桃对于他及当政者已是充满了仇恨之心,他居然还将大桃引进宫中来任事,因而才使防备有了疏漏,使刺客有可乘之机,一个身负警戒重任的人,犯了这种疏忽的过失,尤不可恕。

这些事情未经揭发前,那些侍卫都很清楚的,现在经襄子当众宣布,也没有一个人表示不公。他们只是奇怪襄子何以也会如此清楚。

连预让也感到不解问道:“襄子怎么会知道内情呢?而且那天他立刻将程通收押起来,可见他是早就得知了。”

“不错,关于程通欺压我家的种种,君侯早已得知了,杀死的那个小鬼臧兴,小名叫做林儿,是君侯的耳报,宫中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知道,然后密奏君侯,所以对臧兴之死,君侯倒是很难过的。”

预让叹了口气道:“我现在也颇为后悔杀死那孩子,他其实不过是个孩子,只是为了讨好襄子,才想出那些主意,但是在当时,我实在忍不住。”

大桃一笑道:“这个你倒是不必怀疚,君侯对臧兴之死只是难过而已,也认为他该死。”

“哦!襄子也认为他该死了?”

“是的!他提议以尿来淋浇智伯的遗骸,是一种大不敬的行为,襄子怀恨智伯还有个道理,他知没有怀恨的理由,仅为了取悦主上,做出那种激怒鬼神的行为,也十足是个小人,长大后必为佞臣,小人与佞臣在人主之侧而得宠,实在是件很危险的事。”

“这个……襄子就不该了,他自己有主见,就不该信小人与佞臣的。”

大桃道:“君侯对此也有个解释。他说君侯虽居高位,不是万能的,也不可能事事前知。他不知道身边的人哪些是君子,哪些是小人,端视各人表现。臧兴死后,君侯仔细地思索他的行为,才发现这种行为演变到后来的可怕,小人多佞,最易致君主于不义。你杀了臧兴,对赵国而言,他是深为感激的。”

“这也是襄子当众宣布的?”

“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悲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