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

第 三 章

作者:司马紫烟

直等他的身形走得看不见了,朱羽才从树后走出,他的手握在剑柄上,手指因用力而发白,可知他用了极大的努力才使自己压下了拔剑的冲动。

慢慢地走到了两具尸体前,检视着他们喉头的那一个手指大小的剑洞,又伸出手指,探入剑洞,挟出了一枚三角形的尖铁,好像是一截扳断的剑尖,看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这老家伙还真不错,居然还留着这一手。”

“不过你以为这就能逃出我的掌心了吗?那你就想得太天真了,你以为我就不知道洛阳的城郊置买田产了吗?”朱羽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首先招手唤来了人,把苏氏兄弟的尸体抬走,接着就来到那栋原是为预让备就的精舍。小桃端来了一口金盆,盆中盛着清水,那是给他净手的,他的手刚沾过苏敬喉头的血。

大桃则送来一方素绢给他擦手,两个女子都没开口,倒是他自己不耐烦了,大声道:“你们怎么不开口?”

大桃顿了一顿才道:“婢子不知如何开口的好。”

“对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你们该有所表示,是不是我什么地方做错了?”

大桃道:“公子一代人杰,思虑周详,很少会有差错的,只有一点错了,就是不该把对付预让的方法,告诉公孙总管。”

“我以为他在预让剑下断臂,应该会恨预让,所以才把我的腹案告诉他,叫他斟酌执行,他是宅中的总管,很多事都要透过他,那知道这老儿太不识抬举,居然借机会想溜。”

“公子,他虽断一臂,却不恨预让,言下对预让还颇为尊敬,所以公子要用手段去对付预让,他自然会起反感而离去了。”

“这个老混蛋,他自己一向是靠着手段来求胜的,袖中藏刃,就是一种最阴险的手段,从来也没有公平光明地跟人对过一仗。现在居然在我面前称英雄,耍骨气了!”

大桃叹了口气:“公子,尽管你的剑拔超群,但你却一辈子成不了剑客。”

“我成不了剑客?这不是笑话吗?附近三百里数知名的剑客,谁敢把我放到第二去,我会不是剑客?”

“那只是一些无知俗人的看法,在真正的剑客眼中,公子只是一个生意人。一个会使剑的商人而已。”朱羽脸上的傲态收了起来,大桃虽是个下人,却是他的智囊之一,也是敢在他面前直言无伪的人,所以他虽然生气,却没有发作,冷笑一声道:“我在你们目中竟是这么的不值钱!”

大桃柔笑道:“剑客在婢子眼中并没有价值,婢子这么说,也没有减低对公子的敬意。”

朱羽哦了一声,大桃又道:“婢子以为公子一心一意去做剑客,才是最不智的事,作个剑客,只不过会击剑而已,亡命天涯,整天在杀伐中过日子,这有什么乐趣呢?”

“哼!妇人之见!”

“婢子的见解虽陋,却是很实在的,剑客最多是能够快意恩仇,或者是仗剑行侠而已,公子却身拥无穷的财富,要做那些事更为容易了!公子要杀一个人时,根本用不到亲自动手,只要用钱,就可以买到上百个剑客来代公子完成心愿。”

朱羽叱道:“胡说!钱只能买到莫烈那样的杀手,绝对买不到真正的剑客,像预让,我为他预备下了华舍,美女,只要他开口,多少钱我都不吝给与,可是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大桃也没话说了,朱羽道:“你说我要杀死一个人,不必亲自动手,只要用钱就能买到人来代我行动,现在我可以出黄金千镒为酬,谁能为我去杀预让?”

大桃道:“公子要杀掉预让?”

“是的!我感到这个人迟早会成为我的敌人。威胁到我的生命,所以我愿意拿出这笔钱来。”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婢子想总有一个人会替公子完成这个心愿的。”

朱羽笑了,拍拍大桃的手背道:“大桃,我明天就要出门去一趟,恐怕要一两个月才回来,等一下你们姐妹两个人就可以到库房中来,我把黄金给你们。”

“把黄金给我们干嘛?”

“出去替我找人杀预让。如果钱不够,你们可以随时回来拿取,但是务必要完成任务。”

“公子,府上的能人很多……”

“我家里的那些人有多少能耐,我很清楚,他们没有一个是预让的敌手,所以必须出去找。”

“那也不必要婢子出去找呀,公子只要把赏格悬出,自然会有人登门应微。”

“不能这么做。我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更不想让人知道是我拿钱雇人杀死预让,尤其是我不想表示跟预让公开为敌,叫他上门来找我,所以才要你们出去找人。”

“婢子怎么知道上那儿去找人呢?”

朱羽笑了一下道:“大桃!我知道你找得到的。有很多的办法,可以找到一些既高明而又少为人知的隐名高手。你们的父亲就是一个很有名的剑手,他被人杀死后,你们为了避仇,才故意卖身到我家里来。”

“这……公子怎么知道?”

“在这家里的每一个人的底细,我都很清楚,大桃,你们到我家已有五六年了,凭心而言,我没有拿你们当下人看待吧?也没有要你们受任何委屈。”

“公子对我们姐妹恩深义重。”

“那就帮我这个忙吧!我知道你们的父亲有些朋友,他们也来看过你们,相信你们一定知道如何找到他们的。记住!这件事与我沾不上任何关系,一切都是你们出面,出了这个门,我就不认识你们了。”

“我们以后也不能回来了。”

“大桃!我相信你们也下会再回来了,在这个家中,不管我怎么提拔你们,你们永远是个下人,而且我知道,你们是不甘心屈居下人的,所以我要放你们出去,送来预让的人头,我就还给你们的身契。”

大桃还要说什么,朱羽却已站起身子,起身离开了。小桃望着姐姐,一声不发,大桃叹道:“收拾行李吧,我们在这儿也住不下去了。”

“姐姐!是你太多嘴了,才引起他的怀疑的。”

大桃苦笑道:“我的目的是引起他的注意,进一步被他视为心腹,才可以深入一层地了解他的一切。”_

“可是现在却完了,几年的苦都白吃了。”

大桃略作沉思后才道:“我相信他还没有知道我们真正的身份,否则,以他的为人,怎肯放过我们?”

“好端端的,他怎么会放我们出门呢?”

大桃道:“那是他深知我们两个人都是剑士李聂的女儿,绝不可能典身为奴,迟早都会有赎身之请,他不如做个人情,也好示恩于我们,其次,他是真正的畏惧预让,希望籍我们关系找人除去预让。”

小桃苦笑道:“姐姐!我们的目的是来调查朱羽的底细,现在要如何回报伯公呢?”

大桃略作沉思道:“这个人行事太谨慎了,我们在这儿也不会有什么进展,而且目前从一个人的身上,最容易查出我们想知道的事,我们不如改从他身上着手。”

“姐姐说刚离去的公孙梧?”

“是的,此人曾经为朱羽心腹,一定知道朱羽许多秘密,所以他在求去之时,朱羽才会示意杀他。”

“他肯把朱羽的秘密说出来吗?”

“朱羽是不肯放过他的,只是目前没有把握杀死他,不敢贸然而已,我想一定还会另派杀手去狙击他的,我们跟住他,伺机为他解一两次围,他一方面很恨朱羽,一方面感激我们,就会帮助我们,揭穿朱羽的秘密了。”

“姐姐,到底朱羽是不是我们所怀疑的人呢?假如找错了对象,那就太不值得了。”

大桃道:“伯公是个很细心的人,不会鲁莽从事,他握有了相当证据和线索,才会叫我们前来卧底的,而我们这四年来的观察,也认为他确可疑。”

“可是我们并没有掌握到确实的证据呀!”

“大盗不操矛觚,这里是他栖身之地,他不会在这里做案引人启疑的,因此我们也不必在此浪费时间了,还是从公孙梧的身上着手好些。”

“那么我们要不要对付预让呢?”

“管那个干嘛?我们可不是来为人当杀手的。”

“朱羽是为了预让才派遣我们出去的,若是我们无所事事,恐怕会引起他的怀疑,派人来对付我们,我相信他一定也会派人监视我们的。”

“嗯!这倒是,看来我们还得虚应故事一番才行。”

“姐姐!虽然伯公允许我们权宜行事,不必事事请示,但是我以为现在应该要向他请示一下了,因为有些事关很大,不是我们能作主的。”

大桃说道:“我倒看不出有什么严重的。”

小桃道:“虚应故事对付预让就不是一件小事,他是个杰出的剑手,派去对付他的人,恐怕很难得手。”

“这当然,我们又不是真的要除去预让。”

“可是那些去挑战的人,却有死无生了,我们可没有权利去牺牲别人的性命呀。”

“妹妹,你的脑筋太死了。我们不必派自己的人去,朱羽不是给我们黄金千镒吗?用这笔钱,买动杀手去,而且这本就是朱羽给我们的工作,我们做一做,也好搪塞他一下,表示我们确实做了。”

“姐姐!预让是个很有名的剑客,寻常的杀手对付不了他,也没有人敢来应征。”

“千镒黄金不是小数额,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话并不尽然,黄金有价,生命无价,黄金虽好,没有命去享受也是枉然,很少有人会做这种傻事,所以买杀手的想法并不切实际。若是任意就能买到杀手来杀预让,朱羽也不会挑上我们了。他要我们去找的是高手,一些隐名的高手,可是我们能找到的人却只有伯公遗来支援我们,或是担任连络的死士,他们可以接受请求去杀预让,万一他们成功了……””

“那就为伯公赚得千镒黄金,伯公为图大举,亟需要财富的支持,他派遣门客,四出货贩求利,就是为了要赚钱,因此,他才为那些货队被劫而震怨,要我们来调查是谁下的手,朱羽的黄金,大可受之无愧。”

小桃不以为然地道:“预让呢?不是死得太冤枉了?”

“不冤枉!这些剑客逞勇斗狠,他们杀死了不知多少其他的剑手,因此,他们自己被人杀了也不足为惜。”

“姐姐,你说这话太偏激了!”

“本来像我们的父亲,虽通剑法,却只是授技教武。与人无争,却偏有剑客登门,要求比试,把老人家杀了,这都是剑客所为,所以我痛恨剑客!”

“可是我们有很多师兄弟,有很多的叔叔伯伯,他们都是剑客。”

“那不同,他们在伯公的门中,是为一个理想而奋斗,为绝世的人杰报效所能,比那些徒事逞勇的暴客要高得多。”

“好!姐姐,预让被杀了是活该,但如若我们派去的人失手,被预让杀了呢?”

“这……唉,这事情的确很麻烦,看来我们是须要请示一下了,而且也要把我们的计划行动报告一下!”

“那我去准备鸽子。以后我们不会回来了,很多东西都要整理一下,尤其是跟河东联系的各种资料,不能有一丝残留,引起朱羽的疑惑。”

小桃姐妹俩出门时,朱羽在另一间屋子里大发脾气。他是叫张才拿了莫姬的典身文契,会同了几个官人到莫家村去讨人的。

他主要的目的是想逼预让回来。那知道张才却捧了一堆金子回来。

“蠢材!一点事情都不会办,你知道我的目的不是要钱,而是要人。”

“是,小的知道。可是预让拿了钱在那儿等着。见了小人,不由分说,把文契夺了过去,把金子交与小的。”

“你可以不接受。我叫你把官人带着前去,目的就是防着这一手。”

张才呆着脸道:“可是,与小的同去的几个官人到时都变了卦,他们反过来帮着预让,说已经还了钱,就没有再要人的道理,反骂小人是无理取闹。”

“什么!那几个官人居然敢帮着莫家庄的人!他们有几个脑袋!你不会找范中行去。”

“公子,小人本来是想找城主理论的,可是来到城主府邸时,却碰见预让也在那儿。”

“预让在范中行那儿干什么?”

“小的找人一打听,才知道预让已经向城主自荐为剑术教练,预支了一年的薪金,拿来替莫家庄还了债。”

朱羽气得一拍桌子,虎的站了起来道:“大胆的范中行,他有几颗脑袋,敢跟我作对!”

“公子,城主以前对公子言听计从,十分巴结,无非是长惟公子的朋友多,交游广,门下多奇技异能之士,随时都可以取他的性命,现在他有了预让为护卫,自然不会再畏惧公子了。”

“克勒”一声,桌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悲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