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范中行迎亲的队伍并不显赫,但是很慎重,随行的虽只是十几个人,都是他府邸中挑选出来的好手,严密地保护着那辆用绸幔围起的辇车。

队伍行经到西山时,虽然离范邑不过二十多里路程,眼看着就要到了,但是天色已经黄昏,山尖把落日遮住,西天虽是彩霞满天,光线却昏暗下来。

范中行很急,频频催马,可是领头那匹马上,骑者是预让,而预让走得很从容,范中行想去催他,但又踟蹰不前,他已经碰过一次钉子了。

预让的态度很客气,但说的话却不怎么中听。“城主!你听过慾速则不达这句话。我们人可以不怕苦,急赶一程,但马匹却受不了,它们从早上出发,跋涉长途,已经走了百多里路,累得筋疲力尽了,要是再一阵急跑,势非累倒不可,那我们就得步行走路,岂非更慢了!”

范中行在道理上辩不过他,而且也不敢跟他辩,只有唯唯称是。

此时,一肚子不耐烦的范中行却被一群晚鸦噪聒得更为光火了,黄昏归鸦本是常见的,但是这种全身乌黑的鸟一向被人视为不吉利,迎亲时给碰上,总是件晦气的事,他只想快点走开。

那知道领路的预让竟然停了下来,偏着头,望那群盘旋聒噪的飞鸦,竟是十分有趣的样子。

范中行实在忍不住了,赶上前道:“先生怎么不走了?”

预让道:“为了这群乌鸦。”

“什么?为了这群乌鸦?先生真是雅兴不浅,大家都急着要回去,先生却留在此地欣赏乌鸦。”他的语气已转为尖刻。

预让笑笑道:“城主!你若是能耐下心来观察一下,将会发现这群乌鸦是最可爱的乌鸦。”

“先生,我没心情跟你开这种玩笑,请你……”

他原想请预让下令速行,但预让一挥手,居然叫人都下了马,范中行是真气了,正想开口责问,但预让却先开口说道:“前途有警,请城主紧靠辇车,以俾预某一并保护。大家散开围成一圈。”

后一句话对着随行的剑士所发,他们倒是久经风霜的武士,经验丰富,每个人立刻排成战差斗的队形,兵刃出鞘,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范中行吓了一大跳,抖着声音道:“前途有警?我怎么没看见一个人呀?”

预让道:“人都躲在两边的山崖上,等待我们过去时才突出攻袭,斯时居高临下,我们必将措手不及。”

这是一条里许长的小路。但两峰夹峙,一线中通,形势极险,范中行看了一下道:“我看不出有什么动静。”

预让道:“我也看不出,正唯如此,才更为凶险,对方必然是一批造诣极佳的好手!”

“先生既然也看不出来,何以知道上面有人埋伏呢?”

预让用手一指道:“群鸦筑巢石壁之上,现在是归巢之时,然而那些乌鸦却盘空迥翔,聒噪不已,分明是有人潜伏在那里。”

范中行这才明白,抖着嘴chún道:“不……不错,幸亏先生明察秋毫,否则我们就中埋伏了,这是谁呢?”

预让一笑道:“这个预某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城主的政敌,也许是强盗,也许是觊觎新妇人的美色!”

范中行忙道:“我没有政敌,此地虽非我的领邑,但是通行要道,不会有盗匪盘据的。”

“这倒不一定,愈是重要的通路,愈为盗贼经常出没之地。因为行路人众,才有劫掠的对象,荒山野地,无人行走,盗贼等在那儿,岂不是要饿死了?”

范中行不好意思的道:“先生说得是,但此处离范邑不远,没听说有大股盗贼出没,倒是为了文姜而来的可能性最大。文姜是有名的美人,有好几个世家大豪看中她,她却对我情可独钟,那些人不服气率众在此埋伏,想要把她夺回去也未可知。”

他又害怕又兴奋的说,语气中难禁得意之情。

预让却不感兴趣的道:“不管是什么目的,但是为了我们毫无疑问,因为对方有十来个呢,若是只为对付寻常过客,不必出动这么多人。”

“先生,那要怎么办呢?我们不能一直等在此地呀!”

“目前只有等待了,这儿地势平旷,敌人无所遁形,要是走过去,他们利用地势,从上面抛掷石块火把下来,我们纵不被打死,也难免被烤死了!”

“可是等到什么时侯呢?天黑了,我们也惨了。”

预让想了一下道:“这话也是,等到天黑,他们冲过来突袭也很可虑。我们的人手不多。带的灯笼火把也有限,为今之计,只有向后退。”

“向后退?退到那去?”

“我记得十里之处,有一座村落,我们退到村里去,觅一间屋子安顿下来,既易于防御,也不致露宿,等到明天,我们派人到城中调动兵卒,肃清路面,保护着辇车进城,就不怕突击了。”

“那……怎么行呢?我已经计划好今夜成亲,把王飞虎留在邸中准备宴客,客人都已请到了。”

“城主,这是没办法的事,如果城主坚持要在今天回去,我们也可以拼死一冲,只是预某只得一人一剑,保经了城主,就照顾不了马车”。

范中行的胆子小,连忙道:“算了!算了!那就退回到村子里去吧,文姜的胆子很小,受不得惊吓。”

“谁说我的胆子小,几个毛贼也能把我吓着了吗?要退你退,我要闯过去!”车帏掀开了,露出个一身锦绣,满头珠翠的盛装美人,她的美是令人眩目的,连预让都为之一震。

他虽然负责领队迎亲,却只是在路上照顾,范中行去接迎新人时,他在外面部署,所以没看见新人。

预让听过别人说起文姜的艳名,也听过了她不少的艳事,心中对这位大美人的看法并不怎么样,所以没跟大家去瞧热闹,新人上了马车,有绣帏遮住,他也没见着。

这才是第一面,他却颇为震动,因为这个女人不但美,而且英气勃勃,颇有男人的豪情。

第一眼是很难看出一个人的豪气的,尤其在一个女人身上,但是文姜不同,她几乎本身就具有那种气质,更因为时地之故,使她更有了发挥的机会。

那几句话说得坚定有力,却把范中行吓呆了,连忙道:“文姜,你怎么出来了呢?”“我在里面都快闷死了,早就想出来透透气,刚好有这个机会。”她眼睛一瞄在旁的预让,不禁也被他雄伟与豪迈的气度所折,含笑道:“这位想必是鼎鼎大名的剑客预让预先生了,果然是一代人杰,气度非凡。”

预让浅浅一躬身道:“多谢夫人谬赞,请夫人回车。”

“为什么?那里面不透气,我都快憋死了,说什么也不回去。”

她向前走了几步,脱下头上的凤冠,交给了随车步行,赶紧过来侍候的侍女,然后又伸手解开了锦袍。………

范中行大是紧张的道:“夫……人,你做什么!”

“脱了这劳什子,又重又厚,穿在身上难受死了!”

范中行脸色一变道:“夫人!这是吉服,要过了三朝才能除下的!”

“活见他的大头鬼,这是谁规定的。”

“当朝之初,王叔周公姬旦,制礼作乐……”

“那个鬼家伙最会捉弄人,想出这些坑人的麻烦来,我偏不理他这一套,我在出门时已经行过礼了,谁都知道我已经嫁给你了!”

“那只是迎亲之礼,还有大礼未行呢?”

文姜把外衣脱了。她里面穿的是白色绸制的衣套裙,裙子尚宽,倒不觉什么,上衣已经被汗水所湿透贴在身上,使得肌肤隐约可见,浮凸鲜明。

范中行窘迫地道:“文姜,你怎么就把衣服脱了呢?这……与礼制不合。”

他不敢说有失体统,已经用煞苦心了。谁知文姜偏不领情,一瞪眼道:“什么礼制?我最讨厌就是听见这两个字了,知道我在这么多的求者中间,为什么偏偏选中这个老头子吗?”

范中行乞怜的道:“文姜,现在不谈这些好吗?”

“不!必须要现在谈清楚。现在你没把我娶到家,如果你对我不满意,可以把我送回去!”

“文姜,这是什么话?”

“这是老实话,我所以在那么多的求婚者中间选中你。第一是因为你有点钱,是一城之主,有点地位,不过,在那些落选人之中,地位比你高,财富此你多的大有人在,你比他们的是你的年纪大一点,上无老母管束,独立自主,我可以不受拘束,这才是主因。”

“是!是!范邑虽小,却很富裕,而且自立为政,也不受一个领主的管束,夫人尽可放心。”

“这才对!反正我把话说明了,你能接受就娶过去,否则还来得及送我回去。我一向自由任性惯了,受不得拘束,你也别想拿什么礼制来降伏我。”

“不!不会的。你爱如何便如何,没人敢管束你。”

文姜骄傲的笑道:“好!这是你说的,我现在要闯过去,看看那些毛贼敢不敢动我。”

预让忍不住道:“夫人,那些人埋伏在山上,就是为了要攻击我们,等我们过去落入陷阱。”

文姜笑道:“我知道。可是,那些人是从底下爬上去的,他们并不是一生下就停在上面的,对不对?”

范中行道:“夫人?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文姜道:“我看这上面的地方有限,藏不了多少人,别人能上去,我们也可以派人上去,把他们赶走,岂不省事得多?”

预让道:“这个道理固然不错,但他们已经先占了地利,居高而临下,我们再攻上去,就困难多了。所以我想是退回村中,等明天再过境的好。”

“明天我们是否仍然要走这条路?”

“是的!这是去往范邑唯一的通路?”

“如若对方依然掠守在此,我们岂非依然过不去?”

“明天我们可以通知王飞虎带大批的人马,先行消山,把道路打通了再行前进。”

“这个去通知的人,难道能长了翅膀飞过去,如果这个人没有翅膀,他又如何通过埋伏前往送信呢”

“这个预某准备自己过去,预某自信这一身技艺?大概还不怕他们的埋伏暗杀。”

“预先生既有这个本事,何不冲上山去,先将些埋伏的人除去。”

“这个……预某说过,居高临下,击退不易。”

文姜冷笑道:“我想不会比你从底下通过更难,你要从底下通过,不但两边埋伏的人,都可以从上面抛下石块或是用弓射下来。而且你还要从头到尾,一路闯去,如果你冲上去,只要面对一两个敌人!他们虽占地形之利,但也吃了地形的亏,无法把人一下子集中,只要你的武功高出他们,相信可以冲得上去。”

“预某可以冲上去,但也只能对付一两个人而已,无法把那些人都赶走?我只得一个人。”

“你不会多带几个人去吗?”

预让役有回答。

文姜却似知道了这个原因,笑笑道:“是怕别的人功夫太差,无法攻上去是不是?”

预让的确是有此顾忌,但口中不便承认,只得道:“城主的门客多少也要有点真才实学的,但是对方预先埋伏在此,既然是特为对付我们而来,身手都不会太差。”

“我想也不会高到那里去,否则,他们就明火执仗,直接进攻了,用不鬼鬼祟祟地埋伏在山壁上。”

这个女人倒是颇有见地,说出来的话不为无理,预让语为之塞,顿了一顿道:“就算双方差不了多少,但是对方占了地利,就比我们为优了,再说我们还要分出一半人手来保城主与夫人。”

“我知道,你可以带一半的人,跟着你抢攻,你们不必分散,你在前面抢攻登山,得手之后,他们再上去,你就向前推进。留下他们在后面据守。占住重要的地方,这样不就行了吗?对方若是要想再占领那些地方阻挠前进,就变成他们居于劣势,是我们居高临下了。”

这个道理预让也佩服了,他不禁对这个女人改变了一点看法,觉得她除了美丽之外,还有很高的智慧,冷静的头脑,坚毅的魅力,相形之下,在她身边的范中行反倒显得猥琐了。

范中行这时却说了句很丢人的话:“夫人!这样太冒险了,我们还是退一退的好。”

文姜据傲地一仰头:“我从来没有被人逼退过,也从来没有避过谁,要退你退好了,那怕没有人护送,我一个人也要闯过去,预先生,你怎么说?”

连一个女人都表露了她的勇气,预让又怎么肯认软,因此他点头道:“夫人既然坚持要闯道,预某自当尽力!”

文姜笑笑道:“先生可以把人手分派一下,然后我们一起过去,到达路口时,我们带一半人继续前行,把对方吸引现身,先生相机反扑突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悲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