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

第 八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预让在途中又将养了一个多月,等伤势复原了才去见智伯荀瑶。

智怕听说预让来到,高兴极了,那时他正在进食,不待食罢。嘴上还带着食物的残屑,就迎了出来。握住了他手,热烈地摇撼,高兴地道:“预先生,你毕竟是来了,可把我给盼坏了……我想你是个守信的人,说了要来,就一定会来的,可是行期过了一个多月,你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别人都说不会来了,我却没有失却信心,每天都跟内人去检视一遍给你准备好宾舍,今天刚去,你院子里种的百合花开放了,我就有个预感,你要来了……”

这一连串的叙述又琐碎又噜苏,但是态度十分的诚恳,使人无法不感动。

预让激动地道:“伯公待我太厚,预让怎敢不来。”

“预先生,别这么说,你肯惠然下顾,是荀瑶的光荣,即使你离我他去,那也是荀瑶德薄,留不住先生,绝不会对先生有半点埋怨。”

预让心中又是一阵激动,勉力地平服了下来才道:“预让之所以迟至,只因为途中发生了一点小变故……”

“先生不必说了,我相信先生,必然是有正当的理由。”

“伯公对预让信任,预让心中感激,但是预让一定要把理由说出来,因为预让还带了两个人来,请求伯公收容,而这两个人都与预让迟来有关!”

他指指身后介绍道:“拙荆文姜,拜弟王飞虎。”

两个人都行礼拜见了。

智伯很客气地回了礼。请大家人室坐下,再听预让说了经过。

智伯讶然道:“原来是朱羽呀,他是个很有名的剑客,我听过他的名字,没想到他还是个蒙面行劫的盗魁,难怪我的粮饷会被劫了,两次护金,都有好几个剑道高手随行,他们遇到了朱羽,自然没有幸理了。”语毕又避席一揖,说道:“幸得先生神勇翦除了他,否则我境内的商旅以及我的采粮人员,仍是不得安静,先生还没来到河东,即为河东除此大患,我应该代表境内的父老向先生致谢。”

预让苦笑道:“这本是预让该做的,朱羽之急于拦路截杀,也是怕我来到,带人去找他。”

智伯道:“知道是他劫货杀人,我会派人去找他的,但绝不会请先生去。”

“为什么?朱羽是个很不错的剑手,预让侥幸胜他,才得于决斗中除之,若派去的人较弱,恐怕还奈何不了他。”

智伯叹道:“是的,我会派几个人去试试看,实在奈何不了他,只有小心点。每次遣送重兵护送粮秣,保护商旅,却绝不会劳动先生。”

“莫非伯公认为预让不如他?”

“不是。先生剑技精湛,神勇无匹,我是亲睹的。先生是天下第一剑士,我更闻名久矣。我门下的剑客虽多,绝无一人高出先生,要想对付朱羽,先生应是最佳的人选,但荀瑶绝不会让先生前去,因为我所望于先生的,不是先生的剑法。”

“预让除擅长剑术外,别无所能。”

“预先生太自谦了,你有不战而屈人之威,通晓战技,熟悉谋略,这些都是大将之才!”

“怕公太谬许了,预让一介武夫,怎么会懂韬略呢?”

“这个我倒是亲自领教过的。记得我们在晋城突围的那一战吗?先生以有数之众,指挥若定,面对数万大军而面无惧色,攻敌之虚,取敌之弱,终于突出了重围。”

“那是全仗伯公之助,借伯公之威而已。”

“预先生,连我在内,那天全是听你的指挥行动的,突围之后,那几个部卒对先生推崇备至,念念不忘呢。”

预让已经记不起那天是怎么发令指挥的了。他只是凭多年战斗的经验,一面运用地形,一面审度对方的虚弱,避其坚而蹈其隙,侥幸得脱,现在听智伯一说,倒像是他真的娴习兵法似的。因以惶恐地道:“伯公,预让不是故作谦虚,的确是真不懂韬略。前次突围,预让只是以一个剑手的累积经验,侥幸得逞而已。”

文姜笑笑道:“夫君,所谓韬略,不过是用兵之策与求胜之道而已,也没有一定的规准,剑手所讲求的,也是以我克人,两者并无分别。”

“有分别。”预让道:“剑为一人敌,兵韬略则为万人敌。”

“一个勇猛高明的剑手,可以力敌百人吗?”

“这……也许勉强可以,但绝对不能再多了。”

“他想力敌百夫,总不能全仗勇力,一定还要借重一些其他的条件吧?”

“这……当然了,”预让道:“比方说,选择一个狭窄的地方,或是背墙而战,减腹背受敌的劣势,甚至于利用敌人来挡住敌人,这些都是必须注意到的事。”

“这不正就是谋略的运用吗?”文姜道:“所谓兵法,也是前人在搏战中悟出的经验而已。但并非以之成规,一成不变。最重要的是讲究活用,所以读过兵法的人不见得就用兵,没读过韬略人,也不见得不善用兵。”

智伯欣然色动,双手一揖,庄然道:“高明!高明!荀瑶久闻夫人才智出众,顷闻高论,才知道果然是名不虚传。难怪范中行要以万金为酬;索取夫人回去了。”

文姜神色一动道:“范中行出赏金要抓我回去?”

智伯笑道:“他还没这么大的胆子到河东来抓人。他只是派了个使者。带金万两,明珠十斗,要求我把夫人送回去。”

文姜笑道:“他倒是真舍得,这是范邑城库中一大半的窖藏了。”

智伯道:“范邑真这么富吗?我河东之地,比他大了百余倍,人口比他多出几十倍,可是我的库中还拿不出这么多的钱呢!”

“伯公有志大图,所得都用来充实武术了。范中行却只事株守,自然会积财日增,这笔钱对伯公而言,应该是不无小补的。”

智伯点点头道:“不错,我把民兵又微调了一半,因为三姓家臣分晋之后,韩魏两国若是一起合作谋赵,襄子首当其冲,我就是他们第二个目标,因此我必须充实自己。”

文姜笑道:“伯公,这笔钱岂不是来得得正好!”

智伯道:“这是什么话?我不但没收下,而且还倒赔了一千两黄金去。”

预让一怔问道:“伯公,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得知夫人是跟先生一起离开的。心中十分高兴,奇士才女,天作之合,自然要加以成全,所以我附上黄金千两,连同原金,一起送给那使者,明白地告诉他,这是为先生聘娶夫人的妆金,虽是只得原金的十分之一,但却是我拿得出的全部库存了……”

文姜道:“伯公不受他的金子也罢了,干嘛还要给他钱呢?这根本是不必要的。”

智伯道:“贤伉俪虽是天成的佳侣。但究竟是范中行聘娶在先,我是想为二位正名,免落情奔之讥。”

文姜轻声一叹道:“伯公,妾身不值什么,伯公此举,只是爱惜预让而已。”

智伯道:“是的,河东的百姓们,对预先生敬若神明,我也十分地尊重他,不让他有半点的非议之处!”

预让道:“伯公虽是一片爱惜之意,但是对预让的了解却不够。预让平生别无他善?唯生性一毫不非取,这是可以质诸神明的。”

“先生误会了,”智伯道:“荀瑶并非怀疑先生的品德。”

预让道:“预让既然一毫不非取,又怎会谋夺主妇,诱拐情奔,陷伯公于不义呢?”

智伯面红耳赤,呐呐不知所云。

文姜笑道:“郎君,这不能怪伯公的,因为我是范邑城主夫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怎会有人知道我是取得范中行的同意的?”

“什么?”智伯问道:“范中行自己同意的?那他干嘛还来这一手?”

“我在未嫁之先,就跟他商议好的。唯恐口说无凭,特地还立简为语,说明我随时都有离开的身由。这是范中行亲自立下的同意书,证人是王飞虎,伯公请过目。”说罢她把一卷竹简呈上。

智伯看了后。欣然地笑道:“这就更好了,范中行大以为我正在需要钱,才以重金为饵,想要把夫人送回去。我向他表示了我的态度,这下子他就死心了。”

预让道:“伯公,那预让没有想到,伯公何必急着要给他金子呢?”

“那是我为先生尽的心,跟先生来不来无关。”

“假如我根本不来了,伯公这钱不是花得太冤枉!”

智伯大笑道:“不冤枉,为成就一双侠侣,这点金子也是值得的。”

预让感动地下拜道:“伯公待预让实在太厚,预让不知将要如何报答。”

智伯连忙扶他起来道:“先生,万不可如此,先生肯惠临赐顾,是荀瑶借重于先生之处多。”然后又对王飞虎说道:“王壮士,范中行也有话说,他对壮士十分倚重,万望先生能回去帮助他。”

王飞虎道:“小人追随预大哥,心意已决,不回去了。”

智伯道:“王壮士肯留在河东,我是万分欢迎的,而且我对壮士的借重,也不会少于预先生。方才我只是转达了范中行的话,其实壮士真要回去,我也会用尽方法来留驾的。”

王飞虎感动地道:“伯公,小人只是一介武夫而已。”

“壮士太自谦了,壮士在范邑把范中行的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那就是了不起的成就,河东也需要壮士这样一位干才来整顿一下,今天我实在太高兴了,能得三位人杰来临,这值得庆祝,来人,吩咐厨下,立摆酒宴……”

这一项接风的酒宴的确很丰盛,酒是最好的,菜也是精心烹饪的,全牛、全羊、鸭猪鹿鱼蔬,百珍俱陈。

智伯不但邀请所有的门客参加了,而且还叫自己的妻子也出来参加宴会。

伯夫人雍容端庄,一点架子都没有,跟大家欢笑谈天,亲如家人,也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酒后,预让夫妇被送到专门准备的宾舍中休息,预让倒是吃了一惊,因为这儿太华丽了,几乎就像是皇宫,两名锦裳的宫女前来侍候,她们自报名字,一个叫雪娘,一个叫依奴。

她们是伯夫人特地遣来侍候文姜的。

文姜问道:“依奴,伯公府邸中,这样的宾舍有多少?”

“有十七幢,不过以此间最为精美。”

“伯公他们自己住在那里?”

“在前进大堂的旁边。”

“那里好像没有什么大的宫室呀!”

“是不大,两间木舍,一间作为卧室,一间则是伯君夫妇纺织之处。”

“织布之处?难道他们还自己织布?”

“是的,伯夫人不但精于纺织,而且擅专养蚕,他们穿的衣服,都是自己织绢。自己缝制的。”

“这不是太辛苦了吗?”

依奴道:“是的,她经常忙得深夜不寐,可是黎明即起,操持家务,比谁都勤快。”

“她为什么要如此辛苦呢?不需要她如此的。”

依奴道:“是的,伯公也要她不必加此,可是她说:我们要老百姓辛勤的工作,自己就应该先做到,这样才能叫大家都明白,他们所缴纳的蚕绢,都是用在正当的用途上,她跟伯公并没有用来过奢侈的生活。”

“老百姓对智伯的看法如何?”

“爱戴极了,虽然河东的地方常有水患,收成也不好,而且岁纳又比别处高,但百姓们没有一个叫屈,也没有一家抗纳不缴。河东没有催租吏,也无须公差登门收租,老百姓都是自己到时侯就把粟绢挑了来,不用斗量,不用尺度,绝不会短少,只有多出来的……”

文姜听得呆了道:“他们如此拥戴智伯?”

“夫人也许不信,但可以自己去看,也可以任意找一个老百姓来问,他们的答案不会两样的。”

“智伯贤能,受民爱戴,我是知道的,但想不到会如此之深,老百姓为什么要对智伯如此的拥护呢?”

“因为他的确是一个贤明的领袖,他不但与民同甘苦,共患难,而且还深入民间,了解民隐,每年春耕,他都亲自下田耕作,从早到晚,一刻也不休息,这不是做作,他是实心实意地做。”

“可是老百姓的生活并不好,捐纳又重……”

文姜道:“老百姓不怕苦,只怕苛政暴敛,伯公和伯夫人跟大家一样的吃苦,大家也就没有怨言了。”

文姜道:“可是生活一直苦下去,究竟不是办法呀!”

“那当然。但伯公许诺过大家,这只是一个时期,大家要咬紧牙关过去,等到我们的实力壮大了,生活就能改善了,那时我们可以迁到富庶的地方,没有灾患,也不必再缴巨额的钱粮给那些大户领主……”

“喔!河东还要缴纳钱粮吗?”

“是的,要缴晋城的赵侯,目前是襄子居政,他是嫡出大宗,是赵国的领主,每个地方都受他的保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悲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