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

第 九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但是他们的估计也有了错误,智伯对他们的尊敬丝毫无减,却并没有央求他们去做什么。他每天都会来看看他们,有时也陪他们一起跑跑马,或是入山射虎打猎。

在打猎时,各人是分别计获的,智伯所获往往比他们夫妇加起来都要多,证明智伯的射技很高。

遇有庆典,预让夫妇的座位,一定是最受尊重的,甚至于河东的百姓父老们,也是对预让夫妇尊敬异常。

如是过了半年,预让实在忍不住了,自动去向智伯提出了一询问:“伯公,这半年来备受盛待,却未曾出过半点力,这使预让很不安,预让可不是来享福的。”

“先生,你别心急,马上就有事情来麻烦你了,而且先生会很忙,那时先生就不大有空了,故而在半年中我尽量不来麻烦先生。”

预让喔了一声道:“但不知是什么事情?”

智伯笑道:“这事对别人尚是秘密,但是绝对不能瞒先生的。先生知道,我荀瑶不想以此河东为满足,同时更答应过河东的父老,要改善他们的生活,这可不能骗人的,而河东地瘠,物产不丰,要想改变生活,势非要向外求拓展不可,因此荀瑶的第一个目标是谋取赵国之地。”

预让不置可否,智伯又道:“襄子虽为赵国正统,但他并不是赵侯亲出,而是以侄子入继的,依宗法祖言,大家俱是小宗,我却比他长一辈,比他更够资格。”

预让道:“伯公必也知道,封建宗法,定于朝廷,而今天子失势,诸国各自为政,王权不张,那已经不足为法了,而今是以实力为主。”

智伯笑道:“先生能见于此,我倒是不必再多解说了,但我也是向先生表明了我是师出有名,这一点非常重要,师直为壮,曲为老。”

“预让不想与闻太多,只想知道伯公要我做什么。”

“我由河东子弟中,挑选了两千名精壮子弟,身手也特别矫捷,想请先生教练率领他们。”

这个请求使预让大感意外地道:“伯公,你是要把他们都训成剑客?”

“这个倒不敢奢望。我知道一个剑客的养成,不是旦夕间事,至少也要三五载的苦练,我没有这么长的时间去慢慢造就他们。我只要他们能习得一点近身肉搏之术,渡河夺城时,能够不假云梯木筏……”

预让道:“这倒是可以的,但是训练他们干什么呢?”

智伯道:“我如果要同晋城用兵,势非要渡过重重坚关不可,我的兵少,粮草后备不多,利于速战,对方如闭城坚守,我就拖不下去了,因此必须要出奇致胜。”

“伯公要用他们来拔坚攻城?”

智伯摇头叹道:“不,那样牺牲太大,我河东子弟不能轻受巨大损失的。我用他们来奇袭拔城,趁着黑夜,潜入敌城,尽量减少伤亡。”

预让想了道:“可以,但是我不能保证这两千人都有那样的能力,那要看各人的禀赋、内潜、体质、智慧等各种条件而取决,而且也要一段时间。”

“这当然,那两千人我是请王飞虎壮士先作初步的挑选工作,最后还是要由先生来决定。”

“喔!王飞虎处理这方面的事务是专才,经过他选的人,大概总不会错的,人呢?”

“已选就月余,由王壮士带着他们作初步根基的训练,他说这些工作他可以胜任,就不必麻烦先生了。”

“这倒是真情,在范邑,我也是作深入的精战教授,初步训练都是由他担任的。”

“正因为有那些前例,所以我就请他先辛苦了,兔得来扰乱贤伉俪的燕居。”

“伯公太体恤我们了,闲居无所事事,那才是最令人厌烦的呢,我早就请求伯公赏点事情做做了。”

智伯忙道:“预先生这一说,荀瑶就不敢当了。我绝不是一个独占的人,苟能得遂吾志,异日富贵,定与先生共有之。”

预让哈哈大笑道:“伯公,你若是有这个意思,不是抬举预让,而是在磨难我了。预让不过一介武夫,出身于草莽之间,生无食肉之相,亦无飞黄之命。”

“先生不必太谦,将相无种,男儿贵在自强,像我赵氏之先祖,也是出身行伍为先晋之家臣。”

预让道:“伯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自愧出身平民,怕登不上贵族之途,而是我不感兴趣,我是个剑客,我只想在这一生中,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能在一夕之间,使我名扬天下!”

“先生已经是名扬天下的剑术名家了。”

“我要扬的不是这种名,而是指我的作为要能惊天地,千百年后,犹能活在后人口传简册之中!”

智伯肃然起敬道:“先生的志向果然不同于常人,荀瑶虽是平庸之身,也不自甘菲薄,我的生活很朴素,也已养成习惯于淡泊,再说,我要图口腹之慾,也是极其简单的事,我若是只求平平安安的过这一生,我可以享受逾过帝王,富贵对我,也没有一点的引诱了。我所追求的,跟先生一样,也是不朽的功业,所以我才找题目来难自已。”

预让暗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所求,跟智伯完全不同。即使是同样求名垂朽,目的、手段、途径也不一样,但是他不想去解说,因为智伯正在高兴头上,他因为与预让志愿相同,更为起劲了,滔滔不绝地向预让陈述他为雄天下而作的计划与准备。

一直等他说得告一段落,预让才道:“伯公,预让同意夺天下必先围赵,但不同意赵必须假之征伐,太费时耗事,有个最简捷的方法,你为什么不用呢?”

智伯道:“先生请指教。”

“是最简单的一个方法,流血五步,只一人,就可以解决了。”

“先生是说刺杀襄子?不行,这一个办法行不通。”

“为什么呢?在赵国,伯公是最具人望的,而且也是赵侯的宗裔,襄子一死,再也没有别人承袭君侯之位了。”

智伯苦笑道:“赵襄子十岁即从名师击剑之术,他终日以此为乐,技艺日进,门下座客侍卫,无一不是高手,同时他很谨慎,没有人能接近他。”

“预让不才。愿为伯公除此人。”

“先生?这是有去无回的行动,不成功必死无疑,即使得手,也难以逃生,这跟我们闯许远的大营不同。”

“我知道,还有朝律杀君侯者灭族,我跟文姜商量过了,我们没有别的族人,杀剐止此一身。”

智伯叹道:“这不是荀瑶所望于先生了!”

预让以为他还在谦拒,而干脆明说了出来:“伯公待预让夫妇恩惠太深,我们自愿为伯公效此一死。”

智伯庄容道:“预先生,我知道你这份心意,也知道有这个能力,荀瑶心中十分感激……”

“伯公无须感激,预让求仁而已,预让所说的轰轰烈烈的大事,也是指此而言,在千百人之中,取一个君侯之首级,这才是一个剑手最辉煌的时刻……”

“先生,我再强调一句,我之所以邀请先生来共图壮业,是从根本上做起,从未存有冒险一逞之意。”

“但这是最简捷的法子。”

“预先生,”智伯道:“这不是我的法子,用这个法子,取来的天下也很难保全,我派刺客去刺杀他,将来就会有人买个刺客来付我。我的居处公开,很少提防,我不怕刺客来暗算我,是因为别人都知道那没有什么用,杀了我,只会引起河东民众的痛苦,绝不可能得到河东的。”他的神态一变为庄:“而且我认为我有资格成为赵国的君侯,我就要堂堂正正地得到它。”

预让看出智伯不是矫情推托,他是真心地无此打算,对于智伯的判断,整个地错了。

预让心中倒是有点歉疚,对智伯的敬意大为增加,长揖致礼道:“预让愚昧,请伯公原谅。”

智伯握着他的手道:“先生,别这么说,不是你一个人向我建议,以前就有很多人向我建议过,甚至我这次礼聘先生来此,还有人以为我是于此途借重先生,无怪先生会有这想法。”

预让叹了口气道:“伯公以仁心治民,受万民之衷心拥戴,因而可以不设防,但是襄子却防范森严,可见他之得民心不及伯公多矣。杀了伯公,得不到河东,杀了襄子,得到赵国如不无可能,请伯公再加考虑一下。”

智伯冷静地考虑了一阵后,终于道:“不行,我还是不能这么做!”

“这与伯公行仁的准则没有冲突,死一、二人,可以避免很多人流血丧生。”

“先生,我不同意也是为了百姓。目前我们的兵力尚不足一战,而这任务,只有先生前去,才有望达成。”

“预让自愿请缨,万死不辞。”

“但先生却不能保证必会成功。”

“这倒的确不敢保证,但预让会尽力去做。”

“襄子死,他手下有几名将军,带兵万人以上,他们也不会肯臣服于我,此对谋赵之举,好处并不大,如若先生失败,牵连就大了。先生在此间为客,谁人不知?襄子也一定知道是我要谋刺他,极想报复,我河东百姓就惨了。因此就是要实行这个计划,还是要等到我实力充足,再作商议!”

预让知道这才是一句推托之词,智伯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自己一再力请,他不便坚拒,才把事情拖下去。

看来智伯是真的要借重他的将才了,倒使预让有受宠若惊之感。他一直以为自己对那些豪门的用处,只是做刺客而已,所以他轻易不肯投到那一家的门下,一定要择个人杰以事。

智伯绝对是个人杰,但他看中预让的是另一种才能。

文姜也很高兴,她已经与预让共生死。

她不反对预让在一次壮烈的大行动中成仁,但更望预让能在前途上有一番事业。

因此,这两口子开始着手练兵,练得十分起劲。

王飞虎很会挑人,这两千名精壮的小伙子,几乎个个都合乎条件,因为他们是从十几万河东少年中挑出来的。

有一部份更是来自军中,已有搏杀的经验与武功的基础,训练起来就更容易了。

预让当了这两千名精兵的主帅,王飞虎则任副帅,这是智伯坚持要他们接受的,他是个很重视名份的人,认定了名正则言顺。

预让作教练固然能使部属们尊敬,但不会比一个直辖的统帅更具权威。

不到一年,这支突击精兵已训练完成了,不仅动作敏捷迅速,而且战技精良。登山如猿,涉水似癞,一条绳索,前附一枚铁钩爪,轻轻一抛,无声无息,眨眼间已飞登上了城墙。

每人除这根绳索可兼作兵器攻击以外,还精练了一对匕首短刀,刀虽短,可是他们使用极其迅速熟练,两三个手执长矛及长剑的甲兵,竟然都不是他们的敌手。

每个士兵都带着一块盾牌,以熟山藤浸在桐油中干透编制而成,藤性极其坚纫,刀剑不伤劲矢难透,状如龟甲,大可容人,又极为轻巧,这是防御性的,可以避免突然为敌所伤。

演技是在大校场公开举行的,智伯还公开地允许百姓们四周观看,他说得好,百姓们这些年来吃苦负重,必须要他们知道钱是怎么花掉的,更想他们看看我河东子弟是何等的英勇不凡,演出是出乎意外的成功,智伯在将台上看得几乎呆了。这些技能并不出众,若是由一两个人演来丝毫也不显得出奇,一般的剑客们,都可以达到这个标准。

但是在预让令旗的指挥下,千百人俱能如此,动作整齐划一,就壮观了。

尤其是登城之搏,预让筑了五丈来高的竹城,征调了五百名精兵密守城头,他则遣出了二百名突击的战士夺寨,一声令下,二百人臂负藤牌,手执长索,鱼涌而至。

城上的人先以矢石为拒,但是都打在藤牌上挡住了,一个都伤不了。

来到城下,他们晃动绳索,抛起了铁索,但不是为了抓墙,而是抓人。两处一高一低,相距四五丈,城上的人仍是抵不住城下的遥攻,有的被抓伤了身体颜面,也有被活活抓下城来的。

等到守城者心存恐惧,不敢再接近边缘,以防被爪所伤,他们才抓住城梁,迅速猱身而上。

上面的人自然又得用兵刃来攻击,但是没有用,这些战士个个都是以一当百,手中的藤牌使用又是轻巧方便,挡住了攻击,不影响他们的猱升。因为他们用单手与双足配合着动作,照样升得极快。

一直到达城头,他们才猛地一蹬城墙,使身体左右作大幅度的摆动,如是三四个来回,上面的人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们已能籍回荡之力,抛起比城墙还高了,一松手就巧妙地飞跃上城头。

接下来就是贴身的肉搏了。他们的藤牌不但可以封住对方的兵器,可以作攻用,根本无须搏击,用力往前挤进,就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悲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