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玉钗》

第二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来到兵部衙门的班房。守门的禁率已认识他这位新贵,毫无阻难地放他进去,到了里面,高晖刚从内廷退朝出来,且如他所求,把王阁老与卢方都邀齐了过来,就在高晖的签押房中作了一度密谈。

卢方见了他,脸上微有讪色,可能是昨夜卢闰英把他接回家去时也数落过他,使他颇为赧颜,尤其当着高晖的面,更是难以启齿。高晖倒是很热心,对他们也很客气与尊敬,因日后兵部与中书门下两者接触的机会最多,需要合作的地方更多,为了有意加重李益的份量,他的话很谦虚:“下官虽蒙圣宠而膺异事,究其本,实出君虞之所赐,也望两位老大人看在君虞的份上多予赐助成全。”

这是给李益捧足了场的话,使得李益的份量益形加量了,因为在目前的情形下,是王卢二人要高晖帮忙,高晖却把人情整个卖在李益的身上,王阁老与卢方自然免不了要客套一番谈入了正题倒是只有三言两语,高晖一肩掮承下来,而且道:“君虞今日首途,是为我们大家宣劳,本来是该好好谢他一下的,只是目前不宜张扬,而杜子明与尤浑两个家伙也很紧张,刚才下官听说他们还在催问留署原职的事,君虞的事绝不能先给他们知道,二公不妨去稳住他们一下,等君虞上路三五天后,再让他们前来接手,就不怕他们捣鬼了。”这是最重要的一步,两人连忙告辞各回本部,高晖留下李益,才笑道:“君虞,听说令岳昨天在王阁老府中发愤要挂冠求辞,那是怎么弄的?”李益不禁一怔,暗惊高晖消息的灵通,高晖笑道:“长安是个藏不住秘密的地方,尤其是令岳这等身份显赫的大员,却又在王阁老的家里发牢騒,这就更为引人入胜了。”

李益道:“尚书公是如何得知的?”

“自然是王府的家人传出来的,我听到了消息倒是颇为震惊,不知发生什么变故,原以为你会来告诉我的,可是尽等不来,倒是从王家又传来消息,说令岳被他女儿接回家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益笑道:“实在也没什么大不了,是家岳为了最近一连串的不如意,借机会发作一下而已。”

“只为了一点小事,就要以挂冠为要胁,而且还要闹到别人家去,令岳也未免太冲动了一点!”

李益苦笑道:“尚书公看来是小事。但他却不这样想,尤其是舍姨母跟他也吵了几句,他一向是自尊惯了,骤然发现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自然要借题发作一下振振威风。”

高晖道:“可是也不能拿这种题目来发挥呀,如果让朝中知道。他是为了家务事而辞官,把一个二品前程当作儿戏,对他可是大为不利的。”

李益道:“他是要做给我看,所以叫人来找我。”

高晖道:“那恐怕是不好对付,你去了没有?”

李益笑道:“我怎么会去,而且把来叫我的那个佣人痛骂了一顿,然后再叫舍表妹用尚书公的那个理由,把他接回家去了,他以为这一手可以吓住我了,那不是笑话吗?”

高晖道:“真想不到这位中书大人会如此的浅薄。君虞,你们翁婿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反目的?”

李益把小红的事说了一遍,高晖道:“原来这样,你也是的,何必跟他抢呢?那是太难堪了。”

李益道:“小红不过是长得清秀而已。又不是天姿国色,我怎么会争呢?是小红自己不肯,她有着一页不凡的身世,侧身青楼是另有目的的……”他又说了小红的身世而且更着意及渲染了一番,听得高晖连声赞叹,直道了不起!

小红的身世遭遇,别人听来不过是感到很惊奇而已,但听在高晖耳中4却是肃然起敬了,因为他自己的父亲也是被于善谦害死的,这也是李益要特别着重这一番叙述的原因,果然高晖在感动之余,庄然地道:“这位姑娘的孝心烈性,实在值得佩服,跟她一比,下官就太惭愧了。君虞,这老儿太可恶了,如此一位英烈的女子,他怎敢以势相压,下官绝不准他如此!”

李益心中暗暗好笑,高晖跟小红毫无瓜葛,一开始听见卢方是为了一个歌妓而跟自己吃味时,还在怪自己对卢方太难堪了,听说小红是为了要向于善谦报复,厕身青楼,目的在伺机行刺时,才改变了态度,变为极端愤慨,那完全是一种同仇敌忾的心理在影响。

但是李益的表面上却装得极为庄重地道:“是啊,我就是心敬此女的壮烈,所以听说家岳有意相纳,而小红又抵死不从时,我心中大为不平,且觉得家岳太侮辱她了,乃挺身以争,宁可得罪家岳,也不能叫烈女受屈,家岳为此大感不满,才有那番做作。”

高晖立刻道:“做得对。君虞,我全力支持你,现在那位小红姑娘是跟了你了?”

李益叹了口气道:“她是为了感激我替她报了亲仇,愿以身事,我实在是当不起的,可是她表示得很坚决,如果我不收容她,她就要削发出家为尼以终。”

高晖忙道:“君虞。你应该收留她下来,这种性烈的女子说得出就做得到的,她的决心谁也拧不过的,如此佳人,要是出了家实在太可惜了,跟着你也比嫁一个碌碌凡夫好得多。”

李益笑道:“我也不过是凑巧为她做了点事而已,否则在她眼中看来,还不是一个碌碌凡夫!”

“君虞!这个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如果你这样的男人也无法使她倾心。倒不如让他出家去的好,因为她实在已经是尘世无匹了!”

李益看得出高晖对小红的印象在增加中,乃轻叹一声道:“若以此姝性情,端合古刹青灯,只是她尘心未尽,少不得还得跟着我历此一劫!”

高晖忙道:“君虞!这又是怎么说话呢?”

李益看看左右,这是尚书的视事签押房,一些书吏副员本就离得远远的,只有高晖的一个贴身跟班侍候着,但也是守候在门外,非召不敢擅入,于是放低声音道:“本来此事近风月,不宜在公廨中谈论,但尚书公是性情中人,不像那些道貌岸然的迂夫子,宋居庙堂之高,即已圣贤之气掩人,所以倒不妨为公一言,亦可见此姝之奇。”

高晖更是心痒难耐,忙道:“快说!我这儿毫无那些禁忌,且我最讨厌拘谨,虎帐谈风月,沙场论美人才是儒将风流,豪士本色,所以前代名将中我独取西楚项王,英雄不计成败,庶几无偏矣!”

于是李益把前夕留宿啸虹馆,跟小红以心琴度永夜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才加结论道:“此姝虽寄身风尘而未着尘意,以色笑市人而无色意。所以我才认为她不会在红尘久居的。好在我带着她。只是让她尽点心,既不能以任何名份去拘羁她,俗世富贵。也未必会在她眼中,明白地告诉过她。随时她都可以随自己的喜欢而定去留。”

高晖听得神往,连声赞赏道:“奇女!奇女!君虞,你实在是个有福气的人,所以这些天下奇人奇女子,都被你遇上了,如此看来,像令岳那伧然凡夫对她有此心,实在是侮辱她!”

李益笑道:“这一点倒不然,此姝姿色不过清秀而已,沉静寡言,内涵虽深,但懂得藏锋不露,也只是言词中节,虽善击剑。轻易不炫,所以乍然见之,给人的印象不过平平而已,家岳居然能看出她平凡中的不凡之处,倾心如此,毕竟有点眼光的。”

高晖笑道:“我未识斯人,也对她倾折不已。令岳不是眼光好,而是听了你跟卢小姐上次在她香闺中的种种情形才觉得她不凡,那无什么了不起,倒是杜御史还可以算得她半个知己。行了!君虞,这件事你做得对极了,不为任何原因,就为了保护这么一个奇女子,也值得不计一切为之一争的!”

李益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就是要高晖这句话。因此李益一笑道:“可是家岳对此耿耿,适才临去,仍有不豫之色,尚书公是可以看得出的。”

高晖哼了一声道:“别去管他,这些当节度使出身的人我最了解,他们镇守一方,不过是个藩将而已。却以为是南面不易的藩王,分疆列士的诸侯了,骄横跋扈,桀傲不驯,罔顾法纪,朝廷对此已颇有戒心,如再不加以整饰,很可能再度造成一次安史之乱,故而密诏我锐意整顿。令岳久居是职,这次内调晋京,也是要看看这些节度使的器度和心性如何,假如他还是拿出当年那种节度使的脾气,恐怕朝廷也会在他身上来个杀鸡儆猴,给别人看看,让人家知道,不要以为自恃功高,就可以居官不敬,为所慾为了!”

李益不禁一惊,他固然对卢方态度不满,但是并不希望对卢方就此垮台,那样对他并没有好处,所以听说卢方为杜子明尤浑所胁,不辞劳苦,也要出去这一趟,无非是在保全卢方,而保全卢方,就是方便自己,在高晖面前烧两把火,是想必要时,借高晖的力量一压卢方,尤其是出了小红的这件事后,卢方对他大为不满的时候,这种压力就很重要,但卢方真要垮了台,对自己并不是好事。

因此连忙道:“尚书公。家岳只是逞意气而已。”

高晖道:“就是这个才严重,朝廷主要目的是试探这些曾经身拥兵符的人。品德心性如何,以令岳这件事而言可以说是很严重。小红为自由之身,已表示过不愿归令岳,他仍然不死心,显有强求之意,因小红跟了你,他不好意思拿出手段来硬争,如是跟了个别的士子,他不知将要采取什么手段?其罔顾法纪,断然独行之心已昭然若揭,此为朝廷大忌之一。再者就是轻言辞冠,只为要在家人面前摆摆威风,居然把朝廷重寄之心视同儿戏,是为大不敬,唯其心中无臣无国,斯有大不敬之行,此为朝廷大忌之二。这两点的任何一点我只要在圣上面前点一点,也够令岳受的了!”第二点李益想到了的,第一点是高晖指点出来的,一件小事从内心上去推究就可以变得非常严重,由此可见高晖是个相当厉害的人,李益连忙道:“尚书公,家岳大概尚不至于如此,他只是没有想到利害,他看来精明,其实却胡涂,否则又何至为小人所胁而乱了方寸?尚祈尚书公看在小弟的份上多予成全!”

高晖笑了道:“那还用说,否则我就不必这么帮你的忙了,就凭他跟杜子明和尤浑他们私下揽的鬼,我就可以把这些案重行审理,治得他们乖乖的,何况我刚接下这个尚书,正该有所表现,若是别人,断然不放过这个自进的机会,我反而倒过来为你斡旋,代他们掩饰,那一点不是冲着你老弟?”

李益连连拱手,又说了一阵方告辞出来,略加盘算,脑筋一转,就想到了一个主意,他知道这着子下过后,不仅可以把卢方吃得死死的,而且还可以牵住一部份卢方的友好,形成他的真正的进身青云之梯了。

离开兵部,他直接来到了啸虹馆,小红已经准备就绪,且卢闰英在卢安的护送下前来了。

这是李益的意料中事,知道她一定会来送别的,不仅是为了情意难舍,而且也要谈一谈昨天晚上的事。

卢闰英的眼眶有点红肿,大概是又哭过了,李益知道她可能又受了点委屈,没等她开口,就对小红道:“小红,你坐卢安的车子,先到我的寓所去取我的行装,同时也见见小玉,她听说你随行帮我的忙,对你很感激,本来她想来送你的。可是她的身子不大好,是我要她别出门。拿了行李,带着秋鸿骑马回这儿来,卢安则设法把王阁老请到此间一谈,记住,一定要秘密,这是件很重要的大事。”

卢安微怔道:“只是请王阁老一个人?”

“是的,祗有他一个人。”

卢安已经知道事态一定很严重,连忙跟小红走了。

卢闰英却紧张地问道:“十郎!又发生了什么事了?”

李益凶凶地道:“不急,等王阁老来了再谈好了。昨天晚上姨丈回家以后,大概又有事了?”

卢闰英幽幽地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反正已过去了,你就别问了吧!”

李益道:“不!我一定要问清楚,因为今天我在高晖那儿见到了姨丈,神色不怎么好。”

卢闰英的泪珠又扑簌簌地滴了下来:“十郎,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昨天我得了消息,赶紧回家,先跟娘说了半天,娘的性子也倔了起来,硬是不肯低头,我费了半天chún舌,才把娘劝动了。然后赶到王府,把你的那套话说了,王阁老在一边相劝,爹总算也消了气,跟我回家了,一夜都好好的,可是今天早上,爹在上朝前,换了卢福侍候随轿,问起了你昨夜为什么不去,卢福那奴才,居然一五十一都说了,爹又发了脾气,十郎,你这又何苦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玉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