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玉钗》

第二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兵部侍郎刘学镛在九天后,向朝廷上了乞休的奏章,他才六十多岁,应该还可以干几年的,可是他一连告了三天的病假后,终于以体弱多病为由,上了那道奏章,而朝廷也很快的批准了。

据说原因是他在几天前一个晚上,听见外面有声响,派人出去一看,才见他的贴身卫士何茂雄,被人倒剪双手,吊搏在一棵大树桠上,树下放着一个银贡盒。

打开盒盖,里面是两颗首级,一颗是他遣去行刺的马尚志,另一颗则是李益身边的妾侍小红的。

盒中另外还有一张字条,写着两句很耐人寻味的话:“投我以李桃,报之以琼瑶,三日后,当再来访。”

就是那句话,吓破了刘学镛的胆,杀死一个马尚志,他根本不在乎,因为他还有的是死士,但是把小红的首级也送了来,就使得刘学镛心惊胆战了,那表示了李益另有更强的防护力量,根本不寄望于小红的保护。

接着而来的消息则是由郑州传来那天晚上的情形,马尚志是被李益自己用箭射死的,而小红则是李益以通敌之嫌处死的,送回人头,表示了李益即将采取反击。

刘学镛战战兢兢地怀着那一纸警告函入宫,面叩皇帝求援,而且还准备告李益一状。

皇帝看了反问他:“这上面两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学镛不敢隐瞒,只好把内情说了,皇帝冷笑道:“原来是你先派人去行刺他的,那么他反击回敬也很公平了。”

刘学镛连连叩首道:“启奏圣上,臣不敢如此狂妄,臣不是为私怨而杀他,而是为了国事。”

“李十郎犯了什么欺君祸国,必死之罪呢?”

“有人认为他在凉州擅杀节使,心中不平,誓必慾除之而后快,臣如不照做,恐将边境不靖!”

“朕若是下旨杀了李十郎,你能保证边境能稳了吗?”

“圣上如是圣明,边庭谅必仰沐圣德,效忠不二。”

皇帝一声冷笑:“朕要的一声确实的保证,不是这种空洞的甘言蜜语,你说的边廷不靖,不过是指四五个节度使而言,李十郎未出任前,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忠心的表现呀,自请留后,私相授受,视国家爵位为私产,为朝廷军马为私人,所谓效忠,不过是没造反而已!”

“臣无能,不过此事责不全在臣,鱼朝恩掌握禁卫神策军,内垄朝政,外图文权边镇,故意放纵他们如此,积习已深,非臣所能改变者……”

“可是李十郎却把凉州河西四郡,治得乖乖的。朕如有所命,一纸旨下,无不遵行,他以一介书生,未用朝廷一卒一兵,能外制强兵,内慑悍将,你手中把握了那么一大批密探,却又做到了些什么呢?”

刘学镛一听皇帝的口气不对,只得来硬的了,再度叩首道:“臣无能,但臣以私交至少能维持那几处边镇安份,臣若死,那几个人一定立有不稳之象;而李益若不死,那几处兵马,迟早也会有不稳之象。”

“哦!你跟他们的交情呢?”

“圣上明鉴,臣与外藩不敢有私交,这完全是因公的利害交情而已!”

皇帝道:“李十郎现在手中掌握着河西四镇与东西突厥两部,如果朕杀了李益,那地方恐有不稳之象,一旦事变,你能镇得了吗?那些要杀李益的,你的好朋友,能把他们的兵马移到河西去为朕退敌吗?”

刘学镛一听,脸都吓白了,这个要求是绝无可能的,他只有道:“圣上明鉴,节镇节略重兵屯于边境,原为镇夷之用,如若轻易开拔调动,则边防空虚,东敌未除,而西变又生,想圣上亦必早有明裁。”

“朕不知道,不过太子昨天进官也谈到这件事,他的说法比你可靠得多,他说你如果不行,就放手让别人来做,自然会有人比你做得好。而且,你那些有力的朋友如果真够交情为你撑腰的话,河西四郡及东西突厥两部,另加吐蕃的数十万劲旅都可以为用,你看看太子这话是不是说得太过份了一点呢?”

刘学镛的汗水都流了下来,他知道这是可能的,因为李益对那三处外夷恩威并施,利害制衡,确能使他们乖乖地听命,在私心之中,他不得不承认李益是个天才,因为李益所做的一切,都是常人所做不到的。

到这个时候,他心中开始后悔了,自己把持住密探调度之权,只不过稍稍的一点制裁力量,实在微薄得可怜,如果早就跟李益输诚合作,说不定还可以使自己的权限更大一点,都只为了几个人的私下怂恿,说李益的权限已经侵犯到自己,迟早会被他挤掉的,耳根子一软,才惹下这个漏子,结果变成自己一个人坐监。

皇帝搁下的另一番话,却把他的胆子都吓破了:“学镛,你也算是为朕尽了多年的心了,朕不愿太吓你,这次是你自己太欠考虑,闯下这个祸,朕要维护你也没办法,第一是你惹人在先,第二是李十郎那张字条上既非他的亲笔,也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实据,那只是一句普通的应酬话,除了你当事人心中明白,谁也无法从上面看出什么来,那怕你真掉了首级,把那张字条拿到大理寺去,也不能责成在李十朗身上。还有一件事,朕不能不替你担心,你说东西是晚上送到你的卧房外面的?”

“是的,臣的卫士何茂雄被人倒吊在院中的树上,留下了这个盒子,居然毫无声息。”

“这何茂雄的身手如何?”

“身手不凡,是臣所聘的卫士中技能最好的一个!”

“是了,你最好的衙士被人家无声无息地制住了,倒吊了起来,连对方是什么人都没看见;你的人太差了。”

“来人蒙着面,身手不弱,好象是个女人。”

“那就更糟,李十郎身边只有一个小红能技击,但小红已经被锢首盒中,不可能再来找你麻烦,此外朕知道他那儿没有女剑士了,来人身手如此之高,只有一个人具此可能,那个人行事连朕都管不了,朕视之如畏友,她向朕要你的头,朕也只有照给,你知道谁了吧?”

刘学镛只有点头,皇帝没说出名字来,但是已明显地指出是贾仙儿,这位姑奶奶是谁都惹不起,别说是要他刘学镛的头,就是她要皇帝的头,皇帝也躲不掉。

因此刘学镛只有连连在地下叩头,道:“圣上念臣多年忠心,虽无功可言,但有劳堪怜,恕臣一死……”

他把头都崩出血来了,皇帝一叹道:“学镛,你要明白,不是朕要杀你,那个人高来高去,只有她高兴跑来看朕,朕想找她却千难万难,所以朕要为你说情地无从说起,何况这件事是你办得太莽撞了,李十郎并没有害你的意思,你为什么要去惹他呢!”

刘学镛一听皇帝的口气也不对劲,似乎偏向李益那边,就知道大势已去,皇帝在培植李益来取代他们这一批人了,再想想握住这点势力对自己并没有多大好处,官止于侍郎,兵部尚书是绝对轮不到他头上的,倒是自己的族兄刘学锴稳居礼部尚书,卢方更爬到中书令的高位,替他们维持地位,舍了自己这条老命,实在太不合算。

因此他继续叩首道:“臣年老昏慵,不辨利害,听人怂恿,才得罪了李君虞,伏望圣上……”

皇帝不等他说完就怫然地道:“学镛,这是什么话,你负的责任何其重大,凡事应该自己有主见才是,怎么可以受人摆布呢,你太辜负朕的寄重了。”

“是!是!臣无能,有负圣望,唯恳圣上念及臣多年效忠,尚无大错,准臣告致,归隐田园,闭门思过。”

皇帝沉吟了片刻才通:“好吧,一两天内你赶紧把奏本呈上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朕想你不担这份职劳了,李十郎也就没有再找你麻烦的道理,贾仙儿也不至于对你如何了,他们都是有分寸的人。”

刘学镛怔然道:“一两天内实在太急促了,臣总得把手头的工作作一番整理,以便移交……”

皇帝的脸沉了下来:“学镛,你挂名不过兵部侍郎而已。上有尚书,下有左右郎中,你的职务不过是承上启下,居间连系而已,没什么可以整理移交的。”

“臣是指那些未经公开的琐务。”

“未经公开的琐务,根本不必移交,那只要等你的休致邸抄行文到达各处后,各人自然知道,不会再跟你去连系了,这种工作是各管各的,你所用的人,后任未必会用,你所相信的人,后任未必相信,交不交都是一样。”

刘学镛整个地凉了,皇帝的意思很明白,自己休致后,就跟那些连系完全地切断了。也就是说,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就此中辍了,朝廷不再重视这些力量了。

所谓移交,当然不可交给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人,继任者也未必定是自己推荐的私人,那么自己还能左右着一部分势力,现在听皇帝的口气,是根本就不让自己再掌权,也不再需要自己这方面的效力了。

初时一剎那间,他还很愤慨,但是看见皇帝若无其事的神态,他忽然一惊,全都明白了。

像这种密探事务,如若遽尔易长,很可能会激起大变的,但朝廷表示得如此轻率与淡漠,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朝廷早已在暗中安排好了接替的人手,或是另外有了一个更为精密的体制,对原来的那批人,不是有了新的任用,就是认为无关重要,予以淘汰了。

刘学镛再冷静地思索了一阵,简直是不寒而栗了,他才发现自己虽然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多年,却并没有建立起真正的权威,对于手下的人,并没有太多的约束力量,所以他在凉州,只有眼看着李益独断独行,一点办法都没有。

虽然经管着全国的密探,但是他清楚得很,那些人只是为了替朝廷而尽力,不会为了他刘学镛卖命的,即使他家中的那些侍卫人员,也都是冲着他的职权而听从他的指挥,对他这个人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这不能怪人,怪只怪自己对人刻薄寡恩,而且私心太重,把一些较为重要有好处的差事,全都派了自己的私人,阻遏了别人的上升机会,当时以为内外一把抓,可以使得权势永固,谁也撤换不了自己。

现在看看皇帝的态度,恐怕自己的手下人早有朝廷另遣的人员在内,自己的一切行为,也没有能瞒过朝廷,现在有了李益,就决心撤换他了。

皇帝的意思很明显,趁早乖乖地交出一切,还可以保得头颅而终,如果再恋栈不去,很可能连脑袋都呆不住了。自己密遣杀手的事,这都是很秘密的事,看来皇帝都已经知道了。

一半是害怕,一半是灰心与内疚,刘学镛的脸色苍白,满头冷汗,连连地叩头道:“愚臣昏庸,有负天恩,蒙圣上不弃,赐准告致,得保首级以归,臣不胜感激……。”

皇帝已经不耐烦了,挥挥手道:“好了!好了!回去写奏章吧,可别像诸葛孔明的出师表,来个临表涕泣,不知所云,在朝房中傅成笑话。”

刘学镛惶恐地叩头谢恩退出,皇帝最后的那句话,不仅使他心惊胆怕,也更见到朝廷的厉害,皇帝的话语虽然像是在开玩笑,但实际上却是提出了严重的警告,叫他今后要特别小心,少乱说话,真正的重点就是在那不知所云四个字上。

出了朝门之后,他心中又气又苦,自己是完了,但是有两个人也不能让他们痛快,本来自己老老实实,干着这份差,只要不出漏子,不玩花样,李益再得上宠,也动不了自己的地位的。一个密探的体系的建立,不知要费多少的心血,人力财力,绝不会轻易的易长的。

都是族兄刘学锴跟卢方两个人,整天在自己耳边说李益那个人心雄万丈,狡狯多智,在凉洲已经看穿了自己是个只老虎,以后更将变本加厉,定会硬生生把自己挤开去,慾保青云衣冠,只有先下手为强。

在凉卅是受了一肚子气,经他们两个人一激一逼,才胡里胡涂,跟李益作起对来,却招来了这个后果。

他们两人是郎舅之亲,而卢方又是李益的岳父,多少都沾点亲,李益不便明白地对付他们的,却轮到自己在作腊,越想越不甘心,一脚来到卢家。

进门刚好看见一乘轿子抬进去,随轿的是李益的老家人李升,而且卢方夫妇两人都出门来把轿中的那个中年妇人接了进去。

刘学镛由于是已将卸职,那一身侍郎的冠带穿著都刺心,出宫第一件就是换了常衣,轻车简从而出门的。

到了卢府也没惊动人,卢方似乎没看见他。夫妇两人把那个客人接进了中门,刘学镛下了车子,门上见到他的脸后才认了出来,连忙行礼请安了道:“刘大人,你今儿个怎么换了常服来了呢?”

刘学镛淡淡地一笑道:“自家亲戚,冠袍履带地来摆给谁看,还是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玉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