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玉钗》

第二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卢家欢欢喜喜地,准备办喜事了,在长安的另一个角落中却充满了哀愁,那是霍小玉的住家。

当捷报初传,李益准备凯旋东返长安的日子,霍小玉的身体曾经略略好了一点,打起精神,还把屋子收拾了一下,准备迎接李益的归来。

但是尽候不至,李益居然绕道远赴郑州了,虽然崔允明去了一趟郑州,带回了真实的消息,李益是为了政怨之故,不便返乡,并不是有意地遗弃她们主婢二人,使霍小玉心中稍微宽解了一点,但终日苦思,再加上要替李益担虑得罪当道,使得霍小玉的病情又加重了。

这次加得很重,她的人已经坐不起来了,咳嗽频增,有时一夜到天明,几乎没停过。

澣秒伺候病人,也是目不交睫,几乎是心力交瘁,衣不解带地靠在病榻前面,霍小玉一咳,她就醒过来,为她倒水润喉,为她搓揉胸前,使她好过一点,霍小玉安静下来时,她就伏在床头闭着眼打一会儿盹,养养神。

有时霍小玉看见她睡得很熟,不忍心吵醒她,喉咙痒的时候,只有拚命地忍,忍不住的时候,就拿枕头塞住了口,使咳声小一点,那样一来,堵住了气,使得咳时更费力气,往往咳罢,枕角上就是一片猩红的血。

她咯血的情形更严重了,可是比咯血还要严重的是经济的拮据。

本来她们并不缺钱,李益走时给她们留下一笔钱来,在河西时,也曾转拨过两三笔钱来,每一笔都是二三十万,如果以普通人家过日子,这些钱一辈子也吃穿不尽,只是霍小玉的病却是花钱的病。

大夫是每三天来诊视一次,把脉视病,酌量处方,但葯钱是越来越贵,因为霍小玉的体力越来越弱,要靠大补剂来苟延残喘了。而那些补葯都是昂贵的。

生活自然还不至拮据,可是在澣纱出去一趟的时候,霍小玉的二姊金钗来了,她自从霍王势败后骤失依凭,家道愈形中落,丈夫远戍边关,虽然靠着郑净持的帮助,与小玉的慷慨,总算保住了霍王的别业,可是,没有了入息,而往日挥霍已惯,把宅中以及一点私蓄都变卖光了,到了无几质典的程度,才厚着脸皮来找霍小玉。

进门看见霍小玉躺在床上,瘦骨支离,倒是心中一阵恻然,握着手,哽咽地道:“妹妹,你怎么病成这样了?”

霍小玉看见有亲人来了,虽然不同一母,究竟是同一个父亲,倒是感到很意外,而且也很高兴,精神略略振作,由金钗扶着,靠在枕上,喘息着道:“这个病拖了我两年了,最近竟是越来越重,还不知道能拖多久呢?”

金钗凄然道:“苦命的妹子,眼看着十郎飞黄腾达,你可以享福了,那知道偏又得了这个病!”

看看她的脸色,又看看她吐在一边痰盂里的血,叹了口气:“这跟爹的病是一样,恐怕还是爹傅下来给你的,那时你的年纪小,应该离爹远一点的。”

霍小玉又是一阵心酸:“是啊!爹病重的时候,娘是不让我接近他,可是看到爹一个人有时候很寂寞,我又忍不住去陪陪他……”

“爹在生前最喜欢的就是你,我世不知道这是爱你还是害你!”

“二姊!也不见得就是爹过给我的,爹的去世的那几年,我不是好好的吗?这是我后来没留意拖下来的,刚得病的时候,又没当回事,接着请了个大夫,又把我当作亏损的症候,拼命一补,反倒把病给补深了,算了,这些话不去谈它了。二姊,你们近来好吗?”

“好什么?这都是娘害的,咱们家好好的一个世袭王爵,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偏是娘热衷功利,硬要哥哥跟姊夫他们去巴结什么鱼朝恩,结果鱼朝恩一败,弄得一王爵也去了,家也抄了,男人们远戍到边关,还不知道那天回来。对了,妹妹,十郎现在可神气了,你给他说,请他写封信,把哥哥跟你姊夫恕回来成吗?”

霍小玉叹口气:“他到河西去了一趟,虽然是混得不错,可是也因得罪了刘学镛,连长安都不能回,直接从河西就到郑州去了,有一年多快两年,我们都没见面……”

“这我听说了,可是十郎也真行,上一任兵部尚书被他整得活活气死在任上,现在刘侍郎又被他整得辞了官。”

“啊!这是真的?”

霍小玉显得也很兴奋,金钗笑道:“假不了,今天上的本子,据说圣上当时就准了,我是听见消息来报喜的。”

霍小玉心中是欢喜的,但是转而一叹道:“看看我这份样子,还有什么可喜的呢?”

“妹妹,别这么说,病呢,是不太容易好,可是这种病一拖也能拖上几十年的,爹不是到了八十岁才去世。”

“我倒没有这份奢望,只希望十郎回来,让我能跟他好好再聚上个几天,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声音很酸楚,间之令人心碎,金钗也不禁陪着掉了几滴眼泪,倒是小玉反过去劝她了。

姊妹俩又谈了几句,霍金钗几度慾启齿。但是看见了霍小主的情状,始终没开口,那副慾言又止的情形。终于为霍小玉发现了,问道:“二姊,究竟有什么话,你说好了,我们是手足姊妹,还有什么不能说?”

金钗叹了口气,才红着脸的道:“妹妹,不瞒你说,我今天来是为了两件事,一件是哥哥、大姊夫,还有你姊夫的事儿一起来请十郎帮个忙,让他们早点从戍所回来,第二件事是我单独的,那是你姊夫托人从边关带信回来,说他在那边苦得很,必须要上下打点,才能少受点罪,最近又得了病,如果不再应付一下,继续磨下去,恐怕是难以回到中原来了!可是家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嫂子大姊们虽然比我好一点,但是也帮不了我的忙了……”

霍小主知道她的意思,连忙道:“这是要紧的,二姊夫从来也没吃过那种苦,怎么受得了那种折磨呢?你该早来跟我说一声的,为他们说人情,要等十郎回到长安来,我才能跟他面求,因为家里没一个人了,也没法子送信去,至于二姊夫要的钱,也是得赶紧送去。”

“可不是吗?带信的人只有半个月的耽搁,我已经张罗了好几天,可恨的是那些亲戚,以前也不是没求过我们,现在看我们失势了,竟然连面都避而不见,现在那个带信的人后天就要走了,我实在没办法,只好来……”

霍小玉没等她说完道:“我的钱是澣纱经管着,也不知有多少,就在床脚的那口箱子里,二姊,我可是没力气,麻烦你自己爬上去拿吧。”

金钗搬了个凳子,打开箱子,拿了一叠飞钱,数了一下才道:“这是五千一张的,一共才六张,共计是三十千,可是你姊夫来信说,至少也得个五十千才足打点……”

霍小玉想了一下才道:“那边架子还有几件玉器,是个叫方子逸的送给十郎的,因十郎没回来,连封都没拆,我也不知道值多少钱,不过方子逸是十郎一手拉起来的人,听说现在很抖了,他送的东西,大概还值几丈,你就拿去质典一下凑凑看。”

金钗打开一封,她出身王府,自然是识货的,认得这是上好的和阗玉,雕工又精,每一件都值个十来万,心中很高兴,口中却道:“我也不知道价钱,只有带去叫人估估看,如果有得多,我再给你送回来!”

“那倒不必了,果真有多的话,就分给大姊跟嫂子一点好了,她们的情况虽比你好,也好不到那儿去,何况住在别业里,也要维持个开销的。”

金钗欢天喜地的包起玉器走了,却也带走了那三十千飞钱。

霍小玉却因为听说刘学镛辞官,李益即可返回长安,心中也高兴一点,居然一直坐着,直到澣纱回来!

可是澣纱看到了她却吓了一跳:“小姐,你怎么坐起来了?还不快躺下来……”

霍小玉笑笑说:“你走后二姊来了,她告诉我一个消息,我一高兴,自觉好多了。”

“是那儿来的二姊呀?”

“澣纱,你怎么了,我还有几个二姊,自然是金钗……。”

澣纱一掀鼻子道:“原来是她呀,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呢,现在她认识你是她的妹妹了,以前她把眼睛长在头上,就算是进了咱们的门,也只叫老王爷一个人,连夫人都不招呼一声……”

“澣纱!不可以这样,你怎么老是心胸放不开!”

澣纱气呼呼地道:“对别人我还好一点,就是对她我实在难以忘怀,全家的人,也数她对我们最坏,也对人刻薄,老王爷的勋爵,等于是送在她手里的,说听王爷并不想跟鱼朝恩结交,都是她们两口子,热衷功利,拚命地拉拢,而且还在老王爷那儿花言巧语,说得老王爷动了心,逼着王爷去跟鱼朝恩一气……。”

霍小玉叹了口气:“澣纱!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必再提了,她现在的遭遇还不惨吗?”

“那是活该,对了,我还听说她四出张罗,到处借钱,登门之后,死缠硬赖,借不到钱不肯走,弄得人人都见她从前门进来,就赶紧从后门溜走……。”

忽而警觉地道:“小姐,她没有向你借钱吧?”

没等小玉回答,她已自己解答道:“这一问实在多余,若是不为借钱,她怎么会上门呢?幸好我没在,小姐又动不了,这下子她可是空手而回退了。”

但她她看见霍小玉的神色,己知端倪,忍不住问道:“小姐,你借给她了?”

“她说她丈夫在边关得了病,急要钱,而那个带信的人后天就要走,我想这可耽误不得……”

“小姐!你也是的,她的话那儿能信,她的男人在边关吃苦是不错,却没有生病,整天要钱去陪营里的管带吃喝玩乐,买个舒服。”

“这也没错,人那有喜欢仿苦工的。”

“那得要有钱才行,大姑爷,王爷也都在那儿,他们知道自己家里的境况,咬着牙在那边挨着,有时遇上昔日的朋友亲戚,周侪他们一点钱,他们还万里迢迢地托人带了回来,只有这位三姑老爷,还一个劲儿的伸手回家里要钱,所以人家都骂他们两口子了……”

“我……我不知道,不过知道了也很高兴,哥哥知道吃苦,顾家,等一阵子恩赦回来,家里总会好的……。”

澣纱却问道:“她借去了多少?”

霍小玉道:“我叫她自己拿的,大概一共还有三万吧,我都给了她了,不够的地方,我叫把方子逸送来的玉器拿去再抵一抵,因为她说要五十千……。”

“啊呀,小姐,那些玉器一件都要值个十来万的!”

霍小玉道:“哦!我倒不知道这么值钱。”

“那是方先生告诉我的,他现在跟河西那边儿有了直接来往,遇有上好的玉,运到长安来,在长安召工精雕出售,价格可以高出几倍,他特选了三件最好的,送给爷以报知遇提拔之恩,而且也说当爷有什么重要人情应酬时,也可以用这个转送出去,既珍贵又大方,因为这三件玉器的玉质很好,都是独一无二的,她拿个一件去也就罢了,怎么把三件一起拿去了?”

霍小玉呆了一呆道:“这些事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澣纱叹着气道:“玉送来的时候,小姐正在病重躺着,方先生没敢惊扰,私下告诉了我,小姐问起我的时候,刚好隔壁的钱大娘也来探病,我又不能明说价钱,只随便报了个几千钱,我又怕她的嘴碎,传出去,反而会引起歹人的觊觎,这下子可好了……不行,我得去找她要回来,至少也得拿两件回来。”

霍小玉道:“算了……东西是我送出去的,你怎么好去要回来呢?”

“她要的是五十千,一件玉器都抵上三个五十千了,何况她还拿了三十千的飞钱去,这分明是欺小姐不识货,讹了咱们去。”

霍小玉道:“澣纱,话不能乱说,她没有骗我说不值钱,还说有多的她会替我送回来,这就不能说她存心相讹了,也许是她也不识货……”

澣纱冷笑道:“她怎么会不识货,早先别业里的一点古玩玉器,好的全叫她给拿去卖了,据说她还挺能要价,每件东西都卖倒个恰到好处,既然小姐这么说,我就未向她把剩下的钱讨回来好了,看她退给我多少?”

霍小玉叹道:“也不能去,我已经告诉她,多余的钱也不必拿回来,叫她分给嫂子跟大姊。”

“她会分给她们才怪!”

“那不管了,反正我的意思尽到了。东西也送出了门,再也没有要回来的道理。澣纱,心胸放宽些,要往好处想,你不妨想想,二姊以前是何等光景,现在落倒这步田地,还要向我们告帮求济,心里也该满足了。”

澣纱急得头上青筋都冒了:“小姐,我这样一想,心里可以满足,可是别人却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玉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