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玉钗》

第三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但是在长安城的另一隅,却是充满了凄愁的气氛。

贾仙儿远上终南山把郑净持接下了山,送到霍小玉身边,霍小玉已经病态恹恹,只剩下口气了。

郑净持倒是很冷静,念了几声阿弥陀佛,毫无悲戚之态。只有浣纱哭着道:“夫人,您看看小姐病成这个样子。”

郑净持却只淡然地道:“延医吃葯了没有!”

“请了,长安城里最有名的大夫,最好的葯都用过了,但是病情却越来越重。”

郑净持合十道:“那就好,人事已尽,该如何是天数,天数非人力所能挽回的。”

“可是爷若能看看小姐,小姐不会这样子的。”

“哦!十郎近况如何?”

“爷越来越得意了,听说昨天他玉堂归娶,太子拨了自己的銮驾。还亲自陪他迎亲,热闹得不得了。”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他终于出头了。”

浣纱忍不住道:“夫人,您一点都不恨他?”

郑净持微微摇头道:“我为什么更恨他?他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们的地方,相反的还是我们承受他的恩惠,要不是他在那时候把王府的人挡回去,我们母女还不知道落什么命运呢?”

“可是小姐完全是为了他才这样的!”

郑净持很庄重地道:“浣纱!这种话不能胡说的,小玉的病是自己不留心染上的,病发之后。又延医诊断偏误,妄用大补之剂,把个病根越补越深……”

浣纱听到这句话,就不敢再开口了,因为追溯起这个责任来。她要负一半,鲍十一娘要负一半,虽然两人都是望好心切,以为化多了钱就一定能治好病,那知道适得其反,最后若不是李益发了脾气她们还是不会知道错。

郑净持却摇摇头,轻轻地一叹道:“命数穷通,那都是早经天注定的,谁也不能怪,且谁也怪不了。”

浣纱不甘心地道:“可是小姐病成这个样子,一心一念只想要看爷一次,而爷居然狠心着不来看看她。”

郑净持看看她道:“浣纱,你怎么总是长不大的,还说这种小孩子话,十郎不是那种天性凉薄的人,尤其是他现在已经春风得意,扶摇直上的时候,他总不会落什么薄幸之名,让人家来批评他的,我想他是根本不知道小玉的病况……”

浣纱又默然了,郑净持道:“贾大姑去接我的时候,把一切都对我说了,李家的老夫人来过,是她不希望十郎于此时来见面的,她的理由很充份,我也认为很对。小玉要不是老王爷病重时未加回避也不会染上这病根的。”

“这又不是一定会染上的,小孩子或许容易染上,大人是很少可能的,小姐病了这么久,我一直侍候着,也没有染上呀!”

“是的!但是只要有一点可能,也应该设法避忌,李老夫人的顾虑并没有什么不对,我若是她,我也会提出这个请求的,她只有这一个儿子……”

“夫人,您也只有一个女儿。”

郑净持长叹一声道:“当然,我只有一个女儿,我一样的疼自己的女儿,今天如果染病待死的是十郎,我也同样的会阻止她去看十郎,相信你也一样,浣纱,你跟小玉的感情太深,所以认事就有偏袒,无法作公平的处理了。”

浣纱没有话说了,郑净持的话都是理,是无法驳斥的理,她一向善于言词,更由于先天对郑净持的畏敬,就是有理也不敢硬顶,但是她实在不甘心就此缄默,只有苦笑着道:“夫人,您到山上去修行了两年,已经修得六根清净了!”

她并不懂什么叫六根清净,这只是一句她常听的话,但此刻用来,竟是非常妥切。

郑净持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浣纱,我还没有,我若是真的六根清净,四大偕空,断绝了一切尘缘,根本就不必下山了,软红十丈一行,阻了我多少功课,不过这也是数,不了这一劫,我始终无法真正地清净的。”

这些话的道理太深,浣纱自然更不懂,她也不希望懂,而且她看郑净持在一旁闭目端坐,口中喃喃地念着经,她忽而感到非常陌生,她不知道夫人何以会如此变,只知道郑净持对小玉的生死是再也不会关心了。

这时床上有了响动的声音,却看见已经昏了两天的霍小玉忽地睁开了眼,不禁惊喜万状地道:“小姐!小姐!你可醒了……”

霍小玉苍白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丝红晕,望着床前的人,展露出一个微笑。

这一笑居然使她的病容非常抚媚,把每个人都看得呆了。

她含着笑,向贾仙儿先点点头,柔声道:“谢谢你,贾大姊,大老远的,害你跑到终南山去把家母接来,黄大哥呢?”

贾仙儿倒反觉哽咽道:“在外间坐着呢,你是不是有事,我去叫他进来。”

霍小玉伸出了软弱的手摇了一摇道:“不必了。这屋子里气味重,冒渎了他太失礼了,你替我谢谢他就是了,我这副样子,也不方便见客,浣纱。好好侍候黄大哥。”

贾仙儿一阵心酸,握住了她的手道:“妹子,好妹子,你还忙着操这些心干嘛?”

霍小玉笑笑道:“我不得不操心,浣纱什么都不懂,简慢得罪人是常事,给十郎知道了会怪我,他最是好客的,可不能叫他落了褒贬……”

转头又看见了郑净持,乃又笑笑道:“娘,对不起,我请贾大姊上山把您给闹了下来,打扰您的清修了。”

郑净持平静的脸上终于起了一阵激动,人非草木,她的修为毕竟还浅,骨肉至情,又那能一下子淡得了的?

因此她拥着霍小玉,哽咽着道:“玉儿,我的孩子……”

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扑簌簌地直往下落,忙背过脸去,不让霍小玉看见。

霍小玉却没有去看母亲的脸,在母亲的怀抱中,似乎感到无限的满足,闭上眼,以梦呓一般的声音道:“娘,您记不记得,小时候,您常抱着我,哄我睡觉,而我却是个很难入睡的小淘气,您一面唱歌,一面拍着我,往往都是您自己快睡着了,我还精神十足……”

郑净持已渐渐地稳定下来道:“我早就忘了,两年的山上生活,我几乎把从前的一切都忘了。”

霍小玉笑了一下道:“娘,您是慧根很厚的人,这么快就已经修得快隔绝尘缘了,现在可能就是我这儿使您丢不开,这次回去,您就可以拋却一切,真正地与世情断绝了。”

浣纱听了不禁又是一阵伤心道:“小姐,你已经好得多了,瞧你现在的精神多振作,快别说那种话。”

霍小玉轻叹一口气:“傻丫头,我真替你担心,你怎么始终长不大,始终这么懵懵懂懂的,我知道我已经昏昏沉沉地躺了两天,那时我并没有胡涂,听得见你们说话,你们在做什么,我虽然看不见却可以感觉得到,我想跟你们打个招呼,想跟你们说句话,可就是用不出力气来,就这么挣扎着,足足挣扎了两天,忽然我觉得身一轻,那些痛苦的感觉都离我而去了,我感到好轻松,好自在。”

浣纱充满了希望地道:“那不是病好了么?一定是我跟夫人在菩萨面前为你许的愿灵验了!”

霍小玉摇摇头,苦笑一声道:“浣纱!不要再哄自己了!我相信菩萨代表的就是天意,神明也不能逆天行事的,我的大数已到,应该是走的时候,这会儿我的精神特别好,神智特别清醒,那是回光返照。”

浣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她早已想到可能是这个现象,只是一直在哄自己不去相信它,那知居然从霍小玉自己口中说了出来。

霍小玉抬起微弱无力的手,拍拍她的头:“浣纱!别哭,别闹,我要安安静静,快快乐乐地走,你别扰得我心神不安,我还有很多事情要交代,很多话要说,你别耽误我的时间。”

声音很平静,浣纱果然不敢哭了,霍小玉抬起眼睛,望着郑净持道:“娘,女儿不孝,不能侍奉天年,走在您的前面了,请您原谅!”

郑净持念了两句阿弥陀佛,才强自平静地道:“孩子,你我的聚散,只是一场缘份,缘至而聚,缘尽而散,就好象水中的两片浮萍,偶而相聚碰在一起,并流了一程,又顺着水流而分开,各人有各人的流向,这是很自然的事,你虽欠我养育之恩,却也在我此生中,给了我许多的安慰与期望,给了我无限的快乐,那已经是报答了,所以你无须抱歉。”

霍小玉一直很平静地听着,这时候居然笑了:“娘!您修行时日虽短,却参悟得很快。”

郑净持道:“我已经起步太迟,磋跎了很多岁月,故而一旦找到了我应走的路,只有兼日而修,把失去的时光追回来,好在还来得及补救。”

霍小玉道:“娘,您现在是真正的佛门弟子了,佛家重因果,您能不能回我一句话,我这一生从没做过一件害人的事,从没存过一点害人之心,为什么我会落到今天这种结果呢?”

郑净持想了一下道:“今生之因,他生之果,前生已种,命运是早定的,所以你生下来不久,就有算命的算出你寿不永……”

“那么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呢?”

郑净持摇头道:“孩子!你想错了,你这一生所受并不是苦,而是福,你出生在王侯之家,受尽呵护,而后虽然因为父亲的死,你略受了一点委屈,但是不能说是吃苦,因为始终还有个我在照料着你,爱护着你,不让你受一点伤害,当你我的缘份将尽的时候,换进了十郎来,他给了你人间的男女夫妇之爱,让你过一段神仙似的生活,当你们的缘份尽时,还有个浣纱忠心不二地跟着你,还有着这些朋友热心地对着你,你这一生中,饱受了父母亲情,男女的爱情,朋友的温情,甚至于上天特别垂佑,还给你机会,让你能受到手足之情的滋润,你的兄嫂姊姊们都对你化除了歧见,使你这一生完美无缺,这是前世修的福……”

经郑净持这一解释,霍小玉的眉头解开了,露出一片欣色道:“谢谢您,娘,我现在舒服多了,听您这一说,我才发觉自己很幸福,可是我觉得这一切似乎都太少了,我那一种都没有够……”

郑净持道:“孩子,不要太贪,你所得的都是人间至情,这其中除了父母之爱外,其余的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能拥有其一,都是前世福慧修积的,你一下子兼具并有了,还不满足吗?”

霍小玉苦笑了笑:“娘!我是十分满足了,可是这一切都那么美好,我才握在手中。就要我放弃了!”

“孩子,谁都无法把幸福永远握在手中的,你应该感到欣慰,因为你直到放手时,依然是双手满握,比许多人到临死一无所有,那才是真正的悲哀呢……”

她顿了一顿,才又轻叹道:“或许我不该说这些话,愿菩萨原谅我的口孽,拿你大母来说吧,以人间富贵,她这一生中得到的已经算是多的了,可是她是否活得幸福呢,想得到的从没有得到过,不想失去的却一件件地失去,一直到她临终的时候,连最后的一点骄傲都无能保有了,那样,不是更形痛苦吗?”

说完后,又连连地念着阿弥陀佛。

霍小玉凄凉地一笑道:“娘,您不必再劝我了,我知道您是要我往尽开处想,往好处看,不要怀怨……”

郑净持的声音哽咽了道:“孩子,你能明白我的心就够了,我只能给你这么多了……”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一丝悔咎:“我知道我太自私,为了追求自己的心灵的宁静,那么早就拋下了你,一个人到山上去了,你实在还太年轻,还不懂得照顾自己,我要是一直照顾着你,即使是天命难违,至少不会把你拖成这个样子,命是命,病是病,你的病虽是痼疾,但是不该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发的……”

这一说,第一个受不了的是浣纱,哇的一声哭起来,跪在床前叩头道:“婢子该死,婢子没有能侍候好小姐!”

郑净持叹了一口气,把她扶了起来道:“浣纱,说起来是该怪你,玉儿的病是叫你跟十一娘两个人给耽误了的,病根之初,怎么能加以大补之剂,你就是不懂,也该看看老王爷以前所服的葯,可曾有过什么补葯的,他贵为王侯,难道是吃不起吗?”

浣纱不敢作声,郑净持再度轻叹道:“但是最可恨的是你们两个人喧宾夺主,唯恐十郎虐待了玉儿似的,擅自作主,使得十郎跟玉儿之间产生了隔阂,十郎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他那时正是不得意之际,心情已经够坏的,你们却以那种事情去刺激他,他明知道你们不对,却苦于无法开口,因为钱是小玉的,他不能阻止你们为了小玉而花,一直等你们捣弄完了,他忍无可忍才开口,以后逼得他出去谋差,常离不归,又何尝不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玉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