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玉钗》

第三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快天亮的时候,他洗把脸,更衣登车,又回去他跟霍小玉的旧房去了。

一夜根本没有合眼。而倦眼惺松的卢闰英,跟累得要死的雅萍侍候他起身登车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等李益走了,雅萍打着哈欠道:“小姐,你多少还睡了一下,我可是是没有合过眼,实在是撑不住了。”

卢闰英道:“鬼丫头,你倒是跟我比起劳逸来了,我睡了一下,是不是也该等着你,让你也睡一下呢?”

雅萍急了道:“小姐。婢子怎敢如此放肆,我只是说你睡过一下,看样子都支撑不住,婢子到现在都没合过眼,的确是连眼皮都睁不开了,因此请你明鉴,放婢子半天的假,让我睡一下。”

卢闰英叹道:“雅萍,我知道你有多累,你也知道我有多累,但只是我们两个人知道有什么用,天已经亮了,老夫人恐怕已经起来了,我们得过去请早安,然后接着要处理家务,这一个上午都不得闲,但愿上天保佑,今天别再有什么客人来,否则我们下午都没有得歇着,唉,这就是做媳妇的苦处了……”

雅萍也知道她说的话不错,叹了口气道:“小姐,说起来,这儿才是你自己的家,想不到在自己的家里,反而不得自由,要是还在娘家,咱们把门一关,吩咐守园的婆子一声,就可以埋头大睡;三天也没人敢来吵一声……”

卢闰英道:“我都没抱怨,你倒抱怨起来了?”

“婢子不是抱怨,是说实在话,而且婢子是真的撑不住了,小姐,我不是诉苦,从你上花轿那天过来后,到现在已经半个多月了,我就没有一天好睡过,平时上午已经没精打采了,再加上昨天白天跑东跑西忙了一整天,晚上再侍候爷,折腾到天亮。”

卢闰英笑道:“鬼丫头,那叫折腾呀,我看你乐得很。”

雅萍红了脸道:“小姐,婢子可没有那副德性。”

“你还辩,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在隔屋都听得清清楚楚,幸好这儿离前边远,否则让人听了还以为咱们是在杀猪呢?”

雅萍的脸更红了道:“小姐,你一直打鼾没停过……”

卢闰英也有点不好意思地道:“什么?我会打鼾?”

雅萍道:“是的,鼾声还大得很,就跟打闷雷似的,爷还开玩笑看不出小姐,那么一个娇滴滴的人,睡起来就像是个做粗活的老婆子,而且睡相也……”

“睡相怎么样?”

“爷走去为你盖过两次被子,我跟着进去,只是慢了一步,小姐,你的睡相可实在是不雅,尤其是……”

卢闰英听了很不是意思,忙问道:“尤其是怎么的?”

雅萍发觉自己说溜了嘴,现在想收回来也来不及了,所以支支吾吾的,无法回答,卢闰英催促着道:“你说好了,我不生气,睡着了是什么花样了,我自己根本不知道!”

雅萍壮着胆子道:“你四肢八叉,仰天躺着,再加上没穿衣服,你又爱踢被子,所以……”

卢闰英飞红了道:“这实在是太糟了!”

雅萍道:“是……是的,当真是不太好看,所以爷关照了,要……”

卢闰英道:“要怎么样?”

雅萍道:“要我转告小姐一声,以后最好是养成南方人睡眠的习惯。”

卢闰英道:“南方人睡觉的习惯又是怎样?”

雅萍道:“就是睡觉时多少穿点衣服。”

卢闰英冷笑道:“我活了这么大,早已经养成睡觉不穿衣服的习惯,而且我们中原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是这样睡的,现在倒来学南蛮子的习惯,女人们和衣而眠只有做下人才如此,那是为了随时都要准备起来持侯。”

雅萍低头不语,卢闰英笑道:“雅萍,你别多心,我可不是在说你。”

雅萍强笑道:“婢子本是下人,小姐说得也对,这倒没什么,而且婢子也对爷说了,闺房私室,谁也不准乱闯的,那有什么关系……”

卢闰英道:“对呀,我没嫁人之前,做小姐的时候,就是那样子,也没出什么事?”

“婢子说了,可是爷说现在是不同了,至少爷就会随时回来。”

“他是我的丈夫,那又有什么关系?”

“爷固然没关系,不过爷说他的公务不同,随时都会有人来向他请示的。”

“难道睡觉的时候也来?”

“是的,遇有十分紧急的事件,来人是不分昼夜的,而且为了隐密,往往不经通报,爷说我们的住处,跟前院离得这么远,而且入夜之后,严禁家里的人入院子,就是为了方便那些人,使他们能够不惊动人而前来……”

“我简直不明白这是搅什么鬼?”

“婢子也不懂,爷说我们不在宦场,所以不明白,尤其他现在所负的公务,跟别人又不同了!”

“再不同也不能不分昼夜,闯到我们私居之地……”

“爷说没办法,因为那些人的身份很秘密,除了爷之外,谁都不知道他们真正的底子,这样才能听到朝上大小百官的动静,如果让人知道或看见从门上出入,别人就会提防他们了。”

卢闰英多少也接触过一些密探的内情,对这个解释,倒是能够接受的,但是对这种方式,却难以接受,愤然道:“这一来,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

雅萍道:“爷说一切刚开始,要我们忍耐些,过些日子,等他慢慢地把人事安排后就好了。”

卢闰英还想表示一下不满的,可是转念一想,这些话跟雅萍说已经太没意思了,还要听她解释,这不更显得自己的浅薄与无能了?

自己是这个家的主妇,对李益的行止举动,应该是最清楚的一个,可是雅萍看来比自己还了解得多,因此她淡淡地道:“雅萍,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雅萍还不知道卢闰英的心中已经不满了,仍是笑着道:“自然是爷说的,否则,这些事谁也不可能知道。”

“爷什么时候告诉你的呢?”

“昨天晚上!”

“他说了这么多的话,难道是整夜不睡的吗?”

雅萍道:“是的,一直到他天亮离开,他都没合眼,爷的精神可真好,像是从来不累似的!”

“这些事他不跟我说,却告诉你!”

“那是因为小姐睡着了,所以爷告诉我说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知道的,告诉婢子也是一样。”

卢闰英冷冷地道:“不错,我们俩可是差不多了。”

雅萍这才发现不对劲了,连忙道:“小姐,婢子怎么敢跟你差不多,婢子是小姐带过来的人,无论是谁,都没把婢子看成另外的一个人,婢子是属于小姐的。”

卢闰英也突然觉得自己器量太窄了,居然去跟雅萍计较长短,陪嫁带过来的丫头是贴身的人,谁都把她看作是自己的一部份,怎么样也不会当作个独当一面的世物。

这是自己最亲蜜知己的人,若是不能兼容,那自己会更孤立的,她心中转了转才道:“雅萍,不是我说你,像盖盖被子这种事,本来该你做的,怎么能让爷去做……”

“是的,小姐,不过婢子实在太累了,眼睛才闭了个盹儿,听见响动,爷已经进房来了,婢子赶着来侍候,爷已经为小姐盖上被子了……”

卢闰英心中很甜蜜,因为李益这些举动,正是对她的关心,雅萍道:“婢子请爷也歇下了,爷却说他有很多事情要交代,不忍心吵醒小姐,所以把婢子又叫到外间胡床上去了。”

卢闰英笑道:“那你这小鬼还不乐死了?”

雅萍红了脸,不敢开口申辩,卢闰英却又打了个呵欠,看看天色道:“老夫人大概已经起来作早课了,我们过去请个安后,干脆实话实说,就讲爷昨夜回来,作了些要紧的交代,天亮才走,老夫人自然知道我们俩一夜没合眼,我们就可以好好地歇上一天了。”

这的确是个办法,不过主婢两人可不能这样子就过去,总得梳洗整装仪容,等她们来到李老夫人的屋外时,才知道老夫人已经出门去了。

卢闰英一怔道:“出门?老夫人上那儿去了。”

婆子回道:“到庙里去烧香还愿去了,临走时吩咐说,少夫人如果有空,就到城外的白云寺去随喜一番,如果家里分不开身,就不必去了。”

卢闰英道:“老夫人怎么好好的会想去烧香还愿呢?”

“那是早就许的愿,也是早就约好的。”

卢闰英道:“旱约好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是老夫人自己约定的,她不让人知道,就是免得惊动了人。”

雅萍笑笑道:“这倒好,咱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歇歇了。”

卢闰英却叹了口气:“恐怕没这么好的福气了,在长安市里,那件事情能真正地瞒过人的,尤其是现在,爷正在当红的时候,那些人唯恐巴结不上,遇到了这种事,还有不抢着来巴结的,可只苦了咱们俩,又得赶去应酬一番了。”

才说着,李升已经吁吁地赶来了道:“少夫人,老夫人在白云寺烧香做佛事还愿,已经有很多家的堂客们去了,恐怕要你去招呼一下了。”

卢闰英苦笑道:“我说的如何?”

雅萍嘟着嘴道:“这些人也是的,咱们家烧杳还愿,要他们来凑什么热闹!”

李升笑道:“这是人情应酬,人家也是一片好意,一方面随喜,另一方面也来施僧衣,增添香油的,算是为咱们家捧场,据老奴所知,太子妃也晓得了,也要去上香随喜,这可是了不起的大面子,别人求都不到呢?”

卢闰英一听也不敢怠慢,而且也忙着派人去通知自己的母亲,因为太子妃要来,亲家自然也要应酬一下了。

忙着又换了衣服;带了从人一起到了白云寺,那儿已经很热闹了。

京兆尹已闻讯,派了公人在那儿维持秩序,阻拦一干寻常百姓前去进香!

车水马龙,一座清静的梵门古剎,成了闹市,先来的女客们自然还只是些官位比较小的,但卢闰英还得去应酬一番。

卢闰英一面等候,一面埋怨李升道:“老爹,你也是的,像这种事,你早告诉我一声,也好准备一下。……”

李升道:“老夫人一直不让我说,就是怕麻烦,那知道还是这个样子呢?”

卢闰英道:“老夫人对长安的情形不清楚,你不该不知道呀,这种事那儿避免得了麻烦呢?”

“老奴也不清楚,佛事是老奴来定的,只说要十一个和尚念经,准备个一桌素菜,那知道那里的和尚把风声放了出来,吵成这个样子,老奴一到看见了也是直翻眼,依着老奴的意思,真想把那个知客僧捆上送去打顿板子,可是老夫人拦住了……”

卢闰英道:“这时侯打和尚有什么用?既来之,则安之,你立刻通知庙里,多备一点素席吧。”

“这个倒不必操心了,庙里有准备,那怕再来多些,都不成问题。”

雅萍道:“这可见他们是早有预谋了,那些和尚实在该打,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卢闰英道:“打死他们又有什么用,还是撑着点吧,李升,现在恐怕还得要位爷来办理一下事儿什么的,你看看是去请谁来主理呢?”

李升道:“咱们家爷是不能来的,既没空,也不便来,因为这是属于什么怪力乱神的迷信。”

卢闰英道:“那在贞观世民皇帝时,有个三藏玄装法师,前往西方取经,功成归来时,连皇帝也出城相迎,大兴土木,建了寺庙,甚至于大相国寺,还由宫中给予钱粮呢,这就不是迷信了吗?”

李升说笑道:“少夫人,你别考老奴,老奴可没那么大的学问,说得明明白白,只是信神礼佛之事,我们一向不强迫,爱信什么就信什么,而朝廷立言,却是以孔夫子的话为准。他说什么,敬鬼神而远之。以及论语上说子不语怪力乱神,所以朝廷官吏之间,就不能崇尚迷信,家眷们怎么样,大家都可以不理,如若是爷们也把这认真当回事做,就会受到攻讦了。”

卢闰英一笑道:“老爹,你说没学问,这番话还说得真有道理,连一般饱学宿儒,也未必能比你解释得更明白,说得更透彻了。”

李升忙道:“这可不敢当,还不是跟着爷学的,咱们爷学究天人,是天上文曲星下凡,所以老奴跟着也沾了光,多少也懂得一点了。”

卢闰英沉吟着道:“爷那儿我想他也不会来的,否则他早就告诉我了,家里又是刚刚才定,也没请个熟悉的师爷先生,只有在亲戚里去找了,你看崔少爷……”

李升道:“老奴叫人去请过了,说是一早带了家眷出去了,不知道上那儿去了。”

卢闰英却知道,今天是霍小玉举丧移厝的日子,崔允明跟霍小玉的关系也很密切,一定是上那儿去了,因为他把他的儿子都认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玉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