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13章

作者:司马紫烟

王飞的步履十分稳重,一步是一步的走着。

他老远就看到了面摊上的人,心里却不由得一阵兴奋。

因为从对方那种无形的气度看来,王飞已可明确认为那个人必定是一个江湖高手。

他不知道虎爷的消息为何这么准确,事实上他也不想知道,只要知道那个人就是“血轮回”就够了。

长巷虽长,总会走完。

王飞来到那人的背后,他已嗅出了空气中迷漫着无限的杀气。

“你来了?’那人仿佛仍旧低着头喝酒,却发声道。

王飞淡淡道:

“不错,我来了,看样子你是在等我。”

那人转过身子。

王飞看到的是一个人只露着眼睛在外,其余的部分全让黑巾蒙着。

“你猜对了,我是在等你。”那人道。

那人的眼睛里有种熟悉而又甚难理解的光芒。

王飞慢慢的把手中的布袋扯开,把长鞭拿了出来。

王飞道:

“你等我是为了杀我?”

那人点点头。

“难道你不知我一直在找你?”王飞又问道。

那人笑道:

“当然知道,所以我也一直躲着你。”

“那么你在这等我是有人出了价钱要你来置我的命唆?”

那人依然笑道:

“你几时听过我杀人会没有代价的?”

王飞没再问了。

因为他已完全确定“血轮回”已被虎爷出卖。

长鞭一抖,王飞叹了一声道:“我们会在这相遇,虽然全是别人的安排,但早晚我们也还是会碰上的,所以今夜你我也只有奋、一战了。”

那人笑道:

“好极了,此处偏僻,当可放手一搏。”

眼光一凝,王飞想不到这个人也是如此有趣,他居然有了种想法,想要看一看对方的真面目。

长剑如虹,长鞭如蛇。

小飞侠的长剑从一开始就拚尽了全力,他不敢稍有一丝大意,努力的去迎战王飞手中的长鞭。

王飞的长鞭虽长,可是在他的手中,长鞭常常能出人意外的变成“马鞭”般来使。

他亦毫不容情淋漓尽致的把长鞭所有致命的招式全使了出来。

这一战,的确是江湖少见。

这一战,更是风云变色。

严格说起来,这两个人的功夫实在无分轩轻,因此他们所比的只是一种持久的耐力。谁的底子厚,谁的耐力强,谁就有希望赢得这一战。

很多事情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但对于决战的双方,当局者却完全是清楚的。

所以小飞侠和王飞一卯上,他们彼此已经发现今夜之战若要分出胜负生死,恐要付出极为惨烈的代价。

初战时小飞侠有着高昂的斗志与不懈的精力。

然而没多久后,他已发现自己体内有种病忻的感觉,就像中了暑的人,只感到呼吸愈来愈不顺畅,头也愈来愈昏。

最可怕的是他竟然觉得四肢逐渐无力。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这时候身体的体能出了这种毛病,那才是真正的要命。

他虚汗猛流,开始吃力的放弃攻招,而改以守势。

王飞愈战愈勇。

当他一记鞭梢摆尾扫中小飞侠的后背,打得对方一个踉跄,他已有了十足的信心,能够赢了今夜这一战。

只当是对方力有未造,王飞喜意刚起,却已经发现对手一些异常的现象。

突然收鞭,王飞定定的望着身躯开始颤抖的小飞侠。

他诧异问道:“你有病?”

小飞侠紧握长剑,步履螨珊的上前,眼中竟然失去神采,道:“王飞,你……你胡说什么?来……来,我们再……再打……”

话说完,小飞侠长剑就已劈出。

可笑的是他已完全没有了剑法,最莫名其妙的是那长剑竟然攻向了王飞的右侧。

王飞皱了眉头,动也没动。

用屁眼想,他也知道这个人不但病了,恐怕病得还不轻。

小飞侠一剑劈空,人已顺着势子往前趴倒在地。

他颤抖得愈来愈厉害,而整个人居然抱着剑缩成一团。

王飞眼里尽是疑惑。

他慢慢的上前,在确定对方不可能是使诈装出来之后,他已蹲下身,伸出手,扯掉了小飞侠脸上的黑巾。

王飞一辈子也没像现在这样震惊过。

他怔怔的望着小飞快那张因为痛苦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脸,简直像遭到雷击般,好半晌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悚然一惊,他醒了过来,连忙用手轻拍着小飞快的脸,慌道:“小飞侠,小飞侠!我的妈,怎……怎么会是你?你又怎么变成这付鬼德性?”

“葯……给我葯……”

小飞侠神智已失,他拼命的抓着王飞的手,口中含混地嚷着。

王飞连忙在他身上搜着,然而他只搜出了一只空的葯瓶。

小飞侠涎水都流了出来,他突然力气奇大的一只推开王飞,整个人弹了起来。

只见他死命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痛苦得牙齿已经深陷在嘴chún里,而变得满嘴血红,犹不自知的狂吼着:“葯……给我葯

王飞傻了眼。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病人。本来只当是对方有“羊癫疯”的,但仔细比对,他已不作如此想法。

世上有一种人,那就是为了朋友,可以一切都不顾的人。这种人往往会被朋友出卖而死得很难看,但他们却无怨无悔。

王飞就是这种人。

只要他认定了是朋友的人,那怕是天塌了下来,他也会为了朋友而用自己的头去顶着。

所以,他现在已完全忘了“血轮回”,更忘了什么虎爷、张百万的。他只知道目前唯一要做的就是怎么替小飞侠找到他口中所说的葯。

只见他连伸数指,点住了小飞侠周身数处大穴。

王飞道:“没办法,为了让你不再痛苦,只得这么做了。”

或许是葯瘾有时间的关系,小飞侠已渐渐恢复了一些常态。

他孱弱得有如大病一场,虚脱道:“王……王飞,我已熬过了,麻……麻烦你解开我……”

王飞有些怀疑,但经不住小飞侠眼中的恳求之色,他只得再度出手,解了小飞侠受制的穴道。

就在此时,小飞侠长剑来得突然,更是诡异万分的从他手中飞了出去。

王飞作梦都想不到这个人竟然阴狠毒辣到这种地步,他惊恐慾绝的忘了闪躲,就这么悲伤与绝望的看着那长剑飞了过来。

飞出的剑谁也没料到中途居然会改变方向。

当长剑方向一改,王飞已猛然回头。

他恰好看到那长剑已刺穿那卖面老人的胸膛,而卖面老人手中一把细长的牛肉刀,正离着王飞的后心不及三尺。

口里喷出一口鲜血,王飞闪避不及,被喷得满身都是,当他立身站起,那老人已张着一双迷惘的眼睛,“昨”的一声摔倒在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王飞已让眼前的景象吓住了,道:

“这个人要杀我?还是要杀你?”

小飞快苦笑道:“我也不能确定。”

王飞想了一下,道:“看样子我们真正成了人家赌命的对象了。”

小飞侠不明所以,问道:“怎么说?”

王飞刚想开口,他已听到长巷那端似有人急速的往这个方向奔来。

王飞没敢犹豫,一矮身扛起小飞快就开始跑。

他明白不管来人是谁,总之在这时候出现的人,一定是来打探消息的。

这是一艘单桅货船。

像这种货船一向是只载货物而不载客的。

但是这个世界上有钱都能使鬼推磨了,也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王飞包下了这艘货船,他出的价钱几乎是船价的一半。

有这种价钱,船老大莫说要他紧闭嘴巴,就是要他闭上屁股不准拉屎,他可能也有那个能耐。

船静静的航行在江面上。

船舱里却快闹翻了天。

王飞虽然已经把小飞侠用粗麻绳捆了一圈又一圈,像个粽子似的,却仍然无法制止小飞侠那疯了般的嘶吼与翻滚乱撞。

看到小飞快那种酷刑的煎熬,王飞除了不时用湿毛巾替他擦拭着身上的汗水与污秽外,他也只有干着急了。

本来他可以在小飞侠发作的时候点住他的穴道,或者让他晕迷,但是小飞侠却坚持不让他这么做,因为小飞侠知道这种毒瘤若是不用意志去克服的话,那么这一辈子他也就真的完了。

现小飞侠又经过了一次折磨。

他软软的靠在阴暗发霉的船舱一角,大日大口的喘着气。

王飞替他松完绑,便用双手开始替他按摩着肌肉。

几乎不成人形的小飞侠,好一会后才逐渐恢复了清醒的神智。

他露出诚挚却凄凉的一笑,虚弱的道:“劳累你了,王兄。”

王飞停止按摩,坐在他的对面,忧心道:“你到底中了那个王八蛋的什么毒?怎么这么厉害?”

小飞侠叹了一声道:“我听说有一种罂粟的东西,它的果实汁液可提炼出一种令人兴奋的葯膏,我想我应该是中了这种东西的毒。”

他“于”了一声,愤声道“这个虎爷也太阴损了,你为他流皿卖命,他还以这种方式来残害你,真不知道这种人的心是他妈的什么做的?”

喝了一口茶水,小飞侠叹道:“我一直以为‘虎毒不食子’,看来我是错了。”

王飞瞪了他一胜,愤声道:“如果你对他还存有幻想,那么第一个打扁你鼻子的人一定是我。”

小飞侠苦笑也“最后的两件事我都做了,从此恩断义绝,我亦于心无愧。”

“你还真会想,问题是人家情不肯放过你?这不可好,恐怕我都得像你一样,做个缩头乌龟了。”

小飞侠歉然一笑,道:

“其实你大可不必,当时只要杀了我,岂不什么事都没了。”

“唬’他一声,王飞站了起来怪叫道:“我他妈的是很想杀休,要不是我诚心交你这个朋友,你还能活到现在?”

一见对方火了,小飞侠连什小客笑道:

“别,别这么火行不?我错了,我讨打。”

王飞这才犹有余温道:“这一辈子只有人家躲我的份,为了你这赖子,我反而开始躲着别人,你他妈的不安慰安慰老哥我,反而如此臭我,怎么?你当我是贱骨头?还是认为你小子长得俊俏,我有断袖之癖?”

相处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小飞快已摸清了这人的脾气。

他知道这时候最好是什么都不要再说,要不然王飞发起牢騒来,恐怕连女人都得甘拜下风。

见小飞侠不理他,王飞想再说也没意义。

他话题一转道:“你认为当张百万和虎爷二人在失去了我们的踪影后,他们那场赌局是怎么个了法?”

小飞侠想了一想,道:

“赌局照旧,恐怕他们全都会派出厉害的角色,全力猎杀我们,我若先格毙了,就是虎爷赢,你若先了账,那当然就是张百万胜了。”

王飞皱了皱眉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妈的蛋!看来咱们可得一起亡命天涯了。”

这的确是件让人头痛的事情。

毕竟小飞侠和王飞两人一向就是独行侠,在江湖上根本没有什么朋友,现在招惹上财大气粗的张百万不说,另外又加上“杀手组织”里的大爷,也难怪他们一想到未来,就感觉到前程一片灰暗。

王飞叹了一声,苦笑道:“今后江湖少了‘血轮回’,我王飞就此消失,应该不会遭人讪笑吧!”

小飞侠没敢吭声。

因为他明白王飞对“血轮回”三个字是多么的存有心结。

事实上小飞侠也希望永远不要再听到这三个字,毕竟“血轮回”三个字带给他的是一段难忘的梦靥和很难磨灭的烙痕。

王飞的化装术果然是一流的。

当他把小飞侠化成了一个脸色蜡黄、突眼、阔嘴的少年,而自己变成了一个宽额、斜眼的中年汉子后,连船老大及他的儿子都吓了一跳。

若不是他开口提及,瞧船老大的样子,准保以为遇上了鬼,船上凭空冒出来这两个不认识的人。

他这里刚刚化妆完毕,江面上远处已飞快驶来四艘快船。

这四艘快船上,每条船上面都站着两名孔武大汉,而船头则全插着一面紫鲸三角旗。

还没靠近,已有人对着王飞这条货船吼道:

“源远流长是江,浩瀚无边是海;‘江海盟’长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