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14章

作者:司马紫烟

“翻天蛟”贺敖海的确是一方人物!

他声音宏亮,长像威猛,胆子小一点的人见到这样的人,恐怕连话都会吓得说不出来的呢!

他现在高高坐在“聚义堂”龙头坐的椅子里,正盯着下面的小飞侠,仿佛要把他看穿一般。

小飞侠抬然不惧,神色自若的端起旁边的茶碗。

场面有点僵凝。

贺美丽在贺敖海身旁,轻轻推了他一把,轻声叫了句“大哥”。

回过神,“翻天较”贺敖海一拍扶手吼道:“小飞侠,你到底为了什么得罪了‘财神’张百万?”

小飞侠放下茶碗,淡淡道:

“我已说过,这张百万我从来就没见过。”

“胡说!”贺敖海猛地站了起来。

“大哥!”贺美丽叫了一声道:“你这个样子大声吼叫,别人吓都被你吓死了,那还敢回话?”

“翻天蚊”贺敖海望着这宝贝妹妹道:“这小子瞪着眼睛说瞎话,他若不认识人家,人家干嘛广下武林贴要找他?”

“或……或许其中有误会也说不定,你就不能把态度放和缓些吗?”

“我……我一向都是这个样子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咦?奇怪了,你今儿到底是怎么了?”

“翻天蚊”贺敖海人粗,到现在才发现到这位姑奶奶有点儿反常。

他瞪起双眼,研究般看着贺美丽。

贺美丽又叫了声:

“大哥!”

贺美丽伍促着摇了摇身体。

贺敖海蓦然想起什么,哈哈大笑道:

“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哈哈!”

小飞侠突然有种想“逃”的冲动。

“翻天蚊”贺敖海走了下来。

他来到小飞侠面前,用手拍着他的肩膀笑着道:“老弟,你走运了,真的走运了。你放心,就算‘财神’张百万气大财粗,我贺敖海一样敢不卖他的账,你只要安心的待在这,我保证你安全。”

肩膀差点没让对方拍垮。

小飞侠苦笑道:

“好意心领,我……我还有重要的事,实在不能留在这。”

“什么屁事?天大的事交给我,我叫手下的人替你办得妥妥当当。”

“怎么?你小子不放心我?”

见小飞侠没吭声,贺敖海有些不悦。

对这种脑筋打结的人,小飞侠除了苦笑外,他还能说什么?

一桌子山珍海味、珍饶佳品,但对一个有心事的人来说,是一点意义也没有。

小飞侠不是呆子,从贺美丽那闪闪发光的眸子里,他当然明白今天能坐在这被视若上宾,不是没缘由的。

“老弟,你家中还有什么亲人?”

“翻天蚊”贺敖海灌了数杯黄汤之后,开始问着话。

小飞侠心头一跳,暗叫了声“天”,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

小飞侠低着头道:

“没有。”

“嗯,这么说你也一定没成亲唆。”

小飞侠差点被嘴里的菜肴呛到、他含混道:

“没……没有。”

“翻天蚊”贺敖海哈哈一笑道:

“太好了,太好了!”

他与贺美丽对望一眼后,挪近身子又道:

“你看我这妹子如何?”

小飞侠叹道:“贺姑娘大方伯人,巾帼英雄。”

“真的?”贺敖海大喜道。

抬起眼,小飞侠看到贺美丽有种晕淘的样子,他突然生出一种同情之心,明白这时候若说了实话,那对她的打击一定很残酷。

搓着手,贺敖海嘿嘿笑道:“老弟,我这妹子一向眼高于顶,择友、交友的条件一向也自视甚高,难得今日她对老弟你瞧得顺眼、窝心,我这做老哥的手足连心,也只有义不容辞的替她撮合撮合了。”

小飞侠只觉得刚才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在胃里一阵翻腾。

小飞侠瞄了一眼故做羞涩状的贺美丽,痛苦道:“贺当家的,令妹……令妹丽……丽质天生……我……我一介江湖浪荡子,恐……恐难高攀。”

贺敖海是一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他蹦起脸阴沉道:“你敢情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没说话,不过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小飞侠的意思。

于是场面一下子变得僵住了。

贺美丽心里难受得治然慾泣。

贺敖海则全身衣袂无风自动。

沉默一会,贺敖海冷笑一声道:

“看样子,我兄妹俩是自作多情了!”

小飞快还是没说话,却无奈的笑了笑。

贺敖海一拍桌子,睁目道:

“小子,你听好,你说这是一厢情愿也好,你说是逼婚也罢,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到时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还是得答应,我妹子是嫁定你了。哼,我就不信凭我‘江海盟’这三个字,难道还辱没了你不成。”

贺敖海的话一说完,他就站了起来,拉着贺美丽出了这间花厅,独留下小飞侠一人怔在当场,哭笑不得。

一种米养百样人。

小飞快什么人都见过,还就是没见过像贺敖海兄妹这样逼婚的人。

他让这兄妹两人给弄得心里烦躁得要命,于是信步走出花厅,沿着步道慢慢的走着。

这“江海盟”的总舵还真是够大,一眼望出去只见灯火处处,屋宇连绵,要与这么大的帮派作对,小飞侠知道除非那个人是不想活了。

小飞侠叹了一声,他发现在自己身后少说也有四、五组人在跟着,他们当然是来监视自己的。

望了望四处汪洋一片,小飞侠真希望自己身上能有一对翅膀,能够飞离这个见鬼的鸟地方。

夜色很美。

走着,走着,小飞侠进入了一丛树林里。

突然他看到了树从里有一口井,井旁正有一个白衣女子的汲水。

距离尚远,虽看不清那女子的面貌,不过在薄纱下他却看得很清楚,那女人的身材是如此的妖烧及玲现有致。

本慾回头,但一股好奇心驱使得他停了下来。

这是谁?

为什么一个女人晚上会在井边汲水?

小飞侠正想着这个奇怪的问题,那女人已经把井里汲上来的一桶水,整个从头上淋了下去。

小飞快笑了。

因为他已知道这个女人只不过在井边洗澡而已。

悄然地,他慢慢转回身准备离开。

毕竟偷看人洗澡是件不道德的事情,虽然他很想瞧瞧。

“站住!”

小飞侠傻了眼,他没想到自己的行踪已经让人家发现。

“你很大的胆子,想一走了之?”

小飞侠没敢回头,他叹口气道:

“小姐,我什么也没看到。”

突然背后生风,小飞快话说完就发觉那女人已经出手。

迅急回身,小飞侠只见漫天掌影。

横跨步,猛持身,险险的躲过这突来的袭击。

“咦’了一声,那女人停止了攻击,小飞侠才发现这女人竟是贺美丽。

如果不看对方的脸,这个女人的身材的确是诱人之极。

尤其在她的衣衫湿透后紧紧的贴在身上,若隐若现的显露出丘壑起伏,更增加了神秘之美。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贺美丽会有如此喷火的身材。

小飞侠不禁对老天爷造人心生赞叹,他给你贺美丽一张令人不敢恭维的脸,却又给了她一付令女人生妒,男人发狂的身体。

在一得一失之间,他毕竟还算是公平的。

贺美丽也看清了小飞侠。

她有丝幽怨,有些惊喜的垂下头,轻得连她自己也听不清楚道:“是你?”

其实她应该早就想到才对,这座树林早已让她划为了禁区,“江海盟”里没人有那个胆子敢拎着脑袋来开玩笑。

小飞快也不知该把眼睛放在什么地方,他点头道:

“对不起,我是无心的。”

贺美丽一点也没有想要遮掩身体的意思,她用手掠了掠头发,然后道:“传说这口井的水能让女人变得美丽,从小我就一直用这井水来洗脸、洗澡,但……但是它好像没什么效果。”

觉得似乎该给对方一些暗示,小飞侠叹了一声道:“固然这是一个以貌取人的社会,但是一个真正有内涵的女人,她是不会十分在意她的外表,究竟美丽不能长生,而品德却能隽永。”

“你的意思是……”

贺美丽的眼里闪起一种希望的光芒。

小飞侠道:

“我的意思是男女之间的感情必须建立在彼此的相知、互谅上,而这些都是要时间的累积。一份勉强的感情,不但是一种伤害,也绝不可能长久。”

贺美丽身躯一颤,幽幽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我会去和我哥哥说。”

没想到对方竟能这么容易的沟通。

小飞侠如释重负的吁了一口气道:“谢谢你。”

“谢什么?你的困扰本来就是我们给你的。”

小飞侠笑了笑道:

“如果能让你明白,这份困扰也就不算困扰了。”

贺美丽脸上有种稀有的红晕,她转回头到井边,拿起一件罩袍披在身上。

看样子她是真的明白了,否则她也知道她那“美丽”的啊计该是她最诱人的地方,如果长时间这样似隐若现的呈露在一个男人面前,很有可能会发生一些谁也无法预料发生的事情呢;

小飞侠见她这样,打从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也知道自己的话发生了作用,虽然他有些舍不得,但他却没有一点亵渎的意思,有的只是像突然看不见一付杰出的艺术品般,有些惋惜。

贺美丽走近了他的身旁,就像一个老朋友一般,关心起对方的一切。

贺美丽道:

“你是怎么得罪了‘财神’?为什么他会广布消息要抓你呢7”

望着天上繁星点点,小飞侠悠然道:“江湖纷争有很多根本就是没道理可讲的,更有很多完全是莫名其妙。财大气粗的人他们高兴怎样就怎样,甚至于他们可以拿一个毫不相干的生命,来满足他们娱乐的荒唐快感。”

贺美丽以迷惑的眼神告诉小飞候她不懂对方的话。

苦笑一声,小飞侠道:“‘财神’张百万其实真正要杀的人是我的一个朋友,而我的真实身份……”

贺美丽看出小飞快有种慾言又止的样子,她轻声道:“你可以不说,我只要认识你的人,知道你叫小飞快就够了。”

小飞侠摇了摇头道:

“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这整件事既然已经弄得整个江湖沸腾,稍稍动一动脑子,一定知道我是谁的。”

“等一等。”贺美丽突然兴趣十足的道:“你先不要说,也让我来猜猜看。”

小飞侠微笑不语。

贺美丽一付沉思状,自语道:“据我所知你那朋友叫王飞,是个专门缉捕官府悬赏的‘猎人’。”

第一次听到“猎人”这个新鲜名词,小飞侠发现这个称呼对王飞来说,还真是贴切得很呢!

一个专门捕人的人不叫猎人叫什么?

贺美丽瞪起一双恐怖的眼睛,她表情怪异的看了小飞侠许久。

小飞侠点了点头。

贺美丽退了两步,讶声道:“真……真的是你?”

“真的是我。”

贺美丽更恐慌了。

她思索了一会,又摇头道:

“不……不可能,如果你就是那个人,又怎么可能和王飞在一起,而且你还称他为朋友?”

小飞侠笑道:-

“世间事没有什么是一定的,也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这……这真是让人太意外了!”

“这也没什么意外,两个命运相同的人,是很容易结合在一起,为了活命,他们当然也就会站在同一阵线,去对付买他们命的人。”

显然听说过小飞侠太多的事迹,贺美丽仍然无法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就是江湖上来无影去无踪的可怕杀手。

贺美丽喃喃自语道:“血……血轮回……小飞侠……”

“叫我小飞侠,我不喜欢另外一个称呼。”

抬起眼,贺美丽道:

“我也不喜欢,那三个字的确太血腥了,给人一种悚然心惊、不寒而栗的感觉。”

贺美丽想了一想,又道:“我还是弄不懂这其中的复杂关系,为什么‘财神’和你们有纠葛?另外谁都知道王飞他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要抓到你,又怎么会和你成了朋友?你……你能告诉我吗?”

“自无不可。”

于是小飞侠简略的把一些重要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而贺美丽却是听得连连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