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1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小飞使没有疯。

他不敢与楚烈相识自然有他的理由。

他知道以楚烈在仕途的前程,如果有一个杀手的弟弟,所带给他的一定是毁灭。

所以他痛苦的毅然决然的否认了一切,然而他的心却有如刀绞。毕竟要割舍亲情,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

更何况他是如此的魂索梦牵,希望能找到亲人.明白自己的身世。

回到了房里,贺美丽已跟了进来。

她看出了小飞侠的心神恍悦,不觉忧心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飞侠摇头道:“没什么,他找我为了一般公案,明白不是我做的,他就走了。”

放下了心中一块石头,贺美丽道:“那还好,这个姓楚的听说是个铁面无私的人,官虽不大,却是见官大一级的御前红人,谁要得罪了他,还不如趁早自己做个了断算了。”

不飞快有些烦躁道:“什么时候‘财神’会派人来?”

贺美丽道:“应该很快,最迟明天就有消息。”

想了想,贺美丽道:“你真的决定了?”

小飞侠点头道:“你们不是已经通知‘财神’了吗?”

“我在想财神和虎爷是江湖中最可怕的两股势力,你夹在他们中间,一个弄不好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实在替你的安危担心。”

小飞侠叹道:“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我总不能一辈子任人宰割吧!反击之道首先就要接近敌人。”

贺美丽没有话说了。

她是个江湖女人,当然明白一个江湖人该做的事是逃避不了的。也因为如此,她对小飞快更有了深一层的认识。

夜来得很快。

湖上的夜是腾陇而凄美的。

小飞侠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成眠。

他索性离开住处,一个人坐在湖边想着楚烈,那个可能是自己哥哥的人。

他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只怪上苍和自己开了这么大的玩笑,荒唐得令人无法接受。

拾起石子,小飞侠丢进湖水里。

湖水立刻掀起一圈圈涟俯,像极了他现在的心情。

当湖面再度平静后,小飞侠突然看到湖面上除了自己的倒影外,又多了一个人。

他吓了一跳,这个人能寂然无声的出现在自己身后,这份功力已到了可怕的地步。他迅急回身,看清了来人后,不觉心中一凉。

“虎……虎爷”

乍见此人,小飞侠打心底有种惧意出现。

虎爷如幽灵般,眼中勾起一抹奇异的光芒。

他冰冷道:“你的任务失败了,也用不着躲我。”

强忍下胸中的怒气,小飞快道:“你都能找到这里,我又怎么可能躲得了你?”

“你明白最好,你从我们这个圈子出来的,当然明白没有人能躲得过我们。”

研究般的望了小飞快一会,虎爷突然道:“你好像已经熬过了毒瘾,让我真的感到意外。”

不提还好,一提起这小飞快就有种冲动,恨不得立刻与对方一拚。

他带着恨意道:“虎爷,我实在不明白我既然答应了你的条件,为什么你还要用这种手段对付我?”

笑得让人发毛,虎爷道:“我怕你生有二心,你应该明白我们这种人对任何人都不能信任的。”

小飞侠怒声道:“以我们的关系,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说话不算话?”

冷哼一声,虎爷道:“不要跟我提关系,一个我养育多年的人都能背叛我,你告诉我我要如何相信你?”

一句话就把小飞侠给堵住了。

他沉默不语,因为他无法辩白。

“我知道你恨我,也不怪你恨我,因为我也想开了,只要你替我完成我交代的事情,从此后我保证还你自由之身。”

小飞侠定定的望着他,等待着下文。

虎爷阴森道:“本来我答应你,只要你替我杀两个人,现在我给你一个折扣,只要替我完成这件任务,一切就算了结。”

小飞侠还是没说话。

他认为以虎爷的心性,是不太可能有这么好的事。

果然——

“我要一个人,一个活人。”

虎爷说出了令小飞侠大感意外的话。

顿了一顿,虎爷又道:“花扬雪,本来我要你去杀了她,现在我改变了心意,只要你把她捉了来给我,这对你而言应该不算违背原则。”

没错,杀手的规矩是对一个特定对象,绝不做第二次的刺杀行动。

虎爷现在要小飞侠去掳花扬雪,当然不算违背杀手的原则。

小飞侠摇头道:“你最好死了心。”

虎爷一怔!

他想都想不到小飞侠居然会如此斩钉截铁的如此回答。

虎爷一怔之后,又笑道:“你的意思是再也不愿替我做事。”

“不错!”小飞侠亦冷然道:“你想开了,我也想通了,我不会相信你所说的,与其到最后我无法摆脱你,倒不如现在把你我之间的恩怨做一个了断。”

“你不怕死?”

笑了笑.小飞侠凄凉道:“死对我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你动手吧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不会还手,更为了你的养育之恩,能死在你的手中,我也应该无憾。”

面对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虎爷只能叹息道:“你真是天真。”

小飞侠心中一跳。

虎爷接着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现在突然会有了求死之心.但我可告诉你,有的时候一个人想死都无法办到,你信不信?”

小飞快道:“你是说……”

虎爷眼睛一瞪道:“你有个女人叫蔷薇的是不?”

小飞快冲了出去。

虎爷没见动作,人已飘了开,躲过了小飞侠。

回过身,小飞侠双目尽赤,他恨声道:“你把她怎么了?”

“没怎么,只不过她还没到‘摇铃老人’李涛那,就先让我给截住了,不过你放心,她现在好得很,只要你能完成任务,她也一定能白白胖胖的回到你的身边。”

小飞快震惊得身子摇了摇。

他心中的悲愤简直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没敢妄动,却失了魂道:“你……你太卑鄙了。”

虎爷笑着道:“无毒不丈夫,这句话我记得一直在你耳边提醒。”

小飞侠哑着嗓音道:“你要我怎么做?”

“很简单,我会提供你一切消息和所有的用具,你只要用迷香迷倒了花扬雪,把她交给我,就功德圆满。”

想起一件事,小飞快道:“楚烈怎么会和花扬雪在一起?”

虎爷心中一惊,表面不动声色道:“你放心,姓楚的和她只是认识而已,这一次他不会与她在一起,你成功的机会也就万无一失。”

小飞侠苦笑着道:“我可以替你去做这件事,不过我现在无法离开这里。”

虎爷阴笑道:“如果你是指‘江海盟’,我既然能有办法来,当然就有办法带你走。”

小飞侠摇头道:“听说你与‘财神’有赌约,而且赌的竟然是我会输给王飞。”

虎爷笑了,笑得像一只狐狸。

“你是我的人,我当然有把握要自己赢,等你事情成功后,你带着美娇娘爱上那就上那,从此隐名埋姓不入江湖,那么没有了你的踪迹,张百万想不认输都不行。”

小飞快对虎爷除了心里升起厌恶的感觉外,他还能说什么?

见小飞侠没再提出问题,虎爷笑道:“我们该走了,再晚天就亮了,想离开这就会增加麻烦。”

虎爷说完话,只见他发出阵阵夜枭的叫声!

不一会儿一条小舟已出现在湖边。

等小飞侠和他上了船,小飞侠才看清摇舟的人居然穿得是“江海盟’他制服,而且在帮中的地位显然不低。

“别奇怪,江湖中任何帮派里都有我的人。”

小飞使没回答虎爷的话。

不过他却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也真正明白江湖中最可怕的人还是虎爷。

走在街上的楚烈,内心紊乱得有如一团乱麻。

他怎么也想不到千辛万苦、打听了数年,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人,到头来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知道要一切重新来过,去找新的线索,简直比大海里捞针还要困难。

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小飞侠身上怎么会没有那方证明他身份的王佩。

街角围了一堆人,楚烈没那心情去瞧热闹。他低着头正想绕过人群,这时候人群突地散了开来。

不注意的望了一眼,楚烈就看到王飞形容假淬、衣衫不整的摇晃着身子、步履蹒跚的跌撞出来。

虽无深交,总是旧识。

楚烈皱起眉头,才一靠近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从王飞的身上发出,其间还夹杂着难闻的呕吐物的酸臭。

“这酒鬼真要命,他醉成这个样子居然还要喝。”

“是啊!听说他已醉了两天。”

“真不知他有什么事想不开,要如此作践自己。”

没理众人的七嘴八舌,楚烈伸出手拍着王飞的肩膀。

瞪起一双醉眼,王飞笑着道:“你……你是谁?怎么看来好……好眼熟……”

楚烈扶着他不稳的身体道:“你喝多了,我带你找个地方休息。”

一挥手,王飞吼道:“我……我没醉……我还要喝,一直……一直喝到我醉死为止……”

楚烈迷惑了。

他明白一个像王飞这样的人,是绝不可能醉到这种程度,除非他遇到了真正烦心的事。

“你真的不能再喝了,听我的,不管怎么说我们总是!日识,也算得上是朋友。”

“朋……朋友?”王飞笑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道:“我……我还算是人吗?连一个朋友都无……无法救他,我还算是朋友吗?”

王飞打了一个酒嗝,接着道:“我……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告……告诉别人,我有—……一个朋友是……是杀手,可笑的是……我一直……一直都不知道他真正的身……身份……”

楚烈心里一跳。

他慌乱的把王飞拖离人群。

这是一间澡堂。

泡在水气迷漫的热水中,王飞的酒意已去了大半。

这个时刻洗澡的人不多,大水池里除了他和楚烈外,就没有第三个客人。

一直等到王飞看来清醒了,楚烈才开口道:“如何?舒服一点了吧?”

王飞瞄了一眼楚烈,他从鼻子里哼声道:“你还真热心!”

没理会一开口就碰了一个软钉子,楚烈依旧笑道:“我总不能见你醉死路旁吧。”

王飞没说话,他把眼睛瞪在茫然的一点上面。

楚烈继续道:“阁下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

“你管得太多了吧!”王飞烦躁的道。

楚烈还是不在意道:“你和小飞侠是很好的朋友?”

王飞差点从小池里跳了起来。

他古怪的瞪着楚烈道:“你想知道什么?”

楚烈笑着道:“听你说小飞侠是一个杀手?”

王飞突然笑了。

笑了一阵后,他道:“这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我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有一个杀手的朋友。”

楚烈皱眉道:“这不是个笑话,这是事实。”

王飞没回答。

楚烈接口道:“我还知道他不是个普通的杀手。”

“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他有个名号叫‘血轮回’。”

王飞想故作轻松也难了。

他坐正了身子道:“谁告诉你的?”

“小飞侠亲口承认的。”

“你还真能瞎掰。”王飞道:“这种话说给鬼听,都没人会相信。”

“你不信?”

“我当然不信,世上没有这么白痴的人,会对你这种身份的人承认自己是个杀手。”

楚烈叹息道:“看来你和他的交情真的匪浅,竟如此的护着他,连他是‘血轮回’都能不在意。”

王飞已经被逼得说不出话来。

他紧闭着嘴,显然是默认了。

笑了笑,楚烈又道:“人和人之间有时候还真奇怪,明明是朋友的不敢承认。”

王飞火了,他瞪眼道:’楚烈,你到底要怎么样?”

“想向你打听小飞侠的一些事情。”

王飞脸色刹那间变得好难看。

他茫然道:“他落入了‘江海盟’的手里,生死未卜。”

楚烈道:“这我知道,我也见过了他。”

“你见过他?”

“这有什么奇怪?”

王飞惊跳了起来,他迅急的靠了过去。

“喂,保持距离,这是澡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