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若不是事先从虎爷那得知这个老太婆就是花扬雪化妆的,小飞侠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世上有这么巧妙的易容术。

他已观察了许久,这个卖花的老太婆怎么看也不像花扬雪,虽然他从未见过花杨雪。

小飞快一直等到天快黑了,而老太婆已准备收摊的时候,才从巷子里踱了出去。

他不知道这个花扬雪为什么要守在这巨大的宅院前,摆个花摊。

他也不知道虎爷又如何得知花扬雪会易容成眼前这个老太婆。

他只知道这一次千万不能有任何的差错,否则他这一辈子恐怕都见不到蔷薇。

一想到蔷薇,小飞快的心就阵阵抽痛,一个像她这样身世坎坷,尝尽人间冷暖,倔强又执傲的女人,应该有一个安定的生活,和一个疼她的男人才对,又怎能再活在惊怖与惶恐里。

纵然有一千个不愿去对付花扬雪的理由,但小飞侠知道为了蔷薇,他也只有昧着自己的良知,去做那不愿做的事情。

“大婶,这束花怎么卖?”

小飞侠发现这老太婆眼中有丝惊异,他没在意,只当是天晚了仍有客人出现,所以她才会有的反应。

“你……你要买花?”

老太婆的声音沙哑,身子有点颤抖。

点点头,小飞侠笑道:

“买花送给一个朋友。”

“女朋友?”

老太婆一面包装着花,一面抬头问。

“不,送给一个我也不认识的朋友。”

老太婆有点好奇,她转过身把花束下面的杂枝清除干净,同时道:“这倒奇怪,一个不认识的人,你送花给你干什么?”

“为了表示歉意。”

剪理好了花束,老太婆刚转回身,她就看到小飞侠双手一扬,一蓬粉红色的迷雾已罩向了她。

她惊恐的只喊了一声“你……”,人就晕了过去。

而小飞侠迅急的单手一抄,已把老太婆挟住。

这时一辆马车已飞快的从路的那头急驶过来,小飞侠几乎没有惊动任何路人,人已把老太婆送进了车厢里。

车厢里很暗,小飞侠只听到虎爷的声音:“果然不愧是‘血轮回’,做得的确是干净俐落。”

小飞侠冷漠道:

“人我已经替你弄来了,蔷薇呢?”

“别急,我当然不会食言。”

虎爷的声音里透着得意。

小飞侠执着道:

“人在那里?我立刻要见她。”

“怎么?你不相信我?”

虎爷仿佛有点不高兴了。

“我就是太相信你,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被你玩弄于股掌。”

小飞侠冷冷的回道,任何人都可听出他心中的不快。

气氛有些僵凝。

虎爷最后哈哈一笑道:“好,好,你还真是性急呢!等我们先把花扬雪安顿好,我立刻就差人把蔷激送来。”

小飞侠没说话,显然他是同意了对方的提议。

马车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

小飞快跳下车后,才发现这里正是城郊,而这间房子正在城墙下。

虎爷也下了车,当他正准备把花扬雪从车上抱下的时候,小飞侠暮然道:“别动她。”

虎爷眼中闪过一丝阴鸳,道:“为什么?”

小飞快道:“等蔷薇来了再说。”

虎爷走到小飞侠的面前冷声道:“看来你对我还是存有戒心。”

“没办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如果你不想节要生枝的话,何妨再等一会。”

神情一变,虎爷厉声道:“你最好不要忘了,你革我教出来的,我能够轻易的就制住你。”

“当然,所以我早防着了,你何不运气看看身体有叮异状?”

虎爷吓了一跳。

他连忙运气一试,脸色大变道:“你……你下了毒?”

“不错,就在车厢里,好在里面黑得很,你才会毫无知觉的上了当。”

“你未免太卑鄙了。”虎爷厉声道。

小飞侠好整以暇的道:

“彼此,我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解葯呢?你还不快把解葯拿出来?”

小飞侠眼角瞄着对方,冷冷道:

“一切等到蔷薇来了再说。”

虎爷从来没有如此颓丧过。

他怒极而笑道:

“你不怕我反悔?”

“我早就料准了你不可能如此大方,所以只要见着了蔷薇,你爱再派人追杀我们就来好了。”

虎爷气得混身乱颤。

他怎么也想不到小飞侠会使出这种手段。

也难怪,一个终日对人使诈玩心机的人,一旦发现别人也是如此对自己,他当然会忍不下这种刺激。

虎爷回头大声对着驾车的人吼道:

“去把那女人给带来。”

双手抱胸,小飞侠冷眼旁观的等着。

他一点也不担心虎爷再玩出什么花样。

因为他知道愈是像虎爷这样的人,愈是爱惜自己的生命,他有把握在没拿到解葯前,虎爷绝对不敢稍有异动。

看来蔷薇就在这间屋子里。

没多久她已从屋子里飞奔出来,当她一眼看到院子里的小飞侠后,眼泪已经像断的珍珠般,成串成串的落了下来。

她怯生生的走到小飞快的面前,抬起一双泪眼,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不过从她的眼睛里,小飞侠已了解了太多太多。

“你还好吧!”

短短的四个字包含了无尽的相思和浓郁的感情。

蔷薇点了点头道:

“你呢?”

笑了笑,小飞侠道:

“不太好,见到你安然无恙也就变好了。”

凄美的回了一个微笑,蔷薇还想说什么,虎爷却在一旁吼道:“要诉离情有的是时间,人已经交给你了,解葯你总该拿出来了吧!”

把蔷薇送上了马车,小飞快转头对虎爷道:

“解葯我可以给你,但不是现在。”

一瞪眼,虎爷暴跳道:

“构敢耍我?”

“为了我的安全,也只好出此下策,等我们走后,你可到城墙边找到它。”

小飞侠伸手入怀,摸出了一包纸包扬了扬。

“慢点。”虎爷道:“车内的花扬雪你总得留下吧!”

“不行。”小飞快摇摇头道。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小飞快至少已死了八十次。

虎爷凶光毕露道:

“小飞快,你这是替你自己在掘坟墓。”

“随你怎么说,我小飞侠这一辈子可以拿剑杀人,却绝对不会使出这种下五门的手段去做出令人耻笑的事来,所以人我也要带走。”

小飞侠的话一说完,就跳上了车辕,他双手执缓.口一收喝了一声,马车已经急窜了出去。

夜色里,只见虎爷的双眼旬起奇异又可怖的色彩。

终日打雁,这一回却让雁啄了眼睛,可想而知虎爷已把小飞快恨到骨头里了。

当然,小飞侠这以后的日子恐怕再难安宁了。

但是他无悔。

因为他知道不管有没有这件事情发生,他的日子也绝不会改变。

毕竟对虎爷的心性为人,他是太了解也寒透了心。

所以他才会想尽办法,来对付这个恩断义绝对自己有养育之情的虎爷。

大隐隐于朝,小隐隐于市。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小飞侠根本没有走远,他把马车送给了一个正慾出城的汉子,然后和蔷薇两人扶着花扬雪就投宿在城里的客栈中。

晕黄的灯,晕黄的墙壁,一张晕黄的脸。

望着这个一脸晕黄而又皱纹层叠的老太婆,蔷额不禁问道:“虎爷要这个老太婆干什么?”

小飞侠弄湿了一条毛巾,走到床前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个人却绝不是老太婆,说不定是个美若天仙的妙龄女子。”

蔷蔽仔细的又望了望兀自晕迷在床上的花扬雪一眼,抬头道:“你别诓我,这个人明明是个老太婆。”

笑了笑,小飞侠道:“你若不信,咱们赌一赌。”

“赌什么?”

“赌一个吻好了,我输了你吻我;你若输了,就让我吻你。”

蔷蔽白了他一眼,道:

“你这个人还真是会想尽办法占便宜。”

她的话说完,人已搂住了小飞侠的脖子,送上了一个又长又甜的香吻。

等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来而不得不分开后,蔷薇这才道:“何必赌来赌会的,这样你该满意了吧?”

小飞侠意犹未尽的咋咋嘴chún,笑着道:

“嗯,你真是善解人意,没枉我疼你一场。”

热恋中的男女一个眼波,一个亲密的动作已足够让人回味半天。

蔷薇听完小飞侠的话,不禁眼眶又红了起来。

慌忙放下手中的毛巾,小飞侠一把搂住她,腻声道:“你……你又怎么了?才几天不见,你似乎变得很爱哭了。”

强压住哽咽,蔷薇道:“我真没用,连自己的安全都顾不好。”

“傻丫头,你碰到的是江湖中最可怕的杀手组织,要怪只能怪我应该把你送到李涛那,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蔷薇抬头道:

“我好像是个累赘,也好像是个包袱,跟着你真的只有增加你的负担。”

摩抚着蔷薇的秀发,小飞侠轻声道:“别说傻话了,到了这种节骨眼,你总不会说不要我了吧!”

紧紧的抱住了小飞侠,蔷薇梦吃道:“不,我怎能离开你?今生今世无论是生是死,我都是你的人,你的人啊!”

四片层又胶合在一起。

这一对晓违多日的情侣,在历劫归来后,他们对彼此深浓的感情又多认识了一层。

小飞侠真的没想到花扬雪就是兰花。

当他用毛巾擦掉花扬雪脸上的油彩后,他整个人就如痴呆般盯着这张在梦里不知出现过多少遍的脸庞。

“你……你怎么啦?”

蔷薇感觉出有什么不对,她推了推失神的小飞侠。

“啊……哦?没……没什么,没什么……”

小飞快回过神后,语无伦次道。

蔷薇嘟起嘴道:

“还说没什么,瞧你看人家的样子,简直连口水都快滴出来了。”

叹了一声,小飞侠道:

“你别冤枉人好不?——

回填作喜,蔷薇笑道:

“你那么紧张干嘛!我只不过开个玩笑,如果对你连这点信心也没有,那我岂不爱错人了。”

心里乱得有如乱麻。

小飞侠思之再三,终于道:

“记不记得我说过一个叫兰花的女人?”

心中一跳,蔷薇望了一眼花杨雪,声音透着颤抖道:“你不……不会告诉我,兰……兰花就是她吧?”

小飞侠点点头,叹道:

“你说对了,兰花正是她。”

一种明显的妒意浮现在脸上,蔷薇却由衷叹道:“她真美,也难怪你会为她如痴如醉了。”

小飞侠是个细心的人。

纵使在见到魂索梦牵、朝思暮想的人后,他亦能在一刹那的迷失后,立刻收慑心神注意到蔷薇的反应。

他伸出手,紧紧揽着对方道:

“你别多心,那段不成熟的感情早已成了过去,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不容许有一丁点东西存在你我之间。”

感动亦激动的靠在小飞快的肩头,蔷薇硬声道:“我真该死,你……你要原谅我……我一个残花败柳还能如何要求你……”

小飞侠伸手堵住了她的嘴。

他正色道:

“你不可以再提起以往,要知道我接纳你就不会在乎你的过去,现在你在我的眼中比任何女人还要纯洁,懂吗?”

蔷薇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真的,一个曾经出卖灵肉的女人能得到一个男人如此诚挚的真爱,她怎能不感动?她怎能不掉泪?

“我们要不要弄醒她?”

蔷薇见小飞侠一直没有动作,不觉问道。

愁苦一笑,小飞侠道:

“问题是我也不知要如何弄醒她?”

“你是说……”

“我的意思是弄昏她的选葯是虎爷提供的,我根本不知解救的方法。”

蔷薇慌了。

蔷薇惊道:

“总不能让她一直这样晕迷不醒啊!”

小飞侠烦躁得在屋里转来转去,他当然也明白一个人如果晕迷过久,那么他很有可能就这么晕迷下去,再也不会醒转过来。

“我去找他。”

突然小飞侠下定了决心。

“你疯了?这时候去找虎爷岂不是自投罗网?他现在简直恨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