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19章

作者:司马紫烟

事不关己,关己则乱。

小飞侠又轻语道:“还记得吗?当日你说除了找到‘血轮回’外,你这辈子是甭想报仇,而我告诉你我就是‘血轮回’时,你是多么的惊异,又是多么的崇拜我?”

“我当然记得,可是那时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毫无瓜葛啊!”

笑了笑,小飞侠道:“这不结了,我仍是我,仍是以前人人闻名丧胆的杀手,并不因为我现在重生,而我的武功心智就消失了,对不?”

知道无法辩过这个冤家。

蔷薇轻叹一声不再说话。

她只想好好好地靠在他的怀里。

她静静体会这一份难得的温声与柔情。

“啊哈,小俩口大白天房门也不关就抱住一起,奶奶的,你们也不怕把我这光棍给嫉妒死?”

羞红了脸,蔷薇一把推开小飞侠,她对着在门口露出贼笑的王飞啐了一口。

“我靠,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有偷窥的毛病?”小飞侠也有些赧然,他强辞夺理道。

“这……这是什么和什么?又是从何说起?”王飞一脸苦相道。

“没什么,只是告诉你以后非礼勿视,就算‘把’到什么,最好也装做没看见。”

叹了一声,王飞道:“你当我真那么无聊?我来是有事找你的。”

一听有事,小飞侠也就收起了嘻笑。

他正色道:“什么事找我?”

王飞犹有不悦道:“是你大哥,楚大人找你,他现在在厅堂。”

小飞侠笑骂一句“作怪”,人就出了房门直奔大厅。

厅堂里小飞侠一看楚烈沉重的脸色,他就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

果然——

楚烈比了一个坐的手势,就道:“有消息传来,张百万和虎爷在江湖中已经正式联手,他们成立了一个帮派叫‘江山万里飘’,打出了旗号首先就是要对付我和你。”

早在意料中。

不过小飞侠还是心头一跳道:“他们有多少成员,总舵设在那里?”

摇摇头,楚烈道:“不清楚,据我的判断,虎爷旧有的班底加上张百万的重赏,恐怕少说也有几百人。”

小飞侠傻了。

他感到口干舌燥。

“其实这也没什么,那些人聚在一起也都是些乌合之众罢了,真正难对付的我看还是虎爷的杀手组织,以及张百万的心腹

“潇湘四子’。”

小飞侠想了一想,道:“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楚烈道:“守株待兔不如主动出击,可靠的情报,他们的总舵应该设在淮南的‘青龙镇’。”

“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行动?”

“不,我准备先行北上调集兵马,而你和王飞及扬雪三人化整为零,各自乔装以避人耳目,等到了‘青龙镇’大伙会合后,确定了他们的巢穴所在,再一举歼灭。”

叹了一声,小飞侠道:“这……这岂不成了两国交兵?”

楚烈笑道:“他们有谋反的事实,我当然得依法行事,要不然就凭我们这点力量,又怎能对付人家?更何况上次的重重包抄下,他们都能逃之天天,这次怎可再重蹈覆辙。”

小飞侠思索了一会道:“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明天一早。”

“那么快?”

“兵贵神速,我待会收拾收拾就得先行了。”

“那蔷薇呢?”

楚烈道:“我已经和此地的地方官讲好了,暂时就让她在这儿,那些人再怎么样还不至于敢到官府掳人。”

想想也是,小飞侠道:“既然如此,就照你的安排好了,王飞那还有扬雪,你和他们谈过了吗?”

“谈过了,他们也都没什么异议。”

小飞侠没想到刚才还在哄着蔷薇,这一会就有了状况,他慢慢地拖着脚步回到房里。

一进门,就看到了蔷薇正定定地望着自己。

他心里一惊,正想着该如何去和她说?

蔷薇已经开口道:“我都知道了。”

“知道了?”

点点头,蔷薇出奇的冷静。

“扬雪姐姐刚刚告诉我的。”

“我……”

“你什么也别说,只管安心地去做你的事,更不要挂念我。”

没想到蔷薇会有这种豁达的想法。

小飞侠激动得上前搂住她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回到你身边。”

蔷薇抬头笑道:“记着一句话……”

小飞侠怔了怔道:“什么?”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离开蔷薇的小飞侠,心里犹自戚戚,他就又碰到了贺美丽。

贺美丽还是那么热络地拉着他叭喳个不停。

小飞侠不得已,只得苦笑道:“我还得赶路。”

贺美丽惊道:“怎么?不是听说你们已经击溃了虎爷和张百万吗?还有什么事这么匆忙呢?要到哪里?”

小飞侠不敢透露自己的行踪,只得道:“我……我到杭州办点私事。”

贺美丽喜道:“杭州,那好哇!走旱路不如走水路来得便捷。”

“走水路?”

“是啊!船没有问题,无论你喜欢坐快船、大船、客船,我都可以马上安排。”

细细一想,小飞侠觉得此去淮南的“青龙镇”,坐船最起码可以省了十天的行程。

于是他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麻烦什么。”贺美丽笑道:“莫忘了我是谁,弄条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不愧是“江海盟”当家的妹子。

贺美丽还没等小飞侠一壶茶喝完,她已从码头边赶了回来。

当他上了这艘颇大的客船后,小飞侠发现贺美丽没离开的意思,他傻了眼了。

“船似乎要开了。”小飞侠提醒道。

“我知道。”贺美丽眼睛望着码头上忙着搬上搬下的扛夫们,漫声道。

“你是不是该下船了?”

“我为什么要下船?”

“难道……难道你要陪我去杭州?”

“真聪明,天才儿童。”

小飞侠船还没开,他就有了晕眩的感觉。

“为……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也想到杭州瞧瞧西湖,听听钱塘潮声,祭祭岳武穆,不可以吗?”

碰上这种有心的女人,小飞侠能忍得下心说不可以吗?

他只有苦笑,笑得比哭还难看。

行船走马三分险。

小飞侠却知道和贺美丽在一起,航行在江里是一分危险也没有。

因为这艘船是新打造的,又稳、又平,逐波而行,一点颠簸的感觉也没有。

另外他绝对碰不上劫船的恶人及抢匪。有这么一号女霸王的船上,有那个不开眼的毛贼敢动这条船?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两句诗虽然是形容长江三峡的水势湍急,船行甚速。

但现在小飞侠坐的这条船正是顺江而下,船行的速度也是够快的。

傍晚——

船泊在一处颇为热闹的水湾码头旁。

坐了一天的船,小飞侠有些闷厌。

当船一靠岸,他就迫不及待的跳上岸,朝市集走去。贺美丽就如跟屁虫般,小飞侠走到那,她就跟到那。

找了一间饭馆,随便点了几个菜,小飞侠一面欣赏着江山帆影片片及渔火点点,一面惬意地喝着渗了水的劣酒。

好在只是有酒意而没酒瘾。

要不然光凭这渗水劣酒,小飞侠就非得找老板理论不可。

贺美丽筷子不停,她跟谁赌气般拼命的把菜看往嘴里塞。

实在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小飞侠放下酒杯,道:“这一阵子,你好像很少说话?有心事吗?”

翻了翻眼珠子,贺美丽哼声道:“我已经聒噪得惹人厌了,再不识相怎么行?”

笑了笑,小飞侠道:“其实我是有着心事,你何必多心。”

“真的?”贺美丽可来劲了,高兴道:“你怎么不早说?害得人家还以为你讨厌我呢!你有什么心事?说给我听,也好让我替你

分忧。”

真不知这个女人脑袋里是不是少了一根筋。

小飞侠无奈道:“心事就是要一个人独自品尝才有味道,说出来让别人知道了还叫什么心事?”

实在弄不懂小飞侠这种深奥的哲理。

贺美丽道:“你真奇怪,不像我,我有什么心事就巴不得找个人听我说,我觉得那样我才会觉得舒坦些。”

“每个人不同,每个人遇事的态度也不同,所以你是贺美丽,我是小飞侠。”

贺美丽眨着眼睛,心里正慢慢地咀嚼着小飞侠的话。

暗笑在心中,小飞侠实在不想再逗她了,他喝了杯中酒,站起身道:“走吧,我醉慾眠。”

月江的月夜很美。

坐在甲板上的一张躺椅里,小飞侠耳听潮声,身体轻晃,己全然沉醉在这份宁静里。

贺美丽派人砌了一壶好茶。

好双手捧着茶具,悄然地来到小飞侠身边。

小飞侠这时候实在不喜欢被人打扰。

他睁开眼正想说贺美丽,但见到她手中捧着的茶具,脸上有着些许畏缩的表情,他心软了。

见对方没有不快之色,贺美丽放下茶具,轻声道:“喝杯茶吧!”

小飞侠的口正渴。

所以道了声“谢”,就接过茶杯慢慢的品呀。

茶是好茶。

不过茶里的味道似乎有些异样?

“怎么了?是不是太烫了?”

见小飞侠微皱着眉,贺美丽关心道。

“没什么,或许是晚上真的喝多了,现在头觉得有点晕。”

笑了笑,贺美丽道:“我们在船上,船身会摇晃,你当然会觉得头晕了。”

摇了摇头,想甩掉那份晕眩的感觉。

谁知不摇还好,这一摇小飞侠几乎连站也站不起。

“这茶……”

两说了两个字,小飞侠已“砰”然一声栽倒在甲板上面。

贺美丽傻了眼。

她怔怔地看着晕迷过去的小飞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她大叫着:“刘五,刘五……”

刘五出现了。

他是这条船的船老大,五短的身材,一脸透着精悍。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茶是你泡的,是不是你在茶里放了什么?”

贺美丽瞪起眼睛的样子还真吓人。

刘五望了一眼倒在甲板的小飞侠一眼,他不慌不忙道:“是的,我是在茶里放了东西。”

贺美丽一付要吃人的样子,她唰地拔出了剑,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说!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我。”

刘五身后出现了一个身材魁梧、满脸乱胡碴子的大汉。

“大哥……”

贺美丽见到贺敖海突然出现,她惊叫了起来。

贺敖海走近道:“是我要刘五这么做的。”

“为……为什么?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一面指使刘五把小飞侠用绳索绑起,贺敖海一面道:“很多事你不明白,我自有我的理由。”

“放了他!”贺美丽尖叫一声道:“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你都要放了他。”

“抬进去!”贺敖海对刘五喝了一声,转头道:“这个人放不得,你给我乖乖的,别想使花样。”

从小到大,贺美丽就从没见过贺敖海这么疾言厉色地和自己说话。

在贺敖海的心中,她是个公主,一向对她是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口里怕化,除了天上的星星,贺美丽要什么,他都想办法达

到她的心愿。

然而现在贺美丽的心情就如同在云端被人一下子推落到谷底。

她寒着脸,一付不可思议、不敢相信的惊怔表情。

等到刘五把小飞侠抬进舱里后,贺敖海才叫了一声:“小妹!”

突然贺美丽双手捂住耳朵,她歇斯底里地狂叫道:“我不要听,不要听!你不要叫我……”

贺敖海神情一变,心里宛如刀绞,正预备什么也不说地离开。此时贺美丽却冲到了他的面前,双手抓住他的胳臂,拼命地摇晃。

贺美丽且一连串地叫道:“为什么?为什么?大哥,我求求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贺敖海思之再三,他长叹一声道:“小妹,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你有什么苦衷?你倒说啊!”

贺敖海仰首向天,他的声音像来自天外:“‘江海盟’一千八百名弟兄的生家性命全系在小飞侠的身上,我不得不这么做。”

贺美丽本来就够难看的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