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02章

作者:司马紫烟

小飞侠刚昏了过去,他身旁的女人已站了起来。

她仿佛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这种时候居然有人出现,而且还是一个男人。寒煞着脸,她慌乱的穿上了衣服,迅急如风的冲向倒在地上晕厥的小飞侠。

只见她素手一挥,纤指一弹,两缕指风直指小飞侠的胸口。

她已存心要小飞侠“升天证道”了,否则她这江湖上颇有煞名的“兰花指”是绝不轻易用的。

然而眼见小飞侠即将授命在“兰花指”下,这女人却硬生生的把指风弹向了地上,只听“噗噗”两声,小飞侠身旁的岩石上已多了两个小洞。

这女人本是存心要小飞侠死的,可是她却看到了那条花蛇紧紧的握在小飞侠的手中。她觉得有必要弄清楚事实的真相。

她在小飞侠身上连点数指。

小飞侠终于悠悠醒来。

小飞快只觉得有些目眩神摇,然后就看到了张美得让人几乎连眼睛也眨不起来的脸庞,可是却隐隐含煞的瞪视着自己。

“你最好老老实实的答我问话,要不然我保证你一定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小飞侠根本还在迷糊中。

那女人接着又冷冷道:“你是那条道上的?你来了多久?都看到了什么?还有这条蛇是怎么回事?”

小飞侠又差些晕了过去。

他心想:姑奶奶,我为了救你,差点连命都没了,你还在那儿兴师问罪的摆他娘的那门子谱。

心里有点窝囊的感觉,小飞侠也就爱理不理的哼声道:“我一直就在那山崖的凹洞里,所以我不知道你所谓的看到了什么是指什么?至于这条蛇它本来攻击的对象应该是你。”

那女人娇面突地一红,混身有些轻颤,仿佛内心在挣扎着什么。

其实她自己也明白小飞侠说的也全是实话,否则以她的观察,小飞侠若想说假话是绝瞒不过她的。

然而一个女人的名节……她简直有些不知所措。

小飞侠不再理她,他站起身,却觉得两眼一花,全身突然像被人丢进一个热火炉里,热得他差点叫了出来。

紧接着他摇晃了两下,“哆”的一声,整个人就栽了下去,又失去了知觉。

那女人身手的确敏捷,就在小飞侠脑袋瓜子即将着地为一刹那,她突然伸腿一勾,小飞侠已被她轻轻的摆平在地上。

蛇毒发作了?

那女人一个念头刚起,她又连点数指,封住了小飞使心脉几处穴道。

她静静地注视着小飞快,心里七上八下的也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救这个人?

救了他,那么自己的清白势必将留下污痕。不救,那他是死定了,可是他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奇怪,他打那来的?

为什么身上穿得跟唱戏似的戏装?

那女人又仔细的望了一眼小飞侠,她这才发现这个男人有着一般人少见的俊彦。

看他的样子,他绝对不会是道上的人,否则他若会武也不可能连这么一条蛇也搞不定才对。

瞄了一眼被丢在一边的花蛇,这女人面露惊容,不再犹豫,立刻又出手封住小飞侠身上几处大穴。

原来她认识这种蛇,也明白它是天下少数几种最毒的蛇其中之一。

她趋前一看,发现到小飞侠被蛇咬的地方已快到大腿根部,脸上又是一红。

稍一犹豫,她一把撕开了小飞侠的裤腿。

人目之处,只见小飞侠的腿已肿得和象腿差不了多少,伤口处更是乌黑一片,两个牙痕里正流出腥臭的血水。

不敢再迟疑,这女人纤手轻轻一划,划开了小飞侠的伤处,然后再双手用力的挤迫伤口处。

直到小飞侠伤口流出来的是殷红的血后,才放手。

女人又从身上摸出个葯瓶,倒出一些白色的葯粉在小飞侠的伤口上面,又撕裂裙角,紧紧地把布条缠在小飞侠的腿上。

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小飞侠整整晕迷了二天。

当他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喉咙里干得快喷出火来,大腿上更是仿佛断了般的疼痛。

竹椅、竹壁、竹屋顶。

然而他躺的竹床上却是铺了一层厚厚的兽皮,柔暖中更带有一丝淡淡的幽香,似兰花更似桅子花的味道。

这是那里?

我的腿怎么了?

小飞侠随又用力的移动一下受伤的腿,一阵针刺的感觉让他不觉“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进门处立刻人影一闪,那张美得眩人的脸庞脂粉末施的出现。

她手里提了一个水壶,来到床边淡然道:“你醒了?”

点了点头,小飞快有些明白道:“是你救了我?”

那女人把水倒了些在杯子里,递给了小飞使,仍然淡淡的道:“两不相欠,没什么。”

小飞侠吃力的坐起身,接过杯子牛饮般地喝完,这才觉得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我的腿……”

小飞侠总感觉到那条腿不像是自己的。

“没什么大碍,过几天自然就会消肿,麻烦的是你体内仍向余毒,我已用内力把它逼在一隅,日后尚须放出来才行。”那女人放好杯于道。

小飞快像放下心中一块石头。

那女人却又道:“不过,你的一双眼睛恐怕就要看不到东西了……”

小飞侠惊呼道:“什……什么意思?”

那女人道:“如果你想活命,就必须如此。因为你看到了我的身体,而我的身体除了我父母外,是没人见过的,尤其你是个男人。”

声音冷得如来自北极。

小飞快尖着嗓子吼道:“你……你这是什么怪论调?又不是我要看的,你怎么那么不讲道理?简直莫名其妙……你……”

“要不是你杀了那条蛇,救了我,那么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现在我只要你一双眼睛,应该很合理也很公平。”

“放屁!”

小飞侠一急又骂道:“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又怎么可以不分黑白?我……我救了你,难道你忘了?”

“当然没忘,所以我才会说两不相欠,因为我也救了你。”

小飞侠暴吼道:“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讲理?不错,我是看到了你的身体,难道你就少了一块肉?我在满春园什么女人没见过?如果她们都是你,那全世界的男人早都被人杀光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不过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反正你这双眼睛我是要定了。”

一掀盖在身上的被子,小飞侠就想冲下床,可是他却连站的力量也没有,一屁股又坐回到床上。

突然他笑了!

“你笑什么?有什么值得好笑的?”那女人问道。

“你本来要杀我,只因为我救了你,所以你才没杀我,对不?”小飞侠歪着头道。

“不错,因为我不愿欠你。”

“你要弄瞎我的双眼,因为我看到了你的身体,对不?”小飞侠又问。

“也不错。”

小飞侠又笑了,迫:“那么你先弄瞎你自己好了。”

“什么意思?”

“因为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指了指自己身上那一套不属于自己的怪衣服,小飞侠笑着道。

“那不一样,我要救你的命,必须……”

那女人突然说不下去了。

毕竟她不是个不讲理的人,更明白小飞侠的意思。

“有理行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这女人已让小飞侠掐住了脖子。

“怎么?你怎么不说话了?”小飞侠笑得捉狭。

好半晌那女人才无可奈何道:“你说的也是理,我……看来我这辈子……”

“没那么严重,姑娘。”小飞侠立刻接口道:“这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我想你未来的丈夫总不会能推算过去吧?”

摇摇头,这女人不愿再提这事。

她仔细的盯着小飞侠,仿佛要把他看穿似的。

小飞侠被她瞪得有些心慌,不由道:“你……你该不会反悔了吧?”

这女人神情不变,开口道:“你是谁,为什么深更半夜跑到山里来?”

一句话勾起小飞侠无限心思,他眉宇之间的忧郁立刻加深了许多。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那女人逼问道。

小飞侠道:“我叫小飞侠,为了逃命才会凑巧躲在山里遇见你。”

“小飞侠?好怪的名字。你姓什么?叫什么?”

这一次小飞快没再回答。

只因为他这一生最恨、最怕的就是别人问起这个问题。

看到小飞侠奇怪的表情,那女人道:“你……你该不会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

就像一头被人激怒的狮子,小飞侠蓦然吼了出来:“不错,我是个没名没姓的人,你只要叫我小飞侠就行了。”

那女人吓了一跳。

当她体会到一个人连自己的姓名也不知道时的悲哀后,她浅浅一笑,轻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不愿说,我不勉强你。”

与其说小飞快愿意多谈,倒不如说这女人的浅浅一笑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一种迷失。

他开始娓娓的把自己的身世,一点一滴的说了出来。

这一番叙述整整说了一个时辰,等到小飞侠说完,他这才发现这女人的一双美目竟已含着泪水。

小飞快笑了笑迫:“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太寻常的故事。”

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拉近就是了解。

这女人无限关怀道:“这么说来,你现在已没地方可以去了,对未来你又有什么打算?”

她仿佛一下子把小飞快当成了朋友。

“打算?”小飞侠苦笑道:“我自己也不知道,从小到大,我连满春园的大门都没出去几次,这个世界对我是太陌生了,我能有什么打算?”

这女人沉吟不语,她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

良久后,她抬眼道:“你是块未经雕琢的噗玉,你的未来全掌握在雕刻玉石师父的手中,我想把你推荐给一个人,不知你可否愿意?”

小飞使这时候就似一块海上的飘萍,连个栖身之地也没有,当他听到人家这么说,岂有不答应之理。

他兴奋道:“这太好了,那怕是要我做牛做马,我也愿意。”

这女人本有些后悔,但见小飞侠高兴的样子,她的悔意又立刻打消。

她笑道:“做牛做马倒不至于,不过你跟着那个人肯定会吃不少苦头就是。”

“吃苦我不怕,从小到大我什么苦没吃过?那个人是……”

“你先别问那么多,人家肯不肯收你还是未知数?”

小飞侠实在想不出来这个女人年纪看来只比自己大一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不但医好了自己的腿,并阻在这荒山野岭里还能弄来两匹马。

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小飞侠端坐在马上那付样子,实在有些滑稽。

他战战兢兢的手握缓绳,就怕一个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下来。

行走了一段路,他才抓住了窍门,对骑马也不再那么恐惧。

“怎么样?并不很难吧!”那女人问。

笑了笑,小飞侠点头道:“是没什么难的,第一次嘛,难免就有些紧张。”

“不错,什么事都起头难,熟了、习惯了也就好了,就像杀人也是一样。”

小飞快不知道这女人为何会把骑马与杀人混在一起。

他想问,却看到对方若有所思,也就没问出口。

这一天来,他只知道这女人叫兰花,其他的例如她是做什么的?姓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换句话说,这叫兰花的人有着太多的神秘感,小飞侠涉世未深,也看得出来她不是一个普通人。

从未离开青州地面,小飞侠当然没有地理观念与方向感。

在第二天的下午,他和兰花来到一处农庄,见到了农庄的主人,一个六十来岁,面貌清瘤得倒像是学究的老人。

兰花与老者在屋里密谈了一下午,随后她就走了。

从这一天起,小飞侠才明白兰花没有骗他,跟着这个老人还真是有着吃不完的苦头i

三年后——

满春园这一天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

这个客人年纪轻轻的,长得十分俊彦。独自一人要了一个大房间,要酒、要菜,无论别人怎么怂恿,就是不要姑娘。

带班的“大茶壶”到最后逼急了道:“客官,老实说咱们这主要的不是卖酒菜,你要纯渴酒,我倒建议你换个地方。”

这年轻人什么也没说,只不过拿出了一锭足以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