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20章

作者:司马紫烟

刘五他们也为贺美丽的动作吓住了。

他们忘了去追赶小飞侠,事实上他们也无从去追。因为贺美丽正守在船舷边,任何人要下船都需先经过她的面前。

手足情深——

贺敖海见自己失手,长钩没刺中小飞侠,却刺在贺美丽的腿上,他呆怔了一会便立刻趋前。

“小妹、小妹,你……你怎么样了?”

贺美丽痛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但是她却倔强地道:“死不了,你放心。”

心里一阵刺痛,贺敖海耐着性子道:“你别乱动,我替你拔出来。”

“用不着。”

贺美丽用剑柱地上把身体撑起。

她不起来还没事,这一起来她只得一阵痛澈心扉的感觉,让她站也站不住,于是眼前一阵漆黑,她头一晕,整个人就向后仰去。

贺敖海眼明手快,立刻一个箭步上前,抱住了昏迷过去的贺美丽。

“妈个巴子,刘五你们是死人啊?还不快点去请个伤科大夫来!”

小飞侠差点把两条腿跑断。

他一口气也不知跑了多远,直到看不见身后市镇里的点点灯火,他才停了下来。

只略微的喘口气,他就又迈开步子认定了方向,头也不回地再往前走。

他不能停下来。

因为他知道后面随时有人会追了上来。

他更不敢停下来。

因为他现在的步伐,只是和个普通人一样。

小飞侠想不出来贺敖海给自己喂的是什么*葯?为什么人醒了过来,身上的功夫会全失去了?

小飞侠只能暗自祈祷。

祈祷这种现象只是暂时的。

要不然在这随时都有仇家出现的情况下,真要碰上了,他可就除了挨揍只剩喊天的份了。

天快亮的时候,小飞侠已经沿着官道跑了几十里的路程。

他松了一口气,认为应该已脱离了危险的距离。所以他找了一棵离路旁不远的大树,就在树下休息起来。

虽是休息,但他却不敢阖眼。

毕竟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另外他想拦拦看有没有顺风的便车可搭,人究竟只有两条腿,不管干什么总是四个腿的跑得快。

这么早,路上的行人鬼影也不见一个,更别说马车了。

小飞侠困极、累极、也饿极地强撑着眼皮,他知道等到天一亮,这条官道就会热闹起来了。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一阵辘辘的车声远远传进了他的耳朵。

他跳了起来,立刻冲到路边。

他敢确定这绝不是追兵,因为追兵不可能乘坐马车,而且从车速并不是很快来判断,驾车或坐车的人似乎并不是很赶时间。

近了。

晨曦中,小飞侠已看到了那辆单辔马车,在一个看来猥琐的汉子操纵下,逐渐地接近自己。

他急忙地往路中一站。同时连摇着双手。

驾车的人一直到马蹄快踩到人家,才呦喝一声双手使劲地拉住卸口,让马车停了下来。

“干什么?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好不客气的口气!

小飞侠堆着笑,强忍着气,上前道:“老兄,行个方使,搭个车可好?”

车夫一听,便发火道:“去去去,这车已让人给包了,你哪边凉快就闪到哪边,别挡着路。”

有求于人,小飞侠再度拱手道:“帮个忙,你老兄帮我问问车里的客人,车资我愿替他出个一半如何?”

一瞪眼,车夫叫道:“你这个人是个聋子不成?滚到一边去,再不识相,莫怪我拿车撞你,简直是莫名其妙。”

小飞侠脾气再好,修养再强,此刻也怒火烧到了眉毛。

他冷冷道:“你这车夫还真蛮横,我好言相求,你也用不着出口伤人。怎样?你是吃了火葯是不?”

“小******……”

车夫刚骂完一句,正慾挽起袖子下车——

“赶车的,你让外面的朋友上车吧。”—个威猛大汉从车厢里探头道。

好一付震人的长相!

小飞快一看到那人,心中不由暗赞道。

“大爷,这……这不太好吧!”车夫皱眉道。

“有什么不太好,车子是我包的,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又不会少了你半分银子。”

车夫狠狠瞪了小飞侠一眼,他不情不愿道:“上车吧,话说在前头,一到市集,你小子就立刻给我下车。”

小飞侠理也不理他,他绕到车后,从踏板进入了车里。

先对那威猛大汉笑了笑,小飞侠才拱手道:“谢了,这位大哥。”

那威猛大汉也笑了笑,把身旁的一个包袱枕到后背,道:“谢什么,顺水推舟的事。”

人威猛,说的话却客气得很。

小飞侠不由得对这人打心眼里生出一股好感。

他还想开口搭讪,那大汉却闭上了眼睛。不是无趣之人,小飞侠也只好忍住说话的冲动,学着人家把眼睛闭上。

单调的辘辘车声,加上轻微的颠跛,累了一个晚上的小飞侠很快地就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

小飞侠在睡梦里仿佛听到几声哼叫!

他一惊,立刻张开了眼睛。

他看到了一幕难以相信的事,只见他对面的大汉正全身蜷缩成一堆,口角吐着白沫,双眼上翻,四肢不停地抽搐。

而那猥琐的车夫却在车里,—手提着单刀,一手拼命去扯那大汉背后的包袱。

这是什么世界?

光天化日下竟有这种谋财劫货的人?

小飞侠怒气填膺。

他大叫一声:“干什么?”

用力一扯,那车夫已把大汉背后的包袱给扯到手中。

他回头一瞪眼道:“小******,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是硬要顶着脑袋往里面挤,我可提出了警告了,到了阎王爷那可不要怪我!”

话一说完,那车夫已一刀劈了下来。

心头大骇!

小飞挟拼命地挪身,险极一时地躲过了这一刀。

“你敢杀人?”

小飞侠想不到一个车夫竟有如此残狠的心肠。

冷笑一声,那车夫道:“连他****‘猛狮’齐铁山的红货老子都敢抢了,杀人又算什么?”

小飞侠不只吓了一跳!

他望着那形状怕人的大汉道:“他……他是齐铁山?”

那车夫露出凶狠的眼光,道:“好教你做一个明白鬼,不错,他就是齐铁山。”

摇着头,小飞侠不信道:“‘猛狮’齐铁山是何许人,他怎么可能让你任意摆布?”

哈哈一笑,车夫道:“齐铁山又怎么样?”

小飞侠道:“他可是全国一十三省镖局公推出来‘大风会’的会主!”

“哼!你知道的还不少,不错,他是‘大风会’的会主,可是却有着外人不得而知的隐疾。”

小飞侠望了‘猛狮’齐铁山一眼,道:“你是说他有‘羊癫疯’?既是隐疾,你又怎么知道的?”

车夫嘿嘿笑道:“问得好,只因为以前我恰好是他乡下父亲的邻居,有其父必有其子,父亲患有‘羊癫疯’,做儿子的岂有没有之理?”

好聪明的一个人。

小飞侠叹道:“那么你又怎么得知他身上带有红货呢?又为什么等到了现在才动手?”

车夫贼笑着道:“什么叫天意?齐铁山好死不死坐了我的车,注定我要发财,这就是天意。所谓人要走运,真的是连门板都挡不住。”

“怎么说?”

“你想齐铁山一向是前呼后拥的一帮之主,为什么会一个人搭车赶路?当然是他身上带了别人托镖的红货,他这么做虽然可掩人耳目,嘿嘿,却不幸碰上了我。”

这车夫眉飞色舞地愈说愈来劲。

他仿佛要在小飞侠面前表现自己的聪明。

“因此这一路来,我就不停的祈祷老天爷,希望能让他发病一次,那么我就有了发财的机会,没想到终于给我盼着了,‘猛狮’固然可怕,但一头病狮连动都动不了,就只有任人宰割了。”

小飞侠终于明白了整件事情。

他也不禁为“猛狮”齐铁山叫屈。

毕竟像他这样的一个大人物,若不明不白的栽在这么一个下九流的毛贼手上,就算死了,他恐怕也难以闭上眼睛。

叹了一口气!他不禁也为自己的运气嗟叹!

什么人的车不好搭,偏偏坐上这辆车。什么时候身上的功夫不好消失,又偏偏在这种要命的时候碰上这档子事。

苦笑着,小飞侠心想:若在平时自己两手伸在裤裆里,就凭两支脚就能把这不开眼的混蛋给踢到十八层地狱里。

然而现在他不但手无缚鸡之力,人家还有一把明晃晃的利刀。

这种局面,他想都不敢想了。

“小******。你全搞清楚了?”

车夫口沫横飞说完后,就阴笑着瞪着小飞侠。

小飞侠道:“搞清楚了。”

“了”字还在口中打转,小飞侠已经从座位出弹起。他在对方毫无防备下,一头拱了过去。

车厢甚窄,而且亦不容易闪躲。

那车夫想都想不到小飞侠这个瘟生,居然会有困兽之斗的举动。他一个没留神,已让小飞侠撞倒。

冲了过去,小飞侠骑在对方的身上,他拼命地抡起拳头猛干。

可是他实在太没力了。

那车夫一个翻身已反过来把小飞侠压在下面。

他嘿嘿笑道:“就凭你那两下子,回去给你娘捶背还差不多,你去死吧!”

手中单刀一舞,车夫阴狠地把刀刃对准小飞侠的脑袋劈了下去。

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小飞侠突地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对方的手腕。

于是双方在一阵较力后,那把刀距离小飞侠的面门已愈来愈近。

冷汗已流了出来。

小飞侠望着刀尖,就仿佛看到了死神在向自己招手。

他挤了命抵挡着。

然而他知道他已经力尽,要也抵挡不了几次眨眼的时间。

小飞侠闭上了眼。

他实在有太多的不甘心。

不甘心方获得的亲情,还没来得及享受天伦就死。

不甘心对蔷薇的诺言半点也没兑现就死。

不甘心壮志未酬,没杀了张百万与虎爷就死。

他更不甘今默默本闻地死在这个让人恶心的人手中。

他力尽之后松了手。

只当是死之前的一刻全是这般的寂静漫长。

在错怔一会后,他睁开了眼睛。他看到那车夫骑坐在自己身上,姿势虽然没变,但是他的表情却变了。

小飞侠看多了死人,也做多了把活人变成死人的事;他只一眼就明白,一个活人是不可能有这车夫脸上现在的表情。

他倏地一推,那车夫的身体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一翻身,小飞侠爬了起来。

当他看到“猛狮”齐铁山手里正拿着车夫的刀,含着微笑望着自己时,他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你还好吧?”

“猛狮”齐铁山除了衣服领子上有着唾沫的痕迹外,一点也看不出来刚刚那种发病的样子。

小飞侠苦笑道:“还……还好,若不是你及时好了过来,我恐怕就不好了。”

哈哈一笑,“猛狮”齐铁山道:“若不是你胆识过人,以一个文弱身体去拼命抵挡,给了我时间,恐怕我们两人现在都跟他—样,连气也没有了。”

小飞侠觉得这个人还挺有亲和力的。

他扯了扯身上衣服的皱摆。

小飞侠道:“狗急跳墙,人急拼命;我总不能束手让人宰割吧!”

“猛狮”齐铁山把车夫的尸体抱了出去。

小飞侠看到他走到路旁树林里,知道他是去掩埋,心中更是对这个人生出好感。

凭良心说,他自己知道自己度量还没大到这种程度。

以他的个性,那车夫死了本是应该,尸体更应该拿去喂狗都不为过。

“猛狮”齐铁山很快的就从树林里回来。

他跳上车辕,拉起绢绳,呦喝一声便驾着车朝前行去。

他一面驾车,一面回头道:“小伙子,你是干那行的?准备往哪去呀?”

想起“大风会”里的一些人,小飞侠不得不隐瞒身份。

其实以他现在这种样子,别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他是“血轮回”,一个令人听到名字就不由发抖的杀手。

“我叫小飞侠,一个……一个江湖小角色,混混的小角色。”

“猛狮”齐铁山笑道:“好一个小飞侠,名字是挺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