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22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一张短笺——

风雨江湖险中行,

危机处处总常在;

慾知江山万里飘,

红楼一晤解烦忧。

没有上款,也没有署名。

小飞侠望着这份短笺已有好长一段时间了。

短笺是由店小二交来的,问了半天只探听出送信的人是个毛头孩子。

趁着齐铁山在睡午觉,小飞侠悄悄出了客栈。来到一间打铁铺,小飞侠挑好一把趁手的长剑,随口问着店家。

“请问可知‘红楼’在什么地方?”

店家是个老头,他斜晚了小飞侠一眼,道:“像你这种年龄的男人,是不需要去那种地方的。”

小飞侠奇怪道:“为什么?”

“因为那种地方是我们去的地方。”

更迷糊了!

小飞侠皱着眉道:“你就直说吧,什么道理我不需要去,而你们却可以去?”

老头道:“你们这种年轻人要追什么样的女人会追不到?而我们这种老人想要女人就只有花钱了。”

“你是说‘红楼’是个妓院?”

“不是妓院,不过却比妓院更出名,想要进去的人并不是光有银子就行,还得人品、学识、或者武功出众的人才行。”

“它在什么地方?”

“城外莲花塘畔。”

思之再三,小飞侠还是决定去一探究竟。

因为从那短笺里,他看不出有任何惊兆在里面。

另外,人家竟然能把信送到自己手中,就已知道自己行踪,用不着再费心来布置这么一个无聊的陷阱。

最重要的是小飞侠想知道写信的人是谁?

他又如何会知道新近成立的“江山万里飘”这个组织的事情。

出了城,走没多久,一座长满莲花的小湖已赫然在目。

小飞侠绕着连花湖,转过一座小山丘,就看到一座颇为雅致的小楼矗立在一片枫树林里。

红墙、红瓦、红柱梁。

整座小楼都是红色的,也难怪会叫“红楼”。

小飞快慢慢地走进枫林,这才发现这“红楼”远看不大,近看还真是不小。

除了主建筑是“红楼”外,其他几处较矮的屋宇也都是一片红。

刚走到“红楼”门前,一个妙龄少女chún红齿白,巧笑倩兮地已迎了出来。

她灵活的大眼,从上到下望个不停。

最后她围着小飞侠绕了一圈,再回到前面道:“小飞侠?”

对这种“丈母娘选女婿”的眼光,实在受不了。

小飞侠道:“你早已知道,何必再问。”

女孩笑意更浓了。

一双酒窝让人看得痴迷。

“随口问问嘛,又不会少一块肉。”

对这种情窦初开的少女,小飞侠可不敢随便开玩笑。虽然他一直忍不住想说:你看了半天,总该也让我看看吧?

这少女仿佛猜到了小飞侠心里面的话。

她挺起了胸部,一付你瞧的模样。

小飞侠心里叹了一声暗道:“谁要说这女还小,我非得挖出他的眼珠子不可。

看到小飞侠惊异的眼光,那“大”女孩满意的笑了。

“我叫圆圆,奉楼主之命带你进去。”

“你好,圆圆姑娘。”

小飞侠招呼一声,却再也不敢把眼光停留在人家身上“圆圆”的部份。

“把剑交给我。”一伸手圆圆道。

见小飞侠有丝犹豫,圆圆又道:“我们这儿是世上最祥和的地方,刀剑一类的凶器是不可以带进去的。”

既来之则安之。

小飞侠解下了刚买的佩剑,交给了对方。

圆圆一笑,拿着剑回头道:“跟我进来。”

修答数业,百花争艳。

小飞侠想不到在这深秋的时刻里,这个地方居然还有着这许多不该有的花卉。

穿花圃,过回廊。

圆圆带着小飞侠来到“红楼”面前,一指道:“你自己上楼。”

小飞侠想问一些事情,圆圆却像一支快乐的小鸟蹦跳着飞快地离开。

怀着一头雾水,小飞侠随手推开门,便走了进去。

楼下是一座大厅。

大厅里摆着两排椅子,正中央一张大师椅,大师椅后面的墙上横挂着一幅龙飞凤舞、铁划银钩的字贴。

上面写着“侠骨柔情”四个字。

四处壁上亦挂着好几幅“仕女图”、“美女嬉戏”、“溪中浣纱”等名家手稿。

另外几座楼空壁架,上面摆设的全是些古董、玉器、陶瓷精品。

暗道一声:好瑰丽!

小飞侠就把眼光停留在靠左后方的一座楼梯上。

他慢慢走了过去,小心地抬步上楼。

楼梯十六阶,阶阶都是整块大理石铺就而成。

上了楼,入目处是并排的两间大房。靠右的门没关,从外面就可看清里面,是一间雅致的书房。

靠左的一间,门半虚掩着,看不到里面,却闻得到阵阵檀香从里面飘出。

小飞侠正犹豫着该怎么办,房里已传出一声清脆而带有磁性的声音。

“门没关,自己进来。”

小飞侠闻言上前,轻轻推开门后就发现这应是一个女人的闺房,隔成了一明一暗两间房。

稍一犹豫,他还是跨了进去。

看不到人,虽然人在里间。

“随便坐,我一会就出来。”

果不然,声音从里间传了出来。

小飞侠这才打量着屋中陈设。

雪白的长毛地毯,鹅黄色的厚厚窗帘。

没有桌椅,地毯上放着几个软垫。

一具瑶琴,一炉檀香,两幅“春耕图”,几件精巧的小摆饰。

整间房子给人一种好温馨、好舒适的感觉。

让人与起长留不归的冲动。

里间的门开了。

小飞侠只觉得眼睛一亮,一个双十年华的女人,披散着一头长发,身上带着一股清香袅袅走了出来。

她美丽却不妖艳,清新得如一颗荷叶上的晨露。

她穿着一袭连身的丝质罩袍,莲步款款间身材若隐若现。虽使人有种眼光不忍距离的诱惑,却绝对不会生出任何亵渎的婬意。

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的脸蛋。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小飞侠连呼吸都快停止了。一直等到那女人来到面前,他才心神一凛,尴尬地笑了笑,以掩窘态。

“对不起,我刚沐浴出来。怕你久等,衣着随便未曾梳妆,还请多原谅。”

那女人先坐了下来,然后抬手对小飞侠道。

小飞侠顺着对方的手势,找了一个软垫坐下,他想说什么,

可是嘴巴张合了几下,却什么也没说。

那女人笑了笑,用手摆掠了一下长发。

这一笑,简直能勾人魂,消人魄。

小飞侠竟然不敢再望着人家,连忙把眼光望着地上。

“我叫小柔,张小柔,也有人叫我张妈妈、张姐姐、张阿姨。”

小飞侠露出疑惑。

张小柔又笑了!

她笑着道:“张小柔是我的名字,张阿姨是来这的男人叫的,张妈妈是我这的姑娘,随着外头的规矩所称呼我的,至于张姐姐,则是我的入幕之宾,他们对我的尊称,例如像你这样的客人。”

小飞侠遇过许多的女人,包括年纪大的、年纪轻的;也看过了许多鸨母,包括阴刁的、姦诈的。

他更见过许多的妓女,包括穿衣服、及不穿衣服的。

可是面对着张小柔,他实在很难把鸨母、妓女、恩客这些字眼与她连在一起。

虽然她干的是那行,说的话也是行话。

“你想叫我什么?”

想也不想一下,小飞侠就脱口回道:“张小柔。”

露出编贝也似的牙齿一笑!

张小柔道:“为什么不叫我张姐姐,我蛮喜欢人家叫我张姐姐的。”

小飞侠不由自主道:“我喜欢和一个真实的人交往,所以我喜欢你真实的名字。”

张小柔怔了下,道:“我……我有什么地方不真实吗?”

“有。”

“你说说看。”

“因为你还是一个处子之身。”

张小柔傻住了。

她咬着chún,想了半晌才道:“我是这里的鸨母,有许多恩客,我……我对你的话感到好笑。”

小飞侠紧盯着她道:“鸨母并不是个个都是妓女出身,你有许多恩客,却不一定你会出卖灵肉,或许只是卖笑不卖身。”

张小柔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她却道:“说说看,你凭那一点论断我仍是个处子?”

小飞侠笑道:“我从小在妓院长大,对女人的研究连女人都自叹弗如。你不妖不媚,双眉紧密服贴,鼻尖圆挺不凹,臀部丰润不坠,最重要的你走路双腿摆动距离一致,不张不撇,这些都是处子的特微。”

顿了一顿,小飞侠又道:“加上我的直觉及我的嗅觉。”

张小柔听得傻掉了。

她实在不知道还有男人对女人如此的了解。

她怔怔地回道:“直觉我可以接受,但是嗅觉又怎么说?”

故意耸动两下鼻子。

小飞侠道:“处子身上有种体香,就如小孩子吃奶,远远的就闻得出来,他身上有种奶香,这是只可意会,却无法言传的。”

张小柔再也无法假装了。

她叹了一声道:“女人要是碰上了你这个鬼灵精怪。她们一辈子也别想翻身了。”

笑了笑,小飞侠道:“所以你不妨老实的告诉我,你的事情,包括你找我来的目的。”

身躯一震,张小柔缓缓地站了起来。

她突然伸手拉开身上罩袖的活扣,于是罩袍就从她的身上滑落,而一尊完美无瑕的诱人胴体立刻呈现。

她罩袍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

小飞侠没有回避他的眼光。

他定定地望着张小柔躶露的身体,就像欣赏着一幅名画,或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样。

他看到的是光滑、洁白、而有弹性的肌肤。

细致的颈项,圆润的肩头,高耸挺立的胸脯,不堪一握的纤腰,美丽诱人的肚脐,以及平埋得连一份赘肉也没有小腹。

再来是弧度完美的臀部;粉光致致而又修长均匀的双腿,简直就是上帝的杰作,令人无法转移目光。

“我……我美吧?”张小柔的声音里有着颤抖。

“美,真的很美。”小飞侠由衷道。

“你愿意接纳我吗?”

小飞侠叹了一声道:“我若告诉你我不想,那是骗人的。”

“那么你还在等什么?”

小飞侠令人意外地道:“我在等你的条件。”

“什么……什么条件?”

“何必呢?你不是疯子,更不是花痴,能以一个女人最宝贵的贞操随便就让一个男人毁掉,如果没有条件,鬼才相信。”

张小柔有种好重好重的挫折感。

甚至于她开始怀疑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一个男人。

如果他是男人,为什么没有男人应有的冲动和反应?

对别的男人来说,她那怕是稍稍把衣袖撩高一点、手臂多躶露一些,她都能让对方如痴如狂,不克自制。

为什么对小飞侠,她已经一丝未缕,都还不能引起他的“性”趣?

她想不透,真的想不透。

甚至于她有股冲动,想冲到小飞侠面前,检查一下他身上是不是少了些什么。

“你真的不心动?”

张小柔不回答小飞侠的话,反而心不死地再问一句。

小飞侠不能欺骗她,也不能欺骗自己。

他轻声道:“我心动,可是不会行动,在得知我想知道的事情以前。”

张小柔一点辄也没了。

她知道若想让这个男人就范,除非把实情先说了出来。

她慢慢的弯下身,把滑落在地的罩袍又穿在身上。

她看到小飞侠眼中内过一丝失望的神色,可是却没见他有其他的反应。她只好把系带系好,然后含着泪水紧抿着嘴。

小飞侠知道他已彻底击垮了她的信心。

他也明白这时候不能再给她任何的刺激。

于是他就这样静静的等着,等着她把心情平静下来,等着她把紊乱的思绪给清理整齐。

过了一会,也或许过了很久。

张小柔终于一扬头,没让一滴眼泪流出来。

她走到墙壁旁,拉开一个活门,端出来一瓶酒及两个透明的水晶杯。把酒注入杯子里,她再回到原来的地方,递了一杯给小飞侠。

小飞侠接了过来,却没去喝。

张小柔凄然一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