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2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小飞侠在她的发上轻吻着。

微闭着眼睛,享受着危险中的柔情。

时间沉静了一会。

张小柔突然想到什么。

她抬起一张忧愁的脸。

“有……有什么不对?”小飞侠有点心惊道。

“听说你杀了薛若愚与罗奇?”

小飞侠睛中闪过愤怒,冷冷道:“这两个人该死。”

“我爹为了这事大发雷霆,誓言非把你挫骨扬灰不可。”

“赤脚的还会怕穿鞋的?仇早已结下了,大家终究免不了一拼。”

身躯一震,张小柔叹道:“我怎么办?你们可以拼得要死要活,我却夹在中间,身心受苦。”

小飞侠无奈道:“忠孝不能两全,我能体会你的苦楚,只能叹造化弄人。”

摇了摇头,张小柔道:“你再来,一定还有其他的事找我对不?”

捧起她的脸,小飞侠定定的望着她道:“帮我一个忙,替我打听“潇湘四子”的一切平常习惯和生活细节。”

张小柔吓了一跳道:“你……你想干什么?”小飞侠道:“先除去你爹的利爪。”

“你要杀秦成和郭祥?”

点点头,小飞侠道:“薜若愚与罗奇是你爹的利齿,已经让我拔了;如果再杀了泰成和郭样,你爹就成了一只没有利齿、利爪的老虎。”

张小柔叹了一声!

小飞侠道:“我知道你很为难,我不勉强你,能做你就帮我,不能做我也不会怪你,毕竟他是你爹呀!”

张小柔眼中有泪,抬眼道:“你知道我一定会帮你的。”

小飞侠感动得低头吻上了她那只美目。

张小柔闭眼道:“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晚上,时间够吗?”

张小柔道:“尽量了,我爹身旁有一个小厮,从他那打听一些事情应该不难!”

这一夜。两人就坐在床上清谈了一宵。

只因为小飞侠身上带着伤。要不然铁定一处风光旖旎的好戏必定上演。

小狼沟——

小狼沟离“青龙镇”很近,近到骑马只要来回一顿饭的时间。

这里本来只有几户人家,但自从“江山万里飘”霸占了“青龙镇”后,镇上的人全被赶到了这里。

于是一下子这里繁荣了起来,茶馆、酒馆、商家、妓院。全部都如雨后春笋般整个从“青龙镇”搬了过来。

这一天晚饭过后没多久.一匹快马就如风般卷进小狼沟。

马上的人是“潇湘山子”中的老三秦成。

此刻他来小狼沟完会是为了“寡人有疾”的缘故。

原来他有一个相好的在这里做着半开门的生意,而他每隔一天,必定在这个时候来这一趟,以解决生理上的问题。

在一间低矮的屋子前。秦成下了马。

当他看到雨檐下的红灯笼没有点燃,他嘴角浮上笑意。

因为他知道屋子里的人今天为了自己要求而闭门谢客。

轻松愉快的,秦成快步上前,轻拍着门板。

门很快的开了,一个小丫头探出头,一见是秦成,她笑道:“泰大爷,你比平时晚了些,咱家姑娘已等您好一会了。”

伸手掐了对方的脸蛋,秦成随手抛过一锭碎银。

然后迈步入内道:“有点事耽搁了。”

进到里间,一个脸上涂抹着红绿之色的女人已含笑从床上坐起。

她娇嗔道:“死鬼,到现在才来,也不怕人等得心慌。”

秦成是个急色鬼。

他飞身过去,立刻又把那女人压回床上。

一面用他的胡髭磨着对方半躶露的酥胸,一面道:“没办法,最近帮里发生许多事,我能得空溜了出来,已经该偷笑了。”

那女人一面躲着刺人的胡髭,一面喘息道:“瞧你这么急,一定又是草草了事拍拍屁股就走,真没意思。”

爬了起来,秦成开始脱着衣服。

他叹了声道:“吃人家的饭就由不得自己,更何况现在外面风声鹤吠,草木皆兵,我也无法久留。”

“你太多虑了,咱这儿你又不是头一边来。到现在可有什么地方让你不放心的。”“话不是这么讲,小心驶得万年船,更何况许多事倩的发生根本让人想都想不到。”

身上已经清除精光,秦成一掀被子人就钻了进去。

这时候屋顶上突然垂下了一个钩子,把秦成的衣服统统钩了上去。

接著有人笑道:“的确有很多事是让人想都想不到的。”

秦成正在被子里搂着那如绵的娇躯上下其手,他一听到有人说话,立刻全身都“软”了。

裹着被子下了地,他看清屋顶上破了一个大洞,而小飞侠正对着他眨了一下眼睛,似笑非笑。

秦成慌了!

慌着拿起剑,却遍寻不着自己的衣服。

“阁下可是找这个?”

扬了扬手里的衣服,小飞侠从破洞中跳了下来。

秦成的脸上有说不出的难看之色。

他大骂道:“你也算个人物,竟做出这种无聊的事情。”

小飞侠摇着头道:“我是个杀手,杀手一向对敌人只讲求怎样达到目的,而不管用的是什么方法。”

小飞侠的话一说完,他已出剑。

可怜的秦成,他只能一手拉着身上的被子,一手挥剑抵挡。

小飞侠并不因为对方身上没穿衣服就有半点放松,他反而一剑紧似一剑,剑剑凶狠,剑剑要命。

逼得秦成活蹦乱跳,连冷汗都流了出来。

人若到了生命有危险的时候,也就无法顾及其他的。

秦成被小飞侠逼急了,他突然放松了身上厚重的被子,就这么光着屁股,晃着根老鸟,与小飞侠拼战起来。

小飞侠一笑道:“阁下真豁了出去,也不怕光着屁股见阎王会挨板子?”

秦成眼里有着熊熊怒火。

他闷不吭声的把长剑挥舞得密不透风每一剑都想一下子把这个可恶的人刺倒。

可是他却发现他每一剑都落空。

这时候他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面前的敌人已不是白已可以杀得了的人。

于是他开始感到悚然了。

而阵阵寒意已从心底迅速的传遍全身。

小飞侠看出了对方内心的惧意。

他嘴角带着些许残酷的笑容,手中之剑突然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里,真奔向秦成的咽喉。

心胆俱裂!

秦成不是庸手,他当然明白这一剑来得会多危险。

他一个懒驴打滚,滚到床边,躲过了小飞侠要命的一击。

这个时候一把利刃却从他的身后刺了过来。

秦成怎么也想不到有人会从背后出手。

当他感到一阵痛澈心扉的的感觉从身后传来时,那把利刃己齐柄而没。

“你……怎么会……会是你……”

秦成转过头,打死他也不相信的瞪视着那个刚才还搂着的女人。

那女人也有些害怕。

她蜷缩在床角,惊恐道:“他们逼……逼我这么做的……”

小飞侠上前摇头道“大姐,我可没逼你,是你自己贪那一千两银子。”

秦成喷出一口血水。

他悲愤道:“你……你这个婊子,为了一……千两银子,你……你就出卖你枕……枕边人……”

那女人显然也有点恼了。

她一挺胸脯,瞪目道:“秦成,不错,老娘是贪那银子,要怪只能怪你,从来只知道对我予取予求,我是“开门”做生意的,要都碰上你这种客人,我还吃喝什么?”

秦成气若游丝道:“我……我也不是没…没给你……没给你钱……”

“给钱?你他****那点钱老娘连买草纸都不够,你当你的钱大啊?”

泰成再也听不到人家的话了。

他瞪着的眼睛里瞳孔逐渐涣散。

小飞侠把地上的被子盖在他的身上,然后对着那女人道:“我再给你一千两银子!”

那女人慌了。

她摇着手道:“我不干了,不再杀人了……”

小飞侠笑着从身上掏出银票。

然后放在桌子子上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你再杀人,只要你照着我的话做,不要露出任何破绽,那么这钱就是你的。”

所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那女人一见到又是一张大额的银票,她就光着屁股跳下了床,直奔桌前。

“它飞不了,大姐,你先把衣服穿好,天寒地冻的你不怕着凉,我还怕我的眼珠子感冒呢!”

那女人握着银票,回头摆一个她认为最迷人的姿势,道:“我有治感冒的良方,你可愿试试?”

小飞侠叹道:“你就饶了我吧!”

“不识货。”

那女人哼了一声,就拿着银票走到床边披上一件衣服。

小飞侠判断得一点也没错,才刚天微亮,一群人在张百万的带领下已来到这女人的家里。

张百万的眼睛直盯着这女人好一会,才迫:“秦成呢?”

那女人还真忍不住惊慌道:“他……他早走了!”

“你说慌,如果他早走了,就算用爬的也回到了“青龙镇”了。”

那女人悚然一惊!

她结舌道:“临……临行前,他喝了……喝了很多酒,会不会躺在什么地方醉……醉倒了。”

张百万回头望着只剩一名的“潇湘四子”老四郭洋。

郭洋一震,点头道:“你也知道的,三哥一向喝了酒就会犯这个毛病。”

张百万站了起来.又看了那女人一会儿。

他接着对郭蝉道:“帮里事情已经够多了,你兄弟俩还弄出这种状况,我先回去,你最好马上找到他。”

话说完,张百万就带着人离开了这里,留下了一脸怒火的郭洋。

郭洋等大家都走后,便回手一个耳光打在那女人的脸上。

他怒容满面道:“三哥一向来你这都不喝酒的,为什么昨天晚上会喝酒?”

那女人捂着脸,期艾道:“昨……昨天是……是我生日,所以……所以……”

郭样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跨上马便沿着路,双眼如探灯般不断的搜寻。曙光乍现。

郭洋已走进了一条岔道。

这条路不是去“青龙镇”的路,然而郭洋明白一个喝醉酒的人连马尿都能当水喝,更何况走错路。

而且如果秦成倒在路旁,自己来的时候就应该发现才对。

又窝囊又气的他才走进岔道没多远,他就看到了一个人俯卧在一块石头上。

兄弟多年,光从背影他就知道那个人不是秦成还是谁?

他跳下了马,快步上前。

“三哥,你他****什么时辰了还醉在这里……”

郭洋人刚刚蹲下身,预备扶起秦成。

蓦然——

一只剑就像一只箭般,笔直的从他头上的树端落了下来。

郭洋想都想不到有这种事情发生。

当他警觉到有什么不对,人却躲时已迟了一步,他只感到背脊一阵冰凉,接着一阵如被人撕裂的感觉,使他痛苦的闷哼一声!

踉跄地后退好几步,晨曦中的小飞侠鬼魅也似地提着剑对着他露齿一笑。

“朋友,好久不见啦!”

如果有这种见面打招呼方式,恐怕郭洋一辈子也不敢交朋友。

“你……你……”

郭洋痛苦得说不出话来。

“不错,是我小飞侠。你们急慾对付的人,也是杀了你三个拜兄的人。”

郭洋恐怖的望着一动也不动的秦成一眼。

他这才明白自己已掉入了人家设下好的圈套里。

“那……那个臭女人……”

柱着剑,勉强站了起来,郭洋拔出剑摇摇晃晃地道。

笑了笑,小飞侠道:“怪人家干什么?要怪只能怪你们没有警觉心罢了。”

郭洋怒目道:“小……小飞侠,你……你是个人物,竟……竟用如此卑……卑劣的方法……”

耸耸肩,小飞侠道:“彼此,彼此!和你们比起来,我根本不足为道了,更何况我是个杀手,杀手杀人本来就是无所不用其极,而我这已经算厚道的。”

“我……我与你拼了……”

郭洋话说完人就冲了出去。

小飞侠只轻轻一闪,就躲过了对方一击。他摇摇头,慢慢抽出长剑。

等郭洋再转过身的时候,一道白光像极了西天的闪电划过。而白光过后,郭洋已倒了下去,他的咽喉之处,一股血箭喷起老高。

脸上没有一丝高兴的样子,小飞侠虽曾是个杀手,但杀人对他来说,永远不可能是一件令他愉快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