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26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一个王飞这样怪异的人,他做出来的事当然有时候会出人意料之外。

当楚烈接到虎爷的信后,他简直呆住了。

字谕楚烈:

王飞现落入我的手中,如慾他能活命,需立即照办以下四点:

一、立即停止调动兵马。

二、尔等三日内撤离“青龙镇”百里之外。

三、上报朝廷“江山万里飘”只是江湖帮会,未有谋反之意。

四、吾与你们之恩怨,一切依江湖规矩解决,不得藉助官方势力。

事关王飞生死,希勿自误。

虎爷拜上

当大家都看完了信后,小飞侠首先按捺不住跳了起来。

“我去救人。”

他吼了一声就要出门。

楚烈一瞪眼道:“胡闹,这时候你还要节外生枝?”

心中悔恨万分,小飞侠愁道:“我总不能无动于衷啊!”

“你去就能解决事情?”楚烈叱声道。

“可是……可是我们也不能就由得对方,接受这些无理的要求……”

喟叹一声,楚烈道:“事至如今,恐怕也只有接受人家的要挟了。”

齐铁山想了一下,道:“我们是不是可以提早发动攻击,直捣贼巢。”

楚烈摇摇头道:“敌我双方实力悬殊,硬闯抢攻正中了他们的圈套,更何况如此一来岂不要了王飞一命?他母亲已为这件事牺牲了,我何忍再见他跟着丧命。”

“你恐怕太长他人志气,减了自己的威风了。对方除了虎爷和张百万外,还有什么人能上得了台面?”齐铁山道。

小飞侠叹道:“虎爷怕的只有花扬雪一人,张百万更是高深莫测,合你我二人之力并不见得讨到好处。另外以我大哥一人之力,绝难顶住虎爷手下的杀手群,所以我大哥迟迟未有行动,原因即在这里。”

齐铁山不说话了。

不过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来,似乎很不以为然。

也难怪他会如此,只因为他从未与虎爷与张百万他们接触过,当然也就心有不服。

花扬雪明白楚烈的心意。

她轻声道:“你准备依了对方的条件?”

楚烈苦笑道:“不依成吗?”

“可是你是朝廷命官,这么做可是犯了欺君之罪。”

楚烈无奈道:“这倒不是问题,问题是以后我们要怎么消灭那些人,不让他们再有兴风作浪的事情发生。”

拍着胸脯,齐铁山道:“你放心,我‘大风会’虽不是大帮大派,只要我一句话,一十三省的镖局兄弟还没有敢不听我的。要比人多,‘江山万里飘’还差得远哩。”

稍解忧容,楚烈道:“大当家的盛情令人感动。”

“什么话?不管怎么说王飞与我也算是朋友,更何况你都能背上欺君之名,我齐某人又怎能做出不义之举。”

“好!”楚烈一拍桌子道:“我就全依他们,我也不信以江湖方法还会怕了他们。”

“好气魄!”齐铁山道:“说真的,对你这半个江湖人,我有时还真不想沾惹,现在你这么做,倒让我想要重新与你亲热亲热了。”

又再一次证明了江湖人与官家之间无法坦诚相交的事实。

楚烈不由一叹道:“唉!此事了结后,我一定辞官返乡,要不然连交朋友都受到限制了。”

哈哈一笑,齐铁山道:“那时候你才会发现不仰人鼻息的日子是多么自由。虽然你现在红极一时,但宦海无常,一朝天子一朝臣,更何况“伴君如伴虎”,谁晓得什么时候会发生事情?那时候再来后悔身在公门,可就悔之晚矣!”

不知楚烈怎么想?

但是显然的,他已把齐铁山的话放进了心里,要不然他脸上不会阴晴不定的有着变化。

这是小飞侠第三次来到“青龙镇”。

他昂着头,骑着马,在多少双眼睛的注目之下,一点也无畏惧之色,一直来到那座大巨宅前。

下了马,小飞侠就看到巨宅里两排一式服装的彪形大汉个个手执钢刀,雁翅般直排到大庭门口。

冷笑一声,小飞侠双目瞬也不瞬一下身旁之人,他笔直的跨着不缓不急的步子走了进去。

进了大庭,虎爷高坐在一张太师椅里,眼中射着精光瞪视着他。

小飞侠不为所动,盼顾自若,这才发现张百万坐在虎爷下首右方的第一个位子。

真是十年风水轮流转。

桀桀—声怪笑!

虎爷笑声一顿,道:“楚烈可是答应了我的条件?”

小飞侠道:“这还得等我看到了王飞,回去后他才能决定。”

“敢情你们是不相信我说的?”

“不是不信,只是眼见是实。”

点点头,虎爷道:“嗯,你果然长大了,处理事情的方式倒是大出我的意外。”

“被人追杀的日子,总是能让人成长得快一点。”

虎爷哈哈一笑道:“难道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

怡然不惧。

小飞侠冷冷道:“你不会这么做,如果你想光明正大的立足江湖。”

“为什么?”

“因为以前的虎爷是杀手的龙头,现在的虎爷却是一帮之主,两者身份不同。”

虎爷双目一凝。

他细细想了一下小飞侠的话,不由得道:“你不只人长大了,思想更成熟了,看来我得对你重新定位评价了。”

小飞侠冷笑道:“你蝴现在既是一帮之主,当然不虞我再有泄秘之忧,所以这也是你不会杀我的理由。”

“好,好一个小飞侠。”

虎爷哈哈笑道:“我能调教出你这么一个人来,不管你为不为我所用,也足以欣慰了。你要看王飞,我这就要人带你去,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只能远远观望,不得与他交谈。”

“为什么?”小飞侠不解道。

“王飞性子刚烈,我怕他见到你来后,会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发生,那么我岂不是自我倒霉。”

小飞侠想也觉得虎爷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于是点头道好。

这是一间石牢——

也是会经囚禁过王老太太的石牢。

只不过那时候没有警卫,而现在却禁卫森严。

小飞快来到石牢外面,他不敢太靠近,只能远远的抬脚从门上的窗口向内瞧望。

他看到了一个人正低着头,靠坐在墙的一角。

从他那孤独的身影里,小飞侠已能立即认出他就是王飞。

心中一酸,尤其再看到王飞的身上竟然布满了大小伤口,凝固的血迹,模粗的肌肤,让人更是触目心惊!

强忍着一腔忿怒。

小飞侠再见到虎爷时,厉声责问道:“你们是存心要他命?好在现天气寒冷,否则他身上的伤口早已腐烂了。”

虎爷冷声道:“我说他性子刚烈,原因就在此,他根本不让人替他上葯,找死的是他自己。”

小飞侠说不出话来了。

他明白王飞这么做,有着一种自虐的心理,归根究底来说,原因恐怕还是出在与自己的反目。

“人你看到了,现在我们就等着你回去转告楚烈,一切的恩怨,是汉子的就在江湖上决一雌雄。”

小飞侠点头道:“话我一定带到。”

话一说完,他深探望了一眼一直没说过话的张百万。

他发现张百万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眼里不再有那种骄傲的自信。

瑞雪初降。

寒风刺骨。

入冬以来,第一场雪飘了下来,一夜之间大地全成了银白色。

在这种风雪里,是很少有人赶路的,然而在这条路已让薄雪覆盖的官道上,却就有人在赶路。

从体态看来,这个人应该是个女的。

只是她整个头全让头巾包住,只留下眼睛的部位。

她骑在一匹骡子上,虽然不时的催打着,但那骡子始终就没加快脚步,显然是发了骡子脾气。

这也难怪,这种鬼天气里,路上全是积雪,又湿又滑的,那骡子就算想加快脚步也快不起来。

会在这个时候赶路的人,当然有他赶路的理由。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蔷薇。

原来王飞在上“青龙镇”之前,已托人带一封措词严重的信给蔷薇。

信里说的是小飞侠如何的迷恋张小柔,如何的爱上仇人之女,又如何的不理他的忠告。

最后他提到此去“青龙镇”已不抱着生还之念,希望蔷薇最好能尽快赶来,处理小飞侠与张小柔这一段不正常的感情。

蔷薇一个弱女子,她一生的希望全在小飞侠身上,接到信后她几乎急得没疯掉。于是不顾一切的,立刻收拾东西上路,直奔而来。

她并不担心张小柔会抢走小飞侠。

因为她知道不管男人或女人,一旦变了心,就是十匹马也拉不回来。她所担心的只是小飞侠怎么可以舍弃这么好的一个朋友、而让王飞只身涉险。

雪花愈飘愈大。

大到已不适合再赶路的地步。

蔷薇急了,她开始留意著有什么地方可以避过这一场风雪。

终于她眼中一亮,发现到一座似乎断了香火的破庙就在前面不远处的路旁。

这时候有这么一个地方歇息,不啻豪华的酒楼旅点,蔷薇那还管他这座庙是不是年久失修、没有烟火。

把骡子也拉进了庙里,抖落一身飘雪后,蔷薇这才抬眼四望。

残垣颓壁,神像败倒,蛛网密布,尘埃盈寸。

蔷薇叹了一声!

她想找块干净的地方坐下都找不到,只有捡了一些断木,生起火堆,然后裹着条毛毯就席地而坐。

风雪似乎连一点点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

从午后到黄昏,再入夜;就那么无情地飘着、刮着。

蔷薇拿出了干粮,慢慢的吃着。

她心里已明白,这一夜恐怕只有在这度破庙里渡过了。

靠着墙壁,迷糊中蔷薇池不知睡了多久。

突然她被一声马嘶给惊醒过来。

这个时候。这种地方,她这么一个单身的女人,可想而知她是多么的害怕。

她连忙从身上摸出一把巳首,暗藏在毛毯里,同时瞪着眼睛望着那两块快要倒塌的庙门。

人影一闪,进来的人居然也是一个女的。同样的她为了风雪的缘故,头上也包裹着头巾。

来人似乎想不到庙里面已经有人,她怔了一下!

待看清火堆旁也和自己一样是个女儿身后,她便把头巾扯了下来。

蔷薇眼中一亮!

她发现这个女人美得让人有种心疼的感觉。

那女人笑了笑,笑里竟然给人一种凄凉、哀伤的感觉。

“我可以在这里坐下吗?”

蔷薇收摄心神,她回给对方一个微笑。然后点头道:“当然可以,这是座破庙,任何人都能进来。”

那女人抖抖身上的雪花,坐了下来。

同时伸出一双冻僵的手,在火堆上面取暖。

蔷薇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人家。

好在她也是个女人,要不然还真会让人生出可怕的联想。

那女人从坐下后就一句话也没说,她怔怔地望着火苗。仿佛已经忘了蔷薇的存在,也忘了自己的存在。

她是谁?

为什么山在风雪里赶路?

她脸上的优戚又是为什么?

蔷薇心中有着许多好奇,见人家一付落寞的样子,她纵使想问也不敢问了。

双方就这样没有交谈的沉默也好一会儿。

最后蔷薇忍不住道:“我这里合些干粮,你需要吗?”

听到蔷薇说话,那女人才好像被人唤回神游的魂儿。她一惊一怔的表情,更让蔷薇生出怜惜之意。

蔷薇知道人家根本没听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她再重覆—遍道:“你饿吗?我这有些吃的。”

那女人摇摇头,声音苍凉道:“不饿,谢谢你。”“萍水相逢总也是缘,姑娘我们何不聊一聊打发这漫长的风雪之夜?”

那女人这才抬起头,仔细的望了望蔷薇。她心中微动,显然到现在才发现面前这个女人竟也是个美人胚子。

她笑了笑道:“对不起,心里有事,可能让你以为我是个不近人情的人了。”

见对方肯开口说话,蔷薇一喜道:“那里那里,我只是觉得你有沉重的心事,不敢搅扰你。”

轻轻的摇了摇头,那女人仿佛要摇掉什么。

她拾眼道:“但不知姑娘想聊些什么?”

蔷薇怔了一下,道“反正是打发时间,想到什么就聊什么,随兴所至不也是一件愉快的事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