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2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小飞侠的眼睛一看到雪地里凌乱不堪的马蹄印后,他不仅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刻使得他打了一个冷颤。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蔷薇见小飞侠突然停了下来,她仰起头问。

“只怕张小柔出了事。”

小飞侠下了马,他仔细的研究蹄痕,想从里面找出线索。

蔷薇也看到了凌乱的蹄印,忧心道:“你看出了什么?”

小飞侠从地上站起,担心道:“有五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她急回头,又有两个人从这里骑马过去挡住她的回头。最后应该是她被人从马上摔了下来,然后掳了走。”

蔷薇不禁慌道:“会是谁掳走了她呢?”

摇摇头,小飞侠翻身上马道:“不知道,有可能是剪径的棒老二,也有可能是虎爷的人。”

“那么可怕,我们赶快去追呀!”

望着前面的蹄痕,小飞侠脸上有种怕人的神情。

他冷冷道:“他们跑不了的,只要地上有积雪,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们揪出来。”

小飞侠曾是个杀手。

可是他却从来没见过么让人心惊的一幕。

来到这间农舍前,他的心头不禁一跳。

望着这一家四口的惨烈死状,小飞侠连呼吸都快停止了。

蔷薇一只手拉着他,一只手捂住嘴。

最后她却忍不住地蹲下身开始呕吐。

蔷薇吐了一阵后站了起来,不禁忿声骂道:“这些杀人的凶手,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奇怪?这四个人看来全是朴实的老百姓,有什么理由会被杀死?”

“会不会他们发现了什么秘密?”蔷薇道。

“你是说杀人灭口?”

“好像除了这个理由外,实在没有其他的了。”

小飞侠沉思了一会见,摇头道:“不太可能,他们全是死在屋子里,除非这屋子里有什么事情发生。”

小飞侠突然看到里面那间屋子。

他慢慢地走了过去,用手推开了房门。

骤然——

他“蹬、蹬、蹬”一连退了三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上的颜色变成了一种罕见的死灰之色。

他开始全身颤抖,牙齿打颤。

甚至于他身上的汗毛也一根一根竖了起来。

蔷薇从来就没见过小飞侠有这么伯人的神情,她惶恐地道:“你……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快说话呀!”

小飞侠仿佛根本听不见蔷薇在说话,他瞪着那扇门,就如同中了邪—般,魂魄已不在他身体里面。

蔷薇开始用手摇他,用手拍打着他的脸。

可是小飞侠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蔷薇忍不住地哭了出来!

她哽咽道:“你……你说话呀!你为什么不说话呢?”

突然小飞侠站了起来,他笔直地走进那间屋子。

蔷薇跟着他,当她一看到张小柔全身赤躶的死在床上,胸口插着一把剪刀时,她忽然明白了小飞侠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蔷薇这里也像遭到雷击一般,整个人只感觉到脑中“轰”的一声,震得她连站也站不住了。

小飞侠怔怔地注视着张小柔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

他不言不语,动也不动一下,就好像尊石像般。

蔷薇眼中含着泪。

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个昨天晚上还和自己聊天的女人,才隔了半天的时间就已香消玉殒天人两隔。

她耳边似乎又听到了她的歌声!

也体会出她心中的万般无奈。

突然小飞侠醒了过来,他慢慢地走近张小柔,拿起一床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又伸出颤抖的手,抚上她的眼帘。

最后他拔出了她心口的剪刀,虎目里已难忍得掉下眼泪。

抱起张小柔,小飞侠一步一步的走出房外,来到一片树林里。

他放下了她,开始用手扒开积雪,拼命地挖着泥土。

蔷薇看到他的十根手指都磨破了,也都渗出了鲜血,可是她不敢劝他。只能无助且心疼地掉着眼泪。

挖好了一个洞穴,小飞侠把张小柔轻轻的放平在里面,然后用手一把一把地抓着泥土洒了进去。

等葬完了张小柔,天都黑了。

小飞侠蓦然仰首向天,拼命地喊叫!

蔷薇整个心都碎了。

她知道小飞侠已伤心到了极点,这时候不让他发泄一下积压的郁闷之气,肯定他会疯掉的。

小飞侠一直喊叫到嗓子都哑了,他才颓丧的坐倒在地上。

他抱着头,痛苦地自语:“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你为什么这样残忍?为什么这样残忍啊……”

蔷薇伏在他的背上,伤感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你要节哀……。”

话还没说完,她自己却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小飞侠搂住了她,对着张小柔埋身之地道:“告诉我,你告诉我,是谁害了你?我一定替你报仇。”

雪又开始从天上飘了下来。

仿佛也为这惨绝人寰的事情而一掬同情之泪。

小飞侠又挖了一个大的洞穴。

他与蔷薇两人把这一家四口全葬在了起。

随即他就点起油灯在张小柔遇害的屋子里仔细的搜索,他知道哪怕是最细心的凶手,在做完案后,都会留下蛛丝马迹。

然而他什么也没找到。

从血迹斑斑的床上,到地上,他什么也没发现。

他不死心,又重新开始一遍,依旧没有线索。

他失望了,疲惫不堪地坐到椅子里。

蔷薇一直陪着他。

这时候不由得走到他身旁轻声叹道:“天网恢恢,我们只要锲而不舍,一定会找到那些畜牲的。”

小飞侠突然叹道:“我错了,我错过了去追那些人的机会。”

蔷薇怔了一下道:“你是说那些蹄印?”

点点头,小飞侠哑声道:“我让她的死给弄乱了心智,要不然我们可循迹找到那些杂碎。”

“难道现在就不行吗?”

苦笑一声,小飞侠道:“外面又在飘雪,等明天早上积雪早已掩没了那些蹄印。”

蔷薇心中一酸,她把头歪倒在小飞侠的肩上。

突然——

蔷薇跳了起来,她惊喜莫名的指着床上那一滩滩的血迹,道:“你看那滩血迹,是不是像一个字?”

小飞侠站了起来,他把油灯提到床前,然后想着张小柔死前的姿势,他再跳到床上,赫然发现一片血迹隐约像人用手写着一个字——虎!

小飞侠差点因兴奋而打翻掉手里的油灯。

他怔怔地看着那片血迹,也愈发觉得那的确是个“虎”字。

“是他,一定是他!”

小飞侠双目尽赤,神色怕人。

蔷薇忍不住问道:“你是说虎爷?”

小飞侠咬牙切齿道:“要不然小柔死前也不可能留下这个字。”

蔷薇内心一寒,身躯一抖道:“这……这太可怕了,张小柔是张百万的女儿,而张百万和虎爷却是同一伙的人。”

小飞侠只感到胸中的怒火已快把他焚毁了。

他痛心道:“对一个丧心病狂的人来说,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又是一笔血债……”

看到小飞快眼中怕人的神色,蔷菇知道小飞侠已有了必杀虎爷的决心,不管虎爷是不是曾经养育过他。只有失去亲人的人,才知道失去亲人的哀痛。

小飞侠整整在这间农舍住了三天,三天来,他就一直默默地坐在张小柔的坟前,向她不停地在心里和她说着话。

他想着她的一步颦、一笑。

他想着她的一言、一语。

他更想去她为自己做出那许多只有无怨、无悔的爱意下,才可能做出来背叛张百万的行为。

他心颤,他也心悸。

到现在他才明白这许多的许许多多,看起来没什么,做起来却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思念像一根看不见的锁链。

它能让人冲突不破它的束缚。

而思念一个永远不可能回来的人,更是一种无形的酷刑。

它能绞得人肝肠寸断。

更会逼得人有种发疯、发狂的冲动。

蔷薇在第四天早上实在看不过去了,她含着泪水,哽咽地对他说:“逝者已矣,张姐姐地下有知你这般折磨自己,她也会心痛的。听我的话,我们离开吧,等替她报了血仇,我们再来重新替她修坟筑墓。”

小飞侠三天来未曾梳洗。

他胡须杂乱,双目无神,整个人憔悴得宛若叫化子一般。

他站了起来,深深的望了蔷薇一眼,这才发现他疏忽了她,

疏忽了一个也和张小柔一样深爱着自己的人。

有着愧疚,小飞侠哑着声音道:“对不起,也害得你陪我受罪了。”

蔷薇凄凉一笑!

“我无怨,只是想让你明白,还有许多该做的事要做,要不然我绝不会来吵扰你。”

小飞侠感动得拥她入怀。

他俩留下深深一瞥,便离开了这片树林。

雪纷飞。

北风寒。

顶着风雪,小飞侠和蔷薇二人在两天后来到与楚烈等人约定的地方。

这处庄院是“猛狮”齐铁山一位挚友的祖产。

齐铁山这位挚友也是个江湖人士,名叫赖聪明,有个别号“混天鼠”。

其实名叫聪明的人不一定聪明。

就像叫美丽的人不一定美丽,是一样的道理,不过这赖聪明既然叫“混天鼠”,想必不只聪明,而且如鼠般精明。

才刚到庄院前,里面已经冲出来威猛如狮的齐铁山。

他一见小飞侠和蔷薇二人一骑,便哈哈笑道:“小子,你可把张姑娘追回来了,放心,她既然跟你回来了,就不会再走,你小子搂得那么紧,是不是怕她又飞了?”

齐铁山的话一说完,见到小飞侠抱下来的人不是张小柔,他整个人当场傻住了。

瞪起一怪眼,他那壶不开偏提那壶。又怪叫道:“你……你搞什么鬼?就算表现你追妞的本事,也不是这个样子啊!张姑娘呢?”

小飞侠没说话。

可是他的样子却让齐铁山更吓了一跳。

齐铁山冲了过来,盯着小飞侠好半晌才道:“你到底怎么了?瞧你这付窝囊颓废的样子。”

苦笑着,小飞侠道:“我替你介绍,这是蔷薇。”

一路上早已听过小飞侠道及,蔷薇一礼道:“齐大当家的。”

齐铁山一怔!

他猛然想起蔷薇是谁,不仅诧异道:“你好……”

还想再问,小飞侠却道:“有什么我们进去再说行不?”

看出了小飞侠心中有着郁闷,而且疲惫不堪,齐铁山只得憋着满脑子问号,带着他们进了庄院。

齐铁山发起脾气来的时候没有不害怕的。

可是当他不发脾气,而只是一直冷笑的时候,让人更感到悚然。

因为凡是和他接触过的人,都知道他在想杀人或是杀人前,都是会有这种异常的反应。

现在他就是一直不停的冷笑!

冷笑里,他的一双铁掌更是一次又一次的捏紧又松开,松开又捏紧。

当小飞侠悲忿满腔地把日来发生的事情说完之后,齐铁山眼睛里闪着可怕的光芒。

“武林里有这种败类,简直是我江湖人之耻,不诛此獠何以为人,等楚烈回来我们就直捣“青龙镇”,管他****什么约定不约定!”

“我大哥呢?”

“他与花姑娘有事,过两天就会来。”

看出小飞侠哀痛逾恒,齐铁山接着又道:“住处已安排好,你们早做休息吧。”

就在这时房内人影一闪,一个四十多岁长相精明的男人进了来。

齐铁山立刻与他们介绍着。

原来此人正是“混天鼠”赖聪明。

二天后的下午——

楚烈与花扬雪冒着风雪来到这处庄院。

免不了的,他们在得知张小柔的死讯,全都震惊万分,悲愤填膺。

“仇一定要报,但绝不可鲁莽行事。”楚烈行事谨慎,他想了想道:“最主要的是王飞尚在他们手里,我们不得不投鼠忌器。”

“难不成就让我们干耗着?”齐铁山暴烈地道。

“当然不,我们一方面想办法先救出王飞,一方面再扯虎爷的后腿。”楚烈道。

看了一眼小飞侠,楚烈接着又道:“张百万早巳对虎爷心有芥蒂,如果我们把张小柔的死讯告诉他,他会怎样?”

“会和虎爷拼命。”齐铁山叫道。

笑了笑,楚烈道:“这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