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28章

作者:司马紫烟

江湖已有一股暗流。

武林也掀起一阵旋风。

虎爷利用了张百万富可敌国的财富,正大肆的招兵买马。

“江山万里飘”这个名字更像春雷一声,震得人人耳膜发胀,迅速的传了开来。

楚烈看了众人一眼。

他忧心忡忡道:“照这样一形势下去,许多小门小派,用不了多久就全都会归附在虎爷那边,我们若想再击败他,可就愈发困难了。

齐铁山浓眉深锁道:“更严重的是他们不但大张旗鼓,对一些不肯归顺的江湖人士居然采取了暗杀的行动,弄得许多人不得不屈服在他们的婬威下。”

小飞侠一听,整个人像被人捅了一刀。

他呐呐道:“我们总……总不能就这样看着敌人坐大,然后再任人宰割呀!”

楚烈接着道:“我已和大当家的商量过,他和我准备明天就启程,以他“大风会”的名义,遍访江湖各帮各派,有加入“江山万里飘”的力劝退出,无意的则请他们多做防范,以杜绝虎爷席卷江湖的野心。”

小飞侠想了想道:“你们这是消极的做法,我认为积极的该是对虎爷迎头痛击。”

“说得好!”齐铁山笑道:“我们这么做,也不能说是消极,因为我们还有另外的任务,那就是联合我辈中人,汇成一股抗衡“江山万里飘”的力量,然后再与他们择一时机决一死战。”

小飞侠叹道:“如此一来,江湖势必将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了。”

花扬雪突然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了日后的安宁,有时候在长痛不如短痛的状况下,必须要先付出代价的。”

小飞侠没再说话。

他明白以虎爷的雄心企图,目前也只有如此了。

一大清早——

小飞侠与蔷薇,还有这庄院的主人“混天鼠”赖聪明,三个人目送着楚烈、花扬雪及齐铁山三人上了马,离开这里。

“走吧,人已经看不见了。”

“混天鼠”赖聪明个子不高,给人一种精壮的感觉。

小飞侠点点头笑道:“赖庄主,在此叨扰,恐怕让你产生许多不便。”

赖聪明哈哈笑道:“哪儿话,四海之内皆兄弟,更何况中间还夹着我与齐大当家的交情,你要这么说可就大见外了。”

小飞侠一笑道:“赖庄主真是性情中人,小飞侠也只有搁在心里,不放在嘴上了。”

“你这么说就对了,我辈江湖人就应该这样,住在这儿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千万不要客气。”

“赖庄主如此盛情,我怎敢矫情。”

赖聪明哈哈一笑,便点头为礼,自顾离去。

等他一走,蔷薇不觉对小飞侠道:“你对这赖庄主观感如何?”

“人豪爽、热心,有一种让人觉得太过精明的感觉。”

蔷薇想了想道:“或许是我多心了,我总觉得他给人一种好虚伪的样子,连笑声里都少了份笑的味道。”

小飞侠搂着她的肩头,漫步走向王飞的房间。

小飞侠笑道:“你这些话只能当着我说,要不然让别人听了去,可就容易起误会了。”

白了他一眼,蔷薇道:“我还不至那么二百五,你少在那替人乱扣帽子。”

小飞侠哈哈一笑道:“瞧你,随便说说你就拿眼白给我看,真娶了你,那我还会有好日子过呀?”

蔷薇作势要打他,却又把粉拳放了下来。

“爱要不要,本姑娘往大街上一站,男人恐怕排队都要排到北京城了。”蔷薇哼声道。

看看四下无人,小飞侠飞快地在她脸上一吻。

他笑着道:“你敢,真要那样,我拿把剑在你面前,看看有谁有那个胆子,连我的老婆都敢打主意。”

心中掠过一丝甜蜜。

蔷薇不禁紧紧的偎入他的怀里。

看到小飞侠与蔷薇连抉进到房中,王飞挣扎着就想下床。

小飞侠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他按住。

“大夫说你最好多躺着,少走动。咱们又不是外人,你还要行大礼放鞭炮不成?”

看到小飞侠又恢复了昔日的样子,王飞乐在心中。

依言躺好,他笑骂道:“瞧你的样子,莫非刚才又偷吃了蔷薇嘴角上的胭脂对不?”

小飞侠哈哈一笑!

而蔷薇却羞红了脸。

她不由发嗔道:“王大哥,你们俩不管怎么搞都成,可不要扯上我。”

王飞瞪眼道:“去、去,我和他能搞什么?他有毛病,我将来还要讨媳妇呢!可千万不要破坏我的形象。”

蔷薇一听,知道自己的话里有语病。

她跺脚道:“不和你说了,你们男人没一个正经的。”

她说完回头就走,独自回房去了。

笑声里,王飞望着她的背影道:“小子,这么好的女人,你可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辜负了人家。”

小飞侠笑道:“这个放心,我是把她拴在裤腰带上怕掉,含在嘴里怕化;你想我可能不对她好吗?”

笑声一顿,五飞道:“他们都走了?”

小飞快点点头道:“走了,刚走。”

叹了一声,王飞道:“奶奶的,真恨不得自己赶快复元,也好为大伙分劳。”

“急什么?现在还用不着你拿刀拿剑,你只管安心静养,其他的事就别操心了。”

王飞诚挚地望着小飞侠。

王飞想开口,小飞侠已经先打断他的未出口的话。

“你就省省吧!休想说的我全都知道,耳朵也听出老茧了,拜托,拜托!换点新鲜的可不可以?”

笑骂着,王飞道:“你这个臭小子,好一付鬼头鬼脑,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小飞侠笑道:“得了,你还不是想说什么对不住啦!该死啦!鲁莽啦……等等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肉麻话。”

相视一笑,王飞心中不觉百感交集。

的确,人生有友如此,又岂是人人能得的?

一对情侣,他们总是会觉得在一起的时间不够长、不够多。

夜深的时候小飞侠发现蔷薇不知什么时候已趴在自己的胸前睡得好熟。

斜靠在床上,他望着她撩人的睡姿,忍不住地低下头,轻轻地在她粉靥上印上一吻。

他没叫醒她。

因为他觉得两个人相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根本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

于是他就这么让她留在自己的房里、自己的床上。

终于他也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

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当小飞侠让浓烟呛醒时,他发现整间屋子让熊熊大火给掩没。

慌乱得摇醒蔷薇。

小飞侠立刻跳下床,这才知道四面全是火舌。连一处生路也没有。

蔷薇不停的呛咳!

呛得眼泪鼻涕全流了出来。

她惶恐地偎着小飞侠,惊慌道:“怎么……怎会起火的?我们怎么办?怎……怎么逃出去?”

小飞侠临危不乱,他一把拉住一床被子,裹在蔷薇和自己的身上,然后朝着一处火势较弱的窗户冲了过去。

冲出了屋子,来到外面,小飞侠赫然发现不只是自己住的屋子着了火,连王飞的那间也已有火苗窜出。

他傻了。

同时也明白这是一桩阴谋,根本就是有人蓄意纵火,要活活烧死自己和蔷薇以及王飞三人。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七、八个面目冷峻的人正朝着自己走来。

小飞侠还来不及细想,七、八种不同的兵器已蜂拥而至。

小飞侠一面护着蔷蔽,一面抽剑拒敌。

在胆寒心惊里,他看到王飞住的那间房子火舌已窜出屋外。

他不敢恋战,挟起蔷薇虚晃一招,人已冲进王飞的屋子里。

“王飞,王飞!你在哪里?在哪里?”

小飞侠和蔷薇同声惊叫着。

“我……我在这……咳……咳……”

循声回头,小飞侠发现王飞正在一座壁柜后面。

小飞侠和蔷薇冲了过去。

王飞孱弱地抬眼道:“告……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什么事?”

小飞侠凄苦一笑道:“有人要烧死我们。”

王飞闻言一惊道:“你们快……快走……”

小飞侠扶起他道:“要走咱们三人一块走。”

王飞摇着头。

他定定地望着小飞侠及蔷摄道:“听……听我的,你只能保护我们其中一人,三个人一起只有害了你……”

小飞侠心都痛了。

他当然知道王飞说的全是事实。

然而他怎能丢下他不管,而和蔷薇突围呢?

他做不到,所以他的心宛如刀割。

王飞突然瞪起眼睛,厉声喝道:“这……这是什么时候了?你居……居然还婆婆妈

****。走,你们给我快走!”

小飞侠虎目里急得掉下了眼泪。

他呛声道:“不,我们不能丢……丢下你……”

蔷薇也哭了出来。

她紧紧握住王飞的手,道:“要死,我们三人就一起死,我绝不会和小飞侠丢下你不管。”

王飞急得哀声道:“你们这是何苦?何苦要陪着我?”

小飞侠脸上有种湛然的光辉,语声坚定的道:“你不能让我和蔷薇一辈子都活在歉疚里。”

颓然一叹,王飞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火势愈来愈大。

王飞突然从身上抽出了一把利刃,他在小飞侠与蔷薇扭头正瞧着大火的方向时,已经一刀捅在自己的胸口上。

小飞侠与蔷薇听到他的闷哼声,齐皆回头。

当他们看到王飞心口上的那把利刃,他们就像遭人泼了一盆冷水在头顶,从头一直凉到脚底。

“王飞,王飞!你……你他****这是干什么?干什么?”

小飞侠惨烈地叫着,摇着。

王飞睁开了眼睛,他的嘴角含着一抹悲苦的笑容。

“赶……赶快走,还……还来得及……”

小飞侠悲忿着大叫:“我不走!”

王飞语声渐弱道:“你如果是想要我死……死得瞑……瞑目……就……就快……快走……”

“王飞……”

小飞侠和蔷薇同声吼着。

然而王飞头一歪,瞳孔已经开始涣散,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小飞侠恨不得拿把刀杀光全世界的人。

他眼中的凶光连蔷薇看了都吓得打了一个寒颤。

蓦然——

小飞侠一把夹住蔷薇,整个人像一根上冲的镖枪一般,冲破了屋瓦。

抖落了身上的火星,小飞侠就看到刚才那七、八个面容冷峻的人正在自己的面前。

而在他们的后面更有许多人,手中拿着强弩,弩箭的箭尖全对着自己的方向。

眼里喷着愤怒的火焰,小飞侠背起了蔷薇。

“你们是谁?”

小飞侠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江、山、万、里、飘!”

那七、八个人同声一个字一个字的道。

小飞快再也按捺不住那一腔快把自己焚毁的怒火,他大喝一声,人已挺剑攻了过去。

他疯了,一定是疯了。

只见他手起剑落,眨眼之间已杀了两人,挑断了一人的脚筋。

剩下的那几名,一面惊慌地与小飞侠缠战,一面大叫着:“用强弩,用强弩……”

又是一声惨嚎!

小飞侠长剑刚抹过那人的咽喉,正想回身去追另一人。

突然——

一片如蝗虫过境的箭弩已密密麻麻地射了过来。

小飞侠心头大骇!

长剑一面不停地挥舞,人也开始退后。

弩箭不停,小飞侠手中挥舞的剑更不敢停。

虽然他能很准确地磕飞每一根弩箭,可是他却知道时间一长,在他力竭的时候,也就是他丧命的时候。

心头念头急转。

小飞侠已渐渐冷却了刚才因为王飞之死,而引起失去理智的疯狂行径。

他开始思索着应对之策。

此时又是一片吵杂之声由远处传来。

小飞侠偷眼一瞧,他的心已凉了。

因为他看到前行带头的人竟是虎爷与张百万。

不敢再多做犹豫,小飞侠蓦然一个起身,人到了半空中。然后一个转折,他已如飞般消逝在黑夜里。

他不得不逃。

因为他知道虎爷和张百万一到场,他除了死外就没有活路。

而死他不怕,却不愿这样死得毫无价值,毫无目的。

所以他逃是为了留下有用之身,以便为日后的报仇做有用的反击。

小飞侠在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