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29章

作者:司马紫烟

“你真的要去?”

蔷薇忍不住的再问一遍小飞侠。

点点头,小飞侠道:“我不是一个让人打闷棍的人,就算我死了,我也要知道我是死在什么人的手中。”

蔷薇没话说了。

因为她知道一个女人在什么时候最好闭嘴。

小飞侠捧起她的脸,眼中尽是柔情道:“这家人看来很可靠,你安心的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蔷薇只能深情地回望着他,强忍着那即将涌出的泪水。

小飞侠走了。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非弄清事情真相、探根究底的人。

他朝着“混天鼠”赖聪明的庄院一路狂奔。

这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晚上。

焦黑仍似乎有着热气的断垣残木。

小飞侠幽灵似地站在这里已好一会了。

他面对着的正是王飞的房间,心里想着的更是王飞临死前的悲伤眼神和无奈的笑容。

他的心一阵阵的抽痛。

因为他实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眼前这残忍的事实。

一阵寒风掠过。

小飞侠身躯一震,不觉由幻想中回到现实。他转头四望,身体像一抹轻烟般朝着一处房舍飞了过去。

他知道赖聪明就住在那里。

他也希望自己心里怀疑的事情最好不要发生在他的身上。

房中的灯火仍旧亮着,显示着里面的人尚未就寝。

小飞侠狸猫般来到窗前,稍稍屏息凝听了一会,已极快地推开窗子,已到了屋内。

他的动作不但没有引起内间尚未入睡人的注意,甚至于连窗外的冷空气都来不及飘进屋内。

轻盈的来到内间的门边,小飞侠立刻听到有一男一女在低声交谈。

“你真的是个天才。”一个女人的声音。

“当然,像这种死无对证的事情,谁也不可能怀疑到我的身上。我不但有不在场的证明,而且又烧毁了三间房子,你说怎么可能有人知道呢?”

女人似乎笑了一下,接着道:“你这么做到底除了钱外还有什么好处?”

“权势,虎爷答应我事成之后让我在帮里带领一个堂口。”

“别闹嘛,你这个人怎么那么不老实,刚刚才做完,现在又毛手毛脚的。”

男人笑着道:“谁叫你这么诱人?”

女人发出几声娇喘,接着道:“你认为小飞侠逃得了吗?”

男人道:“他如果逃掉了,那么虎爷和张百万两个人也可以找一块大石头自己撞死算了。”

女人道:“可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

“万一?万一又怎样?就算小飞侠死不了,他也没理由怀疑是我出卖了他们对不?”

小飞侠撞开了房门,就看到床上的“混天鼠”赖聪明正像一只老鼠般钻在那个女人躶露的大腿中间。

他冷冷地道:“不错,如果不是你亲口说了出来,就算我会怀疑,也不敢随便指证你。”

赖聪明怔住了。

他床上的女人更傻住了,傻得连遮掩也不会,就那么光溜溜地晃着一对奶子,叉开雪白的大腿。

“你……你怎么没……没死?”

赖聪明舌头打着结,像看到鬼一样地瞪着小飞侠。

搬了张凳子,坐在床前。

小飞侠用剑指着这一对身上什么也没有的男女。

他阴冷道:“我若死了,岂不是看不到你们这一对妖精打架了。”

拉起被子,赖聪明和那女人缩在床角,连连颤抖。

小飞侠叹了一声道:“赖聪明,你一点也不聪明。虎爷如果杀了我,为何到现在还会不通知你,亏得你还有心情做爱,你难道想不到我会来?”

“你……你没有理由回来的,就算你回来,你……你也想不到我才对……”

小飞侠笑了!

笑得让人心里发毛。

“不错,我本来是怀疑不到你头上的,可是当我想到事发的时候,不但见不到你的人救火,更见不到你的人出面。这么大的庄院,总不会人人都睡得像死猪吧?所以我来了,很快的回来。”

停了一停,小飞侠又道:“很不巧的,我听到了你自己的招供,这只能怪你自己,好好的觉不睡,偏偏爱作怪。”

赖聪明一头冷汗。

他哑着嗓子道:“你……你饶了我一命,饶我一命,我……我可以把全部的家产给你……”小飞侠冷笑道:“谁又饶过我的命?谁又饶过我那可怜的挚友——王飞的命?”

赖聪明慌了。

他慌着把身边的女人往前一推,道:“你看她怎么样?她的皮肤白皙、胸部丰满、大腿结实,她是我最宠爱的女人,只要你饶了我,我就把她送给你!”

小飞侠简直要吐了。

他实在想不到这个人为了活命,居然连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口。

小飞侠望也不望那女人一眼,只是冷冷的盯着赖聪明道:“起来,起来!像个男人一样!”

“你……你不杀我?”

“我不杀一个没穿衣服的人,我要你起来穿上你的衣服,死得有点尊严。”

突然——

赖聪明在小飞侠一个不注意的时候,把身边的女人用力一推。

这一推正好把她的胸口推在小飞侠的剑上。

那女人发出短促的一声哀嚎,人已瞪着眼气绝过去。

而赖聪明却趁着小飞侠一怔的时候,整个人往床板内一翻,他已消失在床下。

小飞侠用力的拔出剑,他推开那女人的身体,飞快的扑上床,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开启机关的按键。

等他滑下了床下的暗道,早已不见了赖聪明的踪迹。

小飞侠傻了!

他小心地沿着这条暗道向前摸索。

心里却不禁为赖聪明的狠毒感到寒心。

的确,一个人如果能把刚刚和他做完爱的女人给推向死亡,一点余情也不留,那么这个人已经到了百死不赦的地步,也没有什么事是他不会做、不敢做的。

地道长又黑。

小飞侠走了一段距离后,就看到了亮光。

心中一喜,他想着已经到了尽头了,忽然一阵悉悉束束声夹杂“咻咻”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飞快只感觉到心中发麻,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没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小飞侠被蛇咬过,他很明确的可以判定,前面正有蛇向自己这里爬来。

而且还不只一条。

小飞侠当看到前面绿绿的一片光芒闪烁时,了整个人差点没晕倒。

两点绿芒代表一条蛇的话,前面那一片绿芒少说也有五六十条。

小飞侠停也不敢停了。

他返身拨腿就跑,对蛇这玩意,他可是打心眼里有种厌恶的感觉。

猛力地推着那道床板。

小飞侠这才知道那床板原来是铁做的,无论怎么推也无法移动分毫。

他凉了,从头凉到脚。

他提着剑,只得再回头。

这时候那一片蛇群已距熟他不到一丈的距离了。而一阵阵的腥臭之味使得他快吐了出来。

凝神戒备。

小飞侠明白前面那些蛇全都含有剧毒,只要让他们随便一条咬上一口,恐怕历史就要重演了。

历史重演没有关系,问题是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再碰上一个花扬雪。

蛇群爬行的速度缓了下来。

它们似乎也发现到前面有人迹。

小飞侠连眼也不敢眨一下,因为地道黑暗,他只能凭藉着发亮的蛇眼来做揣摩而施以攻击。

蛇群又动了。

小飞侠紧张得把剑横举在胸前。于是当第一条蛇接近他的时候,他长剑一挑,就挑断了蛇身。

而蛇群仿佛闻到了颇受刺激的味道。

它们立刻前仆后继、争先恐后地冲了过来。

小飞侠心寒胆颤,手起剑落。

他拼命的挥、斩、劈、挑,一点也不敢大意。而一声声的怪鸣则此起彼落,眨眼间也不知道他到底杀死了多少条蛇。

如果这些蛇都是在地上爬行,由地面攻击的话,小飞侠有十足的把握将它们通通杀个精光。

可是就在他只注意地面之时,一条蛇突然窜起直飞向他。

他根本防都没有防到世上还有会飞的蛇。

所以他只觉得左手腕一麻,已让那条窜起的蛇的咬了一口。

他心中一凉,反手一剑就把那条蛇劈成两段。

小飞侠立刻封住左手血脉,然后人开始往前冲,同时主动地去斩杀地上的群蛇。

终于他来到了洞口。

这时候他的头已有点发胀的感觉,同时眼睛也有了昏花的现象。

走出了洞口,小飞侠发现这里已出了庄院。他故意的挺直身体,头也不回的往前直走了去。

他不得不装出若无其事一的样子。因为他知道那个赖聪明一定躲在暗处,偷偷地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只要稍有不对,恐怕他就会现身出来与自己拼斗。

姑且不论拼斗的结果如何,光是这蛇毒恐怕就会先要了自己的这条小命。

有着这层顾忌,也就难怪小飞侠会头也不回地离开。

小飞侠估量的一点没错。

赖聪明正躲在一暗处,偷窥着小飞侠。

赖聪明很明白这些毒蛇的厉害,只要小飞侠被一条咬到,他就可不费吹灰之力地活擒对方。

然而他失望了。

当他看到小飞侠好端端地从地道出来,他就明白那些蛇全都被这个人清除干净了。

他悄然地退走,朝着小飞侠相反的方向发力狂奔。

他不得不跑,因为他怕小飞侠在发现前面没有敌踪后,会再回头来追。

小飞侠也开始跑了。

在他感觉中毒的现象愈来愈明显的时候。

他也不得不跑的理由。

因为他必须立刻找到一位大夫,来解掉身上的蛇毒。

小飞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知觉的。

当他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喉干舌燥,心口犹如火在烧般的难受。

张开了眼,他就看到一张清新得如露珠般的脸蛋,美丽中带着些稚气,瞪着双好大好大的眼睛望着自己。

他刚想起身,脑袋一昏,让他不得不又躺了下去。

大眼睛的女孩,露出一颗虎牙笑了起来。

她替小飞快盖好被子道:“你躺着,等我去喊爹去!”

小飞快望着她甩着两条辫子,冲出了屋子,不一会就带着一个白胡子老头进来。

老头一进来就呵呵笑道:“小哥,你可醒了?可差点没砸了老夫这块招牌。嗯,看来老夫虽老了,医术还没退化,可喜可喜!”

小飞侠张了张嘴,好不容易的才说出话来。

“谢……谢您老人家救了我……”

老头一笑道:“别谢我,要谢就谢这丫头,要不是她起得早去采梅花,也就发现不到你。”

小飞侠转头对那女孩一笑道:“谢……谢你了,小……小姑娘……”

那女孩起初还带着甜笑,最后却哼了一声,抬起头不理不睬。

小飞侠怔住了。

老头端了一碗茶来,扶起小飞侠道:“喝了它,我想你一定渴了。”

没客气,小飞侠一仰脖子,咕噜两口就喝光了那碗茶,才觉得胸口那火烧般的炙热消除了大半。

“老人家,我的毒……”

“没事,没事了;只要再经几天,等我把余毒全部逼出来就没事了。”

小飞侠安下了一颗心。

他简直怕死了蛇。

那女孩再进来的时候,手里端了一个托盘。

托盘里放了四样酱菜,一小锅稀饭。

她似乎又恢复了爱笑的性格,依旧露出那颗可爱的虎牙,对着小飞侠道:“爹说你可以下来走一走。”

小飞侠不敢造次。

他笑容可掬道:“真的谢谢你和你爹,还招待我吃喝。”

小姑娘连眼睛都在笑。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啰嗦?谢一遍就好了,说多了反而失去了诚意。来,你也饿坏了,吃点东西吧!”

稀饭的温度刚刚好,酱菜更是可口。

小飞侠连干了三碗,才摸着肚子笑道:“吃饱了,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好吃可口的稀饭和酱菜。”

那女孩又笑了!

她笑着道:“那是因为你昏睡了三天,三天没吃东西的人,就是吃树皮恐怕也会觉得好吃呢!”

小飞侠闻言一惊!

他慌道:“我……我昏睡了三天?”

“是呀!我爹说如果你再不醒来就永远醒不来了,害得我一直守在你床边,跟老天爷祷告你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