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31章

作者:司马紫烟

血溅!

楚烈幽灵般的一剑刺穿了虎爷的左臂。

虎爷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好像他的身体根本不是肉做的一样。

一个回转,缅刀突然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又攻向了地上的小飞侠。

小飞侠心神大骇!

他看到虎爷眼底有一种让人心悸的闪光。

他知道虎爷已到了疯狂的地步,疯狂到不知身上的疼痛,疯狂到非要杀了自己不足以泄忿的地步。

长剑正慾迎拒,花扬雪的匕首亦从一个不可能的方向突然出现。

她又替小飞侠挡了一刀。

而这时一怔之后的楚烈长剑亦从后追蹑而至,笔直的刺向虎爷的后背。

照说这种情形下,虎爷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立刻回身自救。

然而大家都这么想,大家却全都错了。

虎爷真正可怕的地步在于他狠,一个人能狠到不顾死活的地步,而非得达到目的,能不让人心惊吗?

所以当虎爷根本不顾身后楚烈要命的一剑,而也不放松对小飞侠那致命的一刀时,每个人都心惊了。

小飞侠的长剑拼命的挥舞。

花扬雪的匕首已脱手而出。

楚烈更是加快速度把剑往前推进。

这是他们发现虎爷的企图后唯一能做的事。

于是在电光火石里,小飞侠突然从地上弹起,他的前胸已被虎爷的缅刀削出了一条长长的伤口。

而虎爷却脸上笑容刚起的时候,人已闷哼一声,突兀着双眼,仆倒在地。

他的后背除了挨了楚烈一剑,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更刺透了他的后心。

翻了一个身,虎爷形容惨厉地似慾爬起,可是他动了两下,已失去了力道,只能坐在地上,望着惊魂甫定的小飞侠露齿一笑!

这一笑是诡谲的,也是恐怖的。

小飞侠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竟兴起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因为他面对过无数将死的人,可是从来没碰上一个像面前这人,临死前还能有着这么怕人的笑容。

从虎爷逐渐涣散的瞳孔里,每个人都知道他已死了。

然而从脸上的表情、可怖的笑容,每个人又都不认为他已经死了。

久久之后,小飞侠仿佛从一场恶梦里醒来。

他巍颤颤地站起身,才惊醒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小飞侠望着虎爷的尸身,心中百感交集,他收起长剑之后对着楚烈道:“大……大哥……”

他这一叫,楚烈立刻来到他身旁连忙一番检视,待发现小飞侠并无大碍后,才松了一口气。

而花扬雪亦长叹一声,仰首望天自语道:“大仇已报,爹、娘你们……你们也该瞑目了!”

虽是胜利,但胜利的代价却是惨烈的。

在清点过战场后,“江海盟”固然大获全胜,歼敌六百多人,俘虏二百多人,加上葬身江面的,总数有一千三百多人。但是“江海盟”和“大风会”合起来也折损了约有三百人之谱。

这一场血战的确是近百年来江湖少见的一仗。

冬日午后的阳光和照。

小飞侠在房间里独自凭栏眺望远山近江,脑子里想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

这时候一阵轻灵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小飞摇摇头,刚露出了苦笑,门就被人推了开,而贺美丽手上端着托盘,笑盈盈地走进屋子。

她把托盘放在桌上,望着小飞侠道:“喂!该喝参汤了。”

无奈的,小飞侠只得来到桌前,端起碗慢慢喝着。

“干什么?瞧你这付模样,又不是叫你喝毒葯。”贺美丽笑道。

“我的伤这十几天下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帮个忙!大小姐,你就别每天再给我熬汤了,这玩意喝多了可是会上火的呐。”

贺美丽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这个人还真不识好歹,拿人家的一片心意全当成了驴肝肺。”

苦笑着,小飞侠放下碗道:“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我是怕你麻烦……”

“麻烦?比起你为我们“江海盟”做的,我这能算麻烦吗?”

小飞侠不敢哼声了,因为他知道如果再说下去,到最后他参汤还是要喝,恐怕联想睡个午觉都泡汤了。

沉默了一会,贺美丽见小飞侠喝干了参场后,她抬眼幽幽道:“听说你明天要走?”

小飞侠点点头道:“我已经和瓢把子说过,你也知道我大哥他们已经离开好几天了。”

贺美丽不觉道:“他们是他们,他们个个身上又没像你一样带着这么重的伤。”

小飞侠道:“其实我还有别的事,不得不离开。”

偷望了对方一眼,贺美丽道:“你……你是不是急着要去看那个蔷薇姑娘?”

小飞侠只能点头。

贺美丽脸色微变,哀怨道:“她……她美吗?”

小飞侠轻轻一叹道:“美与丑只是一个人的外表,男女相悦重要的是彼此相互了解的一颗心。”

咬了咬嘴chún,似乎压制住流泪的冲动。

贺美丽道:“你一直都是这么说,然而我也一直认为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可是我发现你却从来对我不肯多去了解。”

心神一震!

小飞侠连忙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已经转变了一个人,不再是以前那个跋扈和蛮不讲理的人。”

“但为什么你就从不正眼看我呢?”

小飞侠只觉得头晕得要命。

他明白这个女人始终对自己存着幻想。

他狠了狠心,正色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并不是都会发生感情的,有的人他们永远只能做一对好朋友,如果硬要他们去谈情说爱,那么到最后恐怕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对不?”

贺美丽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当小飞侠发现到她眼底有种恨意浮现,他不觉心头一跳,怔怔地看着她。

甩了甩头,贺美丽道:“我听说一件事情……。”

“什……什么事?”

贺美丽突然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小飞侠,冷冷的道:“我听说你的蔷薇曾是一个阻街拉客的妓女。”

小飞侠只觉得被人当面打了一拳。

他亦冷冷地回道:“不错,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笑了笑,贺美丽道:“有什么理由你宁愿要一个妓女,而舍弃一个身家清白的女人?”

小飞侠脸色十分难看道:“我只能告诉你一个妓女若从了良,就不是妓女,而一个杀手若放下了刀,也就不再是个杀手。”

贺美丽脸色一变道:“你有没有考虑过,当有一天有人指着你的老婆说她和我上过床时,你将何以面对?”

心火陡生,小飞侠的声音从齿缝里进出,道:“那是我的事,你似乎管得太多了。”

冷笑着,贺美丽道:“我很难理解你,更难理解这件事。”

“那是因为你从来没爱过,也从来没被爱过。”小飞侠火道。

退了一步,贺美丽道:“难道我对你的一片真心全让狗吃了?”

小飞侠有点悲愤道:“爱一个人,是绝对不会去伤害他的心;爱一个人,更不可能去提起他最不愿提起的事情。”

贺美丽想必也急了。

她大声道:“这是你逼我的,这些天我衣不解带,眼不敢合,日夜陪在你身边,为的是什么?为的是什么?可笑的是你竟无动于衷,连声好听的话也不会说,你叫我怎能顺得下心中这口怨气?”

小飞侠脑中一片混乱。

他挥了挥手,痛苦且无奈地道:“你……你走吧,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贺美丽慌了。

她慌忙地冲到小飞侠面前道:“我……对不起,我太激动了,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你不要介意,我……我完全是无心的,你不要赶我走……”

在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做的,也有很多话是不能说的。

因为不能做的事做了,不能说的话说了,造成的遗憾是永远也无法弥补。

所以当贺美丽看到小飞侠背转过身后,她已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也明白她和小飞侠之间真的连朋友也没得做了。

她懊恼得要死,也悔恨得要死。

在赔尽了不是、道尽了好话、甚至于流下了眼泪哀求,仍得不到小飞侠任何一句话后,她只能无奈而黯然地离开。

小飞侠心在刺痛,对于贺美丽离开时脸上复杂的表情,他连看也没看一眼。

北风凉冽。

冰冷刺骨。

然而因为快过年的缘故,这条官道上不时仍看到许多人带着大包小包的年货,在赶着路。

小飞侠孤身一骑,他小心地催着马,心急万分地驰骋了好长一段路。

对于贺美丽的话,他已不再放在心上。

因为他自己想通了,想通了爱一个人并不是爱她的过去,而是爱她的现在和爱她的将来。毕竟蔷薇的过去,他来不及参与,那么当然也就不能怪她,更何况她之所以那么做,也是唯一的选择。

因此在他想通后,他就再也不愿多待一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巴不得马上飞到她身边,仔细地看看她,好好地紧拥着她。

然后他将带着她找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安定下来,再也不理世事。

这是他对她的承诺,现在这个承诺即将实现,也无怪乎他有着归心似箭的感觉。

心里正想着“江山万里飘”已被歼灭后,多事的江湖道上应该宁静了许多才对。

小飞侠就看到大路边马车翻覆在地,而一对看似夫妻的中年人,男的死在车前,女的死在车后,几个箱子散落一地。

皱了皱眉头,小飞侠知道年关将近,这一定是有人拦路打劫做的杀人勾当。

下了马,来到出事地点。

小飞侠不觉生出恻隐之心,正预备挖个坑把这对夫妻掩埋起来,忽然听到一声惨呼由前面的树林中传来!

他神情一凛。

立刻身形一展,人如大鸟般急射而去。

才进树林,小飞侠就看到一幅惨不忍睹的画面。

只见三个大汉围着一辆骡车,骡车旁四具尸体全都脸上布满惊恐的表情,身上横七竖八的全是刀伤。

那三个人显然没见到有人进了树林,他们正大笑大叫着搜括着骡车里的物件。

小飞侠怒气填膺。

他的声音像来自九幽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诸位杀人劫财,也不怕得到报应?”

那三个人停止了动作,当他们看到小飞侠后,全都吓了一跳,同时禁不住开始颤抖着。

小飞侠有些奇怪,因为通常这些杀人劫财的强盗都是凶神恶煞,绝对不会有这种怯惧的反应。

他仔细地看了看这三人,他突然有一种很面熟的感觉,然后却又一时想不出曾在那里见过这些人。

他一步一步地向前。

每一步都好像踩在那三人的心口上,只见他们个个脸色灰败。

突然——

那三人互觑一眼后就如见到鬼般,分成三个方向返身就跑。

小飞侠嘴角含着一抹冷笑,他一长身,立刻朝着右边那人追了过去。

也只是跑了两步,那右边的大汉只觉得后颈一凉,一阵刺痛还没传到大脑,人已趴了下去。

小飞侠长剑一挥后,人就又朝着中间那人追去。

于是中间那人才刚刚跑到路边,小飞侠已拦住了他的去路。

那大汉一甩手中朴刀,立刻跪了下磕头如捣蒜道:“你饶命……你饶命啊……”

小飞侠已然恨极了,他的剑闪起一道白光,不待那人话说完,已经抹过了他的咽喉。

紧接着他又返身再去追另一名大汉。

对追人,小飞侠绝对是个专家。

虽然在他杀了两人后,再回头已不见了敌人。但是他依旧人那人逝去的方向,找到了敌踪。

而在不久后,来到一处山边的小屋。

“禀……禀庄主,我……我们失了手……”

“失手?怎么一回事?”

“我们遇到了……遇到了小飞侠……”

小飞侠来到小屋外,就听到里面有人在对话。当他踹开门后,看清了被称做庄主的人后,他不禁笑了起来。

笑得是那么的令人毛骨悚然,笑得是那么的令人头皮发麻。

世间事一饮一啄早有注定。

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可能是现在最好的写证。

小飞侠笑声一停,他怒目瞪着面前这个五短身材却透着精明的人道:“‘混天鼠’,赖聪明,赖大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