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32章

作者:司马紫烟

蔷薇看到贺美丽的时候,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女人长得还真是不怎么样。

贺美丽却笑得很热络地对她道:“我叫贺美丽,是“江海盟”贺敖海的妹妹,也是小飞侠的朋友。”

一听到小飞侠,蔷薇就忍不住问道:“他还好吗?伤得重不重?要不要紧?”

贺美丽心中一酸,脸上依旧笑道:“他很好,只是惦记着你,所以我才来接你。”

蔷薇心中掠过一丝甜蜜。

她微笑着道:“其实贺小姐又何必亲自跑这一趟,有刚才那位弟兄陪着也就可以了。”

“那怎么成,一来我是女人,陪着你一路上方便得多;二来,也表示诚意,小飞侠替我“江海盟”卖命出力,我这么做也是应该啊!”

只觉得对方人丑,没想到心地倒是挺热心的。

蔷薇笑道:“那真是辛苦你了,贺姐姐。”

贺美丽眼中有丝不易察觉的痛苦。

她淡淡道:“蔷薇姑娘有这么一位如意郎君,可真让人羡慕。”

蔷薇眼睛一亮,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没说话,却把手撩开马车的窗帘,观看了一下外面。

贺美丽沉默了一会,又道:“本来坐船可以省下一天的时间,可是小飞侠却坚持要蔷薇姑娘走陆路,你可知道原因吗?”

蔷薇实在想不出原因。她逐着眉摇了摇头。

贺美丽却故意道:“当时我也问过他,他好像说了一句什么坐船会刺激到你,真是奇怪得很。”

蔷薇身躯一震,脸色微变。

因为她想到了自己曾有一条船,而那条船却是她一生的污点。

贺美丽偷觑了对方一眼。

她看到了蔷薇不好看的脸色,接着又道:“你可想起来为什么坐船会刺激你的原因吗?蔷薇姑娘!”

蔷薇冷冷地道:“不知道。”

贺美丽笑了!

她笑在心里,而且笑得是如此的阴险。

吃饭的时候,贺美丽故意选了一家人多的饭馆。

她们才一落坐,就有人上前对贺美丽恭喜道:“贺大小姐,恭喜你们‘江海盟’,竟然击败了‘江山万里飘’。”

说话的人嗓门奇大。

于是饭馆里的人全都听到了,他们也全都转头注目。

贺美丽笑着回道:“谢谢你,不过那全是这位小姐的郎君-一小飞侠的大力鼎助,否则‘江海盟’恐怕早让人给吃了。”

不知道贺美丽为什么这么说?

不过当看到每个人都以羡慕的眼光看着自己时,蔷薇内心不觉有种骄傲,一种以小飞侠为荣的骄傲。“嗨!你可真出风头。”贺美丽小声地笑着对蔷薇道。

蔷薇红着脸,似嗅似怒道:“你干嘛要这么介绍我呢?”

“那有什么关系?让世人认识一下大英雄心爱的大美人呀!”

贺美丽笑容里有一丝谲意。

蔷薇低着头,开始吃着东西,心里却有着一股莫名的喜悦。

就在这个时候,饭馆外面又走走了三个看来并非善类的男人。贺美丽迅速的与对方交换了一个眼神,就也低下了头。

那三个人笔直地来到蔷薇的面前。

其中一人叫了起来道:“呦喝,你不是蔷薇姑娘吗?”

蔷薇招起了头。

从她疑惑的表情里,显然她从没见过这个人。

那人叫得更大声了:“怎么?你不认识我了吗?在苏州河畔,我可是你船上的常客!”

蔷薇的脸一下子变得好苍白、好苍白。

那人露出婬狞的笑容,又道:“你可想死我了,想不到你竟然转了码头,来这里捞了。你住在什么地方?吃过饭我去捧场,也好一解相思之苦。”

蔷薇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看着自己。

她抖着身躯,颤着声音道:“我不认识你,你……你认错人了。”

那人皱眉道:“认错人,不会吧,我们好过那么多次,你身上每一根寒毛我都认识,又怎么可能认错人呢?”

蔷薇有种要哭的冲动。

当她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的时候,她站起来忿声道:“请你离开,我……我真的不认识你……”

那人捂着头道:“何必呢?你若想抬高价码就直说好了,摆出这付样子,想唬谁呀?”

贺美丽站了起来,瞪眼道:“你这个人最好认清楚人,你若再敢乱说一句,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那个人嘿嘿笑道:“我认错人?我若认错人,就把我这双招子给挖出来,蔷薇的大名在苏州河畔有谁人不知?又有谁人不晓?除非她不叫蔷薇。”

蔷薇只觉得一阵天眩地转。

她扶着桌子,脸上一阵青白。

而贺美丽却偏偏叫着她的名字道:“蔷薇,蔷薇,你告诉那个混蛋他是胡说,他认错人了。”

蔷薇的眼泪成串成串地掉了下来。

她突然一把推开贺美丽,朝着门外冲了出去。

贺美丽怔了一下!

她对着那人道:“你可知道她是谁?她是小飞侠未过门的媳妇。”

那个人笑了,捧着肚子笑了。

最后他一指贺美丽道:“你别骗人了,小飞侠是什么人,他会有这种做妓女的媳妇?”

贺美丽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她突然扭头就走,追了出去。

蔷薇一路狂奔,一路哭着。

她脑子里什么么也没有,有的只是两个字“妓女”。

她已好久好久没听到这么难听的字眼。

到现在她才明白一个女人一旦沾上了这两个字,就像烙在身上的刺青一样,永远不能洗脱掉了。

她的心在滴血。

她更有一种想拿把刀把自己砍成两段的冲动。

她不辨方向,毫无目的的奔跑,只希望能跑到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

最后她也不知跑了多久?跑了多远?当她实在跑不动停了下来时,才发现自己正一处庙前。

在看到‘苦心庵’三个大字后,她激荡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

她仿佛听到一种声音在说:“进去,你只要进去以后就能脱离一切的烦恼。”

她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双手拍打着紧闭的庙门。

小飞侠下了船一

他神情恍惚地在街上走着,最后不知不觉地走进一家茶馆。

茶还没送来,他就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老刘,你说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什么事?”

“当然是指小飞侠那个女人的事。”

“你是说蔷薇姑娘的事?”

“废话。我实在弄不懂像他这样一个英雄人物怎么可能看上一个苏州河畔的妓女。”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干过妓女的女人才懂得怎么样让男人舒爽啊!”

“问题是他怎么能忍受得了别人对他的指指点点?”

这两个人的对话只说到这里就打住了,因为他们突然发现到一把剑正指着他们的咽喉。

小飞侠眼里闪着怕人的光芒,他冷冷的望了一眼面前这一胖一瘦的客人。

他的声音冷得令人不寒而栗道:“告诉我,你们这些话从哪听来的?”

有把剑架在脖子上,那两个人恐怕连他们老婆偷人的事都会说得出来。

小飞侠很快地就找到了蔷薇吃饭的那家饭馆,他也很快地从饭馆的小二及掌柜口中了解到事情发生的经过。

他开始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大街小巷乱钻,逢人就打听蔷薇的消息。

最后他却碰到了一个人-一贺美丽。

小飞侠一见到贺美丽,就想一剑刺死对方。

但是当他想到她曾为了救自己一命,而差点死在贺敖海的铁钩之下,他就心软了。

他怔怔的看着她,只能心软地问:“她在哪里?”

贺美丽摇着头,眼泪已掉了下来。

小飞侠急了,惶声道:“你说话呀!她到底在哪里?”

贺美丽道:“我……我不知道,当我追出去的时候已经不见她的人影。”

小飞侠快疯了,他双手紧紧扯着自己的头发,脸上全是痛苦地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如此对她?”

贺美丽道:“我也不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去找她,也只是希望给你一个惊喜而已……”抬起头,小飞侠道:“你就那么“鸡婆”。”

贺美丽一脸委屈道:“为……为了那天的不愉快,我这么做也有向你道歉的意思。”

小飞侠烦躁地挥着手。

他冷漠而又痛苦道:“你走吧.以后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

贺美丽慌了!

她冲到小飞侠面前道:“你……你不能这样绝情对我,会发生这种事谁也不知道的,再说……再说这种事早晚都可能发生,你不能……不能这么不公平,把所有的罪过全加在我身上……”

小飞侠叹了一声,悠悠道:“不错,这种事早晚会发生,可是只要我在她身旁,我就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你知道吗?”

他说的也是事实。

试问有谁敢当着小飞侠的面,说蔷薇曾经做过“妓女”?

除非那个人嫌命长了。

贺美丽咬着chún,提起勇气道:“蔷薇已经走了。她一定没有脸再回到你的身边,你又何苦再找她?”

小飞侠古怪地瞪了她一眼。

贺美丽却接着道:“我是女人,我了解一个女人的心里,经过这件事后,就算你找到了她,她也绝不会和你在一起了。”

小飞侠不是个当面给人难堪的人,尤其是对一个女人。

可是他现在却忍不住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是蔷薇,所以你不用说你知道她会怎么做。另外我也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就算我失去了她,也不可能接受你,不可能永远也不可能。”

贺美丽像被人抽了一鞭子一样。

她猛地退后一步,身体一阵摇晃。

然后她瞪着眼,望着小飞侠大声吼了起来。

“你……你真的那么无情、你真的犯贱吗?贱到非要一个妓女,而不顾世人的耻笑?你有没有考虑到一些应该考虑到的问题?就算她愿意回头,你又要如何面对你的兄长、亲友?”

眼中的怒火已快把自己给焚毁了。

小飞侠狠狠地瞪着贺美丽道:“我再说一次,请你离开我,对你的言词我已忍到了极限。”

贺美丽突然疯狂似地笑了起来:

她戳手指着小飞侠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你这样对我你的良心过得去吗?你不想想第一次是谁救了你,而没把你送交给张百万?第二次又是谁替你挨了我哥哥的铁钩?是我,是我……没有了我,你今天还能站在这和我大声吼叫,又如何能大放厥词表达你的狗屁爱情论调……”

小飞侠心里一阵阵抽痛。

他怎么也想不到贺美丽忽然会变得如此蛮不讲理?他更想不到一个女人在受到拒绝后会如此的歇斯底里。

他怔怔地看着她,就像从来也不认识她一样。

这时贺美丽却开始一直笑!

由无声的笑变成浅笑。由浅笑变成大笑,接着狂笑!

她笑得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是却一点停止的意思也没有。

突然——小飞侠傻了。

当他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贺美丽已经又由嚎啕大哭变成了仰天狂笑!

疯子——

当疯子这两字突然在脑子浮现时,小飞侠差点儿连自己也疯了。

他连忙出手点住了贺美丽的穴道,在对方静止后,他怔怔地有如一个白痴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有三个人在远处向这边窥望。

小飞侠一种直觉认为那三人绝对和贺美丽有着关连,他轻轻地把贺美丽放在地上,人已如大鸟一般飞了过去。

那三人一见返身就跑。

小飞侠已经落在他们的前面。

“你们是谁?鬼鬼祟祟的有什么企图?”

小飞侠声音里透着冷漠。

那三人挤成了一堆,已经吓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冷哼一声,小飞侠长剑已经离鞘。

于是那三人同声喊道:“我……我们是“江海盟”的人……”

小飞侠闻言一怔!

“‘江海盟’的人?‘江海盟’的人为什么见到我就跑?”

“我们……我们……”

小飞侠猛然想到了饭馆里打听的事情。

他立刻道:“是你们故意揭穿了蔷薇的事情对不对?”

那三个人虽然没有说话,不过从他们的惶恐的表情里,小飞侠已经猜到了。

他心痛地道:“你们是受了贺美丽的唆使?”

一齐点头,那三人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