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05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近乡情怯。

小飞快现在就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虽然他不是游子归来,而满春园也不是真正的家。王飞的眼睛已经好了。

从来到青州,到投店住下,一直到现在掌了灯,该出门的时候,他是早就发现了小飞侠有些不一样的表情。

王飞似乎很能体会小飞侠的心境,因此他也没多说什么,整天只是静静的观察,看着小飞快踱来踱去,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一会儿端起茶碗半天没喝一口,又放下了。

王飞最后看了看天色,问道:“决定了没?你去是不去?”

小飞侠有点窘迫,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说真的,那地方只是我生长的地方,有感情的只是一种怀旧,说真的,那里给我的只有伤感。”

“有时候缅怀伤感,也是一种很美的感觉。”

王飞突然说出一句颇有学问的话。

王飞接着道:“走吧!不管怎么样,你也总该到那打听一下,你告诉我那个……那个叫小雨的女孩子葬在什么地方?”

提到小雨,小飞侠就一脸悲忿,眼中立刻浮现出全身躶露被人像畜牲似的玩弄,更看到她身上青紫瘀肿的对自己凄然叫道:快走,快走!.是的,她死了。

可以说为自己而死。

自己也该找到她葬身之地去祭拜一番,而且是带着那禽兽般男人的头颅。

看到小飞侠脸上的变化,王飞猜到了他心中想的事,问道:“你是不是认为该先打那个畜牲不如的洪镖师?”

小飞侠眼里有着怕人的光芒,冷哼道:“只要那姓洪的没死,他可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最起码有三百天是窝在满春园里。”

“那还等什么?最好今儿晚上能碰上,也省得还要费工夫去打他。”

小飞侠没再说话,佩好剑就笔直的领先出了房门。

一样的满春园,却是不一样的心境。

小飞侠一进到满春园,却发现到人事全非。

从站门口的大茶壶,到匆匆在面前晃过的几名姑娘,小飞快竟然没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

“两位爷,第一次来?怎么称呼?是先叫酒菜呢?还是先叫姑娘?”

在一处偏房落好坐,带位的龟公阿谈的问着。

王飞觑了一眼小飞侠道:“你看怎么着?”

小飞侠长在这,但却是头一回以客人的身份进来。

他想了想道:“先上酒菜吧。”

“行,两位梢待一会儿。”

龟公回了一声,便迳自忙活去了。

王飞问道:“可有碰着了熟人?”

小飞侠摇摇头道:“看来这全变了,姑娘们我肯定没一个旧识,就不知老鸨还在不在,是不是连老板都换了?”

“那怎么办?如果没一个熟人,那咱们岂不白来了?”

“不会吧,我想总有人知道些三年前的事。”

酒菜上得很快。

本来嘛,这儿时间就是金钱。

酒菜上得慢,那姑娘们岂不少接了几个客人。

摆好了酒菜,龟公又泪笑道:“两位爷,要不要我现在就叫姑娘们进来?”

小飞侠志不在女人,他更知道来这地方如果姑娘们进来后又遭回票,她们的心里会十分的难过。

“我知道你们这有花牌,我想先看一下子再说。”小飞侠想出了这个最便捷的法子,敷衍着道。

“花牌?有,有!您等着,我这就去拿。”

龟公嘴里客气着,心里却“干”上了。

在他想从花牌上看到的只是一个接一个的假名字,又不能分出谁美谁丑,要看花牌岂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但是人家是客,花钱的大爷,龟公干是干,还是很快的拿了花牌进来。

小飞侠慢慢的翻着,仔细的看着资料。

小红:娇小,肤白,嗲劲足,善唱曲,十九岁,大名府人氏。

春花:中等身材,rǔ大臀大,汁多蜜足,二十岁,青河县人氏。

梅兰:略黑,眼大腰细,善叫床及扭功,二十三岁,淮南人氏。

小蜜桃:五官清秀,体态匀称,能吹能品,十九岁,苗疆人。

大凤凰:丰腴白皙,软硬俱佳,二十五岁,东北人氏。

恰红:肤若细脂,中等身材,精各式花招,二十三岁,化城人氏。

小飞快把厚厚一本花牌名册从头看到尾,他是看到几个熟识的名字,但一看介绍及对照年龄籍贯,就知道名字相同,人却不是自己认识的。

王飞关心的问:“怎么样?”小飞侠还是摇摇头,合上了花牌册子。

小飞快对龟公道:“请老鸨来。”

“你说……说什么?”龟公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说请你们的老板娘来!”小飞侠说得够清楚了。

“我们老板娘已经是……是老太婆了,而且她早已金盆洗……洗手……”

王飞突然瞪眼道:“少废话,要你叫谁,你就叫谁,待会少不了你的赏钱。”

龟公跑了出去,心里还真是纳闷,那有大姑娘不叫叫老太婆的。就算老的退火,也不是这么退法呀!

小的补眼睛,老的补筋骨。

龟公想不出这两个年轻客人,筋骨正壮,有什么好补的。

老鸨来了。

小飞侠的心也凉了。

因为他根本不认识她。

“哟,两位客官,你们也真是的,咱们这有近百的姑娘,你们偏偏不选,怎么会找上我呢?我可是好多年没干这事了。”

老鸨的脸上涂抹得差不多有斤重的脂粉,仍然盖不住脸〔浮起的皱纹,她一进门就尖着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嗓门。

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是从她的表情里谁都看得出来,恐怕要她倒贴,她也绝对肯脱裤子,而且脱得比谁都快。

王飞和小飞快差点没把隔夜的饭菜给吐了出来。

王飞倒妙,他居然赶快站起,说了一句“小子,这儿交给你了,我出去溜溜一会回来。”人就逃似的冲出房门。

老鸨更会错了意。

她眨着发亮的眼睛,顺手关上门,就一屁股坐到上飞侠身边。

小飞侠赶忙挪开一个位子,嘴里道:“你是这儿的老板娘?”

老鸨笑得有如母鸡下蛋。

她手中红巾一甩,眼睛再也舍不得离开小飞侠的脸上,回道:“是呀!我姓钱,以前的花名叫小乔,可是大家却喜欢叫我“翘翘”,你懂不懂“翘翘”的意思呀!”

小飞侠只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搅。

他心里直喊着“我的妈呀”。

他在这种环境里长大,什么“双关语”会听不懂?他现在莫说“翘”了,恐怕吓得缩都不知缩到那去了。

“‘翘翘’,哦不!小乔……不不,钱老板娘。”小飞侠一定吓傻了,对人家连改三次称呼:“你别误会,千万别误会,我……我找你来,只是想打听个人。”

总算明白人家的意思了,老鸨钱妈脸上有着失望极了的表情。

她颓丧得像家里死了人,道:“你要打听什么事?不管你们打听什么事,我姓钱,也最爱钱……”

“我懂,我懂。”小飞侠立刻奉上了银子,道:“我想请问你这儿前一任的王妈妈现在什么地方?”

老鸨钱妈一下子瞪了眼,她有些吃味道:“王妈妈?我……难道我比不上她吗?”

小飞侠碰上这种满脑子邪念的女人,他真恨不得一拳把她打成扁的。

但小飞侠耐着性子,又道:“你真的是误会了,我找王妈妈是有点私事……不,不是你所想的那种‘私事’,唉哟我的妈呀!我就老实对你讲吧,我想要打听三年前在这儿死去的一名叫小雨的姑娘,她葬在什么地方?”

老鸨钱妈这一次是真的死了心。

她想了想道:“你说的是王妈妈把这间店顶给了我,听说搬到京里享福去了,不过你说的什么叫……叫小雨的姑娘,这件事我听说过,她就葬在城西大柳树下附近。”

知道了答案,小飞侠心中有如释出一块石头,他连声的对老鸨钱妈道着谢。

站起身,老鸨钱妈正慾出门,突然又道:“奇怪.怎么这种三年前的旧事,怎么这会儿倒成了热门新闻了?”

小飞侠一听,不禁又诧异道:“什么热门新闻?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钱妈皱着眉头,想着道:“前几天也有个年轻人跑到这儿来打听当年那段公案,还探听从前在这一个叫……叫什么小飞快的有没有回来过呀等等的消息,最后还听说扯出一个‘龙虎镖局’洪镖师被他杀死的事来。”

我靠!小飞使心里骂了一句。

不禁想到虎爷的可怕,他竟早已算准了自己会再回来一样,居然先派了人来。想到这小飞侠心里就一阵发毛。

小飞侠也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谁要背叛了虎爷,那怕是逃到天涯海角,他也有办法派人追杀。

懒得再去想为什么姓洪的镖师会死在这个被派来的杀手手中?小飞侠只想快一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小飞侠刚出门,他眼睛一亮,看到了一个熟人。

这个人是这儿拉二胡的琴,叫老齐。

通常像这种靠手艺混饭吃的琴师,他们都有固定的地盘,所以这儿的任何人都换了,琴师还是在。

“老齐,你是老齐对不?”

站在门口,小飞侠有种碰见亲人的感觉,他兴奋的叫住手里抱着一只二胡的老人。

“你是……”

叫老齐的老人停了下来,他望着小飞快,努力的思索,却想不起来这个看来面熟的俊逸年轻人是谁?小飞快一把将老齐拉进房间,把他接到椅子上,掩抑不住欣喜道:“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小飞快,有一回偷偷玩您的二胡,弄断于兹,你气得要揍我的小飞侠呀!”

经小飞侠一提,老齐顿时恍然大悟道:“是你?小飞侠,真的是你,几年不见,你变得我都不认得了。”

“是呀!你也老了。”

小飞侠熟络的替他倒上酒。

老齐叹道。

“那可不,岁月催人老啊!咦,你怎么会回来的?”

于是小飞快便简略的把当年事情发生的情形说了一遍,只有隐略了自己如今的身份。

老齐听完后,也感叹道:“那么你这次回来是……”

“是想拜祭一下小雨,及找那畜牲‘无常洪’,算一算总账。”老齐又叹了一声,道:“小雨那个女人也死得真是冤枉,你有这份心她也该瞑目了,不过听说那姓洪的已经遭人做了,消息正不正确我也不得而知。”

“这我会去查的,他若死了也就算了,如果没死,他也活不了几天,血债血还,这可是条人命。”

“唉!你也是苦命人,从小无父无母的也都人心疼……”

对小飞快的来历,老齐当然清楚得很,说到这他忽然想到一件事,不觉脱口道:“以前你还小,我没告诉你,现在我想该告诉你了,这或许对你的身世有点帮助。”

“身世?”小飞快这一惊可非同小可,慌道:“您快说,快说!”也难怪小飞侠会慌,毕竟多少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告诉他有关身世的事。

“事情是这样子的,当年发现你的是老刘,有一天我和他一块喝酒,他告诉我你身上本来有一块雕辍傲的翠玉,却被老鸨给拿了去,老刘也是吃人家的,他没敢说话,物换星移,事隔多年,也不知那拿走你身上王佩的老鸨如今还活不活着,如果找到了那棋傲王佩,或许有一天能找到你的亲人也说不定。”

一阵晕眩后,小飞侠激动道:“竟有这回事?竟有这回事?当年拿走我身上王佩的老鸨姓什么?叫什么?”

老齐想了想道:“好像……应该是姓罗,至于叫什么我就真的想不起来了。”

“罗!”

小飞快紧紧的把这个字记在心里,虽然不至于感激涕零,也还是千谢万谢的与老齐分手。

每个人都有希望。

大多数的人活着也都是为着个人的希望。

小飞侠对今生本已绝望,现在却有了希望。有了希望的他,对明天,对未来,也就打消了宿命的观念。

他突然有了一定要活下去的决心,那怕是遇上虎爷最厉害的杀手。

他有这种决心,完全是因为他不能糊里糊涂的来到这世上,也不能马马虎虎的就这么离开。

在以前对自己的身世之谜是毫无线索,无从查寻。

如今既有一线曙光,那种对血脉相连与生俱来的情感,就一下子让他觉得自己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办。

小飞侠居然在满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