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06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月夜下的太湖,犹如覆盖着一层薄纱的少女。

有妩媚,有羞涩,更有着多情。

小飞侠一面信信步在湖边踱着步子,一面脑子里不停的想着要如何去找出要找的人。

正当心里烦乱得理不出一点头绪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声“放我走,放我走”的女人喊叫声!

声音里透着惶恐与惊惧,让小飞侠感到诧异的却是那声音听来甚为耳熟。

他不想管闲事,也不爱管闲事。

可是当他想到她是一个沦落在这靠出卖身体的可怜女人一后,他不觉得朝着声音来处走了过去。

没多远,他看到了那个女人被一个男了拉着,而她却死命的挣扎着,想要逃出那个人的掌握。

近了,小飞快已看清那个男人不但长得俊秀潇洒,穿得更是体面,一袭淡蓝色丝质的罩衫,在月光下发出闪闪光晕。

怪了!

小飞侠实在弄不清这个女人是不是有毛病?一个长得讨人喜欢,身上又光鲜,铁定多金的年轻人,她怎么会不要?

妓女挑客也不是没有,但是这样的男人她还不要,小飞侠就是想不出她还要什么样的男人。

“放……放我走,你放我走啊!”

任凭那女人如何的挣扎,她就是无法挣脱人家的手掌,到最后她急得连声音都变了。

“朋友,请你放开她。”

小飞侠靠近些,出声喝着。

那个人怔了一下,就这一怔那女人已挣脱了他的手。

那女人一见是小飞侠,慌乱得就冲到他的身后,又惊恐的道:“我不要跟他去,我不要跟他去……”

小飞侠皱了眉,对着那人道:

“这样强人所难,好像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吧?”

那人被小飞快一顿抢白,他也皱起了眉头,道:“你在说些什么,你可知道阻差办案可是有罪的?”

“阻差办案?”小飞快冷笑一声道:“我只知道你强拉着人家,而人家不愿跟你去。”

“放屁,你别颠倒是非!”那人急切的道。

小飞侠嗤声道:

“喷,喷!我颠倒是非?朋友,你也未免太会给人家乱扣帽子吧!好,就算你是官差,这个女人犯了何罪?”

“当街卖婬,有碍善良风俗。”

小飞侠不慌不忙道:

“可有证据?可有人证?”

那人一怔,又道:

“我就是人证,她自己找上门来百般卖弄风情。”

小飞侠倏然一笑道:

“做贼的喊捉贼,这不是没有的事。话说回来,她也可以说她是人证,证明你意图对她不轨呀!”

那人呆住了。

他没想到会碰上了这么一个能言善道打抱不平的人。

仿佛也被小飞侠给搞毛了,那人脸色一沉,道:“我说呢,一个女人怎么敢当街拉客,原来后头有人替她撑着。”

小飞快摇摇头道:

“你还真会幻想呢!由此可见就算你是官差,也铁定是个欺压善良、鱼肉乡民的贪官呢!”

“你……”

“我怎么样?告诉你,世上总还有不怕官的亡命客。”

没再说话,那人却已出手。

小飞侠目光一凝,人家一出手,他已知道他遇上了麻烦,这个人绝不是普通的捕快衙役,普通的捕快衙役是不会有这么高的身手。

空手过了六、七招,那人的心头也一阵骇然。

毕竟他也明白小飞侠不是那个妓女的保镖,更不是地痞之类的三流混。

这两个人愈打愈心惊!

他们已经发现今夜面对的对手,恐怕是今生遇见最可怕的对手。

“住手!”

又过了十几招,那个自称是官差的人突然叫了一声,人已飘开七尺。

小飞侠停下手来,他望着对方,静待下文。

那人望着小飞快一会,才道:“你是谁?”

小飞侠淡淡道:“我已经说过亡命江湖的过路客。”

点了点头,那人道:“我姓楚,单名一个烈宇,何吝于告之大名。”

小飞侠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凉意立刻由头传到脚。

他嘴里发苦道:“久仰了,在下姓……姓胡,也是一个单名言。‘

根本没有想到其他,楚烈道:“我已可确定胡兄不是和那女人一伙的,所以咱们这场架也用不着再打下去。”

心头一松,小飞侠立刻接口道:“既如此,就此别过。”

小飞侠话一说完,返身就要走。

“胡兄留步!”

小飞侠停了下来,却没转身。

楚烈道:“胡兄身手不凡,不知有幸交个朋友吗?”

交朋友?我要敢交你这个朋友,岂不是茅房里点灯——找屎。

小飞侠慢慢转回身,他看到的是楚烈那一双殷切的眼光。

叹了一声,小飞快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胡兄知道我?”

“当然,楚兄鼎鼎大名,钦赐御前带刀侍卫,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在下草莽一介,吃的是江湖饭,舔的是刀头血,实在不敢高攀。”

楚烈哈哈一笑道:“虚名罢了,胡兄怎好拒绝我一片诚挚?”

小飞侠摇摇头道:“真的不敢高攀。”

楚烈表情一变,道:“就只为了我身在官家?”

“很抱歉,的确是为了这个原因。”

不错,江湖人的确没有谁愿意和吃公门饭的交朋友。

小飞侠说的是实情,楚烈也明白这层道理。所以楚烈没有再勉强,只不过脸上明显有种失望。

小飞侠苦笑一声,抱抱拳,转过身就大步离开。

加快了步伐,小飞快就好像后面有鬼在追他一样,连头都不敢回。

到现在他还庆幸着,刚才好在没有与楚烈用兵器干上,要不然他知道以楚烈的警觉心,及职业上的敏感度,一定立刻就能认出自己真正的身份。

这个人是谁?

为什么江湖上从没听说过他?

楚烈轻轻念着“胡言”这两个字,心里却有着太多的疑问。

猛然间他醒了过来,同时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巴掌。

既能胡言,岂非乱语?

他傻了,同时也尝到了被人耍的滋味。

小飞侠没想到这个女人仍旧徘徊在附近。

当他看到她的时候,还真是吓了一跳。

“嗨!”

她从藏身的树后转出来,轻声的叫了一声。

小飞侠停了下来,他笑了笑道:

“你怎么还没走?”

难得的,那女人脸上有种赧然的表情,她抬眼道:“我是很想走,可是也不知怎么搞的却留了下来。”

“为什么?”

“不晓得,或许想知道你的结果吧。”

她停了一下,又接着道:“另外我知道你身上所有的钱让我拿走后,你恐怕连住店的开支都没着落了。”

谁说婊子无情?

小飞侠笑道:

“浪迹江湖,站着一条,躺着也还是一条,有什么地方不能睡的?”

那女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啧啧”笑了出来!

小飞侠这才发现自己话里有着语病。

小飞侠不好意思道:“对不起,不是有意的。”

拢了一下被夜风拂乱的长发,那女人道:“没关系,这种话对我来说还算含蓄的,更黄、更露骨的我都听过。”

小飞快想到刚才发生的事,问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女人一下子脸色一变,犹有余悸道:

“应了你那句话,找错了对象。我也真衰,平日颇有自信的一双罩子,今儿晚上竟然两次看走了眼。”

瞄了一眼小飞侠,她又道:

“一次是你,另一次更错把‘条子’当成了‘凯子’,差点没叫他给逮回衙门里去,要不是你替我‘围事’,最少也得在‘苦窑’里蹲上个十天半个月的。”

小飞快被他的话逗得一笑!

她翻了翻白眼道:

“你笑什么?换在任何人也都想不到这么一个看来像是富家公子哥的男人,竟然会是个‘条子’。”

“那你是怎么发现的?”小飞侠问道。

“发现?要不是他亮出了腰牌,我还当他在开玩笑呢!”

“这可是个经验,我想这对你以后可有不少帮助。”

白了小飞侠一眼,那女人道:“鬼个经验,我就是有一双法眼也看不出来像他那种人会是个‘条子’呀!算了,不要再谈这些一肚子大便的窝囊事了,咱们走吧。”

“走?到那里?”小飞侠怔了一下。

“你帮了我的忙,我总得给你打个睡觉的地方是不?”

“好意心领了,我随便打间破庙什么的就可将就。”

一瞪眼,这女人就差没跳脚,道:“你怕我吃了你?”

“那倒不是,只是男女有别……”

“别你个头。”那女人一拉小飞侠的手就走,同时道:“对我这种女人还谈什么男女有别?你总不会还是个‘童子鸡’吧?”

碰上这种女的,小飞侠除了苦笑外,他实在不知道能做什么。

“你竟住……住在这里?”

绕着湖边走了一段路,最后那女人停了下来,指着泊在岸边的一条小船,对小飞侠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没什么不好的?我这里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哩!”

跳上了船,小飞侠发现她说得一点不假。

这船舱隔开了一明一暗两间房,暗的看不到,明间里桌椅俱全,摆饰奇雅,一应物件应有尽有。

奉上了一杯茶,那女的舒适的脱掉鞋袜,毫不避讳道:“我叫蔷薇,你这落拓江湖人呢?”

啜了一口甘中带苦,不知什么茶叶的茶后,小飞侠道:“别人都叫我小飞侠,不过最近有一大堆人要追杀我,这名字我希望你记在心里,最好别随便传出去,泄露了我的行踪事小,只怕给你带来不必要的灾祸那就事大了。”

蔷毅没一点惊慌,笑道:

“你真有办法,年纪轻轻的,看样子在江湖上也刚跑不了几天,居然就有人要追杀你,怎么?是不是拐了那位黑道巨枭的姨太太?还是惹恼了那位大姐头?”

小飞侠笑了笑道:“都不是,只因为我是一个杀手。”

“别唬我了,瞧你的样子冷静有余,心狠不足,你要可以做杀手,那我岂不成了杀人魔王了!”

仔细的看了看蔷薇,小飞侠发现她的确长得还不错,如果脸上的脂粉少擦些,多保留些自然的本色,她应该是个称得上美女的女人。

看到小飞侠那种研究的目光,蔷薇笑在心里,她站了起来,慢慢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于是一个美好、白皙的胭体立刻出现。

高耸挺拔的胸部,纤细柔软的腰身,弧度适中的臀部,完美无瑕的肌肤,以及修长富有弹性的双腿,她……她竟然衣眼里面什么也没穿。

小飞侠呆住了。

最后他叹了口气道:“你……你要干什么?”

蔷薇袅袅行近,近到小飞侠已可闻到她身上的体香。

“你放心,我不收费,仍然老话一句,给你最高的享受。”

小飞侠想伸手去推她的身体,可是当他举起手,却根本不晓得要停在人家身上的什么地方。

小飞侠只能一脸尴尬,却诚恳道:“蔷激,你很美,也很诱人,但是你能不能先穿上衣服?”

蔷激一怔道:“为什么?”

小飞快轻轻闭上眼睛道:

“只因为我把你当成我的朋友,所以我才会告诉你我是一个杀手,只因为我尊重你,所以我才会跟着你来,你懂吗?”

蔷藏有着一刹那的错怔,一怔之后她混身一颤,眼里竟涌现出泪光。

她颤抖得拾起了地上的衣服,背转身慢慢地穿上。

她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人重视。

穿好了衣服,她转了过来。

小飞侠愕然道:“你……你哭了?”

任由眼泪无情的涌出,蔷薇就这么泪眼涟涟的看着小飞侠。

小飞侠感到一阵心慌。

他有点惶恐道:“我……我说错了什么?”

蔷激摇摇头,沙哑道:“没有,我只是想哭罢了。”

“为什么?”

“因为你让我感觉到我还是个人,而不是一个使男人表面鄙视,心里却巴不得想和我上床的妓女。”

“妓女也是人,是人就应该有被别人重视的权利……”

小飞侠的思维一下子飘到好远好远。

他恍惚道:“就像是我一个杀手,一个人人认为没心没肝的杀手,可是杀手也是人,是人就绝不可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