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07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李涛脚下不动,身子连晃,躲开了前面二剑。当第三剑来到时他突伸右手,屈指一弹,一缕指风已击向小飞侠执剑的右腕。

剑快,指风更快。

小飞侠这最后一剑只能半途变招,要不然他的剑尚未触及人家,自己的右手恐怕就先得报废。

终于明白“降魔指”的厉害,小飞侠一点也不敢大意。

他使出了全力,翻飞腾跃,把手中长剑舞出了一道道电闪、一层层的光幕、一圈圈的寒芒。

每一剑、每一出击,都指着李涛全身大穴处。

李涛再不也能挺立如岳了。

他也开始提纵飞旋,一双铁袖时而硬如钢板,时而软如绳索,让人目不暇给的去封拒长剑。

高手相搏每一刻都是瞬间万变,每一分也都是惊涛骇浪;在双方功力极小的差距下,胜负的关键往往都决定于一些想都想不到的因素下。

例如呼吸的调适,心律的重整、临场的应变,甚至于外在的环境,如阳光的向背、风向的取决、地形的适切。

换句话说,那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小飞侠气旺而势弱。

“摇铃老人”李涛则气衰而势强。

他们一个年轻,当然气旺;一个年老,则招式经验既熟练也就势强。

这两个人互有优劣,因此在打了一个时辰后,仍然无法分出胜负。

下棋的人喜欢找与自己棋力相当的对手,练武的人何尝不也喜欢技功力在伯仲之间的对打?

李涛愈打愈过痛,也愈打愈心惊!

因为他已不知多久没遇上这样旗鼓相当的对手,而心惊的则是他发现小飞侠竟然有股常人少有的韧性。纵使他已明明到了快支撑不住的地步,仍然能够咬牙力斗,毫不松懈。

小飞侠愈打愈艰苦,也愈打愈心慌。

他艰苦是因为他已使尽了所学,而无法伤敌一毫;心慌的则是他明白自己若再执意隐藏身份,那么最后终必落败。

这一老一少两个人的体力已消耗得差不多了。

他们也都知道再打下去的结果,必定是两败俱伤。如果没有奇招,奇迹出现的话。

下棋可以有和局,有不分胜负的盘面。

但决斗却没有和局,有的不是生死立判,就是双方俱伤。而不管生死立判、双方俱伤,其决定的时间大都在最后的关头上。

现在,就是现在。

当“摇铃老人”李涛突然从怀里拿出一只摇铃后,而小飞侠

长剑摆出了一个奇异古怪的剑式时,他们彼此都知道已到了最后的关头。

时间静止了。

决斗的双方也如木雕,石塑般动也不动。

如果不是他们细微的呼吸,如果不是他们瞳孔闪着异采,如果不是他们汗珠如雨,任谁也想不到他们会是真人而不是蜡像。

空气中流转着一种怪异、诡活的气氛。

一种无形却能感觉到的肃杀之息,忽然已弥漫整个小虎丘。

秋夜仍是秋夜,但仿佛一下子变得风云急涌,大有一种山雨慾来风满楼的前兆之象。

突然一阵慑人心魄的铃音响起!

小飞侠的长剑宛如西天的电闪,快得耀眼,已划过夜空,直劈向chún角肌肉轻微一抽的“摇铃老人”李涛。

李涛瞳孔紧缩,他身形猛涨,像夜集升空,一串震人心神的铃音之后,他由上而下迎向了那把长剑。

一声金铁交鸣!

一溜碎起的细细火花。

一抹殷红而醒目的血珠洒落。

这两个人落地之后,面对面的凝望,谁也没有再出招的意思。

是不是胜负已分?

为什么他们都不打?

血在滴。

从小飞侠的肩膀沿着胸前到衣服下摆,毫无顾忌的一直滴落。

用长剑柱在地上,小飞快有种不易察觉的痛苦浮现在眉宇之间。他摇晃了两下,终于缓缓的单膝半跪了下去,脸上开始变得像白纸一般。

“摇铃老人”李涛身上没有伤痕,只是衣须离咽喉处约三分的位置,有一条短短的裂口。他的脸色是铁青的,论难看,还真不是普通的难看。

他紧咬着嘴chún,望着半跪在地的小飞快,沙哑着嗓子开口道:“为什么?为什么那一剑会偏差得这么离谱?”

小飞侠抬起头,苦笑道:“不为什么,我杀人一向都是有代价的。”

李涛身躯一震,他慢慢走到小飞侠面前,伸出手扶他起来。戳后连点数指在小飞侠的肩头四周,接着他用掌一拍,一颗铁球就被震了出来。

李涛从身上摸出来了个葯瓶子,把里面的葯粉通通洒在小飞侠的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上,撕裂了长衫下摆,熟练的替他包扎起来。

没错,在刚刚那生死交关的时刻里,小飞快那一剑已可直接刺进“摇铃老人”李涛的咽喉,然而他却没那么做。

正因为没那么做,他自己已吃了大亏,中了李涛摇铃一记不说,还被摇铃内急射而出项铁球给击进肩头。

“摇铃老人”李涛不是呆子,他当然明白小飞侠那一剑可以要自己的命而没要。

所以他久久不能自己,内心经过一番激战后,终于心服口服的伸出了他的手。

什么是打出来的交情?

“摇铃老人”李涛和小飞侠现在的交情,就是打出来的。

挽扶着小飞侠,李涛思索片刻,神情一变,突然惊恐道:“你……你……我知道你是谁了!”

小飞侠回一个苦笑,忙道:“别说出来,李爷。”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李涛停了下来,他又仔细的看着小飞侠。

超然一笑,小飞侠道:“没错,就因为我不显眼,别人都认为不可能,所以我才能活到现在。”

“难怪,难怪你说你杀人都是有代价的,我真笨,居然没想到……”

“李爷,别把我看成那个人。”小飞侠认真的道。

“为……为什么?”

“因为我已背叛了那个组织。”

李涛吓了一跳,他当然明白一个杀手背叛了组织其下场是什么。

无可奈何,小飞快道:“人活着总还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对不?”

“可……可是你已跳进了染缸。”

“所以我才要赶快脱掉这件染了色的衣服。”

“他们知道了没?”

小飞快凄然一笑道:“我已击退了两波派来追杀我的人。”

“你又能逃得了多久?又能逃到那里去呢?”

“不知道。”小飞快茫然道:“逃一天是一天,等逃不了时,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要杀你的人是谁?”

“虎爷。”

“虎爷是谁?”李涛从没听过这个名字。

“虎爷就是虎爷。”小飞侠悲惨一笑道:“我一直都是这么喊他。”

长久以来,李涛就知道杀手的组织是江湖中最神秘的组织,到现在他才明白这不是没理由的,否则小飞侠也不可能对培养他的虎爷所知有限,而且少得可怜。

“老弟……”

“叫我小飞侠吧!”

“小飞侠?嗯,不借,蛮亲切的。我这辈子好像从来没做过一件让我自己认为值得做的事。”

李涛说到这,停了下来。

小飞侠道:“李爷您想说什么,我已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我心领,这种事我不能拖你下水。”

李涛当下脸色一变道:“别怪我交浅言深,咱们这是命搏命换来的感情,没你刚才的手下留情,我也不会提出这非份之请,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我已决定了,从现在起你到那我就到那。”

别看李涛在江湖中风评不怎么样,这一番话说出来还真令小飞侠感动不已。

“李爷,你早已呈半退隐状态,更不闻江湖事多年,为什么放着清福不享,要趟这混水呢?”

一瞪眼,李涛还真有些火道:“小子,我就是闲得慌,想找些事做,你说我无聊也行,说我贱骨头也成,你若再有意见,干脆给我一剑,我死了倒痛快,也省得一想到自己大半辈子的英名毁在你的手里就呕得慌。”

没想到这个人是这种性情,小飞侠还能说什么?又还敢说什么?

太湖山庄。

没到过太湖山庄的人,绝难想像得到在这太湖上的小岛里头,居然有这么一座美仑美免的庄院。

当小飞使与蔷蔽两人乘着渡船来到这里时,他们简直瞧呆了。

“摇铃老人”李涛陪着他们上了岸。

李涛指着庄院道:“怎么样?蜗居还看得过去吧!”

由衷的一叹,小飞侠赞道:“难怪你老早早退隐江湖,有这一处洞天别地,谁又愿意再餐风露宿呢,想必里头更有着令人羡煞、妒煞的美娇娘啰。”

李涛哈哈一笑道:“小子,连我这老豆干也啃了起来,你也不伯崩了牙齿?不错,里头是有几个娘们,不过她们也全都成了黄脸婆,那比得上你身旁这位蔷薇姑娘。”

反被将了一军,小飞侠没怎么样,蔷薇一张脸却罩上了一层红云。

上阶梯,转平台,入庄门。

庄门开处,一列家丁两旁雁翅般站着。

门里厅前四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女人,全都含笑迎了出来。

李涛等她们近了,又呵呵笑道:“来,来,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的四位如夫人。这是小飞侠,我刚认识的新朋友,另外一个是蔷薇姑娘。”

含笑为礼,小飞快正怔着不知如何称呼。

李涛却道:“省得麻烦,你小子就叫她们大姐、二姐、三姐、四姐吧。”

小飞侠与蔷薇便依言—一与她们点头。双方见礼过后,那四个女人便拉着蔷薇围成了一堆,自是不在话下。

而李涛带着小飞侠入了大厅,迁自行到一处早已备好的酒菜圆桌前。

“来,来!咱们男人喝咱们男人的,女人自有她们女人的去处。”

李涛显然是太兴奋了,他的嗓门奇大,声音让人老远一听就知道这个人碰上了高兴的事呢。

主客是小飞侠,陪客的是“苏州虎”高峰及几名大湖地上的“角头”。

酒过三巡,菜上五味。

这些人原本对小飞侠尚余有心结,但在李涛的示意下及刻意营造的气氛里,他们一个个站了起来对小飞侠敬着酒。

小飞快不是小气之人,他首先对“苏州虎”高峰举杯道:“所谓不打不相识,不管谁对谁错,我这一杯算是给高兄赔个不是。”

高峰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当他见到“摇铃老人”把小飞侠供若上宾,心里纵有一千个不服气,表面广也只有“王二麻子”。

因此高峰道:“那里的话,你一表人材,李爷瞧你窝心,我才应该赔礼道歉。”

李涛老江湖了,高峰话一说完,他就“碰”的一声,差点没把桌子给拍散。

“高峰,你太放肆了。”

“不敢,李爷。”高峰低下头道。

“还说不敢?”李涛怒容立现道:“你心里想的什么我会不知道?不错,小飞使他是年纪尚轻,所以你们就以为他生嫩可欺是不?行,你们不服气我知道,如果你们不怕挨揍,只管向他讨教,也好让你们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门缝里瞧人只有把自己给礁扁了。”

小飞侠见李涛发怒,本慾说话,听到后来他已明白李涛的意思,也就含着微笑,坐在原处。

“苏州虎”高峰见李涛撂下了话,心中一喜,立刻对小飞侠抱拳道:“请你成全。”

李涛没说话,小飞侠从他的脸上却看出了他的心意。

他站了起来,指着右肩道:

“我带着伤,不能陪你玩硬的,我站在这不动,只要你不管用任何方式,能把我逼离原地,我就认输,你看可好?”

小飞侠的话已不只是嚣张,对“苏州虎”高峰来说简直是一种污辱。

只见“苏州虎”高峰脸色一变,他怒极了,冷笑道:“好,好!我若十招内没逼退你,从此苏州湖边该收的规费全都取消。”

这是个大赌注。

毕竟太湖边靠出卖身体的女人,少说也有上百,一人一个月以一百两银子来算,一百个人就是一万两。“苏州虎”高峰敢拿这么多钱来当筹码,可见得他也是真的与小飞侠“标”上了。

一抱拳,小飞侠却极其认真的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李爷是公证人,我先代那些可怜的女人谢谢你。”

这里的人全是行家。

除了“摇铃老人”李涛外,每一个人全都拿一双看笑话的眼睛望着小飞侠。

小飞侠脸上依旧挂着微笑,脚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