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新传》

第08章

作者:司马紫烟

人生百态。

人的职业又何只三百六十五行?

江湖中有靠烧、杀、掳、掠维生的人。

也有像王飞这样追凶领赏的人,更有偷、拐、骗、抢的人。

但是靠出卖情报,提供消息的人却绝对没有么二家分号。

人人都知道只要肯花银子,花得起银子,那么你想找一个失踪多年的江湖人,那怕是他已尸骨无存了,只要“解语姑娘”接下了你的案子,那么她就一定有办法让你找到要找的人,即使是枯骨一堆、荒家一丘。

至于“解语姑娘”为什么那么有办法,那就是她职业上的秘密,外人想不透,也研究不出,否则她也就不会那么出名,而索价之高往往令人咋舌不已。

月昏黄,却光亮得照着大地。

当“解语姑娘”的马车刚沿着黄土道上了这个小山丘时,马车已被人拦住了去路。

楚烈一身黑衣,脸上冷峻的表情,让清秀的五官更显得轮廓分明。

他站在小山丘上,挡在马车前,不发一语。

驾车的老白也很绝,他也不发一语,就坐在车辕上瞅着楚烈,好似算准了这个人早晚会忍不住先开口。

果然——

楚烈呆立了一会,道:“我要和‘解语姑娘’说话。”

老白没理他,慢条斯理的同出了随身的旱烟杆,掏出烟丝装好烟筒,燃起纸煤,“叭啦”“叭呛”悠闲的抽起烟来。

白烟拂过楚烈的脸庞。

楚烈又说了一遍:“我要和‘解语姑娘’说话。”

老白翻起一双怪眼,声音冷得不带一点感情,道:“除非是约好了,否则就是天皇老子‘解语姑娘’也不会和他说话。”

从楚烈激动的眼神和他紧握佩剑的姿势,看得出来他在强忍着心中的那股怒火。

“劳你传话。”楚烈上前一步。

摇摇头,老白的态度能把人给气死。

他身形一动就要上前,老白的动作却比他还快,一根旱烟管已拦住了楚烈的去路。

楚烈目射异光,只为了这一根旱烟管来得好快,快到了他想都想不到,就好像它本来就在那里一样。

至今楚烈才明白,这个貌不惊人的驾车老头竟怀有一身可怕的武功。

楚烈重新打量了一眼老白,他看到的仍是一个干瘦老头,就找我们平常看到的那种老头一般。

退后一步,楚烈道:“你是逼我?”

老白板着脸道:“是你在逼我。”

再也难按这种气愤,楚烈毫无征兆之下,人已前冲,同时出鞘长剑已划出一波层网。

如果老白还不想死的话,他应该不敢再上前拦阻才对。

楚烈想错了。

老白不但不怕死,他几乎有点找死。

旱烟杆来不及封挡楚烈的剑招,老白却急挥左臂,整个人一头就栽进楚烈的剑幕里。

心头大骇!

楚烈虽无杀人之意,也不禁为老白这种不要命的举动而惊出一身冷汗,他极力撤招,却已不及。

他感觉到手中的长剑已劈入了老白的手臂里,甚至可感觉到马上就有一只断臂落在地上,而这个倔强固执、死硬的老头立刻就会惨曝着倒了下去。

楚烈又想错了。

他的长剑没错,是砍进了老白的左臂,但是他却没想到老白的衣袖里居然套着护臂网圈。

于是在“哨”的一声金铁交鸣后,楚烈才刚感到握剑的手腕一麻,那股反震之力好大,老白的旱烟管已如鬼魅般戳到了他的腰眼。

楚烈倒了下去。

在他这一生里,第一次在敌人面前倒了下去。

而令他最不能释怀的却是对方竟然是一个无名老头,一个其貌不扬、替人赶车的老头。

“老白!够了,咱们得走了。”

楚烈倒下的一刻,他听到了马车内传出了那熟悉清脆而略带磁性的声音。

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这深秋的夜晚,躺在地上数着天上的星星。

楚烈也到了今天才发现原来天上的星星竟然会在这么多,多到数了半天也数不完。

这个时候,他除了数星星外,实在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

当楚烈正数完东边那一角的星星时,他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对着他说话。

转过头,楚烈先看到一双鹿皮小蛮鞭,再上去看到一双修长的腿,和一件水绿色的洒脚滚边裤。

再往上看,他看到了一双高耸,或许角度的关系,看来有些夸张的双*,紧紧裹在一件同样是水绿色的衣服里。

接着他就看到了一张清艳绝俗、美丽得让人不觉心动的女人脸庞。

这个女人微蹩着眉,又道:

“也许你喜欢看星星,可是你若躺在大路上看星星,可就有些不对劲了,你说是不是呢?”

楚烈除了身子动弹不得,说话却没有妨碍。

他苦笑一下,回道;

“小姐,除非是神经病才会在这里数星星。”

那女人怔了一下,迷惘道:“你的意思是你很正常?”

楚烈道:“当然,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被人制住穴道吗?”

有种恍然大悟的样子,那女人道:“那可就怪不得你了。”

见那女人没有什么表示,楚烈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小姐,看你也像是江湖人,不知可否……可否……”

“可否替你解开禁制?”

楚烈窘迫的点头道:“正是。”

那女人想了一下,道:“这本来不是什么问题,可是我师父告诉我说江湖险恶,遇事最好少管,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被人制住穴道的,更不知道你是不是……是不是坏人,我若解了你的穴道,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一听这女人提起她师父,再加上她那生嫩的对话,楚烈心里不觉一阵发苦。

他知道他遇上了一上“菜鸟”,对这种初入江湖的“菜鸟”,他朋白若想得到人家的帮助,不是不可能,而是不知要费多少chún舌,说不定一切解释清楚了,穴道受制的时间也到了自己可以冲开的地步。

楚烈叹了一声,无奈的道:“小姐,好人与坏人是很不容易分的,也并不是只有坏人才会被人惩罚。”

“你是说你是好人殴!”

楚烈真恨不得跳起来好好臭骂她一顿。

但他只能耐着性子道:“勉强算吧,在老百姓的眼里我是好人,在江湖宵小的面前,我可就成了坏人。”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我才能决定救不救你。’那女人幼稚的道。

楚烈想笑都笑不出来,他道:“你认识的人有那些是好人?”

这女人怔了一下,却还真想了一下道:“嗯,像江湖中有名望的‘拱北大侠’衣振甫,‘笑笑书生’黄海沧,‘麻衣神相’秦书仁,像……”

“行了,行了,小姐!”楚烈连忙打断她的话:“我是秦书仁。”

“麻衣神相秦书仁?”那女人先是一惊,接着道:“不对,‘麻衣神相’秦书仁已是五十来岁的老头了。”

楚烈还真拿她一点脾气也没有,又道:“那我就是‘笑笑书生’黄海沧了。”

那女人居然天真的道:“真的呀!”

“假的。”楚烈慾哭无泪的道:“我的意思是我说我是谁你都相信,那么你又何必要问呢?”

那女人脸上一红,惊怔道:“你怎么可以骗人?江湖人不全都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吗?”

没想到这美丽的女人还真驴得可以。

楚烈叹道:“小姐,你请吧!不过我想你总可以帮我挪一挪位置,离大路远一点吧。”

那女人慌道:“为什么?”

楚烈连叹气都懒得叹了。

他没好气的道:

“为了不必要引起你的困扰,我放弃了,请你帮我挪挪位置,是因为我躺在这,怕有那个不长眼睛的家伙,没注意而把我给踩扁了。”

这女人不笨,她已隐约感觉到楚烈心中的不快。

她想了一下,道:“你……你真的不是坏人?”

为什么美丽的女人,好像脑子里都少一根筋?

楚烈又好气又好笑的道:

“坏人脑门上没刻着字,好人有的时候做的事比坏人还要来得坏。小姐,你既然怀疑,问了又有什么意义?”

那女人想想也对,好仿佛下了好大的决心,道:“算了,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是坏人,我看我还是替你解开穴道好了。”

楚烈淡淡的苦笑道:“多谢。”

那女人稍稍看了一下,只见她手起掌落,那份认穴奇准、力道恰好的功力,使得楚烈心里为之一惊,连穴道解开了犹不自知。

“喂!怎么你没反应?是不是我用的方法不对?”那女人见楚烈没动,有些疑惑的出声问。

楚烈一怔之后,立刻翻身跳了起来。

“我说呢!我还以为我遇到了高手,竟然有解不开的穴道。”

那女人见楚烈起身,不觉嫣然一笑。

而这一笑,在月夜里简直让楚烈看呆看痴了。他不是没见过女人,更见过许多笑起来很迷人的女人。

但是此刻他竟然有种迷失的感觉,对这一笑,他方明白什么是“倾国倾城”,什么又是“颠倒众生”。

见到楚烈这种发痴的样子,这女人一翻白眼,有些薄怒道:“喂,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替你解了穴道,竟然连句谢字也没有?”

一回神,楚烈连忙应声道:“啊?嗅,谢……谢谢小姐施以援手。”

“稀罕!”

那女人嘴上这么说,却让楚烈的“粮”像给逗得一笑。

这一次楚烈可不敢造次,他在一刹那的晕痴后,立刻收摄心神,衷心的道:“小姐大德,楚烈永铭五内。”

“没什么。’那女人一掠长发,却掩不住脸上那种受用的表情,道:“我师父告诉我做人一定要做到施思不望报。”

又是她师父。

楚烈不觉生出好奇之心,问道:“看小姐身手不凡,不知是那位高人足下?”

“我师父呀!她老人家可是大大有名,叫雪山……不,我不能告诉你,师父交待过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那女人话说到一半,就惊觉的打住。

楚烈却已猜到了一个人——雪山神尼。

他并不怀疑以“雪山神尼”的威名,是绝对可能调教出这等身手的徒弟。但是他不明白以“雪山神尼”的老练,又怎么可能放一个如此涉世未深的美丽女徒弟下山。而独自在江湖行走。

笑了一笑,楚烈刚想说话,却发现到对方的表情有些怪。他等了一会,忍不住道:“你在看什么?”

那女人望着楚烈道:“你很俊,笑起来有种好成熟与迷人的风采。”

楚烈傻了。

他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么纯真,这么毫不懂得掩饰的女人。

现在反而变得他不好意思了,同时心里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让他觉得有些晕陶。

这是什么样的女人?

她真的纯净得有如一朵深谷里的幽兰,毫无沾上一丁点世俗的尘嚣。

情不自禁的,楚烈心中兴起了一种必须要好好呵护她的念头。

要不然他真的不敢想像以她这种没有心机,不知江湖险恶的行事方法,会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楚烈诚心的道:“我叫楚烈,你呢?师父的名讳不可说,你的总不会也不能说吧?”

落落大方的,这女人道:“花,花扬雪。”

“好美的名字,就如同你的人一样。”

楚烈话一说出,连自己都感到一阵险红,因为他从未如此直接露骨的夸赞一个女人。

花扬雪很自然的道:“很多人都这么说,其实名字只是一个符号而已,真正的还是人,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许多名字,其实变来变去还不是同一个人,对不?”

有着刹那的错怔,楚烈完全被这个人给搞迷惘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有的时候花扬雪看来是那么纯真,有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却又像大有玄机在里面。

摇摇头,他只能给自己一个最好的解释。那就是她跟着“雪山神尼”,当然说的话会带有“玄”意,而至于她的纯真,也只能说她从未涉足江湖,故而不懂得“逢人只说三分话’他道理。

有心亲近,楚烈道:“花小姐深夜赶路,可有急事?这一带我很熟,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也好回报。”

神情一暗,花扬雪突然紧闭着嘴chún。

楚烈心中一动,道:“怎么?你有什么困难?”

花扬雪轻轻一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手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