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时当九月,正是秋染丹枫,香飘金桂的季节。

重九,俗例有登高之举。

举凡騒人墨客、逸者雅士,都在这一天上三五成群携酒煮茗于名山胜境,或吟哦而遣怀、或高歌以寄情、或凭岩而揽胜、或抱石而独饮……

总之,这是一个属于成人的节日、一个属于雅人的节日,也是一个属于山的节日,更是一个欢乐的节日。

东岳泰山为五岳之首,虽然不是最高的山,却是最负盛名的山,故而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说。

时值佳节,泰山应该是最热闹的地方,也是游人最多的地方。

可是这一年的重九,在登山的路上却冷冷清清,寂无行人!

因为在三天前,就接连下了两天豪雨,到初八那天,雨虽然停止,气候突变,连夜括起台台冷风,夹着拳头大雪片。

一夜之间,不仅积水冰封,还上深达四五尺的积雪。

北地苦寒,积雪盈丈也不称奇事,奇在这场雪下得太早,九月不过深秋,根本就没有到下雪的时候。

何况这场雪下得更是离谱,离泰山数十里的泰安城内皓日如故,人们仍然穿着夹衣,近泰山十里则冰封雪阻,寒不可耐。

雪深仍然阻不了人的游兴。

但是这场雪更为奇怪,深达五尺,却松软不载人踏,一脚踏去人就深深的陷下去,深可及胸。

别说车马难行,就是步行的人也不胜其苦。

所以计画这一天登泰山而揽胜的人们都迫得改变计画,在泰安的城喋上,遥望远处的皓皓泰山,作象徵性一聚!

天时变序,有的人在担心将有大灾降临,也有人则以为是山神显灵,怒以往游人污损山景灵秀,特地降下这场敝雪来保持山川的洁净!

持后一种说法的人更振振有词地举出不少例示!

像去年李侍郎的侄少爷挟妓游山啦。

前年梁百万带了一批俗客在玉皇顶三清观前紧饮滥醉呕吐满地,害得观内的小道士第二天提了近百桶的水才冲洗干净啦!

退致的马御史的七夫人恃势硬闯圣地,冒犯了在玉皇顶玉皇洞中修真的那位老神仙啦!

凡此种种传说倒都是言之有据,绝非空穴来风。

因此这场敝雪也下得人心惶惶!

尤其是那几个事主,吓得在家里焚香礼拜,虔诚的望山膜拜,乞求神灵的宽恕二在泰山之巅有观日峰,又名玉皇岭。

峰顶的三清观建自唐代道教全盛时期,迄今有几百年历史,相传观中的道士都得了仙家妙旨能辟谷而登仙境!

这话在可信与不可信之间。

因为玉皇洞中修真的那位老神仙就寿逾百岁!

他在三十年前将观主职务传给他最小的一个弟子玉鼎真人,辟洞清修,等闲不兴世俗人见面。

前年马御史的七夫人硬要去看,果然看见他须发如银,红光满面,还是活得好好的。

但这位老神仙的弟子,也就是三清观的现任观主玉鼎老道,却一脸俗气,逢迎权贵,全无修道人的样子。

否则他也不会准许梁百万那等俗人,只捐了五百两银子的香火钱,就将观前那一片平台闹得酒肉薰天,狼藉不堪了。

山被雪封住了,山上应该清净了吧!

这也不然!

玉皇顶上三清观前的那方平台上,早就由小道士们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紧闭臂门,将观中的弟子都赶了进去。

只留下观中的四名元老,也就是玉鼎真人与他约三位师兄金风、金松与玉罄。肃立四方,好像在等候什么人来临。

这四人以玉鼎真人年纪最小,但看起来最苍老。

其余三人都比他大上十来岁,个个都是黑发苍鬓,除了观中的弟子,谁也不知道他们都已九十开外了!

因为这三人终年在外难得回来一趟,来了就到后洞去叩谒一下师尊老神仙古月真人,在观中停一宿,又悄然地走了。

三个人都是十天前回来的。

这次也耽得最久,叩谒过师尊后,也没有再出去。

三天前,他们在观中布置行法就降下了那场大雨,接看一夜不休,被发仗剑,降下这片大雪!

从半夜起四兄弟就等到现在了。

一线曙色由云层中射出,泰山日出的奇景就将出现了。

整个平台上还是静悄悄的!

玉鼎真人忍不住向离身最近的玉罄真人问道:“三师兄,就快日出了,还不见一个人影,他们到底会不会来?”

玉罄真人微笑道:“当然会来,宇内十三奇三年一度聚会,都是准时举行,从来也没中止过,也没有缺过一人。”

玉鼎真人又问道:“师尊每次也都参加吗?”

玉罄真人道:“师尊为十三奇之首,怎会不参加呢?这次又轮到我们做东,师尊早在半月前就准定在此处举行,飞牒传信把我们都召回来布置会场,可就辛苦了你了!”

玉鼎真人微笑道:“小弟倒没什么,出力的是三位师兄,你们终年忙看修积外宝,还要赶回来帮忙。”

玉罄真人一笑道:“我们的福缘没有你好,必须要积满三千件功德才能登上第五重天,不像你奇资天成,坐在家里已参透大道升入第七重天。”

王鼎真人微笑道:“小弟已到那种境界了吗?小弟觉得比三位师兄相去甚远,唉度花甲就已经老态龙锺了。”

玉罄真人道:“你还嫌老?我们想老还老不了呢。吾门修为,以脱体还元为最斑境界,必须等这具皮囊渐渐老去,元神孕育,才能大成。所谓修积外务,无非是强历魔劫,以外力促成躯体老化而已,我们要修练到你这种境界,恐怕最少还得半蚌甲子,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玉鼎真人问道:“第八第九重天是什么境界?”

玉罄真人道:“你一点都不知道?”

玉鼎真人道:“小弟愚昧,懵无所知,倘祈师兄指示。”

玉罄真人一叹道:“难怪你入门最晚,修为最深,原来你守而进,道家的八重天,就是元神离窍,像师尊此时的境界,等到婴儿凝固,脱体飞升,就是第九重天了。”

玉鼎真人道:“师尊已经能将元神离窍了吗?”

“当然是的,他老人家三十年前就到达那一个境界了,最近几次他参加十三奇轮流作东之聚,都是以元神赴会的,不过要到达九重天,不知尚在何时。”

玉鼎真人恍然道:“难怪小弟从未见师尊离洞,却能对外界事务有所指示,小弟还以为他老人家修有天眼神通呢,原来是以神游四海而得知的!”

玉罄真人笑道:“不错,师尊已将道家元婴修炼到神游四方的境界,瞬息千里,无远弗届。但至迟不超过十日,元神必须归窍,一直要突破第八重天后,才能摆脱躯壳而以元婴成道,修成不死之身!不过你的资质比师尊好得多,恐怕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这次的十三奇聚会移到此地,主要的是为你,你小心准备着。”

玉鼎真人有些惶恐的说:“小弟一无所知,何从准备起呢?”

玉鼎真人道:“就是要你一无所知,才能利用外势突破重关,使元神冲而出,否则婴儿为心魔所拘,困不得出,不知要费多大心血才能冲破那一关呢!因为你是守之身,才告诉你这些,否则连这些话都不该对你说!”

一语甫毕,他们脚下的石板突然裂开,冒出一条白色的人影,影出石合依然入笔。

眼前站着一个白衣老人,秃顶长眉,笑态可掬,四下一望道:“老头儿来早了!”

玉罄真人连忙恭身道:“地行翁仙驾莅临,怎么不先示一声,好让弟子们恭迎,这样太失礼了。”

老者笑道:“是你们失礼,还是老头子失礼?”

玉罄真人道:“自然是弟子们失礼,因为家师早就吩咐过了,说仙翁是最讲究礼数的,一定要弟子们列队相迎||”老者一笑道:“今天老头子不敢来这一套,因为莫老婆子跟老头子打睹赛脚程从东海边出发,看谁先赶到此地。这老太婆行动无影无踪,专门喜欢占便宜,老头子如果先打个招呼,跟你们一打岔,说不定就叫她占了先……”

话才说完,他的背后有人接口道:“老婆子已经占先了。”

老者一回头,看见一个红衣老妇,手柱一根红木的相杖,笑吟吟地站在丈许远近处。

老者忙道:“莫老婆子,这次你可不能耍赖,明明是我先到约!”

老妇笑道:“见你的大头鬼,我至少比你先到半柱香的工夫,你不信可以问这蚌小道士!”

说看用手一指玉鼎真人,道:“你说,是不是我先到?”

王鼎真人愕然不知所以。

玉罄真人忙为他引见,道:“这位是雪山神妪莫无影前辈,这位长长白地行翁方九前辈。”

玉鼎真人深致一礼道:“弟子叩见二位。”

莫无影含笑道:“别多礼!我们都知道你,你是老道士最得意的一个宝贝,这次老道士把人家邀来就是为了要把你抬出来现宝给我们看,老太婆先考你一考,我们两个人究竟是谁先来,你说说看!”

玉鼎真人惶然无计,顿了一顿才道:“弟子肉眼凡胎,根本不知前辈是何时到达,不敢妄加置词!”

莫无影道:“但老婆子说我先到,你信不信?”

玉鼎真人道:“前辈现行之后,弟子才得睹尊颜,对前辈的隐形身法自是钦折无限,但弟子不知前辈何时驾临,是以不敢说前辈在方前辈之先到达!”

莫无影一笑道:“我来的时候,你们一直在谈天,玉罄说你已经到达七重天的境界,这可以证明了吗?”

玉鼎真人道:“那是前辈早到了一步。”

莫无影笑问方九道:“怎么样?方老儿你认输了吧?还不快把赌注拿出来!”

方九无可奈何地取出一个小玉瓶道:“这灵石rǔ万载空青是道家凝炼元神用的,我带来送给老道士,原是凭讨一份人情,谁知道被你耍赖骗去了。”

莫无影道:“谁骗你?我是凭本事赢来的!”

方九道,。“这小道士是守之资,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到了什么境界,你提出的证明算得准吗?”

莫无影道:“那你为什么不先说出来?”

方九道:“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他们在谈话。”

莫无影笑道:“但是我却知道而且听了半天,知道小道士自己都不晓得到何种境界,凭这一点就可证明比你早到一步。你别小气,灵仙石rǔ对我毫无用处,我拿来也是送给老道士,反正都是送礼,谁送都是一样。”

地行翁方九道:“不一样,老头子送他一样东西就可以向他提一个条件,帮我一点小忙。”

莫无影笑道:“那还称小忙,你修的是旁门左道,不历几次雷火魔劫,无法登入散仙之列。尤其是这最后一次劫数,更为厉害,没有老道士的玄门正宗心法为你护持,你能否度过还是问题!”

方九红了脸道:“你别笑我,你自己难道又是正途出身吗?你骗了这一份礼去,还不是想对老道士提出同样的要求?”

莫无影微笑道:“你错了,我早就得到老道士首肯,无条件为我护法渡关,根本无须送什么礼,而且老道士那个人你也清楚,他帮人的忙并不要条件的。”

方九道:“老头子一向有个脾气就是不受人惠,如果不能提出相等的条件,老头子情愿独力渡劫,即使形神俱灭也不在乎。莫老婆子你既然跟老道士谈好了,为什么又要捣我的蛋呢?哦,我知道了,你我的劫数来临之日先后差不了几天,所以你想霸住老道士……”

莫无影道:“不错,若道士已经答应了我,又不能拒绝你的要求,所以才跟我商量好利用睹赛的机会先弄走你的万载空青。老道士修为有素,所持的又是玄门正宗心法,根本无须外物为助。但你拿了这玩意儿去求他,他又不能推辞,这一来就叫你开不了口。”

方九脸现怒色。

莫无影忙道:“可是你别误会,若道士对你的事并不是不管,他自己无法分身,却另外替你觅妥了护持的人,就是这个小道士。”

说看一指玉鼎真人。

方九似信不信!

莫无影道:“你别看不起他,他是老道士最得意的衣铢传人,且又具守之质,作为你的护法更为适合。最后一度的天魔雷劫,护法人比遭劫人所受的魔难更烈,有这种浑金璞玉之身才能渡得过。老道士把徒弟来替你护法可不是偏心……”

方九道:“这个老头子晓得,可是……”

莫无影笑道:“我晓得你的老毛病,无端不受人惠,回头这小道士可能会有点麻烦。因为十三奇中有几个人对者道士多年高踞首位,心里很不痛快。老道士自己不在乎,这几个小道士可能招架不住。尤其是他,修为已至第七重天,却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