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史剑英再度运剑攻去。

飞龙和尚抡开禅杖,两人居然杀成一团!

史剑英手中的神剑虽是无坚不摧的利器,但飞龙和尚的禅杖似乎也是一件宝器,神剑上的紫气为杖风所逼毫无作用。

两个人竟是凭着真功夫,一招一式地对拼起来!

金光闪闪,紫气隐隐,打得热闹异常。

飞龙和尚口发狂言,居然把飞剑法宝说得一文不值,引起了双方的不满。

碧瑶宫中的人还不便向他寻事。

可是这边就不同了。

十三奇中,神州五子飞剑已为史剑英所毁,尚未修成;古月真人与觉岸上人为释道两门高人,修为高深嗔心早淡,对这种事不会放在心上。

地行叟方九、雪山神妪莫无影、北海骑鲸客欧阳俊、南荒蛇丐陆奇、醉仙翁朱牧以及青城炼士逍遥散人萧遥等几人,却都心中有气聚在一堆私议。

方九道:“这番僧口发狂言,非得给他一个厉害瞧瞧不可。”

骑鲸客为一门之长,较为慎重道:“史贤侄的紫电剑为前古神兵,且得神州五子之助,已能身剑合一,以意役剑,仍然伤不了他,看来这和尚是有点神通。”

朱牧却道:“我就不相信飞剑制不了他,让我来试试。”

说看一扬手,一道白色匹练飞射而出,在空中绕了几匝,然后像一道白虹似的,往飞龙和尚的面门射去。

觉岸上人忙道:“朱兄!使不得,快收回来。”

但是叫得已迟了。

飞剑射到飞龙和尚的面前丈许处,他张口一喷,一团烈火射出,像刚才火化绿袍道人的残??一样。

朱牧精心修炼多年的一枝剑,烧得成了一团顽铁,叮然坠地。

飞龙和尚一杖把史剑英逼退了两步,挺杖吼道:“是那个不长眼的杀才,在活佛爷的背后偷袭暗算。”

他的脸转向碧瑶宫的那些人。鱼玄机忙道:“大师!你怎么问我们呢,这是对方发的飞剑。”

飞龙和尚道:“是他们发的剑,十三奇的人怎么会做这种事,他们不是以正直自许吗?这句话把十三奇听得都脸上一红,尤其是朱牧,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史剑英却朗声道:“妖僧,飞剑是朱仙长所发,却不是偷袭,剑光先在上空绕了几圈,然后才从正面袭到,等于是向你提出警告了。”

飞龙和尚道:“真是这样吗?”

史剑英道:“你自己不聋不瞎,难道会不知道?”

飞龙和尚道:“活佛爷在跟人动手时,向来是一心一意,心无他用,根本不去注意到身外之事,飞剑到了面前,佛爷才心生感应。假如真是这个样子,倒还可以一说,不过也太不应该了,咱们两个人打得好好的,他插一手是什么意思?”

史剑英道:“因为你口发狂言,朱前辈才要试试你究有多大能耐。”

飞龙和尚道:“佛爷是出家人,一向有什么说什么,怎么叫狂言呢,刚才不是证明飞剑对佛爷毫无威胁了吗?”

史剑英也不知道他是真糊涂还是装傻。

但这番僧张口喷火,竟把飞剑锻成凡铁,确实是有些鬼门道,乃淡淡地道:“空口说白话可作不了数,一定要拿出事实来证明。”

飞龙和尚大笑道:“佛爷从不说假话,小子,你是老实,没有动歪念头,佛爷也凭真本事跟你拼。如果你也想借什么法宝飞剑来取胜,佛爷一口真火,烧得你??骨无存,来,来,咱们再打下去。”

史剑英跟他交手了百余招,觉得这和尚行为虽然粗野不支,心地却很??实,他的禅杖上没有花招,而且本身极具威力。

他杖上的金光比紫电剑的剑气更为凌厉,如果对方以兵器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自己根本无法出手。

但这样拖下去也非了局,于是虚晃了一剑退后道:“和尚,慢来,像这样打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分胜负。”

飞龙和尚笑道:“小子,你这样规规矩矩,佛爷还跟你撑一下,如果你想玩花样,可是自己找麻烦。”

史剑英道:“你不过是仗着一口魔火厉害,本侠就要试试你的魔火能否奈何本侠。”

飞龙和尚大笑道:“小子,那是佛爷的三昧真火,你竟敢说是魔火,真是太没见识了。史剑英道:“我不管是什么火,现在我要以身剑合一之术跟你一搏,你要弄清楚,我的身剑合一是真正的身剑合一,不是以气驭剑,因此不怕你的火烧,预先告诉你一声,叫你准备着。”

飞龙和尚也大笑道:“好,只要你不闹鬼,佛爷绝不吐火烧你。”

史剑英凝神聚气,双手握剑,真力运注剑上,立刻紫光大盛,然后将身飞起,如同一道紫虹,向飞龙和尚射去。

飞龙和尚大喝一声:“来得好!”

抡开禅杖,杖化一道金虹,疾迎而上,与紫虹斗成了一片。原来他也施展了杖身合一,飞空迎斗。

修道士多半修练飞剑而以气驭剑,使得剑与神合,但仍然须以气为系,那是玄门修为。

史剑英虽然是全真掌教古月真人的首徒,却是俗家弟子,神注灵胎,借了玉鼎的躯壳以养真元,也是以守璞之身,做静修的功夫。

所以他始终没有练成飞剑,因为他的紫电剑已是仙府神珍,本身即具神通,可以与剑主的灵气感应相通而却敌。

但是史剑英不敢这么做。

他在先一阵的交手中,对飞龙和尚的好感大增,唯恐神剑离手后,自己无法控制而伤了这和尚的性命,所以才用身剑合一之法应战。

身剑合一就是剑不离手,人不离剑,使人与剑结为一体,人在剑后已成了附着之物,但剑却在人的控制之下。

这就像是蜂????尾,使兵器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而且如以威力而言,远较飞剑为大,因为这时人剑神锋精气,都成为一体而无任何阻隔,一脉相通。

但如此危险性也大得多。

如果以气驭剑,如有不敌,最多毁了剑,人还可以利用那段距离或避或走,或是另外其他克敌之准备。

可是在这种战法下,却是孤注一掷,剑毁人亡。

史剑英为了一念之仁,不想伤害对方,才不顾本身的危险,以身合剑为搏。

那知飞龙和尚也是采取了同样的战法,身杖合为一体。

这种搏战之法,所使的兵器必须是极为珍贵的宝刀,否则就无法承受驭者所施的绝大劲力。

紫电固为神剑,那枝禅杖也不是凡器!

一时紫气暴盛,凌空飞舞,掩住了史剑英的人影;金光猛涨,也看不见飞龙和尚的影子了。

半空中但见紫金两道光华,往来搏击纠缠,不时发出如龙吟虎啸般的震鸣之声,居然又是势均力敌。

看得双方都眼光撩乱,目夺神摇。

迸月真人不禁皱眉道:“司空兄可知此僧来历?”

司空湛道:“魔教中人,兄弟多半知闻,就是不见此人,但此僧非魔道中人,殆可断言!”

迸月真人道:“贫道也深感不解,此僧咬人心、饮人血、生食人脑、口喷烈焰,应为魔道中人,但他的所学却极为正派,不带一点邪气!”

觉岸上人道:“不错,老衲看出来了,他的那柄禅杖为西方佛门至宝如意九环宝杖,相传为西方伏虎罗汉之降魔法器,不知怎的会落入此人之手!”

迸月真人道:“上人亦为罗汉转世,无妨以佛光一照,看看此僧是何来历呢?”

觉岸上人苦笑道:“老衲早就暗中照视过了,所得印象极为朦胧,但如此僧是肉体凡胎,虽是大有来历之人,但本命灵智闭锁,毫无迹象!实在令人骇异,幸亏令徒紫电神剑,可与抗撷,换了个人,恐怕还难是他的敌手!”

这边在窃窃私语,对面的鱼玄机也与管玄英在暗中商量看:“夫人!十三奇修为之深,恐怕超过我们的估计很多,他们一个门下就如此难敌。”

避支英冷笑道:“不见得,史剑英虽是古月的弟子,但得天独厚,屡膺异遇,一身所能,恐怕还超过了十三奇。”

鱼玄机道:“夫人说得也对,飞龙和尚是我们邀来的帮手中最高的一个,却连这小子都收拾不下,看来今天要想把他们都留下恐怕不容易。”

避玄笑道:“等那小子收拾下来,余人就不足为患,一起留下他们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几种阵法布置都被他们破解了,但能脱身的也不过三四人而已。”

鱼玄机看看空中搏斗的两道光虹道:“但这样拖下去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避玄英道:“这个倒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你把金花姥姥请过来一下。”

鱼玄机一怔道:“夫人是打算要她出手?”

避玄英笑道:“不错,此刻他们全都贯注在搏击之中,正好是偷袭的好机会,只是他们的两件兵器都是罕世奇珍,寻常的法宝难以切入。如果用我们得自广成遗阙的法宝,则又避不过其他人的注意,只有金花姥姥的隐形飞虻既不畏神兵利器,施放时又无形迹。”

鱼玄机道:“可是隐形飞虻一经施为,不分敌我,连飞龙和尚也难免波及在内了。”

避玄英冷笑道:“这个野和尚粗狂无状,来此不到几天,把每个人都得罪了,趁此机会把他一并收拾了也好。”

鱼玄机道:“那恐怕不好吧?”

避玄英道:“他跟绿袍还较为投契,可是绿袍死在对方手中,他居然能生啖绿袍的心血,这种人杀了他谁都不会反对,何况他的那枝禅杖威力至钜,如果能弄过来,我们就是真正的天下无敌了。”

鱼玄机听了不禁心动了,遂转身向后面一个穿着彩表的老妇招招手。

老妇立刻趋前,鱼玄机低语片刻!

那老妇一面点头,一面走向管玄英身畔。

龙君儿见了,觉得有点不对,忙问道:“司空伯伯,这老婆子是谁?”

司空湛凝重地道:“此妇乃魔教属下九大邪教之一的蛊神教主金花圣母,身居苗疆,是为万蛊之祖,她饲养了千百种毒蛊,无孔不入,十分厉害。”

“看他们鬼鬼祟祟的,一定又想弄什么阴谋了。”

司空湛道:“那是一定的,只可惜他们采用低声密谈,无由猜测,只有多注意他们的行动了。”

由于双方都是修为高深之士,如以玄功传声交谈,很可能为对方元神感应而窃听,或是由口形上猜测到内容。

因此最隐密的方法,就是像常人一般,交耳密谈,以自己的身子挡住了对方的视线,以玄功控制声音,只入听者一人之耳。

龙君儿问知了金花圣母的身分后,虽然是十分着急,却由于不知底蕴,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耳际传来了轻微的声息道:“他们要以隐形飞虻来对付交斗中的两个人,姑娘稍安勿燥。”

那是莫无影的声音,龙君儿移目惊视,看见莫无影还是好好的站在人堆中,并未移动,不禁为之一诧。

莫无影又低声道:“龙姑娘不要说穿,老身习得隐形之术后,为了方便行动,近期内又习得了指物幻形之术。站在那里的只是老身幻化的替身,老身的本体早已隐去,潜探对方的动静去了。这是我刚听来的消息,姑娘可与司空教主商议一下,看有什么应付之法,因为这是魔教的奇门邪术,老身不太清楚。”

龙君儿遂将莫无影的话悄悄告诉了司空湛。

司空湛听了微微一笑道:“这下子他们可要弄巧成拙了,隐形飞忙是最厉害的毒逼,发时无形,不畏任何护身罡气玄功,但是史老弟劫不会受其害。”

龙君儿忙道:“剑哥难道有什么特殊玄功吗?”

司空湛笑道:“那倒不是。他有青城炼士所赠的紫云罩,与姑娘所着的紫绥仙衣一样,可以抵御一切有形或无形的暗袭,吃亏是那个番僧而已。”

龙君儿道:“紫云罩只能护住本体,剑哥现在是身化为劲气与剑相合,也有效用吗?”

司空湛道:“他虽然以身化气合剑,但血肉之质未变,仍然在紫云罩的保护之下。”

正说之间,对方的金花圣母已经有了行动,不经意随便挥挥袖子,想是已发出了隐形飞虻。

司空湛道:“姑娘有紫绥仙衣护体,可以不受其害,多费点心,把这边的人也护住,恐怕对方另施毒计,连我们也一起施袭。”

龙君儿道:“我只能护住自己一个人,对这些隐形的蛊虫,无知无觉,怎么管得到呢?司空湛道:“隐形飞虻虽然厉害,但不易控制,一经施为就自行乱窜,受攻击的必是最近的人,姑娘只要出去一点,吸引蛊虫朝你一个人攻击就行了。”

龙君儿道:“那会有用吗?”

司空湛道:“隐形飞虻最喜吸吮修道人的精血,我会帮你忙的。”

龙君儿闻言装着关心战况,向前挪了两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