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避玄英飞身回阵,立刻怒问道:“金花道友,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朝我出手了?”

金花圣母调息片刻,从衣服中取出一颗丸葯,丢入口中后,才一边披衣,一面道:“老身也不知道,刚才那两条孽畜忽地不受节制,与我的真气阻断了。”

避玄英一怔道:“道友,你的本命神蛊会被人切断真气,那似乎是很难使人相信的事。金花圣母道:“不错,老身自己都不相信,老身十三岁时投入先师门下开始,就炼成了这一对蚕蛊。历时二甲子而与元神相会,成为本命神蛊。至今又是四个甲子了,已是人蛊一体,可是刚才确是有一霎那时间,蛊神与老身真气突然一断。等老身重新能控制时,那对孽畜已经钉在夫人的化身上了,因此老身的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避玄英仍是难以相信。

鱼玄机道:“夫人,金花道友绝对可信,她如果能骗人,绝不会编出这么一个连自己都难以相信的理由来。”

避玄英冷笑道:“因为任何理由她都无法自圆其说,只有这个理由她不必解释。”

金花圣母不禁愠然道:“夫人是否怀疑老身?”

避玄笑道:“不错,因为你如果制住了我,就可以取得飞龙和尚的那一枝如意法轮金杖了。那根东西是你们魔教的克星,只有一杖在手,九大魔教都可以在你控制之下了。”

金花圣母怒道:“夫人未免以小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了,老身没有这个野心,再说老身也没把那个禅杖看成宝贝,飞龙贼秃虽然持有此杖,老身还不是照样跟他拼命。”

避玄英冷冷地道:“那是因为他不懂得使用,如果在你手里,效用就不同了。”

金花圣母怒道:“老身习的是魔教法录,那种佛门利器在老身手中根本就如同废物。倒是夫人的用心有点难以令人明白,你心心念念想将如意法轮金杖夺过去,是否准备将我们魔教一举镇服呢?”

避玄英冷笑道:“我用不着,你们九大魔教已经在碧瑶宫的控制之下,有没有那枝法杖都是一样。”

金花圣母道:“夫人,我们只是受贤伉俪之邀,前来参加小西天龙华会的,可没有投身于碧瑶宫下。”

避玄英哼了一声道:“金花,你想得太美了,凭你们这种身分,还想成为我碧瑶爆中的贵宾不成,邀你们前来,只是为了给你们一个面子,实际上你们已是本宫部属。”

金花圣母一怔,翻眼道:“管玄英,你说什么?”

避玄笑道:“我说的什么你难道还不明白?”

金花圣母已经脸泛怒色,另外有三四个人也都离队而出,站在金花圣母身边,显然他们都是魔教中人。

避玄英冷冷地看了一眼道:“烈火、玄阴、赤身、灵巫,你们四个人敢是不服气我的话?”

烈火祖师华清风厉声道:“管玄英,我们都是一教之宗,为了你们夫妇盛意相遨,才前来捧个场,可不是来给你们当奴才的,你最好放明白点。”

避玄英冷冷地道:“华老儿,你想抗命不成?”

华清风怒吼道:“放屁,抗谁的命?”

避玄英一笑道:“很好,华老儿,希望你一直硬得起来。”

华清风叫道:“管玄英,我们的法力修为虽然不如你,但还不是任人驱策之辈,话不投机,此地也不必再留,各位道友,咱们走。”

他招呼了另外四个人,转身慾行。管玄英冷冷地道:“谁敢走,只要有人敢离此一步,我就要他好看。”

华清风冷笑道:“管玄英,你们现在已经强敌压境,最好不要找自己的麻烦,再树强敌。”

避玄英冷冷地道:“你们也配称强敌两个字?”

华清风道:“管支英,你不要欺人太甚,魔教的人虽然拼不过你,但是也足够叫你脱层皮的。”

避玄英神色一沉道:“华老儿,谁脱谁的皮你马上就知道了,三弟,你请出来。”

爆后闪出一个面目俊秀的白衣青年,步履很沉稳,手中还摇着一柄摺扇,神情潇酒。

他来到宫前,皱皱眉道:“大姊,什么事?”

避玄英用手一指道:“这几个人想拔腿开溜了,而且言辞之中对我很无礼,我请你来管一管。”

那青年看看烈火祖师等五个人,淡然道:“列位少见。”

避玄道:“你也许不认识,我来告诉你好了,这老儿是烈火教主,烈火祖师华清风,那老婆子是蛊神教主,金花圣母苗七娘。那个女的是玄阴教主阴若花。再年轻一点的是赤身教主宇文姝,带着鬼脸的是灵巫教主九幽真君轩辕庆,都是你的人,你看看办吧。”

那青年一收摺扇,目射寒光道:“阴若花、宇文姝,这两个人没有尊号吗?”

避玄英笑笑道:“阴若花叫玄阴仙子,宇文姝则叫迷魂艳姬,这两个人还算守点本份。青年冷冷地道:“只有迷魂艳姬还算守本份,区区一个教主,居然也自称仙子,就是忘本了,该打。”

目光又转向另外三人道:“你们更狂妄了,像你们这种身分,居然敢自称什么祖师、圣母、真君,置本座于何地,难怪师兄要我来整肃一下。”

华清风道:“小子,你是什么人,敢如此说话?”

青年笑道:“本座修罗公子东方未明。”

五人似乎都为他的外号震了一震!

华清风脱口问道:“请教阁下出身于何门?”

东方未明淡淡地道:“本座以修罗为号,难道,有别人敢以这两个字为号的,自从祖师阿修罗王创教以来,迄今已九十七代,这两个字就没有第二号。”

五人更为之惶然!

东方未明冷冷地道:“掌教师兄因为你们有两甲子未曾西方朝圣,特地遣我来看看,你们果然都混出名堂来了。”

他从袖中取出一面满是绿斑的铜牌,朝上一举,牌上刻着的是一尊青面獠牙的鬼王头像。

五人一见,不禁都打了个冷战,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鬼头口中也飘出五点绿火,罩向五人的头上。

那一点绿焰望之毫不起眼,可是跪在地下的五个人都痛苦万状,连连叩头求饶,而东方未明却脸含残忍的微笑,对他们的痛苦,似乎十分欣赏。

饼了没多久,五个人的身子都慢慢地缩小,到了只有尺许大小,脸形扭曲,几已不具人形。

鱼玄机道:“贤弟,我看可以够了!”

东方未明这才微微一笑,收回了铜牌。

那五人立刻倒在地下,萎顿万分。

东方未明取出一颗红色葯丸道:“宇文姝,姑念你尚守本分,先赐复元神丹。”

轻轻一弹,红光落入宇文姝口中。

宇文姝吞下后,身子慢慢恢复了原状,叩头道:“多谢特使慈悲,弟子等在中原宏扬魔教,并不敢对总教有不敬之心,二次未曾朝圣,实是因乏善可陈,不敢前去冒渎。”

东方未明哼了一声道:“乏善可陈就可以不去了吗?朝觐之礼订自东土,你们这些东土的人居然会忘记了,一个个自加尊号称雄一方,大概忘记身自何来了。”

宇文姝低头不敢作声。

另外那四人似是只有尺许长短,神情依然很萎顿。

但烈火祖师华清风却道:“特使,非经奉诏不得擅自前往西土,乃是修罗令旨所定戒律,我们一直没有接到召令,自然无须前去,至于自定尊号,律条并无限制,特使以此构成我们的罪证,怎能叫人心服。”

东方未明厉声叱道:“老匹夫,居然也敢跟本座顶嘴。”

华清风也抗声叫道:“魔教之所以为魔,就是无拘无束,唯魔为尊,我们的尊号中只要不触犯修罗二字的忌讳,就是叫得再狂一点也没有关系。何况,修罗至尊为万道之主,我们是修罗支派,自然也是一教之宗,名副其实,何妄之有。”

东方未明哈哈大笑道:“好!老烈火,说得好,你把修罗真谛都摸得很透澈了,难得,难得。”

华清风道:“我们本来就是为了宏扬教义而立宗派的。”

东方未明神色一正道:“很好,大至尊要我到东土来,就是为考察一下你们的绩效而施奖惩。华清风深研教旨,虽受修罗魔焰炼体之苦而不屈所志,应予嘉奖,赐修罗九转丹三九,增元三纪。”

语毕手指轻弹,二垃红光飞入了华清风的口中。华清风立刻恢复了原状,而且显得容光焕发,起立恭身为礼道:“多谢特使栽培。”

东方未明又朝另外三人道:“尔等尚称所职,对修罗令牌恭敬如昔,忠诚可嘉,赐丸二粒。”

六点红光分别飞出!

那三人都吞下后,一一复原道谢。

东方未明这才朝宇文姝道:“宇文教主,你太懦弱了,我对你们的罪状宣布原是不合理的,你却不敢据理力争,可见对本教精义,尚未深悟,因此你所得的赏赐也少了。”

宇文姝恭身道:“使者容禀,妾身所习乃阴柔媚惑之术,应以恭顺为主,因此妾身的立身感度自不能与他们几位相比。魔教之道乃因势而制道,通权而达变,蹈隙而趁,伺弱而攻,以坚而钻疲,以柔而化钢,才能贼人之心,靡人之志,夺人之魄而化人之神,这可不是妾身的错。”

东方未明大笑道:“很好,说得也有理,补你一九吧。”

再飞出一点红光,投入宇文姝的口中。

然后又笑笑道:“本座此来,一为考察尔等之风行,再则大师兄鸩什罗摩大至尊认为尔等在中土立基多年,长进太少,故而要本座前来推广一下。鱼岛主伉俪有意创设小西天,重建龙华会,与大至尊的意思不谋而合,因此本座与鱼岛主伉俪已结交为兄弟,尔等今后对鱼岛主伉俪当恭顺听命。”

那五人喏喏应命。

东方未明英笑道:“大嫂,先前他们是不知道,所以诸多冒犯,现在话都说开了,你也别再见怪了。”

避玄英笑笑道:“这当然,愚嫂之所以对他们如此,也是为了贤弟的请求,代贤弟试探他们一下。”

东方未明一笑道:“这些人是否要小弟代为效劳一下。”

避玄英微笑道:“别的人都不劳费神,愚嫂还应付得了,只是一个司空湛,愚嫂等却未敢越俎代庖。”

东方末明道:“他是魔教中人?”

避玄英点头道:“不错,而且是鼎鼎大名的血魂教主。”

东方未明大喝道:“司空湛何在?”

司空湛越众而出。

龙君儿与史剑英都要出来代他挡一下,司空湛含笑低声道:“不妥,我有办法应岸的。他走到阵前立定道:“老朽在。”

东方未明怒道:“司空湛,你好大的肚子,刚才见到了本座的修罗魔令为何不跪下参见?”

司空湛道:“修罗魔令乃本教至尊符令,向由大至尊执掌,从未听说有假手于人的事。东方未明道:“大师兄因为参修天魔大道,正值闭关,所以才命本座持令代行职权,巡视东土各教。”

司空湛道:“特使是什么时候受命的?”

东方末明道:“千年以前……混帐,你盘查本座行踪,居心何在,莫非怀疑本座是冒充的不成?”

司空湛笑道:“修罗魔令非本教中人无以持用,老朽倒不敢怀疑特使的身分,特使此来,既是奉有至尊谕命,想必对老朽的请示有所答覆。”

东方未明一怔道:“你有什么请示?”

司空湛道:“老朽在修习神功时,遭人暗算,幸得至尊之护持而保残命,脱困后曾以魔火警讯向至尊乞援,接至尊答覆,允以不日遣人来助。”

东方未明笑道:“原来是这个,不错,大师兄交代过,你受了谁的欺凌本座自会为你作主。”

鱼玄机连忙道:“贤弟,你别受他的哄骗了,司空湛早已背弃魔教。”

司空湛道:“老夫从未背弃魔教,更没有以魔教出身为耻,魔与佛俱出西土,虽殊途而同归。只因为魔教中人自己不争气,为正道所不齿,才羞于见人,如以魔道正宗勤修,一样受人尊敬。大至尊确实答应为我声援,只是他正值闭关期间,门中重要职司人员俱忙于护法守关,无暇分身,才一时照顾不到。东方未明,你虽是魔教门下,但你这特使劫是冒牌的。”

东方未明怒道:“胡说,本座手执修罗魔令,那也假得了吗?”

司空湛笑道:“老朽告急魔火中已经声明,暗袭者为鱼玄机管玄英二人,至尊也曾派了座下第一尊者摩多修士前来调查。因为这两人修为深厚,他也奈何不得,才答应我回去禀告大至尊处理。当然他也说了大至尊正在闭关参修真道,一时不会有空,要我忍耐一下,使者既是奉了大至尊之命前来,怎么会不把血魂教的事加以处理呢?”

东方未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突地又高举那块铜牌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