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觉岸上人双手合什,口中直念:“阿弥陀佛”!

龙君儿却噘着嘴道:“这个和尚真不够意思,我们帮了他的忙,他却抽腿走了。”

觉岸上人笑道:“龙姑娘不必抱怨,老衲已经知道他的来历了。他原是??果园中长老,经佛祖点化后,升为座前护法金身罗汉。那法轮金杖上的魔母与九子天魔,原是西天一批凶神恶煞,为他收服后,镇于法杖之上他天性好杀,佛祖叫他在灵鹫峰下以佛法渡化这一母九子,共登正果,即将成功时,适有怒目金刚来访。两人酣饮至醉,不慎使魔神逃脱,佛祖降怒,将他贬下天界,要他收回这十名凶神后才能重返天界,且不准诸神为助。”

龙君儿道:“佛祖不助,他就找我们帮忙,我们帮了他这个大忙,他却拔腿一溜,人不够意思了。”

觉岸上人笑道:“佛门最重因果,佛门虽广,佛条森严,他在覆命证果之前,为佛条所拘,是不便多管闲事。你们帮了他的忙,总会有结果的。如果是你们从前欠他的,今日便了此一段因缘,如果是他欠你们的,总有偿还之时,不在今日,必在未来。”

史剑英却笑笑道:“君儿,算了,不要这么小气,我们帮了他的忙,他也帮了我们的忙,把司空伯伯救了出来,已经算还我们的情了,何必还斤斤计较呢!”

龙君儿笑道:“我也不是小气,只是觉得他不该在这个时候抽腿一走,太不讲道义了。史剑英道:“吾辈行道除姦,原是求学有所用,心之所安。施人勿念,受施勿忘,这才是侠义胸怀。何必去管他呢?假如他真要报答我们而不在此时,也一定有他的原因,锦上添花,何如雪中送炭,此刻我们并不需要帮助呀。”

龙君儿这才嫣然一笑道:“好!剑哥,都听你的,这是我父母之命,他们要我跟看你,就因为我懂得太少,要我跟你多学学,你的话一定不会错的。”

司空湛收了护身血气,吁了一口气道:“老弟,龙姑娘,谢谢你们了。”

龙君儿忙道:“司空伯伯,您别客气,刚才我是说着好玩的,我们同仇敌忾,守望相助是应该的,要说什么呢?”

司空湛笑道:“别的事老朽不客气,这件事却一定要谢,因为这是我整个魔教的事,使我们脱离了修罗魔令的禁制,今后再也不会受姦人的挟制了。”

东方未明厉声道:“司空湛,你这话就是有叛教之心。”

司空湛笑道:“东方未明,你不要断章取义,东土九教虽出于魔教,抑并不是魔教门下,对小雷音寺正教,我们只是宾主之分而已。鸩罗摩什至尊跟我们已经划分很清楚,东西各司其政,魔宗对我们有相助之义而无约束之权。你私窃魔令,已经破坏了约定,所以我才知道你这使者是假的,现在魔令已毁,我们的禁制已除,更不怕你了。”

语毕,向阴若花道:“阴教主可是跟老朽同一立场了?”

阴若花道:“是的,司空兄有何示教,小妹一定支持。”

司空湛道:“吾辈虽以魔为宗,却以道为心,由旁门而修正果,东方未明擅窃重宝,与姦人同流合污,妄图称尊东土,已违魔道之正途,我们为正本清源,应该擒下此徒,交至尊发落。”

阴苦花点点头道:“司空兄说得是,小妹衷心赞同,全力以赴,只待司空兄吩咐就是。司空湛笑道:“吩咐不敢当,大家俱为一教之宗,且又同出一源,互相声援,商量着办就是,我再问问他们。”

转向华清风等四人道:“四位现在作何决定?”

烈火祖师犹疑不决。

司空湛道:“四位想清楚了,东方未明是私窃重宝而来东土的,先前为修罗魔令所拘,犹自可说。现在令牌已毁,禁制已失效,四位如果再纵敌为虐,将来还得面对教条,受大至尊的制裁。”

逼神教主金花圣母立刻道:“老身刚才已经??到管玄英的苦头了,在这种人手下,百害而无一利,老身要退出,跟司空兄一路。”

东方未明冷冷地道:“你考虑清楚了?”

金花圣母道:“不错,老身考虑清楚了,老实说,先前老身所以臣服,只是为了你的修罗魔令与使者的身分。广教中人,除了对小雷音寺的旨令不敢违抗外,从没有向别人低过头,现在你既非总教特使,老身就不必听命了。”

东方未明英笑道:“很好,那你是决心站到对方去了?”

金花圣母道:“那也不会,史剑英毁了我的隐形飞虹,又差一点毁了我的本命神逼,此仇不共戴天,迟早要找他一决的,怎么会站到他们那边去!”

东方未明道:“如果你要报仇,本座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金花圣母摇头道:“不必,蛊神教复仇从不假手外人。”

东方未明道:“本座不是外人。”

金花圣母道:“你既然脱离了小雷音寺,就不是魔教中人,怎么不算外人呢?”

东方未明神色一沉,正待发作。

避玄英忽然在他身边低声道:“贤弟,你现在对付她,对方一插手,反而把她激到对方去了。这老婆子的毒蛊颇有可用之处,不如放她离开,以后再设法收她过来好了。”

东方未明想了一下,才点点头道:“好吧,苗三秀,人各有志,我未便相强,只要你不投到对方那边去,本座也不难为你,你还是快走吧。”

金花圣母看了史剑英一眼,一驾遁光,破空而去。华清风等三人也都一言不发,苞看驾遁光走了。

司空湛笑道:“东方未明,你看见了吧?”

东方未明赫赫冷笑道:“当然看见了,你以为他们走得了,本座只要一声号令,他们就得乖乖地回来。”

司空湛道:“笑话,修罗魔令已毁,他们还会听你的?”

东方未明笑道:“本座要制服他们易如反掌,又何必非修罗魔令不可。如果你不信,本座就用阴若花为例证明给你看,我马上就叫她乖乖地回来。”

阴若花刚要开口,忽而脸色一变,显得异常痛苦。

东方未明冷笑道:“阴若花,你怎么样?”

阴苦在全身直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东方未明道:“刚才我给你们服下了三颗补元丹中,都经过魔教制神阴魔炼魄寒毒制炼,,恰恰可以制住你们的三??元神,只要本座一经施为,以心神摧动阴魔,寒毒立刻发生作用……”

阴若花已经受不住痛苦而滚倒在地,身上透出一股寒气,凝成无数冻珠,但她依然咬紧牙关,不肯屈服。

东方未明冷笑道:“阴若花,这是万载寒魅所化阴魔而嘘出的寒毒,只要半个时辰,就可以把你全身真气冻成玄冰而致形神俱灭,你是否准备崛强到底?”

火鸦童子忽然道:“东方未明,你得意太早了,如果你不说出阴魔的来历,我们也许没办法,可是你沉不住气,竟然自??根底,我就破给你看看。”

说完走到阴若花面前,一口真气渡过去,寒气全消!

阴若花也立刻站了起来。

司空湛忙问道:“阴教主,你感觉如何7”阴若花朝火鸦童子躬身一礼道:“多谢仙长,妾身感觉到好多了。”

火鸦童子大笑道:“没什么,万载寒魅遇上我这万年火鸦,算是他倒了楣。”

他是离火之精,刚好是寒毒的克星,所以一口真气,不但除了阴苦在体中的寒毒,也炼化了她潜在体内的寒魅阴魔。

东方未明脸色大变道:“大嫂,你们怎么没告诉小弟,他们中间有专擅离火的人物。”

避玄英笑笑道:“兄弟,这是你的不是,你制住他们的方法,事先也没告诉我们一声,我们怎么会知道呢?否则定然不会叫你施为了;不过这也好,知道了彼此的虚实,就可以想出对付之策了,你那万载寒魅练得如何了?”

东方末明道:“已经元神相合,可以随心施为,但是没有什么用,寒毒就怕火,罢才我对烈火老儿就不敢轻易相试。要想制住他,必须一下子闭住了他的三??元神,使他无由施其烈火神功才能收效。”

避玄英笑笑道:“贤弟对寒魅的控制发挥还不到火候吧。”

东方未明讪然道:“是的,小弟功力尚浅,对这种积年神魔,只能以魔法制之,不敢过份驱策他,如果要它亏损过钜,激怒反噬,小弟就驾御不了了。”

避玄英笑道:“火能克水,水也能克火,物性相生相克,本无一定至理,端在其威势之强弱而已。所谓生克,仍是指看同威势之时的状态。贤弟的寒魅既有万载之气候,如若全力施为,必然能胜过火鸦童子,你别听他吹牛,我知道他修成人体而凝元成形,还不到千年的气候。”

东方末明道:“我知道,但小弟的修为不够对方深厚,无法驱使寒魅神魔全力与之一拼,那有什么办法呢?”

避玄笑道:“你的修为不足,但愚嫂与你相合起来,就有近五千年的修为了,我们两人把法力与你相合,驱使寒魅一拼,不仅可以把火鸦童子收拾下来,就是其他的人,也一个个难逃出玄冰寒毒之困。”

东方未明一怔道:“大嫂要与小弟合力施为?”

避玄笑道:“是的,中土九大魔教,本来还可以用修罗魔令以制之,但令牌上的魔神被飞龙和尚收去了,已失制人之机。幸亏贤弟心细,在烈火老儿等五人身上留了一手!但机密已??,如果火鸦儿藉以作恶施恩,很可能会把他们都网罗了去,贤弟必须现在把火鸦除去,才能够控制那些人,在中土另创天下!”

东方未明沉吟未决。

避玄笑道:“贤弟!你要弄清楚,我们是为你好,令师兄魔教大至尊并没有被人镇在须弥山下,只是修练魔功闭关而已。等他功成出关,知道了你窃取了魔教至宝而来中土,一定不会放松的,你如果不先布置一番势力,到时候难以抗拒的!”

东方未明急了道:“大嫂,你们不是说过支持小弟的?”

避玄笑道:“不错!我们既然与你结义,自然会全力支持,可是我们面对着这一批强敌未除,自顾尚且不暇,纵然有心帮助,恐怕也无能为力!”

东方未明更急了。

避玄笑道:“再说司空湛跟对方结成一伙,他跟你师兄相处得不错,如果不把这些人先行解决。等你师兄来了,他们联起手来我们更将不是敌手了,因此我必须在此刻先解决这批人,将来才能应付你师兄来兴师问罪!”

东方未明只得咬咬牙道:“好吧,大嫂!但不知要如何配合施为?”

避玄笑道:“你把寒魅神魔遣出,全力驱策他,不必存有任何顾忌,等它不听指使,意图反噬时。你立刻开放泥丸宫,招呼一声,我们立以真元投入,共同施为,而且我们不懂驱使寒魅之法,仍然以你为主!”

东方未明对这一对夫妇的反脸无情,唯利是图,苟有利可取时,不论敌友,一样下手暗算的作风深怀戒心。

因此他对管玄英的要求颇感踌躇,唯恐为之乘隙而掠!

现在听说一切仍以自己作主,才不再犹豫地道:“好,大嫂请与大哥准备一下,小弟这就开始了。”

说看在袖中取出五枝小幡,长约三四寸,幡上画看一些奇形怪状的符??,口念真言,一声大喝,脱手将幡掷出!

立刻成一个梅花形,将群侠围在中间。

苞看他抖散头发,取下簪发白骨簪,踏罡而舞。

那五枝小幡立刻暴涨为三四丈高的巨纛,迎风飘摇。每柄幡上冲出一道白蒙蒙的影子,渐凝成五具魔形虚影,齐向东方未明弯腰致礼。

东方未明用白骨簪一指群侠道:“有烦魔神将这些人冻凝,得手后,一任尔等处置!”

魔影居然发出一声欢呼,立刻嘘出一片白色的雾气,被困在雾气中的群侠立感奇寒透骨火鸦童子道:“各位道友,这是万载寒魅,已凝炼成形,非同小可,请各守元护本,让我来对付!”

他也张口喷出一道红光,一与白气接触,立时滋滋作响。

那五个寒魅神魔所嘘的玄冰真气为火鸦童子的离火真气所制,且因一时不慎,更受小挫,激发了凶性,厉啸声中,嘘出的气更浓更急。

起初是一团团的,到了后来居然凝成厚厚的一层冰雾,慢慢朝中间围去。

火鸦童子离火真气渐渐地抵不住了!

于是乃张口吐出一颗红色小珠,迎风而涨,成了一颗栲栳大小的红色圆球,形如落日,鲜红如丹。

这正是他修炼数千年的内丹,红光照射下,数丈范围之内都是一片红色。

白色的冰幕到达红光所射的范围,就无法再进了,滋滋声中,一缕缕的水气直冒。

那五具寒魅见所逞未遂,潮发了戾性,而东方未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